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薄熙来谷开来夫妇的谎言 /姜维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0月18日 转载)
    姜维平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专栏
    
     自由亚洲电台2011-10-14报导 (博讯 boxun.com)

    
    近日,香港媒体的老总们从重庆访问回去后,纷纷高调吹捧薄熙来,连《苹果日报》也加入了歌唱的队伍,不过,较之国内报刊,还是略有不同,分析其细微的情节和言词,可以洞悉薄熙来夫妇的紧张心理和慌恐程度,在中共十八大前夕,他们还会拙劣而疯狂的表演,但是,从他们上个世纪在大连贪腐和枉法那天开始,就决定了这样的命运:尾巴是跑不掉的,已经被事实抓住,抓紧就是灭亡。
    
    香港的媒体报道说,本周二在重庆会见到访的本港媒体参访团时,薄熙来“煽情地大谈妻子谷开来为了他,放弃原本大好的律师前程”,“为我做出了巨大牺牲”。我认为,这话应当倒过来,不是谷开来做出了牺牲,而是薄熙来做了傻事,既然想求得功名,就不要以权谋私,但那时薄一波还健在,他们做梦都没想到今天还得在讲话中不断地低声下气地叫“锦涛同志”,“家宝总理”,正如邓小平翻身前称“英明领袖华主席”一样,不过,那时,中共高官没钱可贪,尾巴不大,薄熙来不同,他们夫妇在大连聚敛的不义之财数以亿计,这才是他们的“心头之痛”,大连人的“心中之恨”!
    
    但是,薄熙来厚黑无耻,巧言善辩,他除了说谎没有悔罪的表现,媒体表示,薄熙来说,其妻牺牲事业是他“心头之痛”,谷开来是北大法律系高材生,他到大连任职时,谷开律师事务所,“后来我做市长,她做律师办案,会不会有闲话?我跟她说了这个顾虑,还是讨论阶段,她就说,那我就都撤了。”薄熙来慨叹,妻子当时分所遍全国,结果急流勇退。“她也是很有能力,很有才干,英语也非常好,法律非常精通,结果这麽些年甚麽都没有做,为我作出了巨大牺牲。”
    
    试问:他所说的“做市长”时是指哪一年?1993年,他是代市长,1994年是市长,这些信息都刊登在网上,谁能被欺骗呢?而我公布的照片是傻瓜相机拍的,1998年我偷拍时冒着风险,在百丽大厦的六楼是不便于用手动变焦的相机,照片上有日期,这是事实,读者从拙作《薄熙来传》里可以鉴别,薄熙来何谈“我就都撤了呢”?《苹果日报》在香港出版,老总们难道还需要替薄熙来正名吗?一个人的名声,是靠几句谎言和几次宴请就能掩饰的吗?
    
    上个世纪90年代,我在香港《前哨》杂志社口述了谷开来的贪腐内幕故事,刘达文找人撰写了《谷开来与马俊仁的一场闹剧》一文,发表后,薄熙来大怒,他一方面下令国安局特务万国涛,王富选,郑义强,彭东辉等人,深入追查,不仅抓捕我下狱多年,而且,还因怀疑为谷景生代言自传的宋某而调离其职,另一方面,通过香港《广角镜》杂志刊发文章,图文并茂,肉麻地吹捧谷开来,企图为其“正名”,却不敢起诉和直接反驳《前哨》杂志,这说明了什么?薄熙来不是说他“很有才干,很有能力”吗?律师的“才干”和“能力”是什么?是打官司吧?为什么不敢起诉我和《前哨》呢?为什么要煞费苦心地找枪手鼓噪呢?
    
    原来,她把律师所业务办到了全世界各地,“分所”的确不少,钱也没少赚,但是根子还是在大连,在薄熙来的权力上,女律师苗松在大连出名靠的是本事,而谷开来发财靠得是权势,这一点本质上的区别,在大连律师界和新闻界人人皆知,这正是薄熙来夫妇的“死穴”。总之,谷开来的律师所不过是薄熙来权利轨迹的附产品,薄当大连开发区书记,它诞生在金丰宾馆,薄当市长,它搬到了北京亚运村和大连的百丽大厦,他升任辽宁省长,谷做东北制药的生意,薄再任商务部长,她做长春百货的业务,等等,难道这不是铁的事实吗?
    
    只有到了2007年,薄熙来死了老爹,得罪了胡温和吴仪,意识到了内斗折戟的危险,谷开来才真的在重庆不明面上做律师业务了,但是,由“开来律师所”改名“昂道律师所”的公司,真的与她无关吗?如果无关,就把股权报告刊登在《重庆日报》上,让大家评!试问:无关,为何要改名?无关,为何此公司的业务简介里还在挂着谷开来的招牌?无关,为何要封网?无关,为何不敢起诉我?。。。。。。够了,纸里是包不住火的,薄熙来的花言巧语只能是自打耳光。正如薄熙来赞扬谷开来助其打黑,暴露了妇人干政的阴谋一样,他说,谷开来“激流勇退”,说明了他们的处境艰难,薄熙来的仕途已是笈笈可危!
    
    其实,早在去年,我就发表了《谷开来激流勇退了吗?》和《薄熙来与昂道律师事务所》等多篇文章,质疑了他们夫妇的弥天大谎,薄熙来不敢正面回应,只是此前早在2005年于波兰访问,和一个记者谈话时,公开贬低,诬陷了我,说我“可怜”,不是“民运人士”,既然可怜,为什么把一个批评他的文人关进监狱里呢?既然不是“民运人士”,为何要捏造罪名,加以政治迫害呢?
    
    那时,我囚禁在监狱里,没有讲话的自由,薄熙来可以公开地大肆诽谤我,现在,我恢复了这种讲话的条件,他们夫妇就回避锋芒了,为什么装聋作哑呢?1998年,薄熙来讲的“律师所”还在营业呢,1999年还以律师所的名义开办了《大连20世纪建设成就展》,地点在星海国际会展中心,大连新闻单位的主要记者都参加了,记者们是由谷开来的生意“搭当”程益君招待的,它是美籍华人,惠瑞斯顾问投资有限公司名义上的老板,其实,是谷律师的代理人,薄熙来给了他“大连荣誉市民”的头衔,难道这不是事实吗?程先生现在还在美国,为什么不敢打官司呢?想必起诉此案,就又成了焦点新闻,薄熙来谷开来夫妇很精明,花钱请媒体老板吃饭比打官司要好。
    
    显然,由于制度的局限性,国人沉浸在痛苦的无奈之中,媒体和监狱掌控在专制统治者手里,薄熙来操控下的媒体报道的东西,不是原本发生的,而是希望读者知道的,或者说是逼迫人们听信的,而同时的公检法司又以残酷的镇压和折磨泯灭社会的良知和真实的呐喊,大多数的大连知情者都保持了沉默,其实,只要查一下谷开来所办公司的底账,走访一下律师所的雇员和知情者,就一清二楚了,但是,谁不怕坐牢呢?薄熙来当年的秘书车克民至今还是大连国安局的特工领导,薄熙来还跃跃欲试地竟争入常呢,谁敢轻举妄动啊?他一旦取代了习近平,讲真话者还不得死?
    
    香港媒体的报道说,51岁的谷开来也属太子党,父亲是中共开国将领谷景生。薄熙来与谷开来相识于 1984年,当时薄在大连金县任县委书记,谷跟老师去考察,被薄熙来富有理想的言谈举止吸引,于是放弃留学美国,跟薄结婚。两人育有一名儿子薄瓜瓜。
    
    上述报道也是依据薄熙来的谎言,据《文汇报》广州办副主任林某的回忆,1979年,她和谷开来同住北大一个学生寝室,谷是法律系学生,薄熙来还没离婚,但已和她相识,并关系曖昧,来往密切,1997年底,林由《中国包装报》主编调任香港《文汇报》,第一次在深圳开会,她曾委托我把一封亲笔信交给了谷开来的秘书赵丹,林后来调任新华社香港分社研究室工作,想来,她能看到我这篇文章,我不敢有半点伪言,也有当年的日记为证,那么,何来1984年谷与薄相识于大连金州之说?想必这样讲,是避讳“第三者插足”之忌吧?一个连相识时间都造假的夫妇,他们讲的其它话,还会有谁相信呢?!一个惯于撒谎者能带领人民“共同致富”吗?
    
    2011年10月13日于多伦多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98202300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姜维平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姜维平
·姜维平: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姜维平
·薄熙来是一个危险的演员 /姜维平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姜维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姜维平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姜维平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姜维平
·薄熙来故伎重演/姜维平 (图)
·力挺温家宝,就是救中国/姜维平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姜维平 (图)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姜维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姜维平
·薄熙来和“瑜伽女”/姜维平 (图)
·不要仅为李庄哭泣/姜维平 (图)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么泪/姜维平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姜维平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姜维平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姜维平 (图)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姜维平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姜维平(图)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姜维平
·《薄熙来传》简介/姜维平(图)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姜维平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姜维平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稀世珍宝“观音显圣”追记/姜维平(图)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姜维平
·陈建平去职之谜——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二/姜维平(图)
·《重庆晚报》暗斗薄熙来/姜维平
·关齐云失踪之谜——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一/姜维平
·姜维平:江泽民与薄一波的交易 (图)
·薄熙来和张春江是一根草上的蚂蚱吗/姜维平
·王珉重拳出击,薄熙来危在旦夕/姜维平
·“割喉”触目惊心 中国记者何去何从?/姜维平
·《薄熙来其人》/姜维平
·薄熙来与谷开来的昂道律师事务所/姜维平
·刘峰岩下重庆,薄熙来被调查/姜维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