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是人类歧途/王澄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9月0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恩格斯说,马克思一生有两个发明,一个是历史唯物主义,另一个是剩余价值。经过100多年人类社会的实践,证明马克思的这两个发明都是错误的。
     (博讯 boxun.com)

    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是人类思想和社会实践的歧途
    
    这是我读洪钎德《马克思》一书的笔记。【1】洪钎德先生是台湾人,曾在台湾,维也纳大学受过教育。他对马克思主义和黑格尔有专精的研究。然而,直到2008年这本书,(以前)我一直认为他写的书抓不住重点,不能形成自己的思路,这是非常遗憾的事。很明显,洪钎德本人不懂中国大陆共产党的社会,所以他的中文著作常常没有针对性。
    
    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是中国大陆人所熟悉的,简要介绍如下:
    
    马克思认为人类必须有吃喝住行衣,必须有物质生产,所以物质生产成为人类社会的基础,甚至是历史发展的基础。人的生活和生存决定了人们的意识,所以马克思发明了下层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两层楼”说法,并且断言,下层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马克思说,“社会史乃为人群个人发展的历史,不管他们对此历史是否有所意识。他们之间的物质关系是他们真实关系的基础。这些物质关系乃为必然的形式,在其中他们物质的和个人的活动才能落实”。
    
    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历史不过是分开的代代相传,每代使用前代留下来的物质,资产,生产力。因此,一方面是在完全变异的情况下继续原有的传统活动;另一方面则使完全变化的活动来修改古老的情况。
    
    恩格斯说,每个出现在历史上的社会当中,财富怎样分配,社会怎样分裂为阶级或阶层,完全取决于生产什么,如何生产,以及产品如何分配。以这个观点来分析社会变迁和政治革命最后的原因,不在人的头脑里,也不在人群对永恒真理与公义的高瞻远瞩,而是由于生产方式与交换方式的改变,这些改变的因由,无法在每个时代的哲学里,而必须在每个时代的经济学里去寻找。
    
    对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的批判有以下七个方面:
    
    *1。谁是无产阶级/劳动阶级?谁是有产阶级/不劳而获的阶级?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区分阶级时缺乏道德上的标准,且基本上是反智的。
    
    1949年以前中国的地主中有一部分人一边和雇员一起干活一边要从事管理工作,这些可能是小地主,那些大地主主要从事管理工作。那么地主算不算劳动阶级?从事管理工作算不算劳动?
    
    美国人讥笑马克思说,好莱坞的大明星空着手进片场,拿着上千万的工资出片场,你要不要说他也是“无产阶级”?因为他不占有生产资料。
    
    随着交通/通讯事业的发达,商业全球化,各种专门/专业的分工大量产生,也同时带来了人与人之间的复杂的生产关系。比如,美国就有大量的个体经营者,self employed,如(房屋)推销员,他自己是老板也是雇员,那么怎么定位他是劳动阶级还是不劳动阶级?他是无产阶级还是有产阶级?(他干得好就有钱赚,干得不好就没有钱赚)。
    
    今天的中国经济建设成果是资本家投资和领导/管理完成的,没有人会说资本家“不劳而获”吧,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划分是错误的。
    
    *2。上层建筑和下层建筑的迷惑
    
    “两层楼”理论是马克思提出的。马克思把经济层面的物质生活条件的生产方式,生产关系等说成是下层建筑,而国家形态,社会结构,法律制度,政治力量,宗教信仰,思想意识等说成是上层建筑。马克思并且认定人类历史的发展来自下层建筑对上层建筑的决定性作用。(毛泽东承认,上层建筑也可以影响下层建筑,但不是推动力)。
    
    这里面出现两个问题:一。谁属于上层,谁属于下层建筑?二。总是是经济层面影响上层建筑吗?上层建筑就不能起到决定性作用吗?
    
    回答第一个问题,人的智力,理性的思维,以及科学思想/理念是上层还是下层建筑?马克思说是下层,因为和生产有关;但今天很多学者都说是属于上层,因为和思想有关。如果像科学思想这样重要的内容,把它归为到上层还是下层建筑,都无法获得一致意见,那么就说明了一件事,马克思的“两层楼”的比方是错误的。
    
    回答第二个问题,韦伯【2,3】认为,人的理念有其独立的特质,并不总是受到经济状况的影响。我们举例如下,西方中世纪黑暗时期,宗教对社会及生产的影响非常突出,显然是上层建筑起到决定性因素。又比如,中共建政头30年,毛皇帝对中国生产力的破坏使得国家处于“崩溃的边缘”,这难道不是(上层)个人意志决定性地负面影响下层吗?
    
    *3。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其实就是“唯经济论”
    
    对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批判最多的就是指出它是“唯经济论”。后人认为马克思只是从经济眼光来看待社会和历史的变迁,故有人把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批评为经济决定论。
    
    面对大家对马克思唯经济论的批评,恩格斯不得不狡辩说,“如果有人扭曲它而主张经济因素是唯一的决定性因素,他就把那个说法转化成无意义,抽象和荒谬的说词”。(Engels’ letter to Bloch, 1890年9月21-22日)。
    
    尽管马,恩试图把经济因素压缩到“最后的情况下”成为社会变迁的主要动力,(意思是说并不是常态),以此来掩饰马克思唯经济论的荒唐,但是,中国大陆对于马克思主义60余年的学习和追求,(中共成立90年),没有任何人会否定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不是唯经济论。正如Benjamin Medeiros 在1994年说的,“如果天下的事都像马克思想的(只有经济学原因)那么简单,那就太好办了”。
    
    人类社会的发展不可能只有经济层面一个原因。中共说“喂饱了就是人权”,但是为什么会出现“越喂饱(社会)越不稳”的现状呢?人类社会的发展和变迁可以由很多原因造成,文化,政治,皇族家庭分裂,宗教信仰,族群分裂,争取同等/平等权益,等等,马克思主义一定要在每次大的社会变迁中找到经济学原因,并且无限放大,实在是牵强附会,绝对不是客观真理。
    
    *4。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的荒谬的历史发展方向论
    
    马克思认为人类社会的每一次发展都具有方向性,总是朝着进步和先进的方向在进化,这显然是错误地把达尔文对动植物社会的进化论应用在极为复杂的人类社会。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新成立的社会并不一定要比先前的旧社会拥有更高的政治,理性,道德,知识价值。韦伯反对社会发展有方向性和必然性。韦伯认为,人的理念有其独立自主的特质,并非都由经济基础所决定。
    
    中共建政后把农民的地从农民手中夺回来,建立人民公社,这是发展了生产力还是消灭了生产力?这是进步还是倒退?显然是倒退。
    
    马克思断言,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一定是从原始社会,到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最后到消灭所以阶级的共产主义社会。我们看到的是,西方没有从资本主义社会发展到共产主义社会。中国甚至没有从原始社会走到奴隶社会,也没有从封建社会走到资本主义社会,而是进入了两千年的皇权统治中央集权大一统农业社会。中共建政后,毛皇帝建立的极权统治和之前的中华民国的威权统治相比,完全是历史的倒退。
    
    马克思说的社会变迁一定要有方向性完全是错误的。社会变迁的方向是不可预测的。
    
    *5。 生产力一定会走在生产关系前面吗?
    
    马克思始终认为人类社会发展中,生产力比生产关系的发展快了一步,以致现存生产关系成为生产力发展的阻力,产生了不可修复/缓解的矛盾,从而引发了“进步/进化”性质的革命或社会变动。
    
    我们来看今天,资本主义制度激发了人类社会前所未有的生产力的发展,就证明了生产关系对生产力同样可以起到决定性影响。马克思的意思是,生产力是匹马,生产关系是马圈,马总是被圈束缚着。而资本主义社会好像是个生产关系的“大草原”,生产力这匹马想怎么跑就怎么跑。今天的资本主义社会证明马克思说的生产力“总是被生产关系(圈)束缚”的说法是错误的。
    
    从中国的秦朝(公元前221年)到清朝(1911年)两千一百三十二年的皇权统治中央集权大一统的社会过程也可以证明马克思说的话是错的。在这两千多年里,中国发生过多起改朝换代的社会大变革,但是每一次变革后都没有发生生产关系的改变,地主还是原来的地主,农民还是原来的农民。中国人的价值观也没有任何进步,并没有因为改朝换代就把中国农民对皇权的敬畏转变成公民社会的人人平等。(相比之下,英国的约翰.洛克于1689年发表“人人生而平等,生而独立,具有天赋生命权,健康权,自由权,和财产权”的观点。)
    
    中国两千年皇权统治的历史证明,在这个期间的“改朝换代”都不是因为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不是共产党说的“大地主阶级和农民阶级之间的矛盾”,社会变动也没有解决这个矛盾的意图和结果。比如皇族内部的倾轧也可以产生社会变动。如果我们说中国人在那个时代真的是要通过“改朝换代”来解决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只是一次两次革命做不到,那么我们要问,两千年内发生过多少次“改朝换代”的事件,还不能解决这个矛盾吗?所以马克思说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冲突造成改朝换代在中国历史上行不通。
    
    韦伯承认社会冲突对社会变革的重要性,但是韦伯认为冲突的原因可以是多样性的,并不像马克思说的只有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冲突。经验也告诉我们,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没有一定的规律可循,所以更谈不上两者之间的辩证关系。
    
    *6。阶级能不能被消灭?阶级造成的社会主要冲突会不会消失?
    
    有人认为在资本主义初期,确实存在过两个主要的阶层,劳动多却拿钱少的工人阶层,和劳动少拿钱多的资本家阶层。但是马克思把有产阶层和无产阶层的矛盾确定为人类社会发展的主要矛盾和动力是完全错误的。首先,中国两千年的皇权统治时期,中国农民就是有地的自耕农,他们就不是无产阶级。毛泽东为自己领导的“无产阶级革命”编造谎话,把有地的自耕农/贫农说成是半无产阶级。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有地的为什么要被说成“半没有”。毛泽东的谎话只能骗农民。
    
    我们为了讨论方便起见,把无产阶级改成“财产较少的阶层”。可以看到,人类社会中,“财产较多的阶层”和“财产较少的阶层”之间的矛盾将永远不会息止。我们一方面不认为有共产主义的那一天,即人类社会不可能发展到消灭有产阶级的地步,因为人人都有产,只是多少的问题。要确定家产500万以上的应当被消灭还是家产300万以上的被消灭?以“多”和“少”来划分谁该被消灭谁不该被消灭缺乏伦理学的根据。
    
    另一方面,我们也不认为“财产较多的阶层”和“财产较少的阶层”之间的矛盾总是社会主要矛盾,是推动社会大转型的动力,更不认为这种矛盾贯穿着人类历史发展的每个过程。
    
    *7。没有“科学的”社会主义
    
    韦伯认为,科学是对事实的承认,而人类的社会行为是人们对价值的选择。英国的文豪萧伯纳和德国法西斯都错误地把达尔文对于动植物的科学进化论发展和歪曲到“社会达尔文主义”,(注:这种解释和发展并不是达尔文的本意),他们认为不能够给社会带来好处(实在利益)的人就不该活着;或者从社会取走的多,给予的少也不该活着。因此,希特勒杀害了大量“劣等人”犹太人和残疾人。
    
    这个“科学社会学理论”给人类社会带来的血的教训我们永远也不能忘记。“科学”就是科学,“社会学”是社会学,科学不可能决定性地指导人类社会,因为人类社会比“科学”要复杂得多。就像韦伯说的那样,人类的社会行为是价值的选择,常常不是科学的判断。
    
    马克思相信科学可以对历史的终极目标提出答案,即最终到达共产主义社会,而韦伯认为无法从科学的角度获得人类历史最终极社会的图像。
    
    参考阅读
    
    *【1】洪钎德著; 付伟勋,韦政通主编:马克思。东大,台北,2008年
    
    *【2】洪钎德编著: 从韦伯看马克思。现代两大思想家的对垒。扬智文化,台北,1998年
    
    *【3】马克斯·韦伯(Max Weber,1864年4月21日-1920年6月14日)是德国的政治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他被公认是现代社会学和公共行政学最重要的创始人之一。韦伯最初在柏林洪堡大学开始教职生涯,并陆续于维也纳大学、慕尼黑大学等大学任教。他对于当时德国的政界影响极大,曾前往凡尔赛会议代表德国谈判,并且参与了魏玛共和国宪法(即魏玛宪法)的起草设计。韦伯是马克思的后代人,也是对马克思主义进行批判的主要学者之一。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1238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共封建等级制落后西方文明322年/王澄
·中共农民党怎么懂“形而上学”/王澄
·中医药能治病?中共欺骗人民60多年(十)/王澄
·中医药能治病?中共欺骗人民60多年(九)/王澄
·西中哲学史比较(六)/王澄
·西中哲学史比较(五):苏格拉底之前/王澄
·对中共的全方位理论战(下)/王澄
·对中共的全方位理论战(中)/王澄
·对中共的全方位理论战(上)/王澄
·西中哲学史比较(四):苏格拉底之前/王澄
·中医药能治病?中共欺骗人民60多年(八)/王澄
·西中哲学史比较(三):苏格拉底之前/王澄
·西中哲学史比较(二):苏格拉底之前/王澄
·西中哲学史比较(一):哲学的定义/王澄
·加强地方割据,摆脱中央控制/王澄
·中国社会大转型中的暴力因素/王澄
·马克思有个私生子/王澄
·中医药能治病?中共欺骗人民60多年(七)/王澄
·中医药能治病?中共欺骗人民60多年(六)/王澄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