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格丘山: 农场记忆断片--北大荒的女儿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9月30日 转载)
    格丘山更多文章请看格丘山专栏

http://i1.bebo.com/049/16/large/2009/07/19/17/12431932a11257790333l.jpg
    
    老鲍和李家富分到一队去后,我们很少在一起工作。已经记不起那一次是为什么老鲍,李家富和我三个人竟然一起坐着铁牛(拖拉机)出差了。
    
    那一天天气特别好,天上白云悠悠的在蓝天浮游,阳光灿烂,照着一望无际的皑皑白雪,大地耀眼得使人眼睛都睁不开来。虽然寒风像冰刀一样凌厉在脸上刺戳,令人像全身泡在凉水之中,但是北大荒的零下四十多度的冬天同时显现了一种令人惊愕的美丽,这种美丽冷峻,孤寂,却是冰清玉洁,没有一点污浊。
    
    三个反动学生好久未在一起了,坐在铁牛后面的拖斗上,享受一种久巳生疏的人际完全平等的氛围,心情好极了。
    
    过了一会儿,在远远的白雪之上,蓝天之下,我们看到一个小小的影点。 慢慢地愈来愈大,竟然是一个人。
    
    这在北大荒是很不常有的,北大荒百里荒无人烟,孤人在野外非常危险,来了暴风雪,半小时找不到人家,就会冻死。2000年我重访农场时,朴场长告诉我,一个来农场工作的大庆知识青年,因为想家,孤身向县城走,在玉泉山碰到风雪,冻死在那里。
    
    人影愈来愈大,慢慢认出来了,是一个女人。
    
    等到完全看清楚的时候,发现这是一个穿着草绿军大衣的细高佻的女孩子,戴着一顶白毛的狗皮帽,美丽的绒毛在寒风中摇曳,脸上罩着一付白色的大口罩。我们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种艳遇应该是在聊斋中才有的。每天在农场职工和他们的家属那种没有线条的臃肿棉袄中穿凿的我们,已经习惯了一种军营式的非常单调生活。猛然看到在白雪蓝天的背景上出现这样一个飒飒英姿的倩影,那种平时被政治压力重负压抑着的男人的青春活力和对美丽女性的向往的本能在一霎之间被唤醒了。
    
    最不可相信的是这个美丽的倩影竟然在向铁牛招手,要求搭车。
    
    她上车后,我们立即将靠近铁牛前面驾驶楼的那个挡风的地方让给了她,随后我们就非常友好的交谈起来了。她是齐齐哈尔的知识青年,下放在附近的农场已经二年了。谈话的时候,老鲍不断给我眨眼睛,我知道他是怕我自报家门,将反动学生的名号报了出去,吓住这个像女神一样降临的女孩子。老鲍对我这个毛病和诚实一直非常反感,他说“你还怕监督我们的人不够吗? 还要到处扩大群众专政的宣传吗?”
    
    听着老鲍装着一付纯洁的知识青年的腔调,和这个美丽的女孩子天南海北的胡扯,真是使人忍俊不禁。至今谈什么我已经忘记了,只是记得气氛那样的热烈欢快,以至我们都忘了北大荒刀一样凛冽的寒风在脸上喋喋不休。
    
    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就到了那个女青年该下车的地方,我知道这是陌路相逢,一别就是天南海北,再无相逢可能。可是我怎么能够忘记在阶级斗争社会的一个北大荒的冬天,这个给我们带来短短一霎那人类正常情感的美丽女性呢?而且我们连她的真正模样都没有见过,她始终戴着口罩。当一个女性戴着口罩时,她的眼睛的美,温柔,晶莹,就完全显示出来了,这就愈加使我想看到她眼睛下面的全部模样。我觉得不能再拖延了,就用腿轻轻蹬了老鲍一下,对着他耳朵轻轻说,口罩摘下来。老鲍眨了一下眼睛,会意了。 车停下来,女青年站起来的时候,老鲍突然说:“嘿,你的口罩上好像有一点脏呢?”,她顿了一下,随即将口罩摘下来了,看了口罩,一点脏也没有,马上知道我们的目的了,会心地对我们笑了起来。她没有再将口罩戴回去,真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像那一带很多的女人一样,常常带着一点俄罗斯血统,个子高佻,鼻子嘴的线条非常清晰。最令我心动的是她脸上的颜色,皮肤白晰,在北大荒的严寒中,从白里透出淡淡的红色,就像晶莹透
    明的冰花,映衬在绒毛被寒风吹得不断摇曳的皮帽之下,显示出与抚育她长大的北大荒的白雪茫茫土地, 和晶莹到透明的蓝天的惊人和谐。
    
    走到很远的地方,她突然又回过头来,远远地对我们招着手。那一霎那,那个穿着军大衣,戴着皮帽,屹立在北大荒一望无际的白雪之上 ,蓝天之下的身影从此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记忆之中。
    
    后来我看过很多服装秀,有穿晚礼服的,有穿泳装的,有穿制服的,但对我来说,女人最令我心动的服装仍是穿着军大衣,戴着皮帽和口罩,威风凛凛的站在北大荒寒风凛冽的冰天雪地上的样子。
    
    谨此文字记念已经离世多年的难友鲍有光同学, 怀念我们一起度过的艰难岁月。

(Modified on 2011/9/30)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125012046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格丘山:被性欲搞得不知所措的王胖子
·格丘山:难忘的一九七九 (图)
·格丘山 : 中美大战(爆笑,泪涕 ) (图)
·格丘山 :我的变化(给施化的信)
·格丘山:残忍的中国社会
·格丘山:父亲节与大陆父亲共涕
·格丘山:民主的试金石就是对异议的容忍程度
·格丘山: 明镜三大怪
·格丘山:向中国共产党中央提个小建议
·格丘山:在暴风雨的夜里(五)永久的歉疚(图)
·格丘山 :本.赫勒代先生和他的家庭(图)
·格丘山:告别刘晓波先生(图)
·格丘山:刘晓波该不该出监狱?
· 格丘山:今天是万圣节,我要照很多好玩的小孩照片 (图)
·格丘山:藏在方舟子悲剧后面的民族精神(图)
·格丘山: 一场力量和智慧悬殊的较量
·格丘山 "谁是刘晓波得奖的第一功臣"
·格丘山:为明天诺贝尔奖和平奖颁发准备的贺电
·格丘山: 心的挣扎序言(图)
·格丘山: 门缝中露出的小鬼头(图)
·格丘山:重要的不是杨佳母亲露面和她是不是精神病!
·格丘山: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格丘山: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格丘山:为党请命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