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悼念乡亲先烈许雪秋先生暨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曾庆彬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0月08日 转载)
    
    悼念乡亲先烈许雪秋先生暨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博讯 boxun.com)

    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即将到来,满天遍地的报导扑面而至,对于我这个隐居的山野村夫来说,读读看看也就过去了,也没留意什么,然而今天所看到的内容却令我感慨良多以至于夜不能寐,因为我一整天都在关注着一件有关于我家乡的事情,原来在我的家乡有这么一个人于一百年前被誉为“潮汕民国第一人”,他、就是彩塘镇宏安乡人许雪秋。
    
    关于许雪秋的故事有很多记载,原彩塘镇文化站站长许树炯先生在他的《古镇文风》一书中编写了一篇“爱国华侨革命家许雪秋”的文章,文中叙述了许雪秋先生的革命事迹。
    
    许雪秋(一作湫),原名有若,又名梅,1875年出生于广东海阳(现潮安)县彩塘宏安乡,年轻时往新加坡继承父亲一大笔遗产。他从小好练武术,功力过人,又仗义疏财,广交潮汕一带“三合会”成员,对会员们经济上常有资助,被江湖会党们誉为“小孟尝”。
    
    许雪秋的革命思想源于1902至1903年期间在新加坡结识了到南洋鼓吹革命的黄乃裳。黄乃裳(1849-1924),福建闽清人,字绂臣,早年加入基督教,1888年考中举人,是参与康梁变法的主将之一,失败后南逃新加坡,致力于南洋一带的开荒种植和宣传革命。黄知识渊博,卓识宏论,使许雪秋十分向往。1904年初许雪秋邀黄乃裳到其家乡彩塘宏安乡,为其出谋献策,并召集革命人士以及原结识的“三合会”各路首领与黄乃裳共商大计。
    
    在很多历史故事中,饶平黄冈的丁未年起义中都记载了许雪秋参与及领导发动革命的过程,然而民国成立后军阀当道、潮汕混乱,1912年5月,许雪湫被清降将吴祥达逮捕,12日遭枪杀,年仅37岁。在一些资料记载中,许雪秋曾 受孙中山先生之邀去南京作了他一段短时期的警卫。
    
    许树炯先生在潮州电视9月1日《民生直播室》中说“按现在的话来说,许雪秋是富二代”,不错,从很多资料来看,确实许雪秋是很富有的,然而一个富家公子不在外国过着太平日子偏偏跑回国内“玩命”却是值得我们深思的,这是为什么?
    
    我想,这就是理想,这就是中国多少仁人志士自1840年以降的为国家民族复兴的理想,为追求自由民主共和的理想。
    
    许雪秋的思想来源于黄乃裳,黄乃裳、一个基督教徒,在参与了康梁变法失败之后毅然转向革命,在他的身上我看到了一个基督教徒在改良无望的情况下转向革命的重要历史转折点。
    
    在辛亥革命之前,多少仁人志士坚持力求变法维新,谭嗣同的千古名句“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 谭嗣同用他的鲜血让国民看到了改良的无望,孙中山先生在革命之前写了“致李鸿章书”中说:“人能尽其能,物能尽其用,地能尽其利,货能畅其流”。然而,再好的主张都未能打动清政府,大清王朝的的四个不能变,“三纲五常不能变;祖宗之法不能变;大清朝的统治不能变;自己的最高皇权不能变”彻底地断绝了改良之路,革命之火在改良无望后熊熊燃烧起来,以致于辛亥一声枪响,各省纷纷响应,清王朝应声而倒,民国建立。
    
    于佑任老先生在总结清朝亡国提出了亡国三恶因“民穷财尽,社会破产,国家破产。国有金,吝不与人,为他人藏。此其一。善不能举,恶不能退,利不能兴,害不能除。化善而作贪,使学而为盗。此其二。宫中、府中、梦中,此哭中、彼笑中,外人窥伺中、霄小拨弄中,国际侦探金钱运动中,一举一动,一黜一陟,堕其术中。此其三。"于右任所说的三点,非常具体而清楚地说明了清王朝灭亡的原因。其实岂只是清王朝,任何一个政权,无论他多么貌似强大,只要具备了上述三点,决不会逃出灭亡的命运。
    
    辛亥革命的成功,民国的建立,因为孙中山先生的早逝,使得民国的百姓只是从家天下变成了党天下而已,共和国之民天下遥遥无期,孙中山先生的“天下为公”大同思想成了一个梦想,一百年过去了,曾经批判国民党的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的共产党成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说:国家的权力来源于人民,人民代表大会是我国的根本制度,今年这个代表大会的县、镇代表在各村进行直选时,我这个从十年前就关注并参加选举的公民在我的日记中这样写着“2011年8月27日,星期六,晴、、、、、我对程书说:我有很大的意见,我对此提名表示非常大的遗憾,同时也向政府宣布改良主义的失败,这表示着我的路线及思想在彩塘已经行不通了,有些人选人大代表是为了一种荣誉,一张护身符,也为了一已之私而想要这个人大代表,但是阿彬不是,我负剑出山走到这个世俗中来,带着我的理想,带着我的信念,带着我的政治抱负,为了我这个国家,这个家乡而来,孔子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必须要有这个权力,这个平台我才能实现、、、、、”
    
    改良必须要有权力,权力与金钱都是双面刃,没有权力无法实行改良,权力通过选举无法获得时只有通过“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我不是许雪秋,我仅有的是不断争取而来的自己选举自己的一张选票,惹不起的我只能祈祷上帝能让我躲得起。
    
    伟大的革命家许雪秋牺牲将近一百年了,他们那一代人追求的“土地私有,县级直选,宪政治国,五权分立,以及公务员考试制度”等理想能实现吗?
    
    许雪秋们的理想至今未能实现,而现实中让人可悲可叹又可笑的是“彩搪镇宏安乡许雪秋革命先烈故居沦为破败的出租屋”。面对六十年来的祖屋被人占用,具有许雪秋纯正革命血统的曾孙许健面对记者却呼吁:“许雪秋故居作为有重大历史研究价值和文化价值的文物遗存,亟待得到政府有关部门的保护”。
    
    一百年过去了,辛亥革命前后许雪秋们先烈的鲜血不知流向何方?甚至尸骨不知埋在何处?他们只为了一种理想,那就是“自由与民主的共和国”,今天,我想请问一下许雪秋先生,你的故居变成了出租屋,你还“魂兮归来”吗?我又将如何祭奠你?
    
    为此,值此辛亥革命一百年之至,我谨代表我自己:在此,
    
    向六十年以来为“自由与民主的共和国”在历次运动中牺牲的同仁们默哀!
    
    向一百年以来为“自由与民主的共和国”在历次革命中牺牲的同仁们默哀!
    
    向百多年以来为“自由与民主的共和国”在历次改良中牺牲的同仁们默哀!
    
    
    
    曾庆彬
    2011年10月3日
    早晨五点三十分完稿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522101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孙中山是辛亥革命的背叛者和颠覆者!/陈泱潮
·曹长青在美国之音辩论辛亥革命百年/视频
·辛亥革命100周年/安那琪
·辛亥革命 百年民运 一脉相承/刘泰(柳玉成)
·辛亥革命 百年民運 一脈相承/劉泰(柳玉成)
·辛亥革命反思之二:政治改良·暴力革命 /钱跃君 (图)
·“辛亥革命”100周年略谈一二/淳于雁
·谢选骏:不宜全盘否定辛亥革命
·辛亥革命百年祭
·浩气长流,继往开来(上四)--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6周年暨辛亥革命100周年/一平
·浩气长流,继往开来(上三)--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6周年暨辛亥革命100周年/一平
·辛亥百年反思:自由为魂·民主为骨 /钱跃君 (图)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新南北朝的曙光/谢选骏
·国家利益上的国共两党表现——辛亥革命百年回眸/居山川
·钱文军:辛亥百年祭
·辛亥革命百年反思——只有宪政才能给政治斗争有序空间/牟传珩
·广州增城新塘,呼应辛亥革命百年 /孙长江
·孫文與辛亥革命/封从德 (图)
·辛亥军魂赵伯先,茉莉黃花四二七/草虾 (图)
·上海历史博物馆首展辛亥秘史 揭秘革命党人讨袁 (图)
·武汉抓紧筹备辛亥革命百年庆典 驱赶维吾尔摊贩/视频 (图)
·辛亥革命百年纪念各界不同期待 武汉庆典深夜排练被指扰民
·视频:迎接辛亥百年庆典,武汉昼夜排练扰民 (图)
·看大陆与台湾如何纪念百年辛亥革命 (图)
·共同的信念和使命——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
·六老人上书建议天安门换像 官方限辛亥纪念避谈民国
·辛亥革命百年 北京为何偏偏冷落黄兴 (图)
·辛亥戏剧掀蔡锷热 北京故居变晒衣场 (图)
·辛亥革命百年图片展:游客留言含义深 (图)
·南京554份辛亥革命电报首亮相 显示政府处境难 (图)
·辛亥百年纪念歌剧被叫停 疑与政治审查有关
·郭永丰牢狱之歌-纪念辛亥革命兼致中共十八大(之二)
·中国官方媒体纪念辛亥百年的民主价值
·斯坦福大学沪公布辛亥革命珍贵史料 (图)
·新闻目击;纪念辛亥革命百年武汉最后冲刺 (图)
·庆祝辛亥革命百年主会场武昌抓紧抢建 (图)
·民主中国: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征文启事
·天津辛亥革命遗址 10年消失7处
·中国人为何在美国国会山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文新平 (图)
·天津何燕在澳洲上访日记:观看 百年辛亥颂 有感
·郭永丰牢狱之歌-纪念辛亥革命兼致中共十八大(之一)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