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事实与反思(一)∕郑恩宠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06日 来稿)
    
    20011年10月20日的晚间,中国大陆人民获悉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被击毙,消息传来,人们欢呼地球上又一个极权主义统治者时代的终结。这是继本•拉登被击毙之后,国人再次进行了对比性思考,为何世界局势演变总是和中共党内少数马列主义无神论者的一厢情愿相违背?今日中国大陆许多民众对国内外政局演变的认识,往往和中共高层及智库人员、御用文人、犬儒知识分子不同。
     卡扎菲是中共领袖毛泽东的崇拜和追随者,效仿中国“文革”的方式推行“符合利比亚国情”的社会主义道路。卡扎菲支持、赞赏中共“第二代领袖”邓小平对“六四”天安门百万学生和民众爱国民主运动的镇压。 (博讯 boxun.com)

    “文革”结束之前,中共曾支持东南亚和世界各地共产党武装推翻本国的合法政府。卡扎菲于上世纪80年代,在全球范围内支持了30多个恐怖组织。在2009年联合国大会上,卡扎菲长达一个半小时的演讲,把《联合国宪章》仍在地上。卡扎菲独裁统治40多年,利比亚没有一部宪法,更不要提及普世价值和建立现代文明体制,他几乎所有措施都是在加强自己的利益集团及家族统治。
    但卡扎菲并不是什么“优点”都没有,执政40多年将利比亚的人均GDP提高到1.1万美元以上,远超中共执政62年来中国大陆的人均GDP3500美元。利比亚人均生活水平、生活质量、人均受教育程度远高于中国大陆。利比亚虽然存在贫富差距、两极分化,但卡扎菲很爱他的人民。卡扎菲的女儿是律师,也是高层参与决策层之一,反对派一号人物也曾是卡扎菲政府的司法部长,卡扎菲的“法治”观念可以胜过中共老年工程师们的无神论治国。卡扎菲在国内还有众多的支持者,但中共的好朋友罗马尼亚共产党总书记齐奥塞斯库倒台三天就人民被枪决。
    中国的新疆占国土面积六分之一,新疆居住两千万人,但人均石油、天然气、煤炭、出产棉花、珠宝、水果的人均资源超利比亚,但新疆人均生活水平不仅远低于利比亚,远低于中国大陆的汉族地区,人们不得不思考汉族人对新疆统治的种种不公平和不平等。
    八年时间花费四千亿人民币投资一个上海世博会,若将其四千亿投资新疆,改善新疆各民族生活结果将会如何?利比亚25岁以下的人口占全国总人口超过一半,卡扎菲本人就在27岁时领导推翻了伊德里斯王朝。人们有理由相信中国大陆的80后、90后是社会转型、实现宪政民主的主力军。
    2011年,中国大陆90后的660万大学生开始走上工作岗位。日前,北京、上海、广州、南京等地举办的国际教育巡回展,近千所的海外大学、中学到中国各地招生,留学已不可避免地趋向低龄化。我认为这是人心所向,这是人们对中国大陆陈旧和应试式的党文化教育之否定,人们对大陆未来的经济、文化等走向不予认同,也是体制性腐败失去人心的一种体现。越来越多的中国年青人到海外了解和接受普世价值,脱离党文化有助于中国未来的和平变革。
    2011年10月12日,《环球时报》发表了《不应将陈光诚事件意识形态化》,作者系该报评论员。次日,上海《东方早报》发表了《陈光诚是谁?》,作者牛克系媒体人士。
    两文似乎有些“对立”,但让13.4亿中国人了解陈光诚案还是有些益处。单仁平认为:“山东临沂盲人陈光诚的情况在社会上受到大量议论,传言很多。 有关陈当前是否受到软禁,以及对他的监视居住是否合法,议论的角度和出发点其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认为临沂市的有关部门应当向外界提供足够的信息,使各种议论找到与事实一致的方向。
    外界怀疑陈光诚事件的处理过程达不到严格的法律及人权标准,这种怀疑不能说毫无基础。中国的计划生育是在广大农村居民有一定抵触情绪的环境下推进的,它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果,但它的基层展开过程显然伴随了一些违背当事人意愿的强制措施。可以相信,陈光诚所处的计划生育环境,是中国这个对民族进步有功,但却很复杂大环境的一部分。
    如果以严格的现代标准看中国农村的小环境,批评并追究它,在舆论上很容易获得成功,但它同样很容易与基层的现实脱节,在那个小环境中制造出麻烦与冲突。在这里国家大政治及意识形态的渗入因素很小,发挥作用的更多是当地群众的文化面貌、基层官员的初始水平等。”
    牛克认为:“10月12日,环球时报发表评论员文章《不应将陈光诚事件意识形态化》。据说山东临沂有一个叫陈光诚的盲人,在他是否被软禁等基本事实都不清楚的情况下,环球时报这篇文章提出两个观点,一是要求当地有关部门应提供足够信息;二是祭出春秋笔法,称计划生育 是复杂大环境的一部分,陈不顾一切追求那个理想状态时,对当地社会秩序形成法律法规无法接受的干扰,从而带来陈的“人生曲折”。文章结论是,对陈光诚事件要去“意识形态化”。
    文章写得云里雾里。陈光诚何许人也?他到底遭遇了什么?
    之前国内媒体并没有对陈的现状做过报道,环球时报该文是关于此事件的唯一声音。这种“环球时报独唱”已不是第一次了。近年来,国内发生的好些事,往往其它媒体没有任何报道,只有环球时报一家每每以评论文章的形式提到该事,文章里判断多于陈述,定性多于说理,居高临下多于平易近人。而眼下,全国新闻战线正开展“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活动,中央领导早有指示,媒体要防止“居高临下、自说自话。”
    单仁平认为:“西方媒体和人权组织对陈光诚事件的大量介入,是将国际人权观念一下子深入到陈光诚所处的中国农村环境中,他们制造的压力是那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地方很难承受的,当地的反应出现某种过激,与其说是一种精心的组织,不如说是在不知怎样应对情况下的天然反应。
    当事情闹大了之后,媒体与支持陈光诚的人越来越浩然正气,基层政府处理起来越来越难。现在陈光诚事件被夸大成了“中国人权的一面镜子”,看来需要有更有经验的部门帮助解开这个疙瘩。”
    牛克认为:“陈光诚到底是谁呢?2003年、2004年多家媒体曾经报道,2003年陈光诚持盲人证在北京乘地铁,未享受免费待遇,因而状告北京地铁,最终为“全国的残疾人讨了个说法”。
    之后,媒体上就不再见到陈的踪迹。一位和他认识的资深调查记者称:2006年8月,山东沂南县(属临沂市)人民法院以故意破坏财产和聚众扰乱交通罪判处陈光诚尤其徒刑四年零三个月。2009年这位记者想看望他的家人,但刚下公路就遭到守候在路口的男子逼问“你们是来干啥的”,之后有摩托一路尾随。在陈家巷口,该记者被四五个男子围攻,之后围攻演变成围殴。
    今年10月5日,新华社旗下某媒体的一位记者去探访已出狱的陈光诚,在路上被临沂有关部门羁押和殴打。在被限制人身自由三四个小时后,他才被送回原籍。
    以上这些未必就是真相的全部,要求临沂当地政府公开有关信息,无疑是媒体应有的态度;但在全部真相公开之前,这篇从抽象概念演绎抽象概念的议论文章着实令人费解。”
    单仁平认为:“陈光诚的思想意识跳出了基层农村环境,对每一个自己认为违法的现象采取不妥协态度,与他周围环境产生一定冲突是必然的。这会带来一定的个人人生曲折,但通常来说,他未必就总是遭遇失败。在陈光诚选择维权的早前几年,他曾成功地推动当局修改了多项不合理政策。
    后来的事情变复杂了,这当中包括中国当前的上访合法、但上访量需要控制的困境,以及一些要求看上去合理、但基层现实又做不到的困境。但陈光诚和支持他人不顾一切追求那个“理想状态”时,对当地社会秩序形成法律法规无法接受的干扰,也是有可能的。”
    牛克认为:“比如文中所谓陈的“人生曲折”,是说他遭依法惩处,还是公权机关“法外施刑”,践踏其正当权利?若真有所谓“软禁”,法律依据何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7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中国法律里从来没有“软禁”两字,“监视居住”也应有警方而不是其他公职人员严格依刑事诉讼法执行。”
    单仁平认为:“最重要的或许是,将陈光诚事件去意识形态化,让它从媒体和人权组织的高度关注下走出来,对它的解决会轻松、自然得多,它有可能被进一步复杂化,产生横向负面效应的预期压力也会小的多。
    中国一些地方的基层人权毫无疑问没有达到理想标准,对它做突击运动式的改善不会产生真正的效果,它只能是中国社会全面发展的一部分。”
    牛克认为:“此外,环球时报该文一方面间接承认,当地处理陈光诚达不到“严格的法律及人权标准”,一方面却又认定处已经造成“法律法规无法接受的干扰”。难道一套法律体系有两种适用标准?此说置国家法律的严肃性于何地?该文反复强调所谓的基层“小环境”,难道不知道,国家的法律不该为地“小环境”而湾曲。毛泽东同志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媒体只需要客观,全面地告诉公众“陈光诚是谁”就可以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我认为,一个人可以不同意和反对别人的观点,但应尊重与捍卫他人言论自由的权利。言论自由是建立在事实与证据的基础上,显然今天中国大陆中对待陈光诚等问题上,只有单仁平和牛克们的言论自由,而没有我等公民的言论自由,两文虽观点不同,但都充满党文化。无论从哪个角度去评论陈光诚,几个关键的事实和证据是不可缺的。
    一:陈光诚是谁?,他干过什么事?
    二:判他刑罚是否合法、合理?
    三:出狱后有否被软禁?
    四:为何外界不能接触他们一家?依据法律是什么?是得到谁的指示和批准?还得软禁多久?费用多少?从那儿开支?
    五:陈光诚所揭露的农村基层在计划生育上的问题是否存在?中国人权是否有值得改善之处?
    六:在陈光诚案中,胡锦涛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态度如何?
    七:当今的中国大陆类似陈光诚的案,仅仅就是一个,还是像天上的星星数也数不清?
    我认为,今日之中国大陆到处有陈光诚,到处是冤案遍地,是与非得让13.4亿国民在无恐惧下,自由地对陈光诚案的是和非作出理性的表达,这才是光明之路。
    据2011年10月28日《21世纪经济报道》:“10月27日下午,拥有10万本地人口、20万外来打工人口的湖州“童装之都”织里镇中心大街上,商户禁闭大门、银行半开,部分人三三两两聚集在一些路口,更多人躲在家里办公出门,而这一切都因为前一天下午由一家小业主拒交税款引起的聚集事件。
    据湖州市官方网站的消息,10月26日下午,吴兴区织里镇在童装税收社会化征管过程中,一户安庆籍童装小业主多次拒交税款,在征管人员上门征收时,该业主纠集多名同籍业主围攻工作人员,引发群众围观聚集。当天晚上和27日上午,又有部分人员在镇政府广场聚集。
    织里镇的加工作坊兴起已有多年,在2008年左右童装生意红火起来,许多原先在工厂打工的工人发现自己做可以赚更多,于是纷纷自办小作坊。而小加工作坊不需注册,只要通过消防安全检测,拿到安全证明后就可开工,在初期也不需要缴税。
    随着加工作坊数量剧增,当地税务局才开始对这些作坊征税。而今年以来,当地对这些小作坊征税额度的大幅调升,为今日之乱埋下了隐患。今年以来,织里镇个体户的营业税由去年的7000元上涨到今年的1万多元,而小作坊工人的个人所得税,也从去年的300元上涨到今年的600元,当地人也把这个税称作“机头税”。
    当地一名老板介绍,在织里镇的小作坊,一般在镇中心附近租一幢房子年租金大约3000多元,最多可容纳十多人,简单的服装一人一天能加工50件以上,加工费300元左右,除去水电租金等费用,年收入能达7—8万元。“所以对他们来讲,600元钱其实不算什么的,就是这一下子涨了一倍,他们就要闹了”上述老板说”。
    据同日《环球时报》:“浙江湖州市织里镇从26日起发生以“抗税”为名头的暴力事件,多辆公安及社会车辆被烧被砸,并有商店等场所遭袭击。湖州市采取坚决措施制止暴力的蔓延。但就像从木板上拔出一颗钉子,总会留下钉孔。湖州是中国最大的童装生产基地,有大量安徽籍工人,他们组成了很多小微型企业。暴力事件的起源,有消息说是因为当地上调了“机头税”。有“抗税者”带头闹事,其他人围观,形成“广场情绪”,最后演变成打砸烧,期间不排除有对社会不满的人故意挑拨,加剧了生态。
    这样的群体事件“路线图”在当前的中国相当典型,他借“抗税”之名,对中国的基层经济也有一定标志意义。中国基层的各种矛盾很容易转化成暴力的危险倾向。这种倾向必须被坚决遏制。
    首先,对于出现暴力的群体事件,无论其起因是什么,对施暴者都应依法坚决惩处。这种惩处应当公开、及时,必要时从重。要在全社会建立起群体事件中施暴必被严究的明确观念和法律威严,让“法不责众”的侥幸心理彻底远离中国社会心理的潜意识。
    其次,要追究、惩处公开赞扬暴力的人和舆论平台。鼓吹暴力与反思群体事件有清晰的界限,将施暴者(包括自杀性施暴者)吹捧成“英雄”,对任何民主国家、法治社会都会被视为反人类的言论,对公开散布这种言论的人进行惩处,是现代法治精神与社会文明的题中之义,走遍全世界都不会有第二个理由。”
    我个人认为,从《21世纪经济报道》中还可以看到一些事实,但从《环球时报》中却看到了杀气腾腾。《环球时报》干脆改名《人民日报第二》算了。2011年10月29日,河南省汝南县一公安局派出所所长酒驾造成5死3伤的交通事故,导致当地民众将车辆掀翻的事件,这反映了民众中相当多的人对现行制度的不满,还是仅仅对基层官员“偶然作为”的不满?在今日的中国,恐怕谁也说了不算。
    2011年10月26日20时10分许,温州市永嘉县鹤盛镇半岭办事处半高山村李姓村民持刀将中共村支部书记和报账员夫妇刺死,并刺伤村支书的妻子及另一村民,这又说明了什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40129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郑恩宠:真理助我行(五)
·真理助我行(五)∕ 郑恩宠
·郑恩宠:理助我行(四)
·真理助我行(四)∕郑恩宠
·真理助我行(三) ∕ 郑恩宠 (图)
·真理助我行(二)∕郑恩宠
·真理助我行∕郑恩宠
·真理助我行∕郑恩宠
·春回大地(二十)/郑恩宠
·春回大地(十九)/郑恩宠
·春回大地(十八)/郑恩宠
·春回大地(十七)/郑恩宠
·春回大地(十六)/郑恩宠
·春回大地(十五)/郑恩宠
·春回大地(十四)/郑恩宠
·春回大地(十三)/郑恩宠
·春回大地(十二)/郑恩宠
·春回大地(十一)/郑恩宠
·春回大地(十)/郑恩宠
·郑恩宠:春回大地(八)
·郑恩宠:地财政、微博和东亚政局(四)
·郑恩宠:土地财政、微博和东亚政局(三)
·郑恩宠:土地财政、微博和东亚政局
·郑恩宠:土地财政,微博和东亚政局(一)
·上海维权人士郑恩宠夫妇结束软禁获释回家
·郑恩宠律师夫人蒋美丽被传唤
·郑恩宠:上海大火、上海真相与反思(三)
·上海郑恩宠律师今天下午被抄家传唤
·快讯:上海郑恩宠律师下午3点被抄家、传唤
·郑恩宠夫人蒋美丽被传唤/海平报道
·郑恩宠:俞正声派人要“打断我的腿”
·郑恩宠:祝刘晓波获奖
·郑恩宠:俞正声怕网络
·郑恩宠:美国教授到我家(多图)(图)
·郑恩宠:看江苏工程十个"-把手"落马
·郑恩宠被传唤及抄家世博会将引来外省访民
·郑恩宠:我的第76次被传唤(图)
·郑恩宠:祝冯正虎获奖
·否定"文革"的摘桃派就是中共第三代领导人(一)/上海郑恩宠
·上海政协主席冯国勤被举报/郑恩宠 陈建芳等46人
·上海政协主席冯囯勤受贿两套别墅/郑恩宠、陈建芳等38人
·郑恩宠案: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各位关心郑恩宠案的公民:----六位亲历新闻记者的声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