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冼岩:六中全会决议“文化体制改革”之真义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08日 来稿)
    首发
    维基揭密关于中国政治的解读,其中有不少牵强附会的道听途说。但它有一则信息很关键,直指中国政治的核心。那就是:影响中共高层决策的主要因素,现在已不是治国理念的分歧,而是家族利益。了解了这一点,就抓住了当下中国政治运作的牛鼻子,多了一把剖析中国政治的手术刀。
     (博讯 boxun.com)

    以这把手术刀来解剖近来颇有些令人云遮雾罩的中共六中全会,结论就清晰了。为什么在当前许多重大紧迫问题交错呈现的关键时刻,高层对之不闻不问,反而不慌不忙地推出个无关大局痛痒,至少是现在并不着急上火的“文化体制改革”?所谓“文化体制改革”的决议,讲的还是那些套话、老话,为什么要打扮得这么轰轰烈烈,仿佛惊天动地?只要人们摆脱了“重大意义”的视角误导,就不难发现,答案其实“很世俗”:所谓产业改革的最后一个目标,无非是“化公为私”剩下的最后一块蛋糕——工业、金融都瓜分了一大轮,短期内可直接瓜分的已经不多,轮到文化了;之所以要求改革必须在明年完成,不是因为改革意志坚定,而是因为必须赶在换届前分配完毕,否则就不是自己做主了。
    
    坊间传言:某大佬的家人欲推文化企业“上市”,结果由于文化行业的特殊性而受阻——这怎么能行?凭什么其他国企,包括金融都可以通过这种方式以最快的速度将公产纳入私囊,惟独文企不行?必须要改革,而且改革要加速,不加速不得了,马上要换届了,现在已是最后的机会。于是,该大佬抛出“文化体制改革”方案。正好六中全会要开了,题目还没有定——十八大人事安排的尘埃未定,谁还有心思玩这个呵?但不开会不行,不按时开会也不行,海内外敌对势力会认为我们出问题了。正好,现在有这么一个题目呈上来,既解燃眉之急,而且皆大欢喜:既可得改革之虚名,又可享瓜分之实惠,既有面子又有里子,大佬们都很高兴。当然,在此特殊敏感时刻,进行这么大动作的蛋糕切分,其中很可能隐含了对十八大权位分配的利益交换。由此再来看多位部省级官员在媒体的公开发言,就不再是枯燥、繁琐,而是很有意味了:老大们开宴席,切蛋糕,小弟们焉能不来凑趣、捧场?当然,蛋糕是从上到下逐层划分的,各路小弟也可以有自己的进账。
    
    正因为中国政治已步入利益的轨道,反腐和调整分配就成为民间的最强音。毫无疑问,反腐是当下最能聚集民心的旗帜,谁能高举反腐的大旗,谁就能赢得最广泛的民心。但问题在于,这些坐在宴席上的人,他们要民心干什么?这对于他们有何益处?他们需要的,只是上级的青睐或同系的效忠。当汪洋放言“做大蛋糕比分蛋糕更重要”时,有人说他傻,竟然与当下的民意对着干。其实,说汪洋傻的人才真傻,以为汪洋和他自己一样。汪洋并不需要民意的认同和支持,他的话也不是讲给下面听的,而是讲给上面听的。只要官员的席位还是按照既有的程序来安排,民意就坐不进分配的宴席,也影响不了高官的行为。只有当既定的人事安排被打破,逐位者必须面对没有规则的竞争时,民意才可能成为筹码,被请上席位,释放力量。
    
    中国的高官只有两种人:想上位是共同的,上位后有的人只想捞一把,惠及子孙;有的人还想干一番事业,青史留名。只有后一种人,才堪称政治家。相信薄熙来是后一种人,最近,这个普遍被视为“左倾”的人,他对民主、法治的一些论述引起惊异。似乎也只有笔者提前预言了,薄可能选择民主、法治的道路。对于真正想做点事的政治家来说,一旦达到某一位置、面对某一形势后,需要做些什么,能够做些什么,就都是一目了然。所谓唱红、打黑、民主、法治、向左转、向右跨,就像十八般兵器一样,只不过是实现不同用途的工具而已。政治家会根据形势的变化,根据现实的需要和可能,调整自己的选择。而他“做一番事业”所指向的目标,只有两个:让国家强大起来,让国人生活改善。很多时候,国家强大会被排在前面,因为这是一个国际竞争激烈的时代,只有在国际分配中争得更多的份额和空间,国内才有做大、做好的可能。正像在邓小平时代,只有做出蛋糕来,才有蛋糕可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5198221341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自由主义为什么敌视民族主义?/冼岩
·用屁股也能想到所谓“香港媒体披露朱镕基私下谈话”是假冒/冼岩
·冼岩:胡锦涛很委屈
·冼岩:博源的精英们为什么害怕“得而复失”?
·刘源进不了“第五代”/冼岩
·胡锦涛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冼岩
·18大的背景与变局——左翼崛起在当下中国之必然/冼岩
·冼岩:18大的背景与变局——左翼崛起在当下中国之必然
·冼岩:朱镕基挺胡批温
·为什么贪官总能在法律上获得“超国民待遇”?/冼岩
·重融资、轻投资——《人民日报》的春秋笔法/冼岩
·冼岩:不要把专家学者太当回事
·秦晓3月6日的自辩错在哪?/冼岩
·旨在“保护贪官”的中国法律制度/冼岩
·仅有“维稳”是不够的,没有“维稳”是不行的/冼岩
·冼岩:薄熙来为什么“唱红”?
·驳冼岩《薄熙来的两大贡献》
·冼岩:薄熙来的两大贡献
·冼岩:为什么贪官害怕薄熙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