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国人的尴尬之二十四:久违了,“红歌”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02日 转载)
    作为60后,经历了完整的文革时代。对这代人而言,自来到这个世界,文革文化就是社会原生态。“红歌”是最熟悉,也是最亲切的。尽管重庆“红歌会”包括所有中外革命歌曲,并不是专指文革时期,但共同的特点是:健康的、积极的、豪迈大气的、情感朴实的、和英雄性的。
    
     对60后来说,时代信息的改变也是从文化开始的,随着文革的结束和定性,过去的歌不唱了,样板戏不演了,随之而来的是港台流行歌曲。从“激情燃烧”的岁月,一下进入了“浓情蜜意”的时代。从《井冈山上太阳红》、《我为革命下厨房》,三百六十行,行行有歌;到《路边野花不要采》、《让我欢喜让我忧》,男女老少幼,曲曲是情。好比一个曾经宁死不屈的“钢铁战士”,突然变成柔肠寸断的“多情种子”。 (博讯 boxun.com)

    
    时空的变幻就是那样莫测,社会色彩从“全国山河一片红”,变成了“印象派”的光怪陆离。60后从童年开始的,纯洁的人生“空口袋”里的所有情感,文化印记都在刹那间尘封了。当稍前不经意从音像店买到两张样板戏光碟,回家后居然欲罢不能,一口气看完后才知道,这段压在心底的情结有着那么强大的生命力,被唤醒后依然汹涌澎湃。对比之下,现在的所谓“文化”是那么的苍白,变态,粗鄙甚至颓废。
    
    我一直觉得60后在中国历史上算是幸运的一代,没经历过战争、文革时正值童年,对政治斗争懵懵懂懂。象看热闹一样看游行、看街头演出,看大字报。象听故事一样听中央文件传达,听各种小道消息。躲过了上山下乡,赶上了高考恢复,应届毕业就能考大学。计划经济时代的大学生是“天之娇子”,上学全免费,毕业包分配。在邓丽君的歌声中进入恋爱季节,工作后还能享受单位福利分房。改革开发时正值风华正茂,仕途顺利的现在都成了大官,脑子活络的现在都当了大款。“不够厚道”的是,和80后小子成了“冤家”,因为他们中的漂亮女生,都被发达了的60后抢去当二奶了。
    
    而更多的60后赶上了企业改制、倒闭,失业或下岗。上有老下有小,更是遇上医改,教改,房改这“三大灾难”,跟过去比,着实体会了一把酸甜苦辣。小时候经常听老农民“忆苦思甜”,现在每当听到“红歌”时,不由自主会“忆甜思苦”起来。过去穷得很简单,现在富得太复杂。
    
    “红歌”最好听的是原版原唱,但市场上几乎找不到,都是些改成摇滚之类完全失去精、气、神的“歪曲”,倒是在姜文的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找到了久违了的感觉。什么样的时代产生出什么样的文化,撇开政治不谈,在艺术上,样板戏和许多红歌毫无疑问应该是中国艺术史上的经典。那个时代没有任何功利驱使,艺术家们是以自然生命和政治生命作“赌注”,全身心投入创作,澎湃的乐思和优美的旋律都是从心里流出来的,如果让他们现在重新创作一遍,由于时过境迁,绝对找不到当年的感觉。
    
    同样的情形发生在另一个艺术领域,因为从小爱好画画,最喜欢三位中国油画家:陈逸飞、陈丹青、陈衍宁。他们史上最有影响的作品都诞生在文革后期,汲取的艺术营养和创作激情都来自文革时代。之后他们先后出国,由于社会环境和艺术语境的改变,他们的新作品不约而同多了些造作,原先作品中那种扑面而来的感染力,称之为灵魂的东西全然不见了踪影。现在他们作品的市场价值。正好体现出不同的时代特点:过去是“纯粹”决定艺术价值;现在是“名气”决定市场价值,而他们头上的“光环”不容否认是文革造就的,这是他们应该感恩的。
    
    我们经常说:文革时代的艺术是“假、大、空”,没有“真实的人性”。我不由想到斯大林在列宁墓前的讲话中说到:“共产党人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既然是“特殊材料”, 理所当然和普通人不一样。而文革文化要表现的正是这种“不近人情”的“材料境界”,突显出超然的人格力量。所以,那个时代的艺术有一种特别的气场。
    
    现在我们讲“人性”了,比过去“宽容”多了,也“真实”多了。经常挂在嘴上的是:“党员也是人嘛”,“干部也是人嘛”等等。所以,官员们为了“求真”,不断有床照和“香艳日记”暴光;美女们为了“求真”,动不动三点全露。体现社会人性最后堡垒的医院和学校,为了“求真”,不惜让人味被铜臭掩盖。过去阿Q想跟吴妈睡觉是实话实说,吴妈没同意是基于传统道德。现在阿Q只要掏钱就可以了,吴妈看见钱也就心照不宣,跟他玩“和谐游戏”了。
    
    习惯说:“真善美”、“假丑恶”。而事实上,过去“假”的东西,他想表现的倒是善与美;现在“真”的东西,却往往和丑与恶连在一起,变成了“假善美”,“真丑恶”,这到是个“伟大的创意”。我们不但创造了经济体老二的奇迹,同时也“创造”出了宇宙“新物种”——有人形,无人性,或者说是“人形动物”,令达尔文大叔一头雾水。而所谓“特殊材料”里面,也混杂着许多“三聚氢氨”、“塑化剂”之类的害人东西。
    
    唱“红歌”现象反映出人们下意识中对精神品质的追求。它充满了“革命浪漫主义”,给人带来精神动力,也是对目前虽有庞大的经济总量,却不见有质量的上层建筑的一种反思。“老祖宗”马克思好象是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从目前“上层建筑”一片荒芜的现象中可以反证出,其实这“庞大”的“经济基础”是华而不实的,在虚浮的基础上理所当然建不出雄伟的大楼。我们虽然还挂着“马家军”的旗号,但如果“老租宗”偶尔回家看看,一定会觉得走错门了。
    
    纵观大江南北之“文化”,却只见几个小丑在舞台上耍宝忽悠,大时代却没了健康的主旋律,即使有也难成气候,根本不是低俗文化的对手。而从过去全盘否定的东西中,却发现出了许多宝贵价值。由于习惯了极左极右,有人听到“红歌”就觉得文革回来了,其实未必,它只是补充一下目前缺失的“脑白汁”。
    
    不过说真的,“红歌”毕竟属于过去,把他拉回来已没有适合的土壤气候。就象一个人因为老年沧桑而怀恋童年歌谣,但已不可能再天真。“红歌”的作用充其量就象给危重病人打强心针、电击心脏或切开喉管上呼吸机,能否产生出强大生命力,完全取决于肌体本身,而现在这个肌体因为诸多原因,存在着许多并发症的隐患。好象曾听说过“红歌”唤醒植物人的事,如果是真的,那就说明是一个时代的浓缩力量,由于触发了潜意识中的某根神经,因而产生了超能量,这也是有可能的,人的精神现象是很神奇的。
    
    但是这毕竟是个个案,对广大众生来说,“回天之术”在哪里,面对一片迷茫,是问上帝?问真主?还是问佛祖?天那,回答了也没用,因为我们不知何为信仰,神马都不信。。。。。。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8168891542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从李双江身上看出:唱红歌的教育意义
·我们为什么反感唱红歌
·狱中的曹顺利敢不唱红歌吗/王玲
·红歌退出中国之日,就是中国融入世界之时
·活在红歌中
·唱红歌的背后——铜臭2/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寃民杜阳明
·红歌唱到“卡壳”,都是假唱惹的祸?
·贺卫方:红歌之忆
·我对红歌的感情不如狗
·救国建国强国靠的是红歌还是人民的力量?
·“唱红歌”的闹剧何时休啊
·红歌不能承受之重/席韬
·唱红歌 借来毛泽东 中国的复辟浪潮/许知远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你在唱红歌,我却在看黄片
·关于红歌/贺卫方
·殷德义:红歌与苦难
·请神容易送神难——红歌运动的前景/程映虹
·拿“唱红歌”当挡箭牌的四大贪官
·我正在负责组织唱红歌
·红歌溯源:《春天的故事》差点没迎来"春天"
·薄熙来:唱红歌抓文化就是抓方向抓未来抓民生
·北京南站:访民继续唱红歌、发放衣物等 (图)
·警察今晚动手抓捕北京南站访民 禁唱红歌
·武汉访民和老干部一起唱红歌/视频
·基辛格访问重庆行程全景呈现 称唱红歌体现信念 (图)
·视频:北京南站访民唱红歌被警察干预
·陶然亭公园唱红歌被拘访民后扣押物品未还 (图)
·洋人电视主持因想入党唱红歌 走红中国 (图)
·景山公园红歌 戴高帽要百花齐放/视频
·视频:唱红歌已成为一些老人的消闲方式
·陶然亭唱红歌被刑拘而告北京公安的访民,遭袭击 (图)
·陶然亭公园唱红歌被西城公安分局刑拘访民检察院提出控告状/视频 (图)
·视频:陶然亭唱红歌被抓访民获释 有的被地方关押 (图)
·上海繁华商业街一群人唱红歌/视频
·上海,广西访民与"毛泽东"唱红歌 (图)
·北京南站访民红歌会继续遭驱赶 旅店不许接纳访民 (图)
·访民在陶然亭公园红歌现场被抓,关30天被强行取保候审/视频 (图)
·视频:北京南站地区加强警戒 访民唱红歌被强行驱散 (图)
·西南大旱与重庆唱红歌有何关系
·五一关押救济站300多上海访民唱红歌、绝食遭报复 (图)
·”不合时宜”的红歌
·七一唱红歌的李艳琴状告北京警方非法拘留(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