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恐怖主义与“回教革命”试探——纪念“9·11事件”10周年感言(之二)/淳于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9月17日 转载)
     恐怖行动,为了达到预定的目的而采取威胁、暴力的手段,无论个人或集团,还是无组织或有组织,古今中外,司空见惯,不乏其例。小如“杀人犯”,大如“黑社会”,所作所为都带有恐怖的特色。但是,一般提到的恐怖活动,多指出于权谋或者因对付敌对一方力量不足,而进行暗杀及各种破坏手段。“恐怖”而成为“主义”,则必须和“政治”沾上边、挂上钩, 才能成为气候。
    
     过去历史上大大小小的恐怖主义事件,均属于国内的或地区性的个别案例;而且往往因为属于革命的任务,被视为“革命的行动”。恐怖主义成为国际性的活动,研究资料认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才出现风行的趋势;加上由于东西方“冷战”的形势,得到一些国家政府在背后的力量支持,几乎在全球范围内此起彼伏、愈演愈烈。例如“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 FATEH) 的阿布.尼达尔(Abu Nidal)派系,西班牙的分离组织“巴斯克祖国与自由党”(西班牙文Euskadi ta Askatasuna, 简称ETA“埃塔”),英国的“爱尔兰共和军”(Irish Repablican Army, 简称IRA), 还有日本的“赤军”、德国的“红军”、意大利的“红色旅”等,由一伙极左的急进理想主义青年结合组成的恐怖组织。他们都曾分别先后在上个世纪干过一系列丧尽天良、惨无人道、灭绝人性,杀戮无辜的罪恶勾当,其中不少恐怖袭击事件,轰动一时,成为国际传媒热议的头条新闻。发生于1972年德国“慕尼黑奥运会’, 由阿布.尼达尔领导的一股巴勒斯坦“黑九月”恐怖分子,屠杀十几位以色列举重队的领队、教练和运动员的惨案,就是其中之一的典型案例。 (博讯 boxun.com)

    
     从回教发展的历史及现况来观察, 由于产生对经典解释和认识的差异及其他错综复杂的原因,内部逐渐分成许多派系。常见较大的派系如逊尼派(音译Sunni,全称“逊奈和大众派”),什叶派(音译Shi’ah, 教内与逊尼派对立的教派)等。除了各种教派的区别,在处理对外关系方面,大致上可以分为“温和派”(Moderates)和激进派(Radicals)两种立场观点。温和派从实际出发,虽”独尊回教”, 但认同各种宗教的互相尊重,和平共存,并不看好原教旨主义“回化全球”的革命纲领;一如埃及、约旦、土耳其、印尼、马来西亚等奉行回教的国家。激进派则极力强调不同宗教文化的矛盾,企图通过消灭异教,由他们的回教原教旨教义统治各回教国家,进而采取“武装斗争”的暴力,征服世界;其样板就是他们在阿富汗建立的政教合一的“塔利班”政权国家。温和派与激进派分歧的焦点,在于如何对待犹太人在巴勒斯坦的生存权和以色列国家:前者予以承认,认为可以和睦相处;后者誓死反对,认为必须消灭以色列。这种尖锐的矛盾,成为“中东无和平”的根本原因。
    
     人类进入21世纪后,在上世纪养精蓄锐、发展崛起的回教激进派国际势力,便取代已经衰落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无产阶级世界革命”,起来在世界范围内挑战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民主国家阵营。然而,他们的实力资源毕竟有限,只能采取恐怖主义的暴力斗争,跟他们相对强大的敌人进行较量,以滥杀无辜平民,大规模的破坏行动作为手段,达致恐怖威慑的目的。从这点效果来看,本拉登领导的“基地”国际恐怖组织,十年前突袭美国本土造成的“9/11大浩劫”,打响了本世纪发动“世界恐怖战争”的第一炮。然而,若论离他们“回化全球”的终极目标,那就“连影儿都没有”了;未来也可能和20世纪共产革命“赤化全球”的最高纲领一样,最后的结果必然成为泡影。
    
     恐怖主义(Terrorism)的战争,不仅其方式方法极为毒辣、暴戾、残忍,而且攻击的往往是不设防的目标,如机场、车站、医院、戏院、学校、客机、轮船、公车、超级市场、办公大楼等公共场所;杀戮的都是非武装无辜平民,包括老、弱、妇、孺在内。按照公认的国际法,不设防场所和非武装人员,在战争中都不得成为交战双方攻击的目标和对象;一旦违反而攻击,造成破坏和伤亡,就会犯上“战争罪刑”。这就是为什么“恐怖战争”被回教世界占大多数温和派穆斯林所唾弃,遭到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谴责的根本原因。
    
     总而言之,在10年前的“9/11事件”发生后,像本拉登领导的“基地”国际恐怖主义组织,已被世界舆论视为“邪恶势力”,而他们策划发动的“恐怖战争”,则被公认为“反人类的罪行”。他们的暴行,应当受到国际严厉制裁。这是吾人审视和反思当年美国那一场大浩劫时,可以得到的一个结论。
    
     (2011年9月17日 原载《澳洲日报》《不老屯漫笔》专栏)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71621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世界进入“恐怖战争”的时代—纪念“9·11事件”10周年感言 (之一)/淳于雁
·“九二共识”的虚实与台湾大选/淳于雁
·论《为人民服务》原来是“鸦片”/淳于雁
·略探溥仪的“汉奸问题”及其他/淳于雁
·评《人民日报》为报贪官外逃道歉/淳于雁
·赖昌星算不算是一条”好汉”/淳于雁
·论习近平能否成为一位“明主”/淳于雁
·闲话“党天下”承袭的权力斗争/淳于雁
·江泽民死讯的”谣言”杂谈/淳于雁
·泰国选出女总理的联想/淳于雁
·那幅"猪头像"是否该摘下了-- 戏谈毛泽东无胆"黄袍加身"(末篇)/淳于雁
·"政治骗子"成为创党人的悬疑 --兼议"中共90"献礼片《建党伟业》一二/淳于雁
·女作家丁玲的“幽默”回忆—戏谈毛泽东无胆“黄袍加身”(续篇)/淳于雁
·戏谈毛泽东无胆“黄袍加身” /淳于雁
· “六四运动”必将薪尽火传——纪念天安门大屠杀事件22周年/淳于雁
·等着瞧一齣“涉毛”的精彩闹剧/淳于雁
·好一位“救党派”的辛子陵/淳于雁
·从马克思说到本拉登/淳于雁
·本拉登这次真的“膈儿屁”了/淳于雁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