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浩气长流,继往开来(上四)--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6周年暨辛亥革命100周年/一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9月17日 转载)
    一平更多文章请看一平专栏
     ——《纵览中国》首发 六
     (博讯 boxun.com)

    中国需要回归文明,即中国文明之复兴。其并非高远宏大之理想,而是基于中国文明不幸之现实:1949年以来,中国文明遭惨烈之破坏;是基于当今,中国传统中断,与普世文明之阻隔;是基于红色语符窃据国家道统,谎言腐蚀民族;是基于国家信约解体,趋向崩溃;是基于社会黑化,共生机能损坏;是基于民族没有了信奉,丧失文明之方向,而日益流氓化;是基于中国国家、民族已丧失未来,生态急剧恶化。中国文明之复兴与其说是理想,不如说是迫于危难之现实;它不是什么伟大的创造,更多的倒是恢复和汲取:对1949年以前的恢复和继承,对当今世界先进文明之汲取。再强调,中国文明之复兴是相对1949年以来,“新中国”对文明的摧毁和破坏而言的。
    
    当然,如果不结束中共政权与其制度,中国文明就没有希望,因为他们要保“红色江山千秋万代”。但这是他们的一厢情愿,邓、江模式已经做到尽头,如何没有制度的和平变革,那么或者崩溃,或者转向国家法西斯化。即使是后者,其最终也还是将崩溃。仅就功能而言,简易、单元的极权体制承付不了一个现代多元性国家的运转。这场体制性的大崩溃,于中国是在劫难逃。一方面,我们需要尽力争取国家和平转型,避免灾难性崩溃,可谓知不可为而为之;另一方面,我们也要看到,崩溃在所难免——崩溃的主要因素都已具备,我们需要承受灾难,作出应对,在其到来时,尽量减少它的暴力与破坏,而且需要准备灾难之后中国的重建。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提出重建中国文明。
    
    中国文明复兴首在是国家、民族之正名:是中华民国,还是“新中国”;是党,还是中华民族;是毛泽东,还是孔夫子;是马列毛主义,还是“仁义礼智信”;是几个“坚持”,还是普世价值;是新中国以来的红色语符,还是1949年之前的传统?正名,就是中国国家与民族的拨乱反正,由共产歧途末路归返文明之正道。正名,就是在毁坏的废墟上重新确立文明的价值与方向;重新建立国人对国家与民族的共认、信约;恢复国人对国家与民族的信心和希望;确立国家的目的,建立共生的公正社会;摆正中国与世界主流文明的互促共荣的关系。
    
    实而言之,《浩气长流》这幅巨作就是中国国家与民族的正名之作,它让我们直观地让我们看到:何谓中国?什么是中国民族?谁代表了他们?该画作之所以绵延一公里,就是因为中国之正名、中华民族之道统被埋没久矣深矣,中国民族的浩然之气已被阉割殆尽。其可谓是绝死一呼!
    
    正名的第一步就是废弃“新中国”的整部语符:从其国号,到其神化牌位——毛泽东;从“中共”正统名号,到其虚构的谎言历史;从其思想、主义,到党化文体;从铺天盖地的红色宣传,到小学生教材中的革命故事;从已经习惯化的红色用语、概念,到各种象征标志。不是要消灭它们,而是要使其从窃据的正统名位退下。为了中国文明的复兴,每个国民都应自觉地抵制这部语符,将它们作为反文明的符号,保持距离,在意识上拒绝承认它们,并将使用它们作为羞辱。当今“党” 依然用这套谎言统治人民,毒害民族,那么全民——特别是艺术家——为了维护人的尊严和精神的自由,就有必要以“草泥马”瓦解它们,将它们抛弃回到垃圾堆。其实,这也就是艾未未于当今中国的意义。我们需要将贩红宣红视为是对文明、民族的犯罪,知识界特别需要对之抵制,将参与作为耻辱。至于那些投靠、寄生于这套语符,颂扬之,贩卖之,以求荣者,乃文明之败类,当为所有知识者所不齿。
    
    “新中国”红色语符在统治国人60余年,给数代国人强制洗脑,至今仍窃据正位。这对中国民族的伤害是深远的。人是由符号所塑造的,一个民族的符号系统的确立和使用,即决定这个民族的生存方式和状态,它的未来、命运,乃至民族的性格和品质。中国民族正日益成为一个厚黑民族,这是他们60年统治的结果。由流民到革命(共产革命),再由革命到流氓。革命与流氓是同胞兄弟。落魄、不得志时是乌托邦、革命;而一旦得了手,就耀武扬威,任意掠杀,这是同一个阿 Q。我们需要清楚,马列也好,毛也好,从质上说,他们的意识就是流民精神,品质是流民之品质。或者以真理之名义,或者以实权,或者兼之,他们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绝无底线,这是流民与流氓之特征。他们给我们的教训是:看守常识,依常识来鉴别。
    
    尽管,八十年代后,共产意识已经破产,大多数人已经放弃了毛思想,但是我们不可轻视60年来的洗脑教育,也不能轻视中国的流民传统和庞大的底数。从某种角度来说,毛意识在中国已经有了根基,渗入民族的血液和潜意识,其已经是中国民族精神文化的一部分。我们看到,眼下毛派正卷土重来。因此,我们需要对 60年来毛意识统治,有系统的清理,这是中国民族恢复健康之精神——浩然之气的重要内容。首先,我们需要恢复历史的真实,从1921到2011,人的存在最终根于真实。感谢大陆许多学者,30年来,他们忍辱负重,做了坚韧努力,多有成果。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批判,更需要理性的全面认识,这本身就是精神思想的建设。西方、东欧思想界对纳粹、共产极权有完整的阐述,并已成为民众之共识,可以说他们不会重蹈覆辙。而国人在这方面所作甚少,这也是毛派思想能卷土重来的原因之一(根本原因:中国仍是极权国家——后极权)。对中共、极权制度、毛思想,国人需要有一个清醒而完整的认识,这是中国思想建设的一个长久课题。
    
    中国需要反对和批判,但尚不够。人的存在在于“肯定”,要有“是”的明确界定,应该怎样,如何怎样;我们知道“不”,但什么是“是”?只有在“是” 的框架中,人的存在才有确定,才有“在”的稳定和意义。“否定”的意义是确定和巩固“肯定”,它以肯定为前提。没有“肯定”为前提的“否定”是可怕的,会是盲目地破坏。就此世而言,人所确立的“肯定”应:1、有益于人健康完整地生存;2、可行的;3、有经验内涵的;4、经过存在证明的;5、有延续性——可持续的;6、如果作为群体,有共生共益之功用。
    
    人的存在是有限的,受自然、人性、经验等各因素的制约;人不是自身的存在,而是与外部环境的共在;而人本身也是有限的,不仅仅是意愿。因此,人只能在外部与自身的有限中界定自己的存在,确立肯定;而这主要依据经验的积蓄。当然,人对外部与自身的认识逐步发展,乃至突然的发现,因此人类需要给予精神、思想、言论、创造活动留有充分的空间,这也就是宽容和自由的意义。种种激进的思想、理想是可以的,乌托邦精神也是可以的,但在行为上需遵守共生之原则,持守岛的底线,特别是遵循非暴力原则。
    
    就现实而可能的范畴,中国国家和民族所能找到的正名就是“中华民国”。“中华民国”是复兴中国文明的旗帜,它的定义就是《中华民国宪法》(1946 版本)。“中华民国”当是中国国家与民族的正统名号,《中华民国宪法》则是中国立国之正本。我这里所说复兴“中华民国”主要是指国号、精神和宪法,而非 1949年之前的国民党一党治国的政体。以俄国革命为师,以党控军治国,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一支军队,孙中山首开中国近代极权政治之端(孙未能实现,蒋介石最终建立的是威权政权,而非极权;但中共则按苏俄模式建立了极权“新中国”),这是中华民国的弊端,也是中共得手的机缘,甚至也是国民党的败因,当为永久教训。
    
    但尽管如此,尽管老中华民国尚属威权政体,但就中国具体国情,特别相对是1949年后的“新中国”,中华民国仍当被肯定和继承。它是古老的专制帝国走向现代宪政民主国家的转折,虽然跌跌撞撞,多有弊端,如专制、腐败,并最终败于大陆,但其有文明的底线,有“仁”的持守,接受普世价值,尊重传统和文化,社会有自治有自由,维护国家,并有实现宪政的意愿、方向和努力。当然,“中华民国”在大陆的复兴,并不是1949年之前“中华民国”的重复,而在继承其有益传统,汲取其教训与经验的前提下,完整实施《中华民国宪法》,也就是中华民国在大陆的重建——老中华民国在大陆的焕然新生。
    
    有关中华民国,人们会质疑它的专制性。的确,中华民国从其诞生至1949(中华民国在台湾暂且不谈),均属威权政体,其间还包括割据和分裂。对于这段历史,我们需要客观地看。中华民国是亚洲的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但由于它由数千年古旧专制帝国突变来的,整个国家和民族对于自由、共和、民主全然陌生,宪政没有可能一下落实,而需要时间。传统专制政体转入民主政体,需要过渡的时间。国家制度的变化和社会的变化是两种时态,前者可以通过革命一下子完成,而后者则是慢势、滞后的,而宪政的真正实施取决于后者(制度是相对稳定不变的,而社会却在持续的变化中,如此就会形成制度滞后于社会,这就产生制度变革的需要。如果制度不能恰当变革,就会发生革命。而制度转型——革命性的变化——一旦完成,则又出现社会滞后于制度的问题,而社会的变化是渐进的,不能一次性完成,而需要时间。我们需要给出这段时间)。我们可以批评或谴责中华民国的种种弊端,它有欠缺,有歧途,有黑暗,有混乱、有专制、有挫折,甚至是失败的。但是,我们不可对之全盘否定,而应从文明的整体角度,根据历史的局限,包容地看待它。尤其是,我们不能以成败论是非,中国近代最大的成功者是毛泽东,正是他的成功,而置中国民族于接连不断的灾难。文明实是微弱的,故而常常失败与野蛮,也因此人类需要以极大的勇气和力量去看守,乃是不惜生命。
    
    套用句话,中华民国是文明的程度问题,“新中国”是文明与反文明的问题,二者不可而语。因此,不论中华民国有多少欠缺,我们需要肯定它。肯定中华民国就是否定中共历史及其制度、主义。我们肯定中华民国,就是要将中国大陆由非文明的歧途,重新导入文明。我们肯定中华民国:一、它建立了一个现代民主国家的框架;二、100年中,它是不断完善、进步的,最终在台湾实现了宪政;三、它体现了现代中国文明的方向:继承中国传统文明、汲取西方文明;四、维护民生民权。而这几方面恰恰是大陆“新中国”所背弃、践踏的。
    
    中华民国是百年来,中国民族追求宪政的宝贵财富,它上承中国传统,近而汲取西方先进文明;既保护了中国文化和尊严,又顺应时势,接受普世规则,加入世界;力图将中国建立成现代文明国家。文明基于经验,是经验的凝聚。我们需要珍惜中华民国的这份历程和经验,甄别、取舍,将之作为中国民族走向现代文明的一个传统,予以延续。中国当代灾难的原由之一,即传统的毁坏和中断,复兴中国文明首在恢复传统,而最近最相关的就是民国传统;回到中华民国之传统,是最可行的,也是最有希望的。传统的中断即是闻名的中断。
    “新中国”教育了我们:“开天辟地”、“最新最美”在精神上是虚妄,是对神的僭越;在行为上是破坏和摧毁;其是反文明的。文明只有在延续传统的前提下,才可能有健康地吸收、融汇、改革、更新和创造,传统实是创造的基础和保障。传统意味成熟的具体的生存经验,是经过验证的,因而是可靠的。传统是保守的,可能不会更好,但起码不会更坏;但“开天辟地”则可能是毁灭。如果传统要保有生机,那就需要有宽容或自由,也就是它需要有吸收、调整、更新的机能。并且,传统支持人的信心、尊严;给人予安全;同时它给群体提供共识和身份共认。
    
    传统的中断即文明的塌毁,如同一个人突然丧失记忆。一个乡民,进入大都城,凭他以往的生存经验,尚可逐步学习、适应,进而发展;但如果抹去他的经验记忆,则非疯即痴。外部信息,只有通过人内部的经验储备,才能转换为有益于其生存的指令。无此转换,任何有益的信息都不能支持它的生存,反而会使他陷入混乱,乃至崩溃毁灭。传统不一定最好,但却是可以依靠的,且而人类的求生之道在根上——生之大道,大致相同,所异在方式;而方式是可以学习、调整、改变的,但要失去生存经验的记忆,则是毁灭性灾难。
    
    从生态而言,大跃进与文革就是:中国民族丧失经验记忆,而陷入虚妄、疯狂及暴乱的状态。1949年以后,中共为巩固他们的政权,推行其主义,进行暴力性洗脑,目的就是抹去全民对中国传统及中华民国的经验记忆;这也就是毛时代,全民狂热疯癫的原因。对于大跃进、文革,及整部新中国的迫害运动和灾难,我们不仅仅需要从政治的角度去认识,也要以文明的大目光来思考。“新中国”是文明传统突然中断的灾难。
    
    毛后,邓好歹让中国回到了生存现实,但是由于文明传统已经中断,国人的生存进入本能状态——丛林原则,但是人是不能依本能而生的,特别是群体。作为社会,取消文明法则,人退化至本能生存状态,其生态必然是假、腐、黑、暴,此即丛林生存原则的社会形态,毫不奇怪。但是人承受不了这样的生存,结果是群体暴力的总爆发,
    社会最终崩溃。由此,群体将重新划分,重建文明。这大致是中国的走向,中共政权也由此而完结,这是他们带给中国的最后一份“大礼”,以暴为始,也以暴为终。
    
    中国面临再次灾难,大规模的人与人暴力相残。中国到了危难的边缘。文明是中国的迫切之题,而非奢求;国人迫切需要以全民之善意、之勇气、之智慧,阻止这场降临的灾难。很可能,这是螳臂当车,但挡的善意和勇气不可丢失。即使灾难到来,灾难之后,国人也还是面临寻求文明,建设文明之大任,国人也还是要恢复文明的经验记忆,恢复传统,接受现代世界,重建文明之秩序。而达此最简洁最具体最可能的就是恢复民国之传统、之精神、之风尚、之人格、之名号。这是中国重新迈向文明之旅。
    
    再,“新中国”的信约已经解体,中国面临区域分裂的危险。而“中华民国”国号是国人最大的一个共认符号,各方各派各党可在这个名号下,达成共识,共建国家。除此以外,我们没有可能找到或重新创造一个民族共认符号,而各立名号则分裂事成。我们相信各方各派各党的主张都有理,但是共认如何达成?在哪一个名号下达成? 就理性所及,中华民国与《中华民国宪法》是全民和解的最大公约值。在这个意义上,两岸的统一,台湾的政治、文化进入大陆,国民党回归,都将是中国文明复兴的有生力量。
    
    因此我们说,复兴中国文明首先是对中华民国、《中华民国宪法》的正名及认同。请注意:中国又到了一个拐点:是中华之国家,还是红色家族之“江山”?这是中国命运的再抉择,而“中华民国”是抵抗“红色江山”的最大的一张牌,在此名号下,中国族才有凝聚的希望,各界才可达至妥协,它是中国民族的最大公约数。当然,我们可能找到更好的模式和名号,但是却不一定能得到全民最大之共识;就是有,也只是设计,并无传统和经验可依。就“中国”这个巨大情结,十数亿国人的心理纠缠,“中华民国”、《中华民国宪法》是全民达至妥协和共识的最大平台,而且也是相对大陆红色魔咒的解咒符。
    
    我们希望所有国人都能聚集在中华民国和《中华民国宪法》的旗帜下,包括中共,这是一场复兴中国民族与中国文明的伟业。如果中共
    为国家着想,接受中华民国之国号和《中华民国宪法》,实乃中国民族之大幸,中国将会避免一场崩溃的灾难以及分裂的危险,和平地完成民主宪政的转型,实现两岸统一。当然,这仅仅是我们的善良期愿,但是即使中共为党毁国,中国在崩溃之后,也还是要重建国家,而中华民国和《中华民国宪法》依然是各界共建国家的最大最有益的平台。我们应该考虑,在中国再一场崩溃之后,中国民族将如何重整锣鼓,再建国家。
    
    (待续)
    ——《纵览中国》首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610312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浩气长流,继往开来(上三)--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6周年暨辛亥革命100周年/一平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新南北朝的曙光/谢选骏
·国家利益上的国共两党表现——辛亥革命百年回眸/居山川
·辛亥革命百年反思——只有宪政才能给政治斗争有序空间/牟传珩
·广州增城新塘,呼应辛亥革命百年 /孙长江
·孫文與辛亥革命/封从德 (图)
·《四书》、孔子与辛亥革命/卜大中
·继往开来纪念乐清县辛亥革命同盟会五位义士/陈维健 (图)
·辛亥革命百年“大赦天下”议/北京大学教授袁刚
·钱云会家乡话说辛亥革命同盟会四义士/陈维健
·辛亥革命百年: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刘放
·八旗子弟为什么敬拜 ——《辛亥革命》纪念馆/赵景洲(图)
·艾鸽《辛亥启示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十三亿孤儿/杨梦笔
·李智英:《辛亥革命99周年感怀》
·谢选骏:驳王希哲辛亥革命书
·徐文立:纪念辛亥革命再次走向共和/巴黎动态(图)
·纪念辛亥革命诞生一百周年
·辛亥革命研究之:孙中山与废约/王国兴
·斯坦福大学沪公布辛亥革命珍贵史料 (图)
·新闻目击;纪念辛亥革命百年武汉最后冲刺 (图)
·庆祝辛亥革命百年主会场武昌抓紧抢建 (图)
·民主中国: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征文启事
·天津辛亥革命遗址 10年消失7处
·武汉向海内外征集辛亥革命文物近400件
·武汉大兴土木 迎接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百年 (图)
·辛亥革命也敏感 京津高校辩论会被取消
·辛亥革命文献展免费开放 百年前照片亮相
·辛亥革命先驱后人共聚广州座谈 (图)
·中国会不会发生“二次辛亥革命”?
·贾庆林称将隆重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惊奇!辛亥革命爆发那年铁路局长罢免也是姓盛的接任
·浙江21位政协委员联名建议保护辛亥革命历史遗迹
·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中国体育收藏品展览开幕
·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一场革命,三种纪念
·杭州被曝强拆辛亥革命遗址 市人大叫停(图)
·北京日报社社长梅宁华激怒辛亥革命志士后裔孔星
·杭州辛亥革命纪念地等多座历史建筑被强拆(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