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一个弱者支撑国体强权掠夺国民权益的国家/王秀英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0月11日 转载)
     如果中国公民依照宪法35条、41条依法行使权利而被剥夺,进而受打击,那么,中国不但没有进步,相反,却在倒退。回到了封建时代,重演着愚昧与霸权镇压着百姓的心声,文字狱成了统治者迫害知识分子的一种手段,致使文人遭来满门抄斩、株连九族重罪的历史覆辙。为此,“皇帝”身边只能围绕一群俯首帖耳、点头哈腰的“臣民”。这些“臣民”都在看皇帝穿新装的笑话,而皇帝宁愿被身边的奴才愚弄,也不喜欢听一个小孩天真无邪的真话,这是天大的讽刺。
    
     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落后与愚昧被历史的车轮碾压、击碎。一代代精英舍身救国与无私无畏精神推进着社会的进步。1840年以后,封建的中国逐渐成为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1911年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废除了封建帝制,创立中华民国。1949年,以毛泽东为领袖的中国共产党推翻三座大山,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每段历史都有一段悲壮之歌。在此,我不想做给皇帝穿新装的奴才,我没有能力成为中国历代精英或伟人,我只想做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孩,只想真诚地告诉皇帝,他全身赤裸裸的没有穿衣服。虽然忠言逆耳,但至少能早点结束闹剧。 (博讯 boxun.com)


无比威严的法院把法律钉死在十字架上
    中国人有崇洋、拜金的心理。过去,是因为贫穷与受压迫的原因,人们向往海外。现在大都数是高官与富豪移居海外,是为了贪图享乐。对准备移居海外的人来说,美国是他们首选之地。美国之所以民主与富裕,是因为他们有健全的法制体制,他们尊重法律。
    
    权利来自宪法与法律的权威。
    
    2009年1月20日,奥巴马就职典礼上宣誓时,因为紧张,没等首席大法官罗伯茨读完“谨庄严宣誓”时就脱口而出,结果奥巴马重读一次。更大的错误是罗伯茨领读时误将在宪法前的助动词“忠实地”放在句末。为纠正这一失误,21日晚,奥斑马在白宫重新宣誓。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三次发生总统需要重新宣誓的事件。第30任总统约翰.卡尔文.柯立芝,以及第21任总统切斯特.A.阿瑟都曾因为有类似原因而再次重新宣誓。这就是让我们知道美国的宪法权威。换句话说,离开宪法,总统就不存在。没有宪法的权威,就不可能有法治。
    
    看看中国的法律是如何让人信服的——
    
    佘祥林。 1994年1月2日,佘妻张在玉因患精神病走失失踪,张的家人怀疑张在玉被丈夫杀害。同年4月28日,佘祥林因涉嫌杀人被批捕,后被原荆州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后因行政区划变更,佘祥林一案移送京山县公安局,经京山县人民法院和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1998年9月22日,佘祥林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2005年3月28日,佘妻张在玉突然从山东回到京山。
    
    赵作海, 1999年因同村赵振晌失踪后发现一具无头尸体而被拘留,2002年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刑2年。2010年4月30日,“被害人”赵振晌回到村中,2010年5月9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认定赵作海故意杀人案系一起错案,宣告赵作海无罪。
    
    聂树斌,1994年10月9日,被怀疑涉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被逮捕。
    
    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聂树斌于1994年8月5日17时许,骑自行车尾随下班的石家庄市液压件厂女工康菊花,至石郊孔寨村的石粉路中段,聂故意用自行车将骑车前行的康菊花别倒,拖至路东玉米地内,用拳猛击康的头,致康昏迷,将康强奸。尔后勒康的颈部,致康窒息死亡。”判决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奸妇女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05年1月18日,河南省荥阳市公安局索河路派出所干警抓获河北省公安厅网上通缉逃犯王书金。王书金供述其曾经多次强奸、杀人,其中一起是1994年8月,在其打工的石家庄市液压件厂旁边的一块玉米地里,奸杀了一个30多岁的妇女。
    
    王书金被捕交待全部罪行直至与律师会面,他并不知道十年前的玉米地案另有“凶手”,也根本不知道一个叫聂树斌的人在十年前作为罪犯已被枪决。在一审法庭庭审中,王书金意欲主动供认玉米地奸杀案,但被法官以“与指控无关”打断,被公诉方以“查无实据”驳回。
    
    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多次前往河北高院寻求调查结果,四年间得到的答复如出一辙,“正在复查,很快出结果” 。“聂树斌案”的真相,极有可能将随着聂树斌,永远死去。
    
    此外还有在国内外质疑声此起彼伏的《福建三网民案》、《浙江钱云会案》,那个心尘女士为弟弟呼吁十多年的《福清“纪委爆炸案”》,笔者亲身经历的《福安土地抢劫案》,(农民经历7年之久的循环诉讼而无果,却是因为福建省高级法院的淫威覆盖了国家法制的威信。作出没有事实依据与法律依据的判决来充当公开掠夺工具)。
    
    全国类似此类案件比比皆是。在法治国家的今天,百姓无法看到法律尊严。中国的法律被法院赤裸裸的钉在十字架上,这是一个何等悲哀的国家啊?

中国最大的社会矛盾来自于中国政府
    我在《国家是在为谁行使权利》一文的跟帖中曾感叹:“现在的社会也真是本末颠倒啊,‘刁民’不刁了,但政权变成‘刁政’了。真郁闷!”
    
    以下每个故事的悲剧都来自中国的政府
    
    钱明奇,江西抚州市临川区居民,无固定职业。1995年,他面临第一次拆迁,当时拆除他房子后,在抚州市一个叫苗圃的地方给了他两间商铺,他抱着永久居住的念头,在两间商铺上盖起5层楼。5层楼房子连带装修的成本约在50万元以上,后又遇拆迁,当时给出的补偿价格仅为360元左右一平米。因为拆迁,妻子被折磨致死。钱明奇经过近十年的上访与诉讼无果,在2011年5月26日抚州连环爆炸中当场死亡。
    
    钱云会1957年10月13日出生,浙江乐清蒲岐镇寨桥村人,2005年当选村主任后。因土地纠纷问题带领村民上访。在5年的上访过程中,先后3次被投入看守所。2010年12月25日上午9时,乐清市蒲岐镇发生一起交通事故,导致一人死亡,死者随后被证实是钱云会。网友爆料,钱云会是被“有些人故意害死的”。钱云会之死,全国网民的质疑声至今没有停止。
    
    胡文海,晋中市榆次区乌金山镇大峪口村人,2001年10月26日,制造了山西榆次特大杀人案,杀死14人,其背后就是中国这个无法可依的政权逼出来的。胡文海因举报大峪口村煤矿偷税遭报复,让他生下“恨根”。 后来他通过查账,又拿到村工资表,从计件工资可以推算出煤炭产量,他掌握了该村的违法证据后发生了转变,他知道杀人要偿命,不想陪贪污的人一起死,想通过正当渠道告他们。于是,胡文海开始越级上访----从镇、区、市一直到省,他循着公安、纪委两条途径逐级举报。8个月过去没有结果,无论胡文海举报到哪里,这些举报材料最后都被批到两个部门处理:一是乌金山镇纪委,二是榆次区公安局经侦大队。据胡文海说,乌金山镇主管纪检的崔副书记对他叫嚷:“你就是告到中纪委,我崔某某不给你办手续,你也没办法!”中国这种体制造就了中国的腐败,对此,每个访民都深有感触。无法可依的胡文海不得不采取极端。那些被杀死的无辜,与其说被胡文海杀死,不如说被当今腐败政权扼杀。
    
    2011年7月1日上午8时30分左右,湖南常德十八人在检察院门前服毒自杀。汉寿县酉港镇6农民在常德市检察院门前集体服下剧毒农药甲胺磷自杀,经及时抢救, 6人生命体征平稳,据悉,此事与一起检察机关扣押财产案有关。

中美拆迁之区别可以看出国民的幸福指数
    不管在中国还是美国,私有财产是受到宪法保护。但在美国,如果被拆迁户不搬走,没有人可以叫他搬走。
    
    来自网民的一个典型例子:美国西雅图有个老太,叫伊迪丝-梅斯菲尔德。1966年搬进了巴拉德(Ballard)西北46街的一个两层楼的小房子,有两个卧室。
    
    2007年,开发商计划在那个地带建造商业楼,征地拆迁进行顺利。但到了老太这里,卡住了。老太的房子比她更老,108岁了。美国没有70年这一说,房子仍然可以居住。老太已经在这个设备齐全的舒适蜗居里住了40余年,对一切都很有感情了,不愿搬离。
    
    “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大问题”。开发商一次又一次地提高赔偿金额,最高达到100万,超过市值好几倍。根据市值,老太的房子的地皮值12万,房子值8千。老太不为所动。英文西雅图时报闻讯采访她。她说,“我不想搬。我不需要钱。钱并不意味着一切。”
    
    老太没有请律师,没有写信到有关部门,没有上首都华盛顿讨个说法,更没有自己制造燃烧弹或以自焚抗议,只是对开发商说一个很简单的词“No”。
    
    开发商无可奈何,只得修改图纸,商业大楼忍痛挖掉了老太的这一块地方。
    
    这是一个特例,开发商极少碰到的特例,是个无法用钱解决的大问题。开发商碰巧遇上一家钉子户,绝对不可能动用推土机强行拆除,只能绕着走。
    
    据西雅图时报报道,老太从小就很固执。开发商好像很理解这种固执。工程项目的最高总监巴里-马丁,甚至关心起老太的生活。老太孤身一人,唯一的儿子早在13岁时就死于脑膜炎。人们也不知道她已去世的丈夫的情况。她很坚决地挡回此类问题,“不要问”。马丁得知老太行走不便,就开车送她去做头发,去看病。他确保她有食品,去为她买杂货,为她去拿处方药,为她做晚饭。
    
    开工了,他对工人说,要像对外婆一样对待她。
    
    2008年6月15日,86岁的老太因胰腺癌离开人世,离开了她固守的房子。那一天,那房子依然是她的房子。
    
    老太去世后,媒体披露了她的遗嘱:她将房子遗赠给了马丁,以感谢他在开工期间对她体现出来的友谊。
    
    再看看中国的拆迁 ¬¬————
    
    2003年8月22日,南京人翁彪以自焚的绝望方式抗议野蛮的拆迁,十多天后翁彪在医院里牺牲。这是媒体报道的第一起因拆迁造成轰动全国的血案。不到一个月,曾多次上访无效的被拆迁者、安徽青阳县蓉城镇城西村村民朱正亮在北京自焚。讽刺的是当地官僚谈到朱正亮时强调是极端案例并指出朱本人有案底、劣迹斑斑。四年后(2007年)《物权法》通过,然而该法案的作用几近为零;
    
    2007年9月16日,万州市民崔英安31岁的独子在开发商员工冉启富的指使下,被刺杀身亡。可怜的崔英安夫妇悬赏10万缉凶才将罪犯绳之以法;
    
    2008年5月2日,安徽颍上县高家丰因自家遭到强制拆迁投诉无望,在黄坝乡政府门前的电线杆上自缢身亡。最后换来的是几个小官僚小商人获得不痛不痒的徒刑;
    
    2009年2月13日,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法院对一家属楼进行强制拆迁,眼看拆迁就要轮到自己的家,屋主女儿王娜不得不手持菜刀用自残来保卫房屋,最后升级到自焚;
    
    2009年8月3日,重庆奉节六旬老人陈茂国为保卫自家房屋不被强拆,爬到一棵15米高的桉树上“安营扎寨”,吃喝拉撒全在空中进行,苦苦抗争三个多月,最终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抓;
    
    2009年10月28日,青岛胶州市张霞自焚保家园。就目前依然处于抢救阶段的张霞,记者采访胶州市委书记,得到的回答是老事情了,拒绝采访;
    
    2009年11月27日,贵阳市发生被拆迁户群体遭到暴力袭击,而警方迟迟未作为导致数十名被拆迁户迫于无奈用40余瓶液气化堵路讨说法……
    
    2011年3月15日安徽阜南工业园区假借国有工矿棚户区的名头的强行在城郊乡六里村李庄、大田庄、王腰庄等几十个村庄强拆民房,抢占耕地,各村村干部不给丈量,不评估,不算帐,全凭武力,连祖坟都强扒。官员卖地,强抢成风,花钱雇佣社会上的流氓、地痞等闲散人员,用武力强行征用耕地,强拆民宅,打、压、关农民,非法拘禁、威胁、堵截、打伤、打残上访农民。其中打伤村民张宝文,差点致死,村干部张磊讲:“打死一人顶多花八万元了事。”
    
    2011年3月26日,长春科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委托长春东霖房屋拆迁公司对湖西路一居民楼进行拆迁。造成一居民死亡。

中国政府的“控负”无异是在掩耳盗铃
    一个不尊重法律与人权的国家,已经谈不上国家了。它只是某集团的工具。一个政权不受监督,腐败如同夏天垃圾堆里的臭鱼,漫天熏臭,它只能让生活在这个空间里的人们身染病毒,直至死亡。
    
    当腐败与违法行为在侵害每个公民的利益时,人们往往采取依法诉诸法律---上访---举报----媒体披露。可是法院充当利益集团的掠夺工具。上访的材料不是被发回原地就是石沉大海。举报不是遭报复,就是不了了之。官方媒体受控制,网络自由媒体被封杀,或者无休止的删帖。当这些合法渠道都被堵死时,人们开始通过国外诉求满腹委屈,尽管结果未知,但至少被绑架的人权的得以释放。
    
    2001年6月24日(周日),福建省福清市纪委机关发生一起爆炸案,该案的犯罪嫌疑人、蒙冤者吴昌龙的姐姐吴华玉、陈科云的妹妹陈美钦曾两次在温家宝总理访日期间,跪求伸冤,递交诉求状。
    
    十七年未决的旅居日本的侨民陈伟华哥哥——陈小明,遭上海政府强抢家园、捏造罪名虐杀惨死之事, 向国内外领导呈状多年,至今问题依旧。
    
    来自(阿波罗新闻网2011-07-02讯),在今年7月1日前后,有上海访民远赴重洋,到美国控诉中共暴政,揭露中共抢劫老百姓的财产,造成无数家庭家破人亡、流离失所。
    
    为什么我们国家的领导在自己的国家见不到,而到他国才可以见到?是什么促使中国访民到国外控诉?为什么中国网民的心声都在境外网站去呼吁?这些都是为什么?答案是在中国没有百姓发言的权利,连互联网都被控制。想想,没有自由表达权利,没有自由支配自己财产权利的人还是人吗?

实例见证中国的政权与人权
     以上各种违法事件数不胜数,网上一搜,让你看上几天几夜,在此我就不去一一例举。当然,我所收集的这些资料都是二手资料,都在网上流传的资料。也许会有人说那些只是网上的谣传,不可信。那么,我自己亲身经历并掌握证据的一起《福安土地抢劫案》,就足以证明我国的体制在助长着腐败官员滋生,助长法院渎职枉判、任意妄为的蔓延,致使百姓生存空间无法透气,以致窒息。
    
    2000年,福安政府官商勾结,非法强占笔者村的土地近500来亩。土地性质为护岸林与基本农田。老实守法的农民为维护自己的土地而遭强暴,只好请求政府给说法。从土地被侵占开始,农民就在政府与侵占单位间奔走呼吁,政府不但不制止,反而违法为侵占单位助阵,使侵占单位肆无忌惮的侵占。农民起诉法院,法院闭着眼睛判决农民的世代生存的土地是国有,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笔者亲身经历了总总无法无天地黑幕,用7年的时间,掌握了所有政府违法与法院枉判的证据后,在网上用真实姓名向中央纪检委举报,回复永远都是“正在受理中,请耐心等待”。向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不是查询密码错误(其实我的查询密码是复制、粘贴,而且还做了截图备案),就是发回福建省人民检察院。当笔者举报福建省检察院的不作为时,回复还是发回福建省人民检察院。亲自带材料到北京各部门上访,递交材料后得到的答复是回去耐心等待。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政协委员作为提案向两会提出,却不被立案。给政协委员的答复是最高人民法院已经受理。但这个受理要到什么时候,结果如何?只有我们的共产党才有答案。中国的两会为什么而开,百姓永远也搞不懂。
    
    因为身为农民的笔者一直相信我们的国家有法可循,与村民历尽十多年依法维权之路,得来的却是法院与政府无休止的愚弄。笔者看到了我们这个亲爱的祖国并不爱他的国民。想到了人与动物的区别:人类有规则,生存可以交换,付出劳动得到报酬,或者,你为我提供服务,我回报给你服务所得。而原始的动物就是靠抢夺求生存,它们弱肉强食。是谁让我们重新回到原始的动物时代?答案摆在每个中国人面前。我村无奈的农民只好在这人类的社会里进行着原始动物的行动,组织“部落”去抢回自己的土地,以此来捍卫自己的权利。此事引起福安政府新任领导的重视,接受了村民最基本的请求,成立了处理此案的调查小组。
    
    我相信调查小组的成员都是真心实意想解决问题,大都数人还是没有离开他的良知,本着人性基本道德办案。但,可能也存在原掠夺行为有利害关系的人,抱着敷衍态度进行忽悠着。我听不少政府的人说过一句话:“土地都被人家用那么久了,还怎么处理?”“一分钱都没给你村,你们村的人为什么那么好,土地会被人占用”?或者说:“那么久的事了,我们现在好意来帮你处理,你还说什么?”听了这些,我深深理解胡文海,如果我是男人,我可能也会走上他走的路,炸死一些人。我们村小,土地被侵占,农民连当着侵占者的面叹息都被打得伤痕累累,报案也没有得到处理。农民到自己耕作土地上讨说法,被侵占土地者赶走,不让他们进入属于农民自己的地盘。侵占者称是政府把农民的土地卖给他的。农民找政府,政府一直在忽悠农民,不是说没有颁证,就是打官腔。原来几年前的强行掠夺与忽悠,就是给现在找“土地已经被人占用那么久了,怎么处理”的借口。难怪很多人走上极端。中国的法律原来就是这样“威力四射”。(本案专案组最终的调查与处理结果待公布)
    
    中国的皇帝,也许您很不爱看我所写的这些血淋淋的文字,但,文章一开始我就声明了,我不想让您闹笑话,我只想做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孩,说出真话而已,让您不要赤裸裸的奔跑。如果一个人表里不一、是非颠倒、颠唇簸舌,那么,他还能得到人们的尊重吗?政权不也如此?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党啊,亲爱的妈妈!您看到了吗?这就是在您英明的领导下,您的子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的。
    
    
    (如果我们的统治阶级看到本文不是采取打击、控负或删帖,而是面对本文的实例一一核实并处理,那么这个国家才有希望,这个领导才是百姓拥戴的领导!否则一切都在本文的实例中变本加厉)本文作者:王秀英 电话:13385011597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790527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奥运被劳教的北京王秀英向政府申请救助 (图)
·北京老访民王秀英七一前编的顺口溜 (图)
·普法日前,王秀英与访民一起学习《信访条例》/视频(图)
·奥运劳教的王秀英老人出资为访民补习电脑知识、多团体救助访民/视频(图)
·众访民到北京老访民王秀英家同庆刘晓波获诺奖/视频(图)
·奥运劳教老人王秀英为六四死难人士超度亡灵(图)
·北京老访民王秀英准备两会喊冤(图)
·北京80岁老访民王秀英仍被监禁在出租屋(图)
·北京最老女访民王秀英国庆被软禁(图)
·北京老访民王秀英到天安门撒传单(图)
·北京老访民王秀英伸冤 从22楼上抛撒了上千份传单(图)
·北京80岁老访民王秀英到天安门抛洒传单(视频)(图)
·福建王秀英:法律,你不是为了公正
·刘晓波获奖,奥运劳教老人王秀英遭殃!
·关注弱势群体/王学勤、王秀英等北京访民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 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 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 国庆还是国难
  •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 中共有关香港抗议的宣传战略及局限
  • 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3)
  • 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 张志新获奖与杀鸡儆猴
  •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 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 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 浦志强自相矛盾
  • 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總論4
  • 谢选骏中国人民是共产党的俘虏
  • 陈泱潮總論3
  • 曾节明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不应否定,中共鼓吹的“爱国主义”,实
  • 谢选骏歼灭蓝色中国的“蓝色朋友圈”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前景茫茫
  • 李芳敏14400014從自己的住處,他察看地上所有的居民。
  • 陈泱潮總論2
  • 谢选骏投降土耳其是川普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禅、无字天书、天启
  • 谢选骏杀人犯推进送中法案
  • 曾节明谁是中共红朝的诸葛亮?
  • 陈泱潮總論1
  • 曾节明居美华人生存兵法:中国反对派在美择业的策略
  • 吴倩救恩之母:許多忠信神职人员的頭銜將被剝奪。
  • 徐沛為了韭菜不再為鐮刀唱贊歌
  • 谢选骏汉化不是共产党化
    论坛最新文章:
  • 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开幕 用谷歌推特脸书YouTube仍需翻墙
  • 萨德反导系统争端五年后 韩中重启国防战略对话
  • 陈同佳赴台投案或吃闭门羹 马英九表示应该让他来台受审
  • 美军撤离叙利亚转而进入伊拉克继续应对IS
  • 警方用催泪瓦斯和水砲对付数万示威者
  • 游行变冲突 警方驱散时以水炮射向清真寺
  • 中国经济数据虚无缥缈 学者深度质疑
  • 法国一太阳能越野车将穿越(澳)辛普森沙漠
  • 《南德意志报》:约翰逊再次惨败 弱点毕现
  • 《好莱坞往事》在中国撤档 消息称因李小龙片中“傲慢”形
  • 林郑松口不排除改组港府班底 20日九龙大游行受阻 民阵提上
  • 37家人权组织致信美国海关要求停止进口中国新疆的奴工棉花
  • 数以万计港人非法游行 公民抗命对应警方禁制 派单张青年被
  • 陈云飞等三名维权人士因支持香港反修例被拘留 近日获释但
  • 港澳办要香港借鉴澳门实行一国两制 设证交所分薄香港影响
  • 狱中人权律师王全璋脸变黑突发胖 其妻忧遭故意伤害
  • 朝媒:金正恩骑白马登白头山预示历史大事件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