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艾未未、江天勇异见者沉默后的沉重证词/陈维健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9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中东民主浪潮,引发了中国一场虚拟的“茉花革命”,却让中共当局惊恐万分,抓捕了一大批异见人士。其中著名者有艾未未、江天勇、腾彪等人士。他们关押的时间虽然不长,三个月的时间里都 络续释放回家,但回家后,虽没有缺胳膊少腿,但都形影相失,判若二人,他们对外界的关心的沉默,有一种让人沉重得透不过气来的感觉。是什么样的折磨让这些昔日为民请民,不畏权贵,敢说敢干的人士沉默如铅,眼神流露出只有着历经过地狱 才有的恐惧。 (博讯 boxun.com)

    腾彪是在被 关押70天后释放的,这个昔日以敢言著称,憨厚耿直黑铁塔似的法学博士回家后竟然怯生生地不敢说话了。可想见的是,他必定感到上一次被 拘时警察所说:“不老实,打死挖个坑埋了算了”并非戏言。艾未未是在被失踪80天后被 释放的,人们看到昔日敢于伸出指头“草尼马当中央”乐呵呵的大胖子,不但神情默然,形体皆失,昔日厚实的身板,竟有风吹跌倒的单薄。江天勇是被 失踪二个月后被释放回家的,这位在法庭上雄辩涛涛的大律师,身形消瘦精神萎靡,对采访者一个字儿地说“抱歉”,最后连抱歉也不敢说了。最近二位刑满 释放的维权人士,胡佳与郭飞雄也是同样地低调噤声。瘦弱的胡佳面对媒体的采访是“忠孝不能两全”觉得亏欠了家人。对于狱 中的状况只字不提。他的妻子则只盼外界不要来打扰他。昔日意气奋发的郭飞雄与入狱前已是大相径庭,词不达意地表示:“希望在民主与法制的大局下,尽个人力量,营造一种宽容、和解的气氛”。关于服刑期间的奇特经历,则表示不方便说。
    艾未未也好,腾彪、江天勇也好,还是胡佳、郭飞雄都是近年来活跃在中国维权舞台上的知名人士,他们既有体制内的名份,也有体制外的名声,更有国际上的名望,他们所作所为也均在当局所认可的边缘上。这些年来他们在维权中也遭受来自各级利益集团的恐吓威胁,但毕竟只是地方上一批泼皮无赖的小打小闹。他们还可以以自己的身份与正气让他们不敢胆大枉为。除胡佳与郭飞雄是在几年前被实打实判外,艾未未他们几个都是被一帮神秘的人物,以黑社会式的方式被绑架失踪的。他们的家属既不知道抓他们的是谁,也不知道关在何处,更不知道他们犯了什么罪,那些传统的公、检、法一律以“不知道”打发家属。这种方式充满了诡秘、萧杀。但毕竟时代不同了,外面的社会与里面黑不见底相比,总还有雨,还有阳光,当他们的心理调整好以后毅然地以自己的亲身遭受,把这个社会光彩鲜艳之下,鲜为人知的黑暗揭露出来。艾未未在回家二个月后打破了沉默,向外界透露了关押期间的遭遇:在81天的关押中他受到52次的审讯。他说:“我和外界彻底失去了联系,整个人置身在黑暗之中,我担心我就这样悄无声息,没人知道我在哪儿,永远没人知道。我就像粒小黄豆,掉在了地上,滚到了某个角落的地缝里,发不出声音,永远被搁置在那儿”。这段经历让他体悟 到他只是这个匿 名制度中的一个号码而已。他形容北京是一个梦魇,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是一个罪恶的城市。虽然艾未未没有详细讲述这81个日日夜夜,但从上面这段话已经清楚地知道,这81天里他所遭受的恐怖,那是一段难以描述的黑暗,无法口述的折磨。江天勇在艾未未之后也打破沉默,揭露当局对他的迫害。他说:在他被关押的二个月里,他没有见过阳光,除出黑暗就是屋里刺眼的灯光。在这个期间我被转移过二次,但都是用黑头套蒙住眼睛,整个春天我不知道是怎么度过的,我没有看到春天的阳光。在二个月的时间除出殴打体罚外,逼迫唱“红歌”与语言虐待。审讯者告诉他,你不要想去看守所,更不要幻想到法庭,你别作梦。他说那个时候我感 到自己随时会疯掉,随时会精神分裂,随时会跳起来痛击他们,各种可能都会发生。在这样的恐怖之下江天勇出来后记忆精神都出现了问题。
    在这之前,高智晟律师遭遇的恐怖也许更为典型。高智晟在被失踪再度出现后,他披露了里面的遭遇:在里面他没有名字,只有一个代号815。他们对他说:815你过去指控我们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没有错,现在我们都 要让你感受一遍。他们几天几夜把他拷在板上不能动弹,强烈的光线让他不能闭上眼睛,他们脱光他的衣服,扔在水泥地上,在他身上小便,用牙签戳他的生殖器,他们要他编造与女人的故事,要越详细下流越好,否则就是折磨。他被迫编了故事,他们告诉他,你的故事录音已经寄给你的妻子、朋友,让他们看看你是这样一个人。他绝食抗议,他们告诉他,你绝食了四天,你的孩子也四天没有饭吃了,你是不是还要绝食下去。他坚持不合作,他们告诉他,没有关系,但你的女儿可能就会被人强奸了。高智晟说,作为一个父亲,我没有办法我只能屈服了。高智晟在披露了他的遭遇后,又再一次地失踪了,直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下落。这种让犯人精力、精神、彻底崩溃,令犯人自尊、信心完全丧失的酷刑,这样令人发指的的故事,我们只能在毛时代的“文革”与斯大林的“大清洗”才能听到。当年苏联大清洗中所有被指控的党的领导人军队指挥官与知识份子,包括象布哈林这样优秀的共产党人知识份子,都毫无例外地痛哭流涕地指控诉自己的罪行,要求枪毙自己,并以最好的词汇赞美斯大林,他们为什么如此,令他们这样做的唯一原因,就是保全自己的妻儿。在这些被指控的领导群里,唯一坚强不屈,视死如归的是乌克兰中央书记柯秀尔,但是当审讯者当面强奸他16岁的女儿时,他屈服了。“文革”时的中国也是同样地恐怖,当年被 打成“走资 派”的中共干部经受不住酷刑,不是 虐待致死就是自杀。他们在死前和苏联被 清洗的干部一样,纷纷流泪检讨,指控自己的罪行,呼喊毛主席万岁。国家主席刘少奇的死亡是一个最好的例子。这个被打成叛徒、内奸、工贼的主席,尽管检讨、认罪但是依然无法幸免遇难,当他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躺在开封地下室的一块铺板上时,他的身份只有一个无业者的化名,没有人知道这个不成人形,糜烂腥臭的老人是中国的国家主席。无法无天地迫害异见的当局,应该看到今天你们践踏法律制造恐怖,明天就有可能加之于你们身上。刘少奇临死前曾经要求以宪法来保护自己,而被 刑讯者耻笑。一个在当政时弃宪法而不顾迫害无数的人,事到临头,只能是自作自孽。这是一个国家主席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道理,今天的当政者难道还不能思量、醒悟。文革后建立起来的法律是千万中国人,包括中共干部在内的生命换来的。最近推出刑法修改草案,修改内容包括允许在没有宣布任何指控罪名的情况下,可以任意将某人在秘密地点扣押六个月。将“强行失踪”合法化。这是更甚于无法无天的恶法。殷鉴不远,无法无天,制造恶法终将得到报应。
    艾未未、江天勇在经历这样的恐怖以后,依然能够揭露黑暗是需要何等的勇气。他们今天揭露,明天完全有可能象高智 晟一样再度被 失踪。但是正如江天勇所说:“当局对他实施两个月的强制失踪, 就是想让他体会恐惧,但是,如果不把遭遇的事情说出来,他们的威胁就达到了目的”。为了中国人不再遭受这样的恐怖,他们说出了经历。如果不是这样勇敢的,守护着中国良心的异见者出来证词,很多人都难以相信这样的恐怖,是一个标榜中国的人权,是有史以来最好的时候的当局所做得出来的。在二十一世纪的文明时代,在一个反恐为国际要务的今天,一个与国际社会已经打得火热的政权,一个在许多个国际人权公约签下名字的国家,敢于如此的制造恐怖迫害异见,这不仅仅是中共政权的残酷,更是国际民主社会,为了自己的经济利益,对中共政权放纵的结果。中国老百姓所遭受的不公,中国异见人士遭受的迫害,让中国三十年来的开放成果都失去了份量。21世纪的中国正在重返20世纪中国的共产法西斯 主义。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98361237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陈维健 (图)
·我们对非洲的人权有过多少关心/陈维健
·“迎来送往”的浙江民主党人 /陈维健
·“被利比亚人民骗了”?人民的伪装/陈维健
·何不象尊重利比亚人民一样尊重中国人民的选择 / 陈维健
·七月的人民说“傻逼”信了!/ 陈维健
·三万二千亿美元外汇被政府“和谐” /陈维健
·把专制独裁者关进笼子里 / 陈维健
·“追尾”中共利益集团与社会舆论成水火之势/陈维健
· 城管打死残疾老人“和谐”社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陈维健
·追尾:车毁人亡的“和谐号”列车 / 陈维健
·从邓文迪“武打”看中国女人 / 陈维健
·中国式的人肉炸弹/陈维健
·我们与达赖喇嘛同在/陈维健.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 陈维健
·中越是否还有一战?/ 陈维健
·“六四”枪杀并没有带来社会稳定 恰恰相反/陈维健
·假若没有“六四”枪杀大家的日子可以过得轻轻松\陈维健
·中共利益集团迫使内蒙古民族意识的苏醒与反抗/陈维健
·为西藏自由而燃烧的绛红色名单/ 陈维健
·中共九十周年“红歌”唱进中南海 / 陈维健
·智悲双运一肩负荷天下众生 --达赖喇嘛七十五岁生日敬献/陈维健
·就三鹿奶粉事件陈维健接受纽西兰电视三台采访(图)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