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一齣不伦不类的“统战骚”—评北京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淳于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0月17日 转载)
    从“毛共”开始,中共一向把自己装扮成孙中山和“辛亥革命”的所谓继承者,逢五逢十都会搞一些纪念活动。今年是100周年,所以大张旗鼓,格外隆重。过去的惯例,这类活动通常在“政协”礼堂举行,此次特意安排在“人民大会堂”召开;而且前所未有的破格由“蜜斯脱(Mr.)”胡国家主席锦涛亲自主持、领衔主演,发表“一定重要”的讲话,大演一齣“统战骚”(“骚”为英语外来语show,有时译音“秀”,有“公众娱乐表演”之意)。尤其是让年中传闻死去活来的“政治殭屍”江泽民上主席台亮相,如影随形地跟在胡锦涛后面,着实引人注目,差点儿还抢了“国家元首”的风头,令众多境外采访记者猜测纷纭,耐人寻味。然而,费了那么大的劲儿,这一场“统战骚”,好评不多,劣评如潮。其根本原因是: 共产党本来就不应该,也不具备资格主导纪念“辛亥革命”。
    
     1911年10月10日由武昌起义爆发的“辛亥革命”,当初发难的动机其实比较简单,主要是占总人口绝大多数的广大汉族人民,不堪于满清帝国的封建专制高压统治,争取平等自由的民族独立,恢复建立汉族主导的国家政权,故具有“复国主义”的诉求。这就是晚清时期孙中山、黄兴等兴中会(1894)、华兴会 (1904)、其后合并的中国同盟会(1905),及至中华革命党(1914)改组为中国国民党(1919)的革命先驱们,年青时提出“驱除鞑虏”的目标。“鞑虏”者,指的就是那些北部周边异族国家的满洲里亚和蒙哥里亚的鞑靼人,他们自认是“高等民族”,视汉人为“低等民族”,犹如奴隶。 (博讯 boxun.com)

    
     成立中华民国,在南京组成国民政府以后,国民党才逐步酝酿提出民主共和的方针政策。到了1924年(中华民国十三年),孙中山便系统和完整地发表了他的《三民主义》(民族主义、民权主义、民生主义)的思想理论体系。这就使得中华民国逐渐走向民主政治制度的轨道,计划由军政阶段、训政阶段,过渡到宪政阶段,实现完成“还政于民”的全过程。 “辛亥革命”比1917年俄国的“十月革命”早了6年,而由苏联领导操纵的“共产国际”扶植的中国共产党,更迟至1921年才成立。这个中共,在时空上和“辛亥革命”根本“搭不上茬儿”。而且中共信奉的是共产主义,接受的是莫斯科“共产国际”的衣钵,要继承“辛亥革命”的什么呢?老实说,最有资格继承和主持纪念“辛亥革命”的,不是共产党,而是国民党。真的还不如让大陆叫做“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简称“民革”)的那个花瓶党,替共产党主持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好赖还沾点“国民党”的边儿,在名分上可能更好看一些,“统战骚”的效果也许会好一点。
    
     “辛亥革命”的性质, 基本上是从争取平等自由的民族解放斗争, 发展为反对专制的民主革命。根本不存在“中宣部”那种牵强附会、胡搅蛮缠分成“资产阶级”还是“无产阶级”的说教。然而,苏联的“共产国际”发动“赤化全球”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及其“无产阶级世界革命”,一早就瞄上了刚建国不久的中华民国,千方百计渗透进来建立其分支的中国共产党,要把中国纳入他们的势力范围,变成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不幸的是,他们的目的,在“毛共”夺得大陆政权以后,终于实现了;只不过耍了一个花招,美其名曰“人民民主专政”,其实都是一丘之貉、一路货色。
    
     按照“毛共”宣传的说法,“辛亥革命”注定会失败,因为清末民初的中国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民族资产阶级很软弱,不可能领导革命取得成功。结果是孙中山向“北洋军阀”妥协,把中华民国大总统的宝座让给了袁世凯,其后袁氏复辟称帝。过去,吾人尚在大陆时,都深信这套分析是正确的“理论”;现在对比在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海峡两岸“两个中国”的发展现状,反思历史的过程,才认识“毛共”这些分析的似是而非,谬种流传,是对中国近代历史的歪曲,应该加以拨乱反正、正本清源的纠正。
    
     如今看来,“辛亥革命”在大陆的确是失败了,但是并非由于袁世凯“篡夺胜利果实”,而是因为“毛共”在苏联卵翼之下,利用孙中山晚年所犯“左派幼稚病”实行“联俄容共”的方针,发展壮大起来,分裂了“辛亥革命”建立的中华民国,在徒有其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重新施行“半封建、半社会主义”的所谓“马列主义和中国实际情况相结合”的具有中国特色的专政社会制度。这种“党天下”的一党专制,从“毛共”、“邓共”、“江共”到“胡共”,一脉相承,直到今天。所以,“中宣部”装模作样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的“统战骚”,残忍地阉割了孙中山的革命初衷:一不准提中华民国,二不准提三民主义,三不准提自由民主;强调什么“反对台独”、“一个中国”,实在是不三不四、不伦不类、非驴非马、贻笑大方。
    
     令人庆幸的是,中华民国政府播迁台湾地区后,坚守继承“辛亥革命”的宗旨,到了蒋经国总统领导晚期,执政的国民党政府逐步从开放报禁,实行思想、言论、新闻自由;开放党禁,实行结社、集会、参政自由;到后来通过直接普选,实行政党轮替执政,完成了“还政于民”的宪政目标。可以说:“辛亥革命”在大陆失败了,但是在台湾成功了。然而,夺取了中华民国在大陆政权的共产党,“亡我之心不死”,今天为了把现在台湾执政的国民党“统战”控制到自己手里,进一步夺得中华民国在台湾的政权,这次竟然“喧宾夺主”大肆纪念“辛亥革命”,闹了一场“国际大笑话”。国民党的同志们,千万不要忘记“反共救国”;你们可要提高警惕,切莫被他们的“糖衣炮弹”打得晕头转向,脊梁骨都直不起来,上了圈套,掉进陷阱啊!
     (2011年10月15日 原载《澳洲日报》《不老屯漫笔》专栏)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90746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若即若离"的中越关系随谈录/淳于雁
·“辛亥革命”100周年略谈一二/淳于雁
·布什不愧为21世纪的美国总统——纪念“9·11事件”10周年感言(之三)/淳于雁
·恐怖主义与“回教革命”试探——纪念“9·11事件”10周年感言(之二)/淳于雁
·世界进入“恐怖战争”的时代—纪念“9·11事件”10周年感言 (之一)/淳于雁
·“九二共识”的虚实与台湾大选/淳于雁
·论《为人民服务》原来是“鸦片”/淳于雁
·略探溥仪的“汉奸问题”及其他/淳于雁
·评《人民日报》为报贪官外逃道歉/淳于雁
·赖昌星算不算是一条”好汉”/淳于雁
·论习近平能否成为一位“明主”/淳于雁
·闲话“党天下”承袭的权力斗争/淳于雁
·江泽民死讯的”谣言”杂谈/淳于雁
·泰国选出女总理的联想/淳于雁
·那幅"猪头像"是否该摘下了-- 戏谈毛泽东无胆"黄袍加身"(末篇)/淳于雁
·"政治骗子"成为创党人的悬疑 --兼议"中共90"献礼片《建党伟业》一二/淳于雁
·女作家丁玲的“幽默”回忆—戏谈毛泽东无胆“黄袍加身”(续篇)/淳于雁
·戏谈毛泽东无胆“黄袍加身” /淳于雁
· “六四运动”必将薪尽火传——纪念天安门大屠杀事件22周年/淳于雁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