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泛滥的权力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10日 转载)
    稿源:南方都市报
    
     讲讲两个亲身经历的小故事。当年我在工厂做电工的时候,曾经被征召进所谓“护厂队”。我所在的工厂是一个大型钢铁企业,总有人来偷铁,领导觉得这事儿不可容忍,所以自备了抓贼的队伍。某天,我去护厂队上班的时候,发现前一班的人抓到了一个小偷,但该人似乎行动不良,是被上一班的人给打的。警察过来带走了一瘸一拐的小偷,对打人的事儿也没说什么。 (博讯 boxun.com)

    
     另一次是在大约8年前,开车自驾游路过某县城,没注意投宿到了似乎是当地红灯区的地方。晚上警察查房,我与太太自然都配合其工作,警察倒是很客气,就是他带着的那两个协警与联防上蹿下跳的,好像很遗憾没有把我们捉奸在床、还要找点儿别的事端似的。
    
     想必您已经知道我想说的是什么了。我们知道,国家是离不开合法的暴力机构的,无论军队还是警察,都是维持一个社会正常运转所必需的。我最喜欢的哥斯达黎加没有军队,但依然有警察来维护社会秩序。但由于其是暴力的掌握者,而这个暴力又是国家所认可的、合法的暴力,对于他们的监管就特别严格,限制也特别多。这就像工厂里的有毒原材料一样,严格管理就能造福于人,随便乱用就会伤人。
    
     我们这里的情况似乎有所不同,这种暴力机构不但并未受到足够的监督,反而权力往往会溢出来,泛滥到原本不该得到的人手里。不知道您注意过这种现象没有,就是街上那些大盖帽穿得都像警察似的,无论是协警、保安、治安、协管、城管,名目虽然繁多,制服的样式与颜色都很接近,有时候不看他们的臂章,我都分不清面前这位到底是做什么的。这就是权力外溢的一种趋同效应,让很多并不合法掌握暴力的机构与人员,得到了这样的权力,或者说至少他们认为自己有某些权力,这种想法也就反映在了制服与执法上。
    
     实际上这就是一种暴力权力自我扩张的过程,而这种扩张往往是无序的、有害的。在维稳体制下,增加对于社会的控制力度是首先考虑的问题,而经过正式训练的警察总是不够用,就征召并不合格的人员、赋予他们一些权力,让他们协助执法。平心而论,受过专业训练的警察对于暴力的使用还是有所顾忌的,没有受过训练的人则很难说,这就像成人用火与孩子好奇玩火的区别一样。当这些孩子玩火出事之后能以“临时工”、“外聘人员”等卸责,有用的时候用之、出事的时候替罪羊之,何乐而不为呢?
    
     也正是因此,这样的事情一出现,管理部门往往不去反思这种联防、协警、城管制度的问题,反而把事情归结在个案、临时工的头上,以为处理了某个人就可以了。但这并不是这类事件频发的原因,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权力的外溢、自我授权而不受监督。有人说抗战的时候汉奸比鬼子凶,这话古人早就说过: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说到底,小鬼难缠也是阎王所默许的。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168881009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刘逸明:中国官员为何患上了权力癫狂症?
·中山原市长李启红案的要害是权力垄断市场
·论将中国国家权力关进法治之笼的过程和战略
·孝顺父母是个人私德范畴,不应以权力胁迫
·预防腐败的最佳方法就是把权力置于阳光之下
·“替夫考察”实际上就是“权力通吃”表象
·兰世立与权力的恩怨必须用现代法治来厘清
·县长特别奖:不再羞涩的权力寻租
·茅于轼:限购让中国不声不响的迈向权力经济 (图)
·英国首相有没有权力封锁网络?/谢选骏
·国家权力的统治现实与无政府主义的乌托邦/赵京
·审判传销,被告席上应有失职的权力
·“昆明艳照门”:不能让说谎的权力免责
·警惕权力黑化(失控)的危险/童大焕 (图)
·汪昌莲:“权力治罪”才是真正的“谋杀”
·闲话“党天下”承袭的权力斗争/淳于雁
·树倒猢狲散的中共权力斗争/林保华
·权力者痛感的丧失与食品安全、保障房/时寒冰 (图)
·不给胡锦涛恋栈权力的机会(二)/右志并
·山西检方:受贿从收受现金向权力入股转变
·给公务员上课,更要让权力审慎运行
·公权力家族化万万不可
·公安部:警察查身份证范围扩大不会导致权力滥用
·破除“垂直管理”迷思,回到权力监督命题
·中国高层换血 军方权力攀升
·十八大权力博弈 江泽民又回来了? (图)
·保安殴死少年,权力外包致基层治理乱象
·城管就是权力的看家狗
·民政部基层政权司和信访办对人民赋予的权力没有任何敬畏态度恶劣对举报草民大耍威风
·石天河:“专政”是权力腐败的根本原因
·警惕权力黑化(失控)的危险
·变性人下课不简单 成中共权力交接牺牲品
·湖南零陵“调纠办”行政权力对抗法院判决,侵占集体资产
·司法公正与权力相护一次不期而遇的博弈
·曝浙江少数权力部门在山区建"特供"农产品基地
·中国社会“潜规则”盛行 媒体称因权力失去监督
·权力干扰面前,司法靠什么hold住
·民警子女“上学奖”岂非权力在变相发福利
·权力部门吃特供 老百姓吃啥谁来管?
·上海市教委书记停止权力“谋杀”行政行为,归还我的工资、医保、住房、抄家劫走的全家私人财产
·有一种权力自肥叫“车改”
·江西九江邮政有什么权力扣压公民的快件?
·王胜俊院长请您依照《民诉法》第177条规定行使您的权力
·聂丽娜、冤女最后一次举报恶霸村支书独霸权力!
·雇凶杀人丢卒保帅 权力癌症化谁来管,法律高压线不通电 温州黑暗何时光明——陈秀平泣血呼救再致中央公开信
·比假拘留证更悲哀的是权力对潜规则的迷信
·权力“被山寨”缘于“权力山寨化”
·陕西汉中:人大代表指挥公权力机关残酷打击批评他的人!
·举报村支书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三)/—— 揭露、举报马桥镇联工村村支书陆顺芳家族利用权力贪污、洗钱
·集体世袭与“权力场”/杨继绳
·质问乡党委,谁给你权力挪用我们的公积金?
·执法队长索贿被拒 利用权力疯狂报复
·权力强奸法律——贪赃枉法的警察竟逍遥法外
·莆田市政府,对待公民请善用权力
·我们不是被终生剥夺一切权力的囚犯
·卫君宇:是谁给了警察强奸的权力?
·我们究竟还有什么权力?让看现在的农民怎么说!【特稿】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