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拆迁困局再思考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0月12日 转载)
    
    来源: 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博讯 boxun.com)

    国庆长假过后,东北气温骤降。某大城市最大的“城中村”改造工程的房屋征收拆迁,从盛夏时节启动,至今仍未完工,有“村民”仍在寒风中继续“钉”着。
    
    一个多月前,记者曾到这个“城中村”踏访,一上午才基本把占地约20万平方米的“村”走完。常人难以想象,在一座繁华大都市的中心,高楼大厦旁边,竟有如此朽败的一处密集的居民区。说是“都市里的村庄”,其实比绝大多数真正的偏远乡下村庄都不如。没有自来水,没有排水系统,街边的公共厕所就是最原始的茅坑用砖墙一围。没有柏油、水泥地面,狭窄的街巷尘土飞扬,记者的鞋面和裤腿儿走几步就变了颜色。垃圾遍地,空气中混合着腐臭的味道。“村民”自己搭建的房屋挤挤挨挨,大量是普通砖瓦平房,也有少量简易的二三层楼房,铁焊的楼梯一概搭在墙外。
    
    按说,在各类拆迁行为中,对这样的地方动手,应该是最无可争议、最受群众欢迎的了。后来采访区政府的拆迁现场指挥部,有关负责人也对我们说:拆迁前做民意调查时,99%以上的住户都支持拆迁,甚至有人拨打“市长热线”要求政府快拆。而且,新“拆迁条例”自今年初开始实施,拆迁户享受的政策也已经比以往好了很多。更何况,按照该市政府的公开承诺,他们是要赔钱做这个项目,绝没有借拆迁搞“土地财政”的意图,所以答应给居民的条件格外优厚。在接受我们私下询问时,当地开发企业人士也认为,这个项目的拆迁补偿标准是很高的。
    
    但现实推进过程却并不顺利。我们走访时,政府公布的“配合拆迁奖励期限”已过,2000多户应拆迁户才仅有一半签约同意动迁。在拆迁启动之初有一个小高峰,此后动迁速度就逐渐慢了下来。一件怎么看都是好事的事情,为什么办起来仍然这样难呢?
    
    听“村”里居民倾诉,其拖延拆迁的理由各式各样。
    
    “儿子快到结婚年龄了,需要多一间房。”一个腿上有伤残的中年男子告诉记者,“不迁的话,我可以在平房顶上再搭建一层,这样还省了物业费和取暖费。”——这就是“城中村”作为“村”的好处。所以他期望以成本价获得较大的安置户型。
    
    很多家庭都有缺少合法房产手续的“搭建房”。记者采访的有一户,200平方米左右的二层楼房,手续完备的面积仅仅几十平方米。这家人平时主要靠出租那一多半没手续的房屋过日子,最多时曾有9户外地人在她家租住,每月共收入1000元左右。虽然租金低廉,但毕竟是一个固定收入来源。
    
    户主当然期望,手续不全的那部分面积不打折,和有房照的部分同样“拆一还一”。
    
    这些诉求,都远远超出了官方公布的补偿标准。当然,更普遍的是希望直接修改标准,补偿面积再涨点儿,回迁价格再降点儿。
    
    “为什么有些人不积极交房?无非就是想利用这次征收发点小财。”拆迁现场指挥部的一位领导这样判断,“你现在不愿意搬,当初怎么就愿意?归根结底还是想占便宜。”他嫌拆迁户“不支持政府工作”,没做到“舍小家顾大家”。
    
    把“舍小家顾大家”挂在嘴上,只是反映了基层官员的一种话语习惯,并不说明他们真的无视合法的个人利益。但这位负责人明确表示:“政府的政策是统一的。不会因为你不搬,最后让你得到便宜。最后搬跟先前搬的区别在哪?你连回迁奖励都没有了。”
    
    显然很多人不信。“我怕早交房上当受骗,想等到最后多得点实惠。”在网络贴吧上,有拆迁户说得直率。“总是耗到最后的人占便宜”,这是多少年来各地一茬又一茬被拆迁户口耳相传的“共同经验”或曰“共同教训”。
    
    在了解当地行业运行规则的人士看来,政府拆迁官员今天面临的困境,跟其以前的乱作为很有关系。在新拆迁条例施行以前,拆迁多是商业行为。面对少数坚定的“钉子户”,政府官员往往出面息事宁人:“你就多出点儿钱,让他们走吧。”企业搞拆迁是一次性的行为,他们也不在乎以后有人仿效。在个别人身上多花点儿钱,只要项目都快点推动,自己就合算。当然,地方政府自己出面征地拆迁,官员个人也免不了会有类似短期行为。长此以往,老百姓很难再相信补偿标准从头至尾一个样。
    
    另外一个让人们对于政府的补偿方案不信任的原因是,一个城市的征地拆迁行为,往往没有统一的标准和法规依据,甚至每个项目的规则都不完全相同。我们采访时,有居民就说:“别说给我们这个棚改项目的政策多好多好,不要给我们单独制定政策,只要按照统一的法律法规进行补偿就行。”
    
    “一事一议”之外,还有“一户一议”。有几位居民在接受采访时不约而同地提出,他们对于已经签约交房的左邻右舍谈成的具体的补偿条件不清楚,很狐疑。所谓“法规是死的,政策是活的”,“政策是死的,人是活的”,基层官员办事灵活性太强一直是个大问题。
    
    政府显然也很清楚这一点。据负责拆迁的官员介绍,在整个拆迁协议签署完后,指挥部会将每户居民可以得到多大面积的房子、能得到多少补偿等详细内容都公示出来,让百姓明明白白。
    
    
    其实他们还可以再往前走一步。既然能够坦然地在拆迁完后公示,为什么不能签约一户就同步公示一户呢?同理,在早前做关于“你是否同意进行拆迁改造”的民意调查时,如果同步公布具体补偿标准,后来拆迁过程中遇到的阻力会不会就小一些呢?
    
    我们采访碰到的这一拆迁个案,总的来说官民矛盾不算突出,居民有牢骚但怨气不太大。毕竟项目本身是得人心的,也相当照顾居民利益。负责拆迁的官员对于完成任务也表现得很有信心——有些户会成为“钉子”,拖延一段工期,很可能原本就在他们的预期之内。
    
    可问题就在这儿:当人们对于自己的利益缺乏稳定、透明的预期,对规则缺乏信赖,也就是说还没有实现真正的法治之时,有些好事也办不好,至少是办不利索。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168950938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暴力拆迁何时休?/张兆林
·当代大拆迁与文化大革命的异同(7.7版本)
·征地拆迁“以党代法、以党代政、以党乱国”的“文革”历史回潮/朱福祥 (图)
·刘逸明:拆迁悲剧是社会悲剧更是政治体制悲剧
·苗蛮子:拆迁之下,我们输掉了想象力
·“最牛拆迁部长”吴昌敏凭什么“代表国家”
·中国式“强制拆迁”是政体造就的癌症毒瘤/罗安平
·郑风田:拆迁条例修改不能忘记孙中山先生的遗训 (图)
·当代大拆迁与文化大革命的异同(6.1)
·教师没觉悟没师德被停课,拆迁总在上演着不朽的神话!
·曹建海:“跑马圈地”“大拆迁” 大崩溃
·“新拆迁条例”是风箱里面的老鼠/陈永苗
·叶檀:新拆迁条例面临地方政府严峻挑战
·给大学“拆迁专业”推荐几个好老师
·谢燕益:从钱云会案看征地拆迁的法律要害!
·2010年,「暴力拆迁」元年/张华
·“如果死了人就不拆了,那还叫什么拆迁?”
·“新拆迁条例”第二次征求意见稿中的一些问题和一些建议/三鞠请安
·中共当局大“忽悠”“征收条例”与“拆迁条例”不可混同/茱萸
·北京废止城市房屋拆迁办法 因与新拆迁条列相悖
·谁是山西运城史上最大规模拆迁的获利者? (图)
·北京门头沟区多名官员因插手拆迁项目涉贿落马
·深圳农产市场数百商户堵路抗议拆迁 (图)
·中国拆迁与征地观察(第四期)
·烟台莱山拆迁:欺诈百姓,不给补偿款/视频 (图)
·深圳农批拆迁户堵路 布吉关全瘫痪 (图)
·北京市通州区环渤基地拆迁节后启动涉及2万余人
·视频:洛阳拆迁楼房--抗议标语
·武汉花楼街拆迁户张秋桂因为补偿不合理上访遭迫害/视频
·武汉花楼街拆迁访民彭汉怀到被打法学院咨询 (图)
·北海拆迁拆出危楼 危及钉子户
·拆迁户状告公安拘禁开庭 人大参选人等11人遭逐 (图)
·张兆林:暴力拆迁何时休?
·人民网评:“市长道歉”能否终结“暴力拆迁”?
·北京房山区稻田村拆迁办扔手雷逼迁
·监察部等四部门调查处理11起强制拆迁致人伤亡案
·北京打工子弟小学拆迁照片 世界第一 (图)
·视频:武汉八古新墩跳楼身亡的拆迁户李金秀家
·暴力拆迁与自杀式的抗争!-湖南宁乡夜幕下的疯狂 (图)
· 北京丰台区花乡草桥村暴力拆迁行为令人发指!事发天朝脚下!
·海淀区暴力拆迁,老百姓无家可归 (图)
·杭州市被拆迁户持续在市政府上访遭公安打压 (图)
·台湾拆迁是这样吗?/陈茜
·朔州拆迁惨案律师公开信
· 江苏南通:暴力拆迁陈淑媛的血泪控诉信 (图)
·村委书记王成良非法承包拆迁并无法无天
·拆迁求救信/李莉
·官员违法征地拆迁后,用黑白两道打压农民的律师 (图)
·拆迁补偿商铺仅28元/㎡——武汉房管局创三个史无前例/杜正国
·看上海普陀区政府囤地、对市民实施强迁、伤害被拆迁户的事实 (图)
·第一奸商万科勾结武汉站北新村干部,请黑社会拆迁!
·临沂市政府暴力拆迁,受害人上访遭遇渣滓洞 (图)
·江苏灌云拆迁部队强拆抬人 指挥官员凶神恶煞镜头首次曝光
·北京门头沟区政府所实施的拆迁,令百姓气愤不已/吴田丽 (图)
·江苏南通:暴力拆迁/张秀琴
·毛海秀向中央巡视组张文岳揭露上海拆迁腐败和行政暴力
·拆迁导致15年无家可归!/天津刘春荣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