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天涯观察第301期:上访被关进黑监狱也不一定是个坏事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04日 转载)
    天涯观察第301期:上访被关进黑监狱也不一定是个坏事


    
    前进!前进!进!
    
    
      陕西绥德有个叫霍小丽的女子,因为遭遇强拆,去年跑到北京告御状。2010年9月7日,从国家信访局出来后,结果被一伙自称是榆林驻京办的人员劫持,关进了北京朝阳区十八里店乡横街子村的一处黑监狱中。在黑监狱中,霍小丽和四十多个男人关在一起,关了十天九夜,其间遭到了性侵犯。
      
      霍小丽离开黑监狱后,又被榆林定边县行政拘留十天。霍小丽不服,继续上访,结果在今年3月,又被定边县行政拘留31天。自被关进北京黑监狱一年来,霍小丽为了给自己讨个公道,已经花光了自己的积蓄,还花光了借来的二十多万。
      
      看了这个新闻,我们有点哭笑不得。我首先就想到,你霍小丽要去上访干什么?其次就觉得,霍小丽这样的人被关进黑监狱也许并不是一个坏事。
    大多数老百姓对这个国度还残存最后一丝希望
    
      
      为什么这样说呢?中国人喜欢告御状,是因为中国人有明君情结,自己受了冤屈,他们总以为是因为下层的官员不好,如果找到了上层的青天大老爷,就可以平反申冤了。这是一种落后的思想意识。血淋淋的现实,是最有说服力的,被关进黑监狱,也许就会让我们很多的愚民真正看清形势,也许就会开始质疑整个体制存在的问题,也许就会给僵化停滞的中国带来改革的动力。
      
      前两年,有个什么教授,叫孙东东吧,说什么“访民95%都有神经病”。这个话说出来,当时舆论大哗,但是你真要仔细想一想,他说的也是实话。有一点头脑的人,谁会去上访?上访有个鸟用啊!
      
      有个北京律师叫张凯的,寒冬腊月,到桥洞里去探访访民,这些访民平时就靠捡烂菜叶维持生命,天天往国家信访局跑,希望突然间天下掉下一个什么大救星来,帮他解决了冤屈。一个老头,年青时,因为说了领导一句坏话,被劳教三年,开除公职,然后他就上访了整整五十二年,一辈子没有结婚,一辈子没有做别的事情。还有一个访民,才二十五岁,大学生,家里遭遇强拆,父亲被打成瘫痪,他从此走上了上访的道路。你说你一个人上访五十二年,一辈子什么事都不做,就是上访了;你一个二十五岁的青年,血气方刚,你做什么不好,你偏要上访,你是不是也想上访五十二年呢?你说你们不是神经病,谁是神经病?所以我是支持孙东东的说法的,他说上访的人大部分都是神经病,这个话是说得一点也不错。长年累月的上访,有几个人的问题解决了?我可以说,在中国上访,想要申冤,这个概率,比你中了五百万大奖的概率还要低。你如果不是神经病,怎么会迷上上访呢?
      
      我有一个大学同学,在法院当领导,私下里喝酒聊天,他说中国有些案子是永远不会有什么正义的,你想要实现正义,恐怕只有血亲复仇这一条路了。我记得我们国家有一个著名的法学家也说过类似的话。连搞法律的人私下里都这样说,这种制度你如何能对它寄予希望呢?
    国人被政治文艺洗脑千年
    
      
      把人生的希望寄托在上访这件事情上的人,其实都是中了古装戏的毒了。
      
      我们的古装戏是封建糟粕的集大成者。艺术本来应该是反映人民群众的生活理想的,但是在我们国家,艺术早已经被政治渗透,成了统治术的一个组成部分。这里面的始作俑者,就是孔夫子。《论语.阳货》里面有一段孔夫子的话:“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 ,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这里面就说得很清楚,为什么要搞艺术?为什么要让大家学诗?因为学了诗,可以更好地服从君王的命令。唐代韩愈提出“文以载道”。这也是明确地提出了文艺要为国家统治服务。
      
      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里面说:“我们是站在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的立场。对于共产党员来说,也就是要站在党的立场,站在党性和党的政策的立场。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文艺工作者中是否还有认识不正确或者认识不明确的呢?我看是有的。许多同志常常失掉了自己的正确的立场。”这里面也很明确地说明,我们的文艺要为党的政策服务,要和党的立场保持高度一致。从孔夫子到毛泽东,中国的文艺都是为政治服务的。我们中国这么多年来,为什么没有真正打动人心,脍炙人口的作品?就是因为在中国,文艺是为政府服务的,文艺是政府宣传自身的合法性、瓦解人民斗志的一个工具,中国传统的文艺,其实与人民并没有多大关系。
      
      我们的古装戏,天天搞些好皇帝,大清官,告御状之类的东西,给人民看了几千年,作用肯定是很大的,它的直接后果就是:我们的百姓受了冤屈之后,忘记了还可以通过自己的途径去寻找正义,而只把正义吊死在告御状这一棵树上。这样其实是放纵了官员的犯罪,这样就使官员们避免了遭受私刑清算的风险。
    天涯观察第301期:上访被关进黑监狱也不一定是个坏事


    一群驯服的羔羊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反抗不公了
    
      
      美国人有民主,有自由,那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没有斗争的决心就不会有民主。《光荣与梦想》里面,记载了这样一件事:1929年经济大萧条,城市金融资本家通过不合理的契约,要夺取农民的土地。派律师下到县里,收取土地,结果当地农民抓住这些律师,用枪顶住他们的脑袋,让他们放弃农民的土地。好几名律师拒绝签字,结果被毫不客气地枪杀了。当地警察抓走了七八个杀人的嫌疑犯,结果当地农民几千人,一人一杆枪,包围县政府和警察局,公然抢走了嫌疑犯。最后政府只好屈服,放弃了对这些杀人嫌犯的起诉。这种事,在我们国家是不可想象的。
      
      杨白劳被黄世仁欺骗,卖了自己的女儿抵债,最后只好自己自杀,而他的女儿无依无靠,落入了火坑。他就没有想到拿把刀去砍死黄世仁。砍不死黄世仁,砍死他的孩子也可以嘛。但是没有,中国人是宁可自杀也不反抗的。全世界最幸运的官员,就是中国官员,因为几千年来的封建教育,已经消磨了下层人民全部的斗争勇气,你逼他,你打他,他只知道自杀,却不知道反抗。
      
      上次南昌有几百个农民受了委屈,跑到一个桥上,说要集体自杀。我只是感到可笑,自杀的勇气都有,你们为什么没有勇气去杀贪官?你们一群大活人,对付不了几个贪官与奸商?你们去死了也好,免得活在世上给中国人丢脸。你看看中国下层人民这种极度消极的精神状态,你就知道,孔夫子几千年来的教育是多么的有效
    在一个坏的体制里就算有一两个好官也难有作为
    
      
      中国历代的统治阶级,都给下层人民画了许多的大饼。其中一个大饼就是进京告状。严格说起来,上访,是违反法律的事情。在一个法治国家,法院的终审判决,就是最后的一个结果。无论它合理不合理,你都要服从。你不服这样的结果,去上访,这本身就是对法律的讽刺。对一个正常的国家来说,要考虑的是,如何保证法律的公正。西方人为了保证法律的公正,他们想出了司法独立的路子。但在我们国家,却没人去关心这个问题,法律公正不公正,无所谓,如果不公正,就请你去上访。我们为此专门设立了一个信访局。信访局本身就是违宪的,我们的官僚集团却要来搞这个玩艺,为什么?因为有上访制度的存在,才能给下层人民以幻想,使他们永远满足于这种污七八糟的法律制度,而不去思考如何使法律制度健全起来。
      
      在中国下层人民的心中,坏人、坏官,都是基层的,而上层的永远是好的,只要找到了青天大老爷,自己的一切冤屈都可以涣然冰释了。他却不知道,一来上梁不正下梁才会歪,你看看下梁,也应该能推理出上梁的模样来。二来个别的好人,在一个腐朽的制度里,作用是有限的,明君、清官,根本没办法左右整个官僚机构。
      
      你读读《万历十五年》,里面有个很有趣的观点,就是皇帝几十年不上朝,那个政府也一样在运转。而皇帝想要影响官僚机构,那个影响力也非常有限。你皇帝头脑一热,想要做成一件好事,但是官僚集团根本不理你。崇祯皇帝爱岗敬业,艰苦朴素,是个好皇帝,但是国家一样越来越烂,他根本左右不了局势。海瑞是个大清官,但海瑞生活的年代,恰恰也是整个官场最腐败,贪官最多的时候。海瑞向皇帝提议,用太祖的旧法,大杀贪官,贪污五十两银子以上就剥皮实草。皇帝只有苦笑。
      
      康有为去给光绪帝上课,讲中外变法之故,光绪帝涕泗横流,下决心变法,百日维新,最后六君子喋血菜市口,康有为出逃,光绪帝被囚禁。你从这些事情上就可以看出,最高统治者,还有什么清官,他们也是一肚子苦水,他们也是被这个官僚集团绑架的人质之一,如果他想做点好事,弄得不好就会性命不保。汶川地震,总理说:“你们看着办!”这里面,充满着辛酸。前段时间,总理到四川视察民情,有个人想拦轿告状,结果被人拖开,最后被打断了腿。其实就算是你拦轿告状成功,总理能不能给你解决问题,也是个大问号,你以为总理就是神仙了?总理心里的苦,只有他自己知道。
    爱国青年就该唱《国歌》!
    
      
      我们中国的文艺就是为政府服务的,告御状这种戏,为什么总是在演?就是因为政府需要人民相信告御状会有效果。只有人民喜欢告御状,我们的官员们才能得到安全。他们丧尽天良也不必担心受报复,因为受了冤屈的人全都进京上访去了。美国的文学里面,从来没有告御状之类的内容。美国人民相信的是手里的枪。没有公正的时候,他们就自己解决,所以他们才能享有民主与自由。《国际歌》里面唱道: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而我们的中国人则唱:他是人民大救星。你老在等大救星,最后就会等出黑监狱。你相信自己,你手里有枪,最次也要有一把菜刀,你才可能会有公正、民主与自由。如果你手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根上吊的绳子,那你就只配世世代代做奴隶了。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黑监狱是对人民的一个很好的教育。你受了冤屈,你去找领导,没人理你,你去上访,他们就搞个黑监狱把你关起来。有人上访了五十二年,什么作用也没有。有人才二十五岁,就开始捡烂菜叶,住桥洞,开始等待青天大老爷来解救他。这样的人民,让他们蹲蹲黑监狱,对清醒他们的头脑有好处。中国人几千年来受儒家思想欺骗,老想等一个圣人出现,圣人没出现,就想等一个大清官,大清官没有,就想等一个大侠,大侠也没有,就想等一个神仙,神仙也没有,就想自杀升天,到天堂去过好日子。这样的民族如何能够自强进步?满清入关的时候,只有十万骑兵,却横扫整个中国,最后统治了几亿中国人。日本鬼子,一个中队,只有一百来人,就可以统治几十万人的一个县。这是为什么?其实没有别的原因,就是中国人的奴性太强,不知道反抗。
      
      毛泽东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一句话对中国人未必适用。我们见过太多的压迫,但是几乎从来没有看到过反抗,或者说只看到零星的一点反抗。以儒家思想为代表的中国传统统治术,实在是太成功了。
    
    结束语
    希望这个黑监狱能让更多的中国人清醒过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0184091209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网民对北京黑监狱的新看法
·刘逸明:访民们被关“黑监狱”的噩梦为何挥之不去?
·闵良臣:说北京有“黑监狱”,谁信!
·端掉黑监狱还须查处黑雇主
·中国「黑监狱」再现的背后:权大于法/北方可可
·揭开黑监狱的冰山一角
·“黑监狱”正在无情阉割信访的权利救济功能
·刘玉红:我在唐山市“黑监狱”遭受的折磨(图)
·致信胡锦涛:控告上海政府在六.四期间将我囚禁黑监狱/沈佩兰
·市民被秘密关黑监狱 两会前俞正声被丑化/毕和英(图)
·5岁"三鹿"毒奶受害者孙女也关黑监狱,急需医治十万火急!/沈泉珍(图)
·取缔闵行政府黑监狱/上海维权
·上海市闵行区信访部门私设黑监狱/上海维权
·上海黄浦区75歲老妇香港喊冤十七大期间押住“黑监狱”/林继亮
·抗美援朝老战士十七大期间关进“黑监狱”/上海张师君(图)
·李国涛:谴责“黑监狱”,敦促胡温保障访民人权
·从黑监狱里发出的呼救 (图)
·控告黑监狱越告人越少 武汉4访民又来北京 (图)
·江苏省访民颜廷忠因报警要求取缔北京7家黑监狱 被以涉嫌敲诈勒索关进看守所 (图)
·六中全会把久敬庄变黑监狱 访民开始反抗
·上海访民被抄家及传唤 闽二十访民北京关黑监狱 (图)
·四川女访民陈诗诗(音)谈被关黑监狱/视频
·上海访民想参加听证会遭警察殴打送黑监狱
·武汉李玉琴上访被关黑监狱遭受虐待/视频 (图)
·快讯 上海访民徐佩玲到卢湾区法院讨说法被关黑监狱 (图)
·长沙迎中央检查团拘21访民 福建七访民求助美使馆被关黑监狱 (图)
·红色旧址变成关押访民的“黑监狱”
·湖北襄阳江富友等11名访民被绑架,6人关进黑监狱/视频 (图)
·四川省安县把养老院办成黑监狱雇黑社会把守(多图) (图)
·南宁访民李燕军、全莲昭在久敬庄内拍照遭暴打关黑监狱 (图)
·周永康表彰保安公司 黑监狱得到最高层支持?
·武汉市唐家墩拆迁街道办蔡书记扬言还可以关人进黑监狱 (图)
·陕西女子进京指证黑监狱 已被家乡警方抓走 (图)
·河南计生办付主任举报贪腐遭多次殴打关“黑监狱”
·吴华英:进京声援王荔蕻遭遇黑监狱记
·武汉“黑监狱”受害者回族姑娘马秀云的控诉书
·武汉“黑监狱”受害者回族女子马秀云的控诉书
·黑监狱发出求救短信:为儿伸冤,被打、被关/郭学宝
·进京声援王荔蕻遭遇黑监狱记 (图)
·“中国第二个大邱庄”——法制国家、和谐社会、养老院内设黑监狱、牢房、关押上访人员、国法何在?党纪何在?
·维权被政​府私设黑监狱迫害致残/浙江永康高传托
·张家口惊现“安元鼎式黑监狱”:女访民被按床上、、后送精神病院
·非法关押黑监狱,武汉访民李玉琴到北京控告 (图)
·杭州拆迁上访人被关黑监狱
·武汉访民在京被关“黑监狱”每天一顿饭 (图)
·北京警察和唐山市开平区栗元镇镇政府雇佣打手私设“黑监狱”
·拆迁难民王建芬 2010年第二次关进黑监狱经历
·苗秀芳:天津河东区房管局房地产公司关我黑监狱(图)
·世界人权日前夕,杭州访民被抓进黑监狱(图)
·控告安元鼎黑监狱/戴月权
·上海访民沈佩兰举报闵行区马桥镇设黑监狱关押访民
·上海冤民陈宝良的控告信:陈祥云私没“黑监狱”
·浙江黑监狱受害者连续3天到检察院申诉遭冷遇(图)
·北京黑监狱惨无人道 16岁中学生被打成脑震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