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大陆现在还没有实现民主政治转型 /傅申奇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0月11日 转载)
    傅申奇更多文章请看傅申奇专栏
    
     自由亚洲电台2011-10-10报导 (博讯 boxun.com)

    
    世界各地都在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这场革命终结了中国几千年的皇权专制,创建了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但中国又陷入党权专制的囚笼,并未完成民主转型。
    
    而当今中国必将完成民主转型,这意味着政治从党权变成民权;军队从党卫军变成国防军;法律从摆设和手段变成权威的准则;民众从臣民、即虚假的公民,变成真正的公民;立法、司法和行政权从一党专权变成分权制衡,其关键就是民主政治的确立。
    
    所谓民主政治,按熊彼特在《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一书中的程序性定义,民主政治的核心程序是人民通过竞争性的选举来挑选领袖;有两个衡量维度,一个是参与度、一个是竞争度。从70年开始的世界民主浪潮第三波中,已经有30多个国家完成了这一转变、或还处在转变之中;今年又兴起了高潮,在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等许多国家,发生了民主转型。
    
    事实表明,民主转型的模式和具体路径虽然五彩缤纷,但还是可以用三个大类来概括。第一类,变革;第二类,转移;第三类,自换。
    
    变革通常在体制内改革派占据上风的情况下,才会发生。掌权者在转型过程中起了带头作用,扮演了决定性的角色。例如,西班牙、巴西、匈牙利、台湾和前苏联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就是以变革的方式开始转型的。
    
    当政权内部的改革派和保守派相对平衡,反对派力量相当强大、但温和派占主流,各方面都看到谈判是最可行、也最有利的途径,由谈判达成协议、启动转型,导致权力的转移,转向民主。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南非、以及许多拉丁美洲国家,发生了这样的转移。
    
    如果政权内部的改革派太弱、或根本不存在,保守派掌控一切、反对任何变革,不给民间社会的力量以生存空间,反对派的力量以潜在的、隐性的方式存在和结聚、越 来越强大,政权力量逐步衰落,直至某一个突发事件引发崩溃或被推翻,自换就发生了。阿根廷、罗马尼亚、东德、突尼斯和利比亚,就是这样的类型。
    
    决定转型类型的关键因素是三项互动。一,政府与反对派之间的互动;二,掌权集团中改革派与保守派之间的互动;三,反对派中温和派与激进派之间的互动。三种互动中的千变万化,会引起无数种的具体转型路径。
    
    那么,中国究竟会以什么类型完成民主转型呢?具体的路径大体会怎样呢?这是关注中国命运的各党各派、各界人士所关心的、并一直在讨论的课题。我将在以后三次的评论中,来简略谈谈我的看法。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7198230200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维迎:民主政治法治社会的前提是对政府征税的约束
·王绍光:中国民主政治之道
·基督教预定论与民主政治/孟渊沛
·民主政治就是做秀政治/李劼
·李劼:民主政治就是做秀政治
·民主政治在古代希腊持续了200多年/蒋云芳
·民主政治的批评者/佟德志
·孔子思想与民主政治/邓小军
·告别帝王权术,重启中国民主政治——海外民运的人文透视/李劼
·王绍光:台湾民主政治困境,还是自由民主的困境?
·民主政治与政治世袭/杨雪冬
·现代民主政治浅说/陈敏昭
·民族问题在民主政治下才能够得到根本的解决!
·美国的民主政治影响中国人/盐巴
·把群众路线与民主政治结合起来/王克群
·民主政治与公民意识/刘学军
·领导人能力与民主政治作用
·鲁扬:中国实现民主政治制度必经的三大历史时段
·吴敏,执着于民主政治的理论探索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