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杨恒均: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9月06日 转载)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外媒报道,尼斯蕾恩今年仅19岁,有着大大的棕色眼睛和玫瑰般的红唇,包着粉红色的头巾。但这样一个妙龄女子却是利比亚最高领导人卡扎菲的禁卫军成员之一。上周黎波里陷落之时,她亲手射杀了11名反对派成员。反对派占领的黎波里时,她跳楼受伤。目前她在马迪戈的战地医院中接受治疗并等待反对派对她的审判。据她说,她在被统一集训并被洗脑时,多次被卡扎菲的高级官员强奸。她杀人也是被迫的,她不杀人,就有可能被杀死。当然这都是她的一面之词,有待法庭进一步调查。
 
    我就尼斯蕾恩的故事发了一个微博:“卡扎菲迟早会被审判,但即将到来的对这位19岁美女的审判才更值得关注!她是卡扎菲的女阻击手,一直被洗脑与培训,还被军官多次强奸,但就是这个可怜的美人儿,却亲手杀死了11位被俘的反对派,令人发指。她养好伤后将会被审判。你说:她该死吗?”

    后面的留言可想而知,几乎都是针锋相对的,认为她不应该判死,甚至无罪的大抵有这样几个理由:1,她是受害者,应该判那些强奸她的军官死刑,或者直接找卡扎菲算账;2,当时她进入卡扎菲的杀人学校时还小,她是被洗脑的,在那种环境下,她很难分清善恶;3,她是被迫杀人。她不杀人,就有可能被杀;4,她是在交战中杀人等等。而主张杀人偿命,要求依法惩处、判处死刑的则认为:1,她是成年人,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2,如果以被洗脑为名而可以逃脱杀人罪责,那纳粹与日本战犯都不应该被判处绞刑,他们都是被希特勒与东条英机等少数几位恶魔鼓噪与洗脑的;3,分不清善恶不能成为赦免的理由,她已经19岁了,难道不知道那些多次强奸她的军官是坏人?4,如果担心被杀而就可以去杀人,并得到赦免,那所有犯下反人类罪的凶手都可以把罪责推脱到唯一的那位独裁者。再说,她射杀的是被俘的手无寸铁的反对者,而不是持枪对峙的战士,等等。

    我贴这条微博只是想引起大家的思考,就连我自己,也并没有确切的答案。在(大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这样的国家里,你有时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评判像尼斯蕾恩这样的杀人者,他们是受害者,还是害人的受害者,或者是邪恶的帮凶?

    我们唯一能够肯定的是卡扎菲不是个好东西,他建立并执政42年的制度也不是一个好东西,这一点随着他的垮台越来越清楚。但卡扎菲建立的制度持续了42年,而他并没有像希特勒与萨达姆一样,使用极端手段对付反对派,他甚至没有强大的军队,连自己的卫队都挑选一些漂亮的处女,鉴于他最看不上女人的战斗力,可见他挑选美女卫队的目的。

    不管卡扎菲躲在哪个狗洞里,无论他如何鼓噪大家“不要像女人一样战斗”,要去打游击战,直到利比亚毁灭,也要战斗到底,他肯定是没戏唱了,没有几个人会为他打游击,连中国的军事专家与挺卡派都销声匿迹了。为了未来的利比亚能够和平、和谐地发展,把罪责都加在卡扎菲与他一手创建的制度上,肯定是最好的办法,现在利比亚需要和解与包容。但,那些协助卡扎菲的军官,那些被军官们训练与调教到去杀害反对者的尼斯蕾恩们,真的是那么无辜吗?

    这个问题也许对于正在走向胜利的利比亚人民来说不再是一个问题,但对于那些还处于类似利比亚卡扎菲统治下的人民,一定还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问题,甚至是一个不能随便讨论的问题。

    利比亚当然不同于纳粹德国,但并不防碍我们从希特勒的德国开始。在纽伦堡审判纳粹战犯中,让各国法官最困扰的就是,那么多屠杀犹太人、犯下反人类罪的纳粹战犯都一口咬定他们是执行上面的命令。如果真是按照国际法的战争罪来宣判他们,恐怕一个也不应该被绞死。而最困扰我的却是,希特勒的部下都宣称是执行命令去屠杀犹太人,可历史学家们到现在也没有拿出确切的证据来证明,屠杀犹太人是希特勒亲自下令执行的。而让战后德国人最困扰的时问题则是二战后的一则统计数据,这则数据显示当整个德国的犹太人都被驱赶和集体屠杀的时候,竟然有高达四分之一的德国人承认,他们完全不知道有这回事!四分之一世界上最优秀的几千万德国人啊!——也许,三个困扰后,我们就能够更好地理解勃兰特的下跪——那位被纳粹德国通缉追杀了十几年的西德总理勃兰特为什么会在华沙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前下跪?他应该不只是为希特勒与纳粹们下跪,他更是为德国人赎罪,为自己赎罪。

    勃兰特下跪发生在1970年12月7日,但德国的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20年后的1990年,东西德统一,秘密警察的档案对全体公民开放。当时,那些记载公民资料的档案堆成了小山,据说铺开来的话,可以绕德国一圈。年满18岁的公民持个人身份证就可以去查阅与自己有关的秘密档案。结果,那么多人突然从告密档案中看到了亲戚朋友曾经对自己的揭发,甚至还有夫妻双方互相揭露的秘密材料,有夫妇受不了这种巨大的道德打击而双双自杀。
  
    我们大概还记得,东西德的统一是很戏剧化的,也是在和平中完成的。统一后几乎没有判处几位东德的执政者与秘密警察有罪,而这些秘密档案却突然揭露出这种制度是如何扭曲人性与人心的。这是一个何等优秀的民族,可这个民族,竟然没有出现一位《窃听风暴》里虚构的那位良知未泯的情报人员。谁该为那时的罪恶下跪,又该向谁下跪呢?每次穿越德国,我都有一个感觉,东西德是统一了,但东德的人民,以及那块遭受蹂躏的土地,要想从外表与内涵上达到西边德国的水平,恐怕还得半个世纪!
 
    苏联与俄国。我曾经极度困惑,斯大林杀了那么多人,为什么现在的俄国人几乎很少去反思与追究,甚至集体保持沉默?因为普京是克格勃?后来我才闹明白,斯大林杀人,而他杀掉的那些人也在杀人,民众是受害者,但这些受害者却在以各种超乎想像的办法容忍甚至鼓励独裁者对他们进行迫害。有时甚至已经弄不清,到底谁是元凶,谁是帮凶。
 
    没有人会否认苏联秘密警察克格勃是臭名昭著、杀人如麻的,捷尔任斯基创立这个组织时赋予它不经审判而杀人的权力,而捷尔任斯基由于死得早,免于一死(他的家人与秘书就没有这样幸运了,被斯大林处死),他之后的历任克格勃头子几乎都被斯大林、赫鲁晓夫不经审判就杀掉了。这样一笔账,你让现在的历史学家去找谁来算?于是,苏联崩溃的当天,人民推到了莫斯科广场上的捷尔任斯基的塑像,可2004年,他的塑像竟然又被重新竖了起来。

    还有我们的文革。毛泽东最了不起、也让至今让很多“人民”还怀念他的地方,就是他不使用秘密警察,也不用军队,他更没有直接下令杀人,他老人家使用得最得心应手的“武器”就是“人民”:人民互相运动,互相斗争,互相揭发,互相监督,互相残杀——我赞同深刻、彻底地反思文革,但最深刻的反思莫过于文革时的一句流行语:“灵魂深处闹革命”。我们应该扪心质问自己的灵魂,文革真是一个人能够发动得起来?你真的只是受害者而不是害过人的受害者?那你的父母呢?还有,刘少奇与林彪可以说是死于全民对毛泽东的狂热崇拜,可第一个高喊“毛主席万岁”的是刘少奇,第一个高举那本“红宝书”的是林彪,人害他,还是他害人?

    没办法再深入下去了,否则,我就白写了。打打杀杀太沉重,以你那个长相,恐怕也没有机会被挑选去伺候卡扎菲,也不一定会被逼迫去杀人,但这不防碍我们每一个人都扪心自问一下:在这个道德沦丧、信仰缺失、底线失守、贪腐盛行的社会里,你只是一位无辜的受害者?
    
    杨恒均 2011-9-4
    
    杨恒均: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附录一:卡扎菲调教的美女阻击手射杀11人
        
    尼斯蕾恩·曼索尔·奥佛卡尼今年仅19岁,有着大大的棕色眼睛和玫瑰般的红唇,包着粉红色的头巾。但这样一个妙龄女子却是利比亚最高领导人卡扎菲的禁卫军成员之一,也是他的专属女狙击手之一。上周的黎波里陷落之时,她射杀了11名反对派成员。目前她在马迪戈的战地医院中接受治疗并等待审判。

    在谈到自己的杀人历程时,尼斯蕾恩说:“我杀了第一个,他们会带着第二个俘虏过来。他看着地上同伴的尸体吓坏了,接着我也把他杀了。”  

    在的黎波里的女子军事学院,数千名“娘子军”都为卡扎菲效力。尼斯蕾恩就是其中一个。谈起她的人生历程,无论是医生还是反对派都认为她是被胁迫在如花似玉的年纪就手染鲜血。尼斯蕾恩称她和她的家人并非卡扎菲的支持者,只是因为父母离婚后母亲身患癌症,尼斯蕾恩无处可去只得进入的黎波里的女子军事学院。尼斯蕾恩回忆道:“总共有1千名来自利比亚各地的女孩到了这里,我是和大学的一个朋友一起来的。他们要找的就是像我们这样的女孩子。”

    在女子军事学院里,尼斯蕾恩被培养成狙击手。她不仅要学习各式武器的用法,还日复一日地接受洗脑式教育。“他们告诉我,哪怕是我的母亲说了什么对卡扎菲不敬的话,我也必须杀了她。如果我自己说什么不适当的话,他们就会打我,把我关起来。他们还说,叛军若攻陷了这里,我们就都会被强奸。”尼斯蕾恩说。

     刚入校的女新兵还会被不同的指挥官强奸,这已经成了惯例。尼斯蕾恩就曾数次被军方高层人士强暴,其中包括77军指挥官曼索尔和他的儿子易卜拉欣。尼斯蕾恩的哥哥称他曾试图将妹妹救出来,结果非但没有成功,反而还遭到不少威胁警告。

     随着卡扎菲政权的逐渐垮台,对女兵的身心虐待也与日俱增。利比亚流传着一种说法:“割我的脖子也别让女人毙了我。”于是尼斯蕾恩成为了刽子手之一,专门击毙反对派俘虏。尼斯蕾恩被带到一个房间里射杀反对派俘虏。“那些囚犯被绑在外面的树上,一个一个送进来让我杀掉。我不记得他们长相,但是他们和我都一般大。”尼斯蕾恩哭了起来,“如果我不杀了他们,我就会被杀掉。我一犹豫,就有一个士兵拿枪指着我。我在三天里杀了大概11个人。”

    尼斯蕾恩说:“我根本不想这么干。我不想伤害任何人,我只想过普通的生活。”最后尼斯蕾恩从二楼窗户跳了下去,被送进反对派医院。目前尼斯蕾恩正接受治疗,同时也等待着未来的审判。因为懊悔她模糊其词,因为恐惧她不愿解释自己的行为。尼斯蕾恩或许今后会康复,但她的心理究竟要过多久才平复却不得而知。

附录二:杨恒均微博及博友留言

    [杨恒均微博:卡扎菲迟早会被审判,但即将到来的对这位19岁美女的审判才更值得关注!她是卡扎菲的女阻击手,一直被洗脑与培训,还被军官多次强奸,但就是这个可怜的美人儿,却亲手杀死了11位被俘的反对派,令人发指。她养好伤后将会被审判。你说:她该死吗?]

   该死,美丽不是挡箭牌!

    如果仅限于执行军事命令,似乎不应该处刑。

    这样的狗当死!

    按罪行该死。但是如果确实痛悔罪行,并且有力了揭露了卡扎菲的人人类罪行,可以赦免。
    
    每一个罪恶的实施都可以找到借口,可借口并不能掩盖犯罪的事实。哎~可怜的罪犯。
    
    她不杀别人会杀她,这的确是个问题。

    你有将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权,洗脑和控制信息是现代社会的最大的罪恶。
    
    这个女子是个受害者,不过成为凶者的工具罢了。
    
    才19岁还有大把的人生啊~~让她死也只是一种为11位被杀的反对派复仇的形式。不如留条生路给她.漫长的生命历程终会让她懂得曾经她有多错。也许以后的她为社会能做出更多好的事情来补救她的过错。

    她亲手杀死了11个目前和你一起位民主自由战斗,为推翻专制而抛弃一切的人,而这其中,还有一个可能是你亲密的战友,他们的妻子女儿再也见不到他们。就因为你说的这个“受害者”。
    
    如果仅仅是命令执行者,我想应该无罪。
    
    政治的真谛是妥协而非对抗,能宽容处且宽容,这个女子不也是独裁体制下的受害者么?
    
    她不过是一个执行命令的“公务员”而已;虽然邪恶,但是卡扎菲政府当初也是合法政府啊。千错万错,是卡扎菲的问题,我认为不能算到这些执行人员头上。
    
    从道义上,她该死。但我认同废除死刑,让她坐穿牢底吧。如果这次审判是终身监禁,那意义重大。
    
    她不该死,她是被恶人用作了杀人的工具.该死的是集权和专制的独裁制度.审判她,是为了挽救更多像她一样的人,让她在普世价值面前赎罪和忏悔.最好在国际法庭审判,向全世界直播,尤其向那几个还处在集权和专制独裁国度直播.
    
    政治的真谛是妥协而非对抗,能宽容处且宽容,这个女子不也是独裁体制下的受害者么?
    
    内战中的立场不应作为法庭上量刑的参考,战后重建应以宽容为主,即使是卡扎菲本人也不应被处死,道义上的审判和长久的使其流亡海外或者剥夺其自由是最明智的选择。一百五十多年前的美国南北战争已经作出了表率,唯有政治上的宽容才能令国家真正的民主。女孩不但不应被审判相反应该审判强奸她的军官。
    
    很奇怪,杀了11个人的人竟然不应该被审判,而强奸她的要被审判?难道是美丽无罪?
    
    如果这也算有罪,我们的身边太多罪人了;太多人在情愿不情愿地协助某些人在作恶。当年的文化大革命,罪人就更多了。持这种观点,也不利于争取体制内人士的支持:他们害怕事成之后他们会成为罪人。
    
    如果按照您的理论,那么当年二战结束后只要处罚一个希特勒和东条英机就足够了,那些甲级战犯可就真成了冤魂了!
    
    她是工具,她是邪恶者施暴的工具,她分不清正义因为她的灵魂被邪恶洗脑被邪恶占据,她沦落为邪恶的奴隶,成为邪恶者的刽子手。审判是履行程序,走的是程序之正当,她应该被处死,尽管她也是受害者,尽管她在邪恶者眼里也只是个工具,但她必须死,她实施了杀戮,她要为她的杀戮负责。
    
    在战场上战士开枪杀人是他的职责。
    
    但她不是在战场上杀的,她杀的都是俘虏。
    
    她杀俘虏是执行上级命令,性质不同。
    
    如果上级命令你现在去杀死那些在微博上“煽动颠覆政府”的人,你如何办?
    
    经过洗脑以后,您还能对是非做出判断吗?想想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时代?有多少这样的?审什么判?胜者王侯败者贼!不就这个道理吗?什么他妈的对与错,在卡扎菲时代,她敢不服从吗?谁敢?别妈了巴子的马后屁!
    
    咱们这里是讨论,别使用那种语言。她被强奸过多次,在被强奸的时候,作为一个动物,她是否已经知道,那些强奸她的人不是好东西?还是她很享受强奸?并且为强奸者去杀人?注意,她并不完全是被强迫的,战争快胜利的时候,她总能逃跑,甚至反戈吧?可她选择自杀。
    
    说此女脑袋被洗脑,分不清善恶的人请思考一个问题:你被人多次强奸,还不知道那个硬插你的人是恶?还会被他们指导去杀人?过后又来诉说,人家强奸你,而你不得不杀11个人?
    
    她很可怜但是也是可悲的,审判公正即使判她死刑也是合法的,不过她的悲哀之处就是被洗脑做了独裁者的帮凶,原本她可以生活美好,可惜误信了独裁者的谎言造成了这样的结局。

    饶恕这个19岁的女孩子,她不是利比亚特权独裁的建立者。

    当然应该饶恕为主,但不能简单的饶恕,否则,那11个人,以及还有某些国家无数的帮凶呢?

    只要帮凶一日不灭,这个话题就是最值得我们讨论的话题。

(Modified on 2011/9/07)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002254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杨恒均: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图)
·杨恒均:永别了,卡扎菲! (图)
·杨恒均: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图)
·杨恒均:对话柏拉图 (图)
·杨恒均: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图)
·香港对话:航母、高铁与中国模式/杨恒均
·杨恒均:从乡村选举、一国多制与党内民主说起
·杨恒均: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图)
·杨恒均: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杨恒均: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杨恒均
·杨恒均:我们该如何坚守梦想? (图)
·杨恒均:美国、台湾大选序幕拉开,我们怎么看?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杨恒均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杨恒均
·杨恒均: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杨恒均: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杨恒均博士失踪之我见/陈军
·杨恒均“失踪”的一场虚惊及其他/淳于雁
·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促中国准澳外交官见杨恒均
·杨恒均指自己并非失踪 冯正虎获释
·杨恒均突再发声 重获自由仍受质疑
·失踪网络作家杨恒均可能将恢复自由
·杨恒均出来了,说“病”了一场
·杨恒均广州失踪澳洲交涉 民主小贩疑遭警绑架
·德国之声:澳籍作家杨恒均广州失踪
·澳大利亚:作家杨恒均在中国失踪/美国之音
·BBC:澳籍华裔作家杨恒均中国广州失踪引关注 (图)
·杨恒均广州失踪,澳大利亚外交部介入找人
·杨恒均傍晚广州在白云机场失踪
·"走遍中国"之:异地做官不能防止腐败/杨恒均
·李悔之:宣扬民主,为杨恒均作一回“义工”
·欢迎“民主小贩”杨恒均的新书《家国天下》(图)
·杨恒均和广州保安的新闻失实
·杨恒均呼吁:请把你们的月饼送给他们!(图)
·杨恒均世博亲历记:中国人的低素质让世博蒙羞?(图)
·采访杨恒均:温总理为什么谈普世价值?
·港大惊现“民主小贩”杨恒均演讲的雷人广告(图)
·李剑芒:也说说杨恒均那点事
·杨恒均究竟是“胡适”,还是“卧底、线人”?
·期盼杨恒均与维权者同行/周鸿陵
·杨恒均:这样的民主,一定会带来混乱!
·刘亚洲的“西部论”与杨恒均的“七十年大限”论
·杨恒均:与文化部长商榷如何“反三俗”
·杨恒均:弱势群体不是潜在的杀童犯
·中国大趋势,我不得不说的话/杨恒均
·杨恒均:从“情报治国”到“民意治国”?
·看完文强的罪证,我发现他是无辜的/杨恒均
·杨恒均;举报色情网站与官员财产申报
·杨恒均:判断真假民主的标准是“专制”
·杨恒均:看《蜗居》有感,我们都是精神上的二奶
·杨恒均: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公民万岁——兼答李悔之与杨恒均先生
·杨恒均:你的富裕,是共和国的耻辱!
·把杨恒均、李悔之当“汉奸”围剿的悲哀与根源
·杨恒均: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致陆克文总理公开信:你哥哥歧视中国人/杨恒均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