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打掉“特权”,解救中国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9月11日 转载)
    
     在中国,“特权”现象十分普遍,人们司空见惯。对“特权”阶级来说,这似乎理所应当,一直都是这样干的。人要一直坚持干什么干的时间长了,哪怕干的是丑恶,也会不以为然,甚至理所当然。这也是一个“习惯性动作”。
        (博讯 boxun.com)

      
      比如吃公家的,喝公家的,穿公家的,住公家的,用公家的,花公家的钱,玩公家的,这样日子久了,就认为公家就是自己家了,如果有一天不允许了,心里很难承受,甚至反目成仇。这样的事和我们平时过日子一样,比如有人借走你一把斧头,10年也没有还给你,你10也没好意思要,突然有一天你想让他归还你的斧头,他就会对你不满,说你小心眼不仗义斤斤计较等等,而不会对你感激。
      
      
      当官的人,衣食住行都是老百姓供给的,花的是老百姓的纳税钱,还处处搞“特权”,以为都是自己的功劳。当人们让他还回“特权”的时候,他就一百个不愿意。前几天,关于红十字会的一个小姐用公款买裤衩的帖子说的也是“特权”现象。以前也有用公款买袜子的。这都是小事。人们不仅疑问:这么爱占小便宜,一个裤衩和袜子也用公款报销?
      
      
      其实这里面反映的是一个恶习问题。小节不保,大节又如何保。连裤衩子袜子都舍得花心思算计在公款里的人,能不算计车子房子票子?我不相信。看人要从细节看,大的败坏都能看到,小节才最能反映大问题,所谓“窥一豹而见全身”。看人要看本质。我不是学心理学的,但我觉得心理学应该是这样的:喜欢占小便宜的人,见了大便宜会更喜欢。那些花公家的钱买车买房包二奶花天酒地的,起初可能也就是买个裤衩袜子报销了——但这并不等于用公款买裤衩和袜子的就不用公款养大爷包二奶了。
      
      
      前几天,我到黑龙江的九三出差,亲眼见识了“特权”的威风。街道“戒严”了,车辆一律“靠边儿”“靠边儿”,估计这种霸气的声音你是耳熟能详的。行人一律不能走人行道,而且命令行人“站着别动”。有一个人,“靠边儿’的行动慢了点,警车(黑00555警)突然就停在他的面前不远的地方,下来一个穿便衣的警察,气势汹汹地指着那个人:“说你呢,没听见啊!站那别动,动我拘了你!”后来我听说,这地方经常“戒严”,一有领导来了就这样,有时候连屋都不让出。这种事,在很多地方都司空见惯。
      
      
      这些警察和领导的“特权”,让老百姓“靠边儿”像吆喝牲口一样的阵势,我们都见识过,太熟悉了,太气愤了,但是没有办法,敢怒不敢言,因为那是“特权”,是吃公家饭的,手里有权,腰里有枪,权权相护,所以才敢横行霸道,匪气十足,根本就不把老百姓放在眼里。有时候“戒严”,堵车一堵就是一两个小时,老百姓骂声一片,但是没用,只能私底下骂一骂,不敢当人家的面“吱了”一声。
      
      
      几个农民为了强拆的事,拦住了一位“大员”的车,跪在车前面的路上磕头鸣冤,结果拦错了,拦住的是警察的车,结果这几个农民兄弟就被“拘留”在宾馆里了,不让和外界联系,让学习信访条例,每人每天还要交150元伙食费住宿费。磕头都找不着对象,磕头磕进了拘留所,这可不是什么奇闻。这是个真事,如果有好事的记者多事,我可以提供详细线索。
      
      
      有时候我就想,领导出来视察,为什么要惊扰地方?为什么要扰民?让老百姓都“靠边儿”,拒民于千里之外,到地方上你不见老百姓,你在视察什么?你不接触老百姓,不到群众中去,严重脱离群众,你能了解什么?哦,到了指定的地方,提前约会好几个人,甚至说什么话都是安排好的,这样的视察,除了扰民和给地方上添乱,除了制造气氛(气愤)和骂声,还有什么光荣?领导来视察,不和“地方上”打招呼,直接就来了,这不是更能真实地看到“案发”第一现场吗?而视察走形式,走过场,把老百姓都“戒严”,这样的视察,纯属坑人,铺张浪费,祸国殃民。
      
      
      这次动车出事,也表现出了不少“特权”现象,令网民十分不满。比如网上热议的“铁道部官员吃住在温州最豪华的五星级宾馆,仅仅一顿早餐就需要每人120元元”,这也是一个特权现象。比如媒体在报道的时候突出了领导“踩着泥泞的道路”“冒着酷暑”等等,意识里都是在给特权邀功。你是“公仆”啊,你“踩着泥泞”怎么了,老百姓不是整天亲自生活在“泥泞”和“酷暑”这样的环境里吗?据说,中央的领导到灾区,当地的领导们用了一个小时搞接待,他们没有别的事可干吗?还有动车出事后,温州的司法局,用“告示”的方式禁止温州律师接触受害者极其家属,紧急关头用“特权”就近、几时、果断地切断了受难者的司法援助。如果说让老百姓“靠边儿”的特权是一种张狂和无知,那么,温州司法部门的特权则表现出了极其冷漠、阴毒和无耻的嘴脸。
      
      
      当官的,级别越高,“特权”就越大,这是明码标价有规定的,车子房子吃的住的都是这样,明目张胆搞特权,觉得理所当然。似乎是,我的权利大,我的功劳就大,我的权力大,我就应该享受好的待遇。所谓的“吃苦在先”,“先天下之忧而忧”,实际都变成了享受在先,先天下之“优”而优先。中国的官人历来是这个脾气,被主子惯坏了,骑到了主人的头上作威作福已经习惯了。
      
      
      当官的,其实你没有任何特权,你的一切都是人民授权,要说你有特权,你就有“为人民服务”这一个特权,而不是“骑在人民头上”的特权。你的命也没有那么金贵,怕死你就不要当官,不要动不动就戒严,“保护”,你以为你真的的国宝啊。整的跟皇帝一样,“独道专行”“不可一世”,太给现代化人类丢人了。一个“公仆”,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地位,经常以主人的姿态亮相,这成何体统,岂不是没大没小,倒反了天罡。
      
      
      放下你的“特权”,回到你的本位,老老实实地为人民服务,老老实实地把工作干好,人民自然给你记功,为你鼓掌。一个社会的公平,人民的尊严,以及和谐稳定,首先就在于解除“特权”,只有回到本位上,社会秩序才能理顺,基础才能牢固。否则,人民对“特权”的厌烦,积怨,早早晚晚爆发把“特权”掀翻在地的历史性杯具,到那时候,“特权”就不是名声扫地丢人现眼了,恐怕还有狼狈不堪,猖狂逃窜。
      
      
      中国之腐败,实际归根到底是特权腐败。绝对权利绝对腐败,没有特权就没有腐败。一个国家,只要有特权存在,就不会有公平正义存在。所以必须的,打掉特权,不惜一切代价打掉它,只有让权利回到“为人民服务”的本位,而不是让它凌驾于“骑在人民头上”的高位,我们的社会才能真正彰显公平正义,才能真正和谐稳定,否则一切都是胡说八道,扭捏作态,颠倒黑白。只有打掉特权,老百姓才能活得有尊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412320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特权意识比特权本身更值得警惕
·容忍特权的“意识”比特权本身更可怕
·谢选骏:“以德报怨”是独裁者的特权
·王濛要的不是特权,而是基本公民权
·谁给了丽江“最牛协会”收取保护费的特权
·建议取消特供制度,解决特权腐败/胡星斗
·张辉杰:打倒特权阶级
·醉驾入罪了,特权车更加要看紧了
·中国“特权腐败”三原色……/巩胜利
·假“免费停车证”难掩真公车特权
·特权之下,哪里才有安放公义的支点
·从鄂州信合事件看官告官的官司其实比的是特权
·百年烟花,秀出党国特权/林保华
·消除特权车重在铲除“特权文化”
·公车改革16年无头绪,因未触碰特权
·“我爸是李刚”的权力和特权思想/敬一山
·特权集团专制信心动摇,和温家宝发出政治改革言论/宣昶玮
·宣昶玮:温家宝放言政改,特权集团专制信心动摇
·谁给了官员“保管”文物的特权
·陕西榆林高尔夫享免费用水特权 农田因缺水撂荒
·季建民:高温曝晒晒出的是特权福利
·洪晃将北京四合院归还外交部 称退出特权阶层 (图)
·多地公安O牌车改挂民用牌 网友忧新特权牌号
·特权车祸患无穷 江苏将取消全部“苏O”牌照公车
·《特权论》作者陈尔晋劝导胡锦涛率中共从良书
·湖北规定能源单位向职工提供特权福利将罚款
·何清涟:中国不搞私有化 特权阶层除外
·北大女生称火车站手机拍领导搞特权险些被拘
·“负福利”:“福利”与特权挂钩,覆盖面从最强者开始
·茅于轼猛批北京的特权车主根本“不知廉耻”
·许多人提出车船税不应对特权车“开绿灯”
·北京公安局称查封天上人间与所谓特权无关
·公安局有特权不经检察院、法院劳教你
·官僚特权阶层收入是当地人均收入的 8~25倍/金恒
·记者拍数千张特权车照片 曾遭死亡威胁(图)
·大陆官耍特权,台风停航渡轮冒险接回家
·教育不公之源在特权/新民周刊
·日照“最牛官宅区”像幅特权裸奔图
·没有人权的主权,不过是官僚集团的特权!
·福建工商银行员工曝光上层惊人特权黑幕
·信访局长王步祥伙同贪官利用特权侵占他(私)人巨额财产!!
·中国股市的退出机制是特权阶层对广大中小投资者的残酷掠夺
·关于高干子女特权的绝密报告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