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反对监狱内外各种形式的酷刑/王玲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9月27日 来稿)
     支持何德普贾建英的现身说法,
    
     北京维权人士王玲。2011年9月26日 (博讯 boxun.com)

    
    酷刑,比如《江姐》中的江姐等。堵门看守不准外出,比如《红灯记》中的李铁梅等。关押在地下室,比如《烈火中永生》的许云峰等,比如《红色娘子军》的吴琼花等。《风暴》中,为劳苦大众呼喊奔走的施洋大律师,被军警抓捕到天窗屋顶无路再逃,而发出呐喊:你们杀得了一个施洋,却杀不了几万万伟大的民众!被绑在树上面对屠刀的工人领袖林祥谦一字一顿的说:我们好好的中国,就断送在你们的手里。。。。全国工人阶级要跟你们算血帐!《暴风骤雨》中相互搀扶的老夫妻的哭诉:“。。。。。。抓住那丫头的头发往墙上撞啊,。。。。。老两口儿那双粗糙颤抖的手上,托着他们被撞死的独生的小女儿的一撮头发。
    
    被囚禁的英烈们喊出: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我们愿,愿把这牢底坐穿!
    
    炮火中,手托炸药包的英雄男儿们喊出:为了新中国,向我开炮!
    
    都是在电影戏剧里看到的,我以为只有在国民党的监狱里,只有在“旧社会”里才有,直到我亲身经历了,才相信这竟然是今天的现实生活。还有一点,老电影里没演过的,万恶的旧社会都没有的:强拆!!!那战无不胜的社会主义强拆队,背依强大的势力,毫无顾忌的强拆了我的家,强拆了你的家,强拆了多少人的家,毁了多少田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民百姓们继而失去富裕或不富裕但稳定温馨的家,失去充满希望的正常生活,不论男女老少以何为生,顷刻间沦为一无所有的流浪的人,变成浩浩荡荡上访告状大军的一员,继而被变成“扰乱公共秩序的不稳定因素”,再被变成警察居委会抓捕囚禁关押的监管对象,再再被变成监狱中各种酷刑的牺牲者。戏剧列举的人物受迫害,只占一项,而今天的受迫害者却遭遇全活儿。昔日的主人,今天的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社会边缘人,一路走来步步升级,无尽的苦难占全了。被迫害的人们不可发声,伸张正义的勇士要被失踪,被酷刑,还要被宪法所承认。没有写进宪法都这样肆无忌惮残害忠良弱小,若再写进宪法,那成什么了?还不如直接把人杀了!把上访的维权的统统杀干净,一个不留!
    
    近年来,新的权贵垄断了成功的机会以及它的结果,利用改革的机会,道理理论,让自己和自己的家族兴旺,而使万千民众流离失所痛不欲生。
    
    河南洛阳旅游者只因为跟“上访的”住一个房间,便无辜被打坏遗弃路旁,再无人管,说:打错了,以为是“上访的”呢。这次还不错找着了,给你拉回来了,。。。。。。。湖北武汉那个官员夫人被打后也说:打错了,以为是“上访的”呢。也就是说,打“上访的”就没打错,就该打,打死打残都无所谓,只要是“上访的”,格杀勿论!
    
    “上访的”何罪之有?难道“上访的”不是人民是天字号的敌人?, “上访的”被抢走房子商铺工厂土地树木以及其他不公事件,无法正常生存时应该怎样做呢?哪里是正当渠道呢?政府部门是不可随意进的,就连街道办事处也站上了保安,人民同样不可进,那可也是为“人民办公的地方”。人山人海的“信访办”前不断上演的抓捕悲剧,养活了多少英勇凶残的没有人性的打手?
    
    能代表人民的人民代表又在在哪里呢?脑满肠肥只负责举手的代表你代表谁?谁用你代表?你凭什么代表我?你代表得了吗?你到了北京那本该庄严的殿堂,酒足饭饱之时,可想到,听到,看到,在北京南站等地露宿街头的访民们及其他异议人士们痛苦的生活?并且此时已被“失踪”不知在何处?舒适的宾馆饭店星级娱乐之中,可知道又侵吞了多少人民的血肉? 这又是根据哪一条宪法?例子不用举了,开发,改革,多么可怕的字眼儿。
    
    我有30 年的工龄,曾于2003年以不同意9.9万元人民币的拆迁款,而被强拆住房(北京洋桥),家具被抢光,我和孩子冻饿街头,无辜被拘留6次,劳教1年3个月,被派出所居委会没有手续的关押就数不清了,殴打就数不清了,衣裙 破损,不理不睬,流血了,不让看医生,而是关押,直到伤口结 痂。北京一有会议,便堵门儿看守半月,派来的警察去干自己的事,叫保安用后背靠在我的防盗门上,只要我要出门,值班的警察来了说我捣乱,把我打回屋里,用绳索困住防盗门。
    在劳教所,冬天被强迫睡在地上,伏天被关押在4米的黑屋里,不给饭吃不给水喝,然后再拖到刑讯室,捆在铁椅子上灌食,同时遭4根电棍电击,有病不给治,说“死不了的病回家治去”。狱警的皮鞋任意的踢在我身上,揪住头发往铁床上撞,每次至少4个至7个身强力壮的年轻犯人摁着我蹲着,身上青紫一片片,任意动用我账上的钱,买我不需要的东西,但是绝不许我买吃的,绝不许我买咸菜。出狱时还有人来问:狱警的违法乱纪行为,我照实说了,结果,磨难再次开始,狱警和犯人头儿车轮大战,直到我再无力抗争。
    
    我没有何德普先生入狱时间长,但所遭受之经历,过程,超期羁押,酷刑基本都一样,综合承受了电影人物的多种迫害于一身。监视居住还有一个景观:那小白房子,何德普贾建英家门口有,徐永海家有,叶国强家有。。。。。。。。
    
    我曾向团河检察院,向司法部递交了多次材料,但都没有结果。
    给人民选举权,给所有人退路!
    北京维权人士王玲 手机:15201472645
     2011年9月26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500138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迎接维权人士曹顺利出狱/王玲
·狱中的曹顺利敢不唱红歌吗/王玲
·思念草原/王玲
·六四--囚禁家中/王玲
·海港·五一——王玲写给曹顺利
·祝贺齐志勇生日/王玲
·正在坐牢的良心犯不要暴饮暴食/王玲写给曹顺利
·维权人士王玲在北京人大接待处再次被警察殴打
·因武博会维权人士王玲被非法关押
·曾坐牢1年多的维权人王玲现又被抓2天
·维权人士王玲刚被抓到派出所
·维权简讯三则:北京王玲李淑霞山东民师董广英消息
·王玲释放后爆劳教所黑幕:殴打、虐待、劳动(图)
·就个别警察违法乱纪一事致领导的公开信/王玲
·如果江姐被劳教、、、给曹顺利的信/王玲
·曹顺利,等你回来/王玲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国庆还是国难
  •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 中共有关香港抗议的宣传战略及局限
  • 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3)
  • 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 张志新获奖与杀鸡儆猴
  •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 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 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 浦志强自相矛盾
  • 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 “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 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 印尼人都比香港人值钱
  • 博客最新文章:
  • 李芳敏14400014從自己的住處,他察看地上所有的居民。
  • 陈泱潮總論2
  • 谢选骏投降土耳其是川普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禅、无字天书、天启
  • 谢选骏杀人犯推进送中法案
  • 曾节明谁是中共红朝的诸葛亮?
  • 陈泱潮總論1
  • 曾节明居美华人生存兵法:中国反对派在美择业的策略
  • 吴倩救恩之母:許多忠信神职人员的頭銜將被剝奪。
  • 徐沛為了韭菜不再為鐮刀唱贊歌
  • 谢选骏汉化不是共产党化
  • 徐永海信心没有行为是死的我们必须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9
  • 胡志伟《張學良口述自傳》校注後記
  • 少不丁吃中国这口饭(林夕)
  • 陈泱潮習近平必讀:中共國【聖君立宪-光榮革命】64条理念與政纲/
  • 谢选骏全世界示威者联合起来
  • 徐永海10月17日被上岗的徐永海致信肢体朋友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国一太阳能越野车将穿越(澳)辛普森沙漠
  • 《南德意志报》:约翰逊再次惨败 弱点毕现
  • 《好莱坞往事》在中国撤档 消息称因李小龙片中“傲慢”形
  • 林郑松口不排除改组港府班底 20日九龙大游行受阻 民阵提上
  • 37家人权组织致信美国海关要求停止进口中国新疆的奴工棉花
  • 数以万计港人非法游行 公民抗命对应警方禁制 派单张青年被
  • 陈云飞等三名维权人士因支持香港反修例被拘留 近日获释但
  • 港澳办要香港借鉴澳门实行一国两制 设证交所分薄香港影响
  • 狱中人权律师王全璋脸变黑突发胖 其妻忧遭故意伤害
  • 朝媒:金正恩骑白马登白头山预示历史大事件
  • 英国脱欧协议在议会面临严峻考验
  • 数百黑衣人现身NBA篮网赛事撑香港 选蔡老板的地界非偶然
  • 廖天琪谈比尔曼自传中文版新书:《唱跨柏林墙的传奇诗人》
  • 对两位开明老者的纪念
  • 陈同佳案:台湾法务部指中国媒体掩饰推卸港方责任
  • 一篇安葬文网上流传 透露赵紫阳埋葬地点
  • 布鲁塞尔的奇迹会在英国国会再现吗?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