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安琪:敬畏生命 请不要讴歌自焚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0月24日 转载)
    安琪更多文章请看安琪专栏
      自今年3月16日中国境内发生西藏僧人自焚悲剧以来,近期同样的悲剧不断升级,至10月17日,僧尼自焚已达到了8起。网络传媒推出的自焚现场照片,惨状令人心悸,不忍目睹。想到这些年轻的生命,就这样在极度痛苦中化为灰烬,相信一切善良的人们都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己的感受。中国政府发言人,将事件推到达赖喇嘛及其追随者身上,自然是荒谬至极,其谎言不攻自破。但与此同时,在海外网络传媒上看到的一些关注西藏问题的有关团体和人士的发言,少有劝阻境内藏人采用自焚这种极端的方法与中共抗争,而是多有附和赞颂之意,有的用语甚至到了煽情的地步。
       这让人在痛苦难过中深感忧虑不安,忍不住要说:请敬畏生命。喇嘛也是肉身,无论出于什么理由,请不要用华丽的修辞或无知的陈词滥调,来评说这一个个活生生燃烧的生命。   (博讯 boxun.com)

    
      我们哀悼自焚者,我们悲伤,我们难过。但是,我们必须清楚地传达这样一个信息,那就是不赞同用自焚的方式进行抗争。自焚是不符合佛教的基本教义的,也不符合包括达赖喇嘛的主张在内的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则。自焚会让关爱你们的人心痛和恐惧,会让本来就对西藏宗教和文化缺乏了解的人们,更加困惑不解而拉开距离。
    
      我们同情自焚者,我们声援他们的抗争。但是,我们绝不宣扬自焚行为――这应该是一个基本前提。我们要让境内僧人了解,如想以自焚来威慑中共――那是徒劳。只能让中共嫁祸于达赖喇嘛,带来更严重的高压后果。如想以自焚引起国际社会的重视――没有必要。国际社会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重视西藏和西藏问题。西藏宗教和文化在达赖喇嘛不懈的努力下,已经融入现代性而受到世人的尊重和推崇。相反,自焚行为会使得国际社会的组织和个人陷入两难境地,会对西藏问题望而却步。因为尊重个体,关爱生命,是人性和人道的基本出发点,也是所有民主社会以及国际各人权组织和个人的共识。在世界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没有谁会赞同自焚这种极端的做法(即使可以理解),没有谁会因为自己的人道关怀而成为鼓励自焚的诱因。
    
      就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赖以栖身的印度来说,在这个多种宗教、种姓并存的国度里,国父甘地受到印度人民深深的爱戴和崇敬,就是因为甘地尽其一生,高举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大旗,引领印度人民进入了一个各宗教、民族兼收并蓄,民风温和的民主社会。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社团今天所取得的成就,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印度社会的民主形态。现在,中国境内僧尼接二连三地自焚,我们看到,极度悲伤的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者,他们只能绝食祈祷,无言以对。因为任何表达,稍有不慎,都会被误解或被挑唆为一种间接的暗示或鼓励,引发新的悲剧产生。这当然不是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者所愿意看到的。
    
      我们痛惜自焚者,我们深刻理解他们的痛苦。但是,请发言者不要奉自焚为楷模。如是,定会有更多的人仿效――这难道是生者的愿望吗?如是,谁对后果负责?谁又能对后果负责?!追求真理的人们,请坚持真理。不要因为反抗中共暴政,就讴歌自焚。不要因为支持西藏的正义事业,就不敢对自焚说不。要坚持真理,就要有勇气超越“政治正确”的陷阱。请用良知说话,说真话。我们不能成为我们自己的俘虏。
    
      以慈悲为怀的达赖喇嘛,早就明确地表示不支持自焚这种抗争行为。流亡52年来,达赖喇嘛成功地建立了西藏流亡社区的民主机制,政教分离更是让西藏流亡政府完成了民主转型,并让世人看到西藏这个传统的宗教民族走向民主的可能性。正当达赖喇嘛就转世灵童问题发表声明,进一步明确政教分离的实质,受到国际社会广泛尊重和支持的时候;正当中国政府对达赖喇嘛这种具前瞻性的作为不知所措,无法应对的时候,僧人自焚事件,却被中共利用来做蛊惑宣传,进而将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妖魔化。
    
      同时,尽管在中共统治下,中国人多为无神论者,但面对生命,中国的传统伦理与佛教以及其它宗教并不相悖。中国有句古话说:“人之发肤,受之父母”,这显然是针对个人自身而言的,含有爱护自己的生命也是孝道的意思。自焚这种方式无疑会冲击中国人的传统文明底线和承受力,人们在这种极端的自焚行为面前,会惊慌惧怕,无所适从。再加上汉民族对藏民族的了解本来就很肤浅,对他们所坚守的宗教信仰和由此延伸的精神世界本来就很茫然,这种刺激将会加深隔膜,影响已经逐步改善的民间汉藏交流和往来,而且不排除一些不明真相者将会轻信中共的宣传,转而对西藏产生心理排斥。这当然也不是有识之士所想要看到的。
      
      我们怀念自焚者,我们为这些消逝的生命哭泣。为此,我们同声谴责将他们逼上绝路的中共暴政。长期以来,中国军队全副武装地面对那些手无寸铁的僧侣,造成了僧尼连续自焚的悲剧惨案。试问,一个拥有强大国家专政机器的政权,你们到底在惧怕什么?中共动辄说西藏人民的生活水平改善了云云,但为什么西藏人民的反抗从未停止过?说到底,是中共所能给予的与西藏人民所想要的凤马牛不相及。所谓帮助他们丰富物质,但却让他们失去了精神家园。
    
      民不欲贪,奈何以利惑之?僧不畏死,奈何以暴迫之?
    
      我们为自焚者祈祷,愿他们的灵魂安息。我们为自焚者的亲人和西藏僧人祈祷,请不要过度悲伤。逝者已去,我们现在迫切应做的,就是用我们――你、我、他――我们大家的勇气和智慧,阻止自焚悲剧再度发生,要鼓励所有诉求正义的人们,继续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抗争,让达赖喇嘛毕生奉行的慈悲与尊重的普世价值观所凝聚的力量,动摇暴政与强权,争取西藏人安居乐业(教)的权利以及真正意义上的西藏自治的权利。
    
      达赖喇嘛在脱离政治权利时曾对西藏流亡者说:“你们不要害怕。”这里我想套用达赖喇嘛的话,向境内的西藏同胞们说:你们不要绝望。你们要安心。国际社会没有忘记你们,我们每时每刻都在关注着你们。你们要对达赖喇嘛有信心,不要让他悲伤难过。请相信,达赖喇嘛正在走向西藏,走向你们。
    
      你们不要绝望,我的藏族同胞们。这是曙光来临之前最黑暗的时候,你们一定要珍爱生命,坚持到底。
    
      我们永远和你们在一起。
    
      安琪,巴黎 2011年10月22日
    
    转自明镜网站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51122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美国债务违约是玩火自焚还是浴火重生
·宜黄自焚事件打破近年来官员强拆无责神话
·比自焚更可怕的是“全程合法合规”
·党报评江西自焚事件:主张权利不能靠自伤
·朝鲜核化 胡总书记玩火自焚/林牧恩
·自焚究竟有没有罪
·拆迁自焚“死了白死”谈何公民尊严
·拆迁自焚案无官被问责叩问公权伦理/舒圣祥
·上访与自焚是对权力的最大与最后的宽容/严少雄
·自焚的痛感与异化的政权/东方晓白
·“我们在全世界牛逼”自焚/宋石男
·自焚何以成功/布丁
·暴政让陶兴尧父子自焚/杨耕身
· 自焚维权:《关爱生命》 (图)
·自焚维权互助会倡议书
·假如有反对党、反对派,唐福珍会自焚吗?/顾晓军
·外滩 2月2日12时12分 自焚/何健
·张耀杰:唐福珍自焚惨死后,想起蒋介石的事迹
·成都唐福珍自焚:“中国式拆迁”的悲剧
·喇嘛尼姑自焚后 阿坝被警方严控 (图)
·失地农民将被逼自焚 河南省委书记无动于衷?(附组图) (图)
·藏僧认为藏人接连自焚与北京拒绝同达赖喇嘛对话有重大关系
·四川藏区尼姑自焚身亡 色达两示威藏人被枪伤 (图)
·藏族尼姑自焚身亡 死谏达赖返藏 (图)
·四川阿坝再发生僧人自焚事件 已是今年第7起
·四川藏人自焚增至八人
·中国官方斥达赖指使连串喇嘛自焚行动
·中国四川又有一位藏人试图自焚 (图)
·“一名还俗喇嘛在阿坝自焚”
·中国指责海外达赖喇嘛支持者煽动自焚
·第七起 四川阿坝再有两名藏人自焚
·四川阿坝县再有藏人自焚受伤
·四川阿坝一名藏族喇嘛自焚
·青海民族中学师生抗议三人被拘 印度流亡藏人续声援自焚僧侣
·辽宁抚顺暴力强拆办公楼 户主父亲欲自焚保财产 (图)
·藏族僧人自焚 四川阿坝县遭封锁 (图)
·阿坝两少年僧侣街头自焚 呼喊要宗教自由 (图)
·四川阿坝县两名僧人自焚 局部烧伤
·强烈抗议西藏僧人自焚后被警察打死/法国藏汉协会
·舞钢市人民政府纵容开发商摧毁企业,董事长彭金朗自焚抗议
·韶关强拆户致驻美大使馆:千万资产变一贫如洗,欲自焚
·一个被逼自焚维权者的悲惨遭遇(图)
·一个为维权而被逼自焚人的申诉书/王学勤
·除了自焚,还有什么办法阻止野蛮拆迁?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汪达林: 我也想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安徽农民天安门自焚”追踪:村民细说朱正亮
·高寒:把拯救抢在惨绝人寰的自焚悲剧发生之前——救救公民个人权利的捍卫者徐永海!
·江泽民三个代表究竟代表的是什么,一下岗工人因为没钱治病在家自焚身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