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浩气长流,继往开来(上三)--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6周年暨辛亥革命100周年/一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9月15日 转载)
    一平更多文章请看一平专栏
     转载于《纵览中国》
     (博讯 boxun.com)

    五
    
    中共革命不是仅限于改变政权、制度的政治革命,而是要建立一个虚妄的“新世界”,因此它是全面革命,由政治到经济,由社会到伦理,由精神思想到语言文字,由价值、教育、礼仪到文化、艺术、美感,乃至家庭、习俗、服装等等。它是想充当上帝的革命。
    
    1949年以后,中国经历了一场长达数十年的语符革命,即全面废弃清除1949年以前的文化语符,包括中国传统文化语符、百年来引进的西方文化语符,以及民国语符,换之为红色毛系共产语符。从批《武训传》、思想改造运动、批《红楼梦研究》、批胡风、反右、批《李慧娘》、学雷锋、样板戏到文革,这场运动一直就没断过,并且它是暴力的,伴随着对知识分子的持续迫害。前述南岳忠烈祠挖字掘坟,即是一代表性事例;文革可视为这场革命的集中体现,或说达至高峰。
    
    文革红卫兵最初是自发产生的(后经毛的鼓励而兴起),他们之所以能自发地产生,这正是1949年后红色教育的结果,红卫兵就是董存瑞、刘胡兰、江雪琴、刘文学、雷锋……,前者是宣传样本,后者是教育结果,二者是同一模式。如果将中国的象征孔夫子换作毛泽东,将中华民族做人的准则“仁、义、礼、智、信”变成了“革命者”“螺丝钉”“忠毛献党”,我们自然就成了一个“三忠于”、大跃进、红八月、群众专政、唱红歌、平白饿死几千万人的民族;打倒了蔡元培、胡适、陶行知、张伯苓,学校就成了文革的发源地,成批地生产红卫兵,前后顺理成章。毛有话“全国学思解放军”,将中国打造成红色基地,领导世界革命,这就是他的“新中国”。
    
    今天中共已是腐败的代名词,但当初并非如此,没有牺牲精神,没有一批献身革命理想的圣徒,有不了“新中国”。如果将清廉、牺牲、勇气作为道德准则,本拉登基地成员远高于普通人,非此基地无法存在;塔利班即延安。当初红卫兵也是一批先进青年,并非心怀歹意的恶徒,他们满怀理想,为了“新中国”,烧书、砸学校、斗教师、杀黑五类。人类的大恶、大规模杀戮,都奉以“真理”、“道义”、“上帝”、“祖国”、“人民”之名。谁也不能说雷锋不是好人,但是在共产模式中,他即“对敌人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红卫兵体现的就是这一面;而且就共产意识,异己就是敌人。
    
    政治是谋众生之生,其道德要求必须限于常规,或者说社会需要以常识伦理制约政治。常识伦理既包括道义,也包括宽容;求公正,但也讲人性;它的基础是人性综合之平衡。常识是人类在长久生存中积累而成的人情事理,是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基本规与矩,是建立法律的基础。常识是大真理,核心价值是“仁”,与人为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政治中,对个人超常的道德诉求需要警惕,它潜含着残酷,其排异性与“高尚”、“纯粹”成正比。在政治中,我们需要警惕非人性的高调道德,它是残酷暴力的装饰,通向极权的阶梯。
    
    毛后,邓果断变革,弃置毛路线,放弃“革命”“阶级斗争”,全面务实地转向经济建设,这是当代中国的重要转折。我们一般将之定位经济变革,实际不仅如此,邓改变了中共与“新中国”的性质,一个红色“革命”的党、国家转向黑色“权贵资本”的党、国家。但是邓
    保持了中共的组织系统、极权制度、毛的红色符号系统,也就是:党权垄断国家,通过党组织严密控制社会,保障党权统治的合法性。换句话说,毛利用党和极权制搞 “革命”;而邓利用其搞资本主义;而极权制的资本主义则姓“权贵”。无论邓的变革有多少问题,但仍值得肯定,这是当代中国的一个了不起的进步。
    
    但是邓的变革有四个死结:1、党垄断国家,没有制约和监督,党的官员即无节制地占有掠夺,社会共生机制破坏,官民敌对,民最终走向暴力。2、党为垄断权力,诛灭异己,遏制社会的自然生长,由此与资本经济相应的社会机制不能建立;有国家,无社会,而党即国家;在党的单极统治下,民众没有自组的可能,呈沙砾化;由而当党的统治力一旦不够,便是国家崩溃,全面暴乱;3、保障国家极权制,首先需要保障党的极权化,就是全党成员对党的绝对服从和效忠。为此,其成员需要对“主义”宗教般的信奉;再,党需要不断地进行清洗,构成恐怖威慑,迫使成员效忠。邓放弃阶级斗争,将中共变成了“利益党”,腐败便是必然的,由此“党”的力量和效能也趋于瓦解。中共将完于管不住了官吏;而官吏却可滥用党权,泛滥腐败,进而使之陷入纷争。坚持极权制度,却又腐败,等待的就是崩溃。 4、名实相悖。这是本文的重点:
    
    “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人类社会是依“名”而建立的,社会规模越大、越复杂、越发达,对“名”的依赖便越大。“名”确立社群的意识认同,界定言行规范,建立秩序。“名”即是群体的“立约”,其是社会存在和运作之本。邓弃置了毛的路线,更改了“新中国”的性质,但是他沿袭毛的旗号和红色意识形态的语符,可谓用毛之名,而变毛之实。邓有他的不得已,毛是中共的牌位,否定了毛就否定了中共、否定了极权制度,毛之罪就是中共之罪、极权制度之罪,中共背上祸国殃民之罪,就再没有了执政的合法性(正当性),并且应该被清算。正是为了维护中共极权统治与制度,邓提出四个坚持,沿袭毛的旗号和语符。
    
    邓的“实用主义”为他的改革埋下了崩溃的隐患,即“名”与“实”的分裂。“实”之改革促使了经济高速发展,“名”的借用,也保障了中共统治和制度;但是,“名”的虚假化,导致国家信约解体。挂羊头卖狗肉是要付代价的,犹如银行发行假债卷。谁都知道“毛泽东思想”、“社会主义”、“工人阶级领导”、 “权力属于人民”是假的,如果国家名号、《宪法》都是假的,那么这个国家还有什么可以相信吗?如果国家不可相信,它就仅仅是强制性权力,而它的承诺、法律、政令、阐释,乃至它发布的信息等等,对于民就是谎言和废纸。国家立于“信”,无信即趋向解体。可以想象,随着中共强制权力的完结,中国很可能四分五裂(宏观而长远地看,这于汉语文明不见得是坏事)。群体建立于共认与信约,如果共认与信约瓦解,群体即解体。
    
    例如,中国自古以来就有爱国传统,从屈原到二战抗日英烈。中国作为一个世俗文明,国家有如民族之宗教,爱国是为人之信念,也是作人的道德要求,特别是对士阶层。爱国精神是中国文明的重要传统之一。但是,由于“新中国”窃据了中国国号,而“新中国”的后面是“党”的操纵;实际上,中国已是中共之党国。而中共又一直以“爱国”忽悠民众,使其效忠党,由此爱国就成了爱党。而共产革命给人类带来巨大灾难,中共更是罪恶滔天,况且今日之“中共”本身就是虚假之名、腐败之名。名不正而言乱,由此有关国家之认同便发生混乱。既然爱国就是爱党,那么爱国精神也就失去了真实之意义,而为闹剧。比如,中国愤青在世界各国捍卫“奥运圣火”;比如,当下全国的“唱红”。中共断送了中国的爱国精神和传统,现今“爱国”在汉语中已是一个揶揄性的词语,与草泥马并列。
    
    一般来说,国家陷于危机或破产,还有社会在,而社会有自组自治性,并有信约——传统共认道德及价值,因此社会可以屏蔽国家崩溃的混乱,保护民生,承负群体共生,进而可重新组织政府,恢复国家。但是在毛时代,为建立“新中国”,社会和文化这两个文明层面,均被彻底摧毁。比如土改,杀了上百万地富,中共在农村建立基层政权,由乡绅主持的传统农村自治社会被彻底摧毁。前面所提,毛持续搞了近30年的文化革命,全面清除1949年之前的旧语符,强制推行红色革命语符,其标志中国传统(包括近代)道德、价值、信约、文化全面废弃,换之以革命主义。但邓的改革就是放弃革命,由此毛所建立的整套红色意识形态瓦解。 “旧”意识被摧毁了,革命意识瓦解了,中国这个庞大共生体没有了共认意识、价值、道德、规范,实际这是群体共生性的丧失。
    
    按说社会、文化均有自生和修复的功能。破坏的社会和文化在恰当的条件下可以自身修复,乃至重建。虽然邓的改革开放使中国发生了巨大变化,但仍然是极权体制,可以算作后极权,党依然要掌控绝对权力,控制到基层,不允许建立任何组织,由此社会再生自成的机能便被扼止,社会无法修复,重新组织起来。在意识形态上,虽然毛的革命意识已经瓦解,但是为了维护党政权,控制社会,红色革命语符系统继续使用,并且党控制媒体、出版,保持其统治地位,不容挑战,如清污、反自由化、毛泽东思想方阵、重访西板坡等等。虽然人们已不相信红色语符,其意义也已失效,但是由于红色语符占据国家正统意识形态的名位,代表文明正面价值的意识体系便不能建立。比如,今年发生的闹剧,孔子雕像悄悄地放到天安门广场,但又被悄悄地搬走。这说明,中共高层清楚毛的牌位已经失效,想利用孔子,让孔子为其站台;但他们又怕孔子取代中共了的名号,搬走了毛,就不再是
    他们的天下;如果国人尊信仁义礼智信,就没有三个代表、八荣八耻的位置。只要中共掌控国家,毛和他的红色语符就要继续代表国家被供奉。再如,纪念抗日战争,中共将继续坚持他们的谎言——中共领导了抗日战争。他们会承认国民政府的功绩吗?会给予蒋介石先生和中华民国200多位殉难的将领应有的名分和评价吗?他们从来是将纪念抗日战争变“唱红”的节日。《浩气长流》这幅开山之作为什么不能在大陆展出?如果没有对中华民国的正名,如果我们不能面对国军130多万殉难将士的尸骨,如果没有对他们庄严而隆重的祭奠,如果没有抗日战争历史真貌的恢复,那么中华民族就不能恢复浩然正气,堂堂正正地站立;如果有这些,那么中共摆在哪里?因此,中共必须维持他们杜撰的谎言。如果继续维持中共的谎言,中华民族就是亵渎死难英烈,就是他们的不肖子孙,就是卑躬中共谎言之下的猥琐小人。可见,只要中共继续占据国家正统名位,中华民族的道统、正气就不可能恢复,中华民族也不可能坦荡尊严地站立。
    
    普世价值是西方文明精华之凝聚,是现代文明的标志,已为当今人类普遍接受。联合国的建立及它的原则便据于此。虽然一些后进国家,普世价值一时还难以落实,但这是方向。文明的进步就是不断地汲取好地,使人有保障、有尊严,有意义地生活。但是,中共对普世价值却视之如敌,畏之如虎;不是普世价值不适于中国,而是“法制、人权、自由、民主”的每一款都是对极权政权和制度的否定,承认普世价值,中共的统治就没有了正当性。因此,普世价值在中国是批判的对象,与之相关的思想、言论、语汇遭到屏蔽,从事“人权”、“民主”活动属于颠覆国家,当事者被划为敌对势力。不难看到,中共逆人类文明。
    
    正是由于中共窃据了正统之名,文明价值便不能在中国确立——包括中国传统文明价值和当今普世价值,由此国家、民族的整部正面的意识系统、道德系统无法建立,也就是整部文明的符号系统无法建立。中国国家与民族失去了文明的方向和道统。由于中共扼止文明的生长建立,致使社会急剧黑化。重庆打黑事件说明:黑化已是中国常态社会,官“黑”一体,主导社会;只有红色国家暴力可以灭黑;此两级之外,没有其它力量;预示:中国或因黑化而崩溃,或者中国转向红色法西斯国家。
    
    更糟糕的是,全民清楚整个国家和其意识形态都是谎言,但是他们需要接受谎言,并在其下生活。最近中组部公布:2011年全国发展党员307.5万名,其中大专以上学历的占31.5%,大学生占40.2%,35岁以下的占81.8%。按说,他们也算是有文化的精英了,他们明明不信共产之说,知道是谎言,但却要加入,因为可以上爬。这则消息说明了中国民族已无诚信,道德被腐蚀殆尽,“中国的人良心大大地坏了”。在“党”的旗帜下,人们只能昧着良心地生活。有文化的精英顺着谎言的台阶向上爬,草民便去卖假药、地沟油,二者是一样的。谎言已经成为体制,决定价值和分配,而正直、良善、诚信只能遭受厄运,而高尚、尊严几乎是可笑的词语。这个谎言体制中,规范了谎言的生活,人们必须学会造假、伪装、欺骗、卑贱、无耻才能活下去,否则就被淘汰。在这个体制中,凡正面文明价值都成了负值,反之亦然。我们说这个体制反文明,不仅在于其大规模的杀戮(毛时代)、迫害、掠夺,还在于它渗透民众日常生活,侵蚀社会常识性道德和规范。
    
    我们需要看到,在这个体制中,中国民族被腐蚀,在急剧流氓化。整个民族上不畏天,下不敬地,厚黑既取代孔夫子的“仁义道德”,也取代了毛泽东的“革命精神”,成为民族精神的主流。中国的腐败、黑化是全民、全社会的,并非仅限官吏,按说教育、医疗、司法是近乎神圣的事业,但于今已经是腐败的先锋。黑化是中国的整体生态,即使这个体制有一天完结,民族的黑化也还将延续。中国民族在严重透支其未来,流氓化已成为民族性格、传统的一部分,传递子孙,延续下去。一个有悠久文明传统的民族如何走到了今天,需要我们反省。
    
    (待续)
    ——《纵览中国》首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0602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新南北朝的曙光/谢选骏
·国家利益上的国共两党表现——辛亥革命百年回眸/居山川
·辛亥革命百年反思——只有宪政才能给政治斗争有序空间/牟传珩
·广州增城新塘,呼应辛亥革命百年 /孙长江
·孫文與辛亥革命/封从德 (图)
·《四书》、孔子与辛亥革命/卜大中
·继往开来纪念乐清县辛亥革命同盟会五位义士/陈维健 (图)
·辛亥革命百年“大赦天下”议/北京大学教授袁刚
·钱云会家乡话说辛亥革命同盟会四义士/陈维健
·辛亥革命百年: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刘放
·八旗子弟为什么敬拜 ——《辛亥革命》纪念馆/赵景洲(图)
·艾鸽《辛亥启示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十三亿孤儿/杨梦笔
·李智英:《辛亥革命99周年感怀》
·谢选骏:驳王希哲辛亥革命书
·徐文立:纪念辛亥革命再次走向共和/巴黎动态(图)
·纪念辛亥革命诞生一百周年
·辛亥革命研究之:孙中山与废约/王国兴
·力虹:中国需要新的辛亥革命
·斯坦福大学沪公布辛亥革命珍贵史料 (图)
·新闻目击;纪念辛亥革命百年武汉最后冲刺 (图)
·庆祝辛亥革命百年主会场武昌抓紧抢建 (图)
·民主中国: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征文启事
·天津辛亥革命遗址 10年消失7处
·武汉向海内外征集辛亥革命文物近400件
·武汉大兴土木 迎接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百年 (图)
·辛亥革命也敏感 京津高校辩论会被取消
·辛亥革命文献展免费开放 百年前照片亮相
·辛亥革命先驱后人共聚广州座谈 (图)
·中国会不会发生“二次辛亥革命”?
·贾庆林称将隆重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惊奇!辛亥革命爆发那年铁路局长罢免也是姓盛的接任
·浙江21位政协委员联名建议保护辛亥革命历史遗迹
·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中国体育收藏品展览开幕
·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一场革命,三种纪念
·杭州被曝强拆辛亥革命遗址 市人大叫停(图)
·北京日报社社长梅宁华激怒辛亥革命志士后裔孔星
·杭州辛亥革命纪念地等多座历史建筑被强拆(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