[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新国家主义与主权国家的灭亡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10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金融时报》的副主编菲利普·斯蒂芬斯(Philip Stephens)在《新国家主义死灰复燃》一文中担心说:“多么殷切的希望啊!昨天,欧盟(EU)还堪当多级世界的楷模;今天,20国集团(G20)摆出了全球姿态。这是一个把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的利益捆绑到一起的机制。现在呢?摆在我们面前的是欧洲的乱局和G20的僵局。” (博讯 boxun.com)

    
    斯蒂芬斯怀疑2011年10月底刚刚达成的旨在拯救欧元的协议是一个“转折点”,因为他认为多边主义时代正在让位于新的国家主义时代:“自1945年以来试验过合作式全球治理之后,我们正在重返十九世纪的‘国家世界’。这是第一个悖论。各国一方面追求维持国家主权的妄想,另一方面却在全球化进程中交出权力。各国政府已把权力割让给了流动金融资本、跨境供应链以及比较优势的快速转移。如今,信息控制权属于二十四小时卫星电视和充满不和谐声音的互联网。其结果就是一场政治危机。民众希望本国政治领袖能够为他们消除伴随全球一体化而来的经济、社会和物质上的不安全感。然而,各国政府已经丧失了满足这些需求的大部分能力。”
    
    谁若想探究大西洋两岸都在兴起的排外民粹主义——更确切地说是华尔街(Wall Street)和伦敦金融城(City of London)发生的反资本主义抗议——的起因,将会发现其原因就在于个人安全的供需失衡。不久以前还可以认为对战后解决机制加以延续和修改就能适应全球力量的再平衡。大家都明白,维持一种建立在规则基础上的国际秩序符合各方的共同利益。
    
    斯蒂芬斯指出,均势问题——指在联合国安理会(UN Security Council)中的席位和在布雷顿森林会议所创建机构中的投票权重——还将引起一些争论。那些最近才获得了对国内事务主权的国家,将不愿把它移交给全球治理这个抽象的概念。过去曾有人怀疑,多边主义受到操纵,有利于西方的准则和价值观。但通过相互让步,中国、印度和巴西可以成为合作对象。世界银行(World Bank)行长罗伯特·佐立克(Robert Zoellick)所称的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说似乎是个可行的办法。毕竟,其它地区的崛起依赖的是一个全球规则体系。结果,后起大国的意图受到了可怕的考验。富裕国家遭受重挫。国内危机使西方国家焦头烂额,它们已经无心于国际主义的抱负。过去,在布鲁塞尔举行的会谈通常是关于欧洲在全球的地位。眼下,布鲁塞尔会谈却是为了救亡欧洲。
    
    斯蒂芬斯说,有希望获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傲慢地谈起了另一个美国世纪。罗姆尼他是在说大话。在债务和赤字的双重作用下,美国这个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正在走向孤立。
    
    欧元的问题表明了更深层次的一体化危机。法德和解,共产主义崩塌,使得欧盟丧失了创立之初的宗旨。欧元区领导人最近的努力或许将稳住欧元。但他们还没有去除病根。在围绕欧洲团结的高谈阔论的背后,曾经隐藏着对“合作最有利于国家利益的实现”这一观点的严肃认同。更多欧洲特色意味着更多法国特色……更多德国特色,更多意大利特色,等等。欧元危机已使这个进程变成了一种零和游戏。希腊、葡萄牙、西班牙或意大利得到多少,德国、荷兰和其他国家必将失去多少。照这样下去,欧洲将重返威斯特伐利亚体系(Westphalia)。
    
    新兴国家没有错过这一教训。如果在政治、经济和文化上联系如此紧密的欧元区国家都对拯救这个单一货币如此犹豫不决,那么其它国家为什么还要相信“全球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不能忍受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难道就能指望胡锦涛和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相处融洽?
    
    斯蒂芬斯指出问题所在:当前,西方的混乱对新兴世界有利。反省的美国为中国留出实现主导亚洲的目标的空间。自身前途未卜的欧洲不可能在人权和气候变化问题上进行说教。西方的衰落加速了权力的转移。但总有一天,新兴国家会发现自己陷入同样的全球化自相矛盾的激流中。非洲将与亚洲展开竞争。中国的工作岗位将被孟加拉国夺去。新的繁荣会遇到新的危险;国内的民族主义与国际上的相互依存相抵触。当然,有些国家不会因选民不满而伤脑筋。但它们都有国民。阿拉伯之春的教训是,独裁统治者无法免受民众不满的冲击。在重塑全球秩序方面,国家主义者托马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现在战胜了世界主义者伊曼努尔·康德(Immanuel Kant)。但这就带来了第二个悖论:国家主义时代预示着一场新的国家危机。
    
    ……
    
    其实,斯蒂芬斯上面所担心的“新的国家危机”并不是新的东西。因为谢选骏在2004年出版的《全球政府论——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一书里,已经提出了“消灭主权国家、建立全球政府”计划。关键不在于计划,而在于如何执行计划
    
    例如,现在的欧债危机,在谢选骏看来不过是主权国家在垂死挣扎。谢选骏对此指出:欧盟必须经过一场南北战争,才能走向真正的统一国家。而在新的欧洲统一国家(而不是国家联盟)的基础上,新的世界国家、全球政府才能一步一步地建立起来。
    
    其执行的关键在于:传统的“军事整合”看来还是必不可少的,否则,经济整合甚至政治整合只能是空中楼阁。对待全球分裂主义者,就像对待萨达姆侯赛因和奥马尔穆阿迈尔卡扎菲一样,这样下来,全球秩序必成无疑。欧盟的失败,只是从反面证明的问题的所在。好的“计划”,必须和“有效的执行”配合起来使用。
    
    新国家主义与主权国家的灭亡,只有一步之遥。
    
    新国家主义离主权国家的灭亡,是更近了,而不是更远了,因为全球整合的步伐正在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中加速而不是减速。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6198201012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从欧债危机看社会主义的祸害/谢选骏
·退房潮与民主政治的迟到/谢选骏
·谢选骏:欧盟需要一次南北战争
·谢选骏:格林斯潘本末倒置、一窍不通
·谢选骏:中国以75%的折扣购买欧债
·谢选骏:纽约知识界辛亥革命百年座谈会发言
·谢选骏:祝贺美国参院全票通过排华法案道歉决议案
·希特勒反犹书信到底有没有原件?/谢选骏
·谢选骏:不宜全盘否定辛亥革命
·谢选骏:希腊出售古迹文物来解决债务危机
·谢选骏:一个暴力主义者的自白
·著名传道人林三纲“14类型人物分析”/谢选骏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新南北朝的曙光/谢选骏
·谢选骏:美韩军演 剑指中国
·谢选骏:“以德报怨”是独裁者的特权
·谢选骏:革命外交是丧权辱国的外交
·美国的国债与商纣的鹿台/谢选骏
·谢选骏:君主立宪制适合中国国情
·毛泽东为何尊称日寇为“皇军”?/谢选骏
·《南风窗》揭露孙中山卖国得罪了谁?/谢选骏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