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辛亥革命”100周年略谈一二/淳于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9月26日 来稿)
    (9月17日在墨尔本市政厅举行的“庆祝辛亥革命曁中华民国成立100年大会”的书面发言)
     上个世纪在神州大地爆发的“辛亥革命”,已然过去100周年。海内外各地华人分别先后以各种形式,纷纷纪念这一场改变中国历史的革命运动。欣悉《天安门时报》要举办纪念“辛亥革命”的座谈会,也借此机会谈点个人认识,谨供文友和读友们参考、指正。
     (博讯 boxun.com)

     “辛亥革命”究竟是什么性质的革命?这场革命究竟是成功还是失败了?诸如此类,往往成为当今研究中国近代史的学术界,争议纷呈的问题。按照我们过去在大陆接受的“中宣部”的“定论”,这是“资产阶级的革命”,这场革命最后归于“失败”。现在审视,这种出于政治目的的说法是一种“歪曲”或曰“扭曲”,至少也是“非历史”、“反历史”的;和他们自己宣扬的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不是相差“十万八千里”,至少也有“十万五千里”。
    
     在下现在认为,“辛亥革命”的性质是广大的汉族人民, 包括工、农、商、学、兵乃至体制内的汉族官员,反抗满清帝国的殖民统治,争取民族解放,独立复国,重建汉族的国家,进一步向实现民主政体发展的革命运动。真的扯不上什么“资产阶级”还是“无产阶级”,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孙中山、黄兴等汉族革命先驱,当初组织筹划发动武装起义的诉求比较简单,以“驱除鞑虏”作为号召,就是要赶走满清帝国,实现汉族复国;很快获得各界汉族人民的广泛拥护、响应和支持、参与。什么叫“鞑虏”?就是那些剃头留着长辫子的鞑靼人(Dada,指北方的蒙古人、满洲里亚人等部落民族)。中国在明朝时,现在的“东三省”还不是中国的领土,而是一个被史学界称为“后金国”(以区别与他们的女贞人祖先在中国宋朝时建立的“金国”)的周边独立国家,开国“大汗”名叫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后来第二个大汗爱新觉罗.皇太极,全面策动侵略明朝的战争,改国号为“大清帝国”。所以,孙中山领导革命运动的目的,要把满清帝国赶回他们的东北老家,在南京建立中华民国就达到了。演变的结果,新建政府为了保持大清帝国的版图,搞了个“汉、满、蒙、回、藏,五族共和”的国家。
    
     除了汉族的“民族解放”、“民族独立”,“辛亥革命”是要推翻中国长达几千年的封建世袭君主专制的“家天下”统治,实现民主国家的政治体制。所以,民主是这场伟大革命运动的“根本”。“辛亥革命”建立的中华民国、由中国国民党执政的国民政府,本着先行“训政”,逐步实现还政于民的“宪政”。不料,在此期间,凭借孙中山“联俄容共”的方针政策、渗透到国民党内部发展壮大的莫斯科“共产国际”的中国支部中国共产党,抓住“训政”时期的诸多缺点、弱点,打着“争取民主,争取自由”的旗号,搞其武装夺取政权的“无产阶级革命”,终于在大陆打败国民党,把中华民国国民政府逼迁到台湾地区,在大陆地区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形成台湾海峡“一边一国”的局面。
    
     如今,比较在台湾的中华民国和在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现状,可以清楚地看到,台湾早在蒋经国总统生前就完成“宪政”,实现民主政制,开放党禁、报禁,实行直选、普选的“政党轮替”执政,基本上达到了“辛亥革命”的目标。而大陆从“毛共”、“邓共”、“江共”到当今的“胡共”,经过“四代”60多年的发展,广大人民仍然处于“一党专政”的“党天下”专制高压统治之下。“解放”前人民跟着共产党向国民党“争民主,争自由”;换来的却是“解放”后“既无民主,更无自由”的后果。如果谁胆敢在大陆要求民主和自由,等待他们的就只有三个字, 那就是“杀!关!管!”。
    
     据说,大陆也在凑热闹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而且为了“统战”目的,还发动海外华人中的“五毛党”一伙组织纪念活动。但是,他们的纪念有一个特点,就是只能提“辛亥革命”,绝不得提“中华民国”。一提“中华民国”,就像触到了3千伏特的高压电一样。这实在是自欺欺人,十分荒唐可笑的“举措”。我们今天纪念“辛亥革命”,必须揭穿“中宣部”的伪善和丑陋,弄清“辛亥革命”的真相与本质,继承“辛亥革命”追求的民主精神,自由精神。有朝一日,让“辛亥革命”的民主、自由精神,真正在大陆发扬光大,造福于民。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851357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布什不愧为21世纪的美国总统——纪念“9·11事件”10周年感言(之三)/淳于雁
·恐怖主义与“回教革命”试探——纪念“9·11事件”10周年感言(之二)/淳于雁
·世界进入“恐怖战争”的时代—纪念“9·11事件”10周年感言 (之一)/淳于雁
·“九二共识”的虚实与台湾大选/淳于雁
·论《为人民服务》原来是“鸦片”/淳于雁
·略探溥仪的“汉奸问题”及其他/淳于雁
·评《人民日报》为报贪官外逃道歉/淳于雁
·赖昌星算不算是一条”好汉”/淳于雁
·论习近平能否成为一位“明主”/淳于雁
·闲话“党天下”承袭的权力斗争/淳于雁
·江泽民死讯的”谣言”杂谈/淳于雁
·泰国选出女总理的联想/淳于雁
·那幅"猪头像"是否该摘下了-- 戏谈毛泽东无胆"黄袍加身"(末篇)/淳于雁
·"政治骗子"成为创党人的悬疑 --兼议"中共90"献礼片《建党伟业》一二/淳于雁
·女作家丁玲的“幽默”回忆—戏谈毛泽东无胆“黄袍加身”(续篇)/淳于雁
·戏谈毛泽东无胆“黄袍加身” /淳于雁
· “六四运动”必将薪尽火传——纪念天安门大屠杀事件22周年/淳于雁
·等着瞧一齣“涉毛”的精彩闹剧/淳于雁
·好一位“救党派”的辛子陵/淳于雁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