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贺卫方:这样的立法违背了政府的承诺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9月04日 转载)
     来源:财经网 可以拘留而不在24小时内通知家人,“不只是提前已经把犯罪嫌疑人当做罪犯,而且也把其家人视为罪犯,加以惩罚。对照一下我国政府签字加入的国际公约,这样的立法完全违背了政府的承诺。” 9月1日至9月2日,著名法学家、北大教授贺卫方在微博里对刑诉法修正案发表评论。他指出,规定危害国家安全罪和恐怖活动等罪可以拘留而不在24小时内通知家人,“不只是提前已经把犯罪嫌疑人当做罪犯,而且也把其家人视为罪犯,加以惩罚。对照一下我国政府签字加入的国际公约,这样的立法完全违背了政府的承诺。”

     贺卫方说,刑诉法修正案第一条使得“立法宗旨跑偏”。第一条为:“为了保证刑法的正确实施,惩罚犯罪,保护人民,保障国家安全和社会公共安全,维护社会主义社会秩序,根据宪法,制定本法。”

     他说,刑诉法乃限制政府权力、保障人权、维护自由之基本法,修正案(以及现行法)开宗明义即偏离此价值,一味强调打击犯罪。 (博讯 boxun.com)

     他认为,诉讼法的任务就是保证实体法的实施,程序法有其独立价值。“践踏程序,以逞实体,法治国所不为者也。”

     对修正案第四十二条,贺卫方认为这有“敌视律师”之嫌,修正案第四十二条:“辩护人或者其他任何人,不得帮助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隐匿、毁灭、伪造证据或者串供,不得威胁、引诱证人作伪证以及进行其他干扰司法机关诉讼活动的行为。”

     贺卫方问道,“威逼利诱证人乃检察官警察家常便饭,为何不规定‘检察官、警察、律师或任何人不得……?’”

     对修正案第五十三条,他认为是“亮点”:“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应当予以排除。”

     他说这“迈出很大一步,难能可贵!不过,假如非法手段所获供述等能够证明案件事实,是否也坚决排除,犯罪人不受惩罚亦在所不惜?”

     对这个问题,贺卫方表示了不乐观的预期:“法院没有真正的独立,公安机关和检察院的强势地位不改变,这样的条文不过是空口白话而已。”

     最大争议条款是修正案第八十四条:“除无法通知或者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等严重犯罪,通知可能有碍侦查的情形以外,应当把拘留的原因和羁押的处所,在拘留后二十四小时以内,通知……家属。”

     贺卫方认为,“此条中一个诡异逗号引起理解混乱。单列两种犯罪不是限制,而是突出;‘等’乃麻袋口。”

     他进一步评论道:由于“等”字的麻袋口意义,故逗号后系规定前文抑或单列一类已无关紧要。另,对于二十四小时内不通知家属者,何时通知,法条不著一字。是否意味着可以是几个月或几年?关键还在于,整个立法都贯穿着一个可怕倾向:对公安等行政权力缺乏司法审查。建议:对是否构成不通知,应由法院审查。

     最后,贺卫方说,通知家属不应有例外。“思来想去,这第八十四条还是废除为好。试想,一个人被拘留了,政府居然不告知其家人,家人也只好满世界找——是自杀了,走失了,还是……这太不人道了,是一种株连。通知家人在极个别情况下会给侦查带来某些妨碍,但是相对政府秘密逮捕和监禁带来的不正义,得不偿失。”

     他表示同意网友的看法,这有违反“疑罪从无”原则之嫌。贺卫方还专门将我国已经签署的《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公约》的相关条文列举在微博上。

     《联合国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公约》第九条

     第一款、人人有权享有人身自由和安全。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或拘禁。除非依照法律所确定的根据和程序,任何人不得被剥夺自由。

     第二款、任何被逮捕的人,在被逮捕时应被告知逮捕他的理由,并应被迅速告知对他提出的任何指控。

     第三款、任何因刑事指控被逮捕或拘禁的人,应被迅速带见审判官或其他经法律授权行使司法权力的官员,并有权在合理的时间内受审判或被释放。等候审判的人受监禁不应作为一般规则,但可规定释放时应保证在司法程序的任何其他阶段出席审判,并在必要时报到听候执行判决。

     第四款、任何因逮捕或拘禁被剥夺自由的人,有资格向法庭提起诉讼,以便法庭能不拖延地决定拘禁他是否合法以及如果拘禁不合法时命令予以释放。

     第五款、任何遭受非法逮捕或拘禁的受害者,有得到赔偿的权利。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402047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特大事故能否激活“睡美人条款”?/贺卫方
·贺卫方,不称职的“法学”教授
·贺卫方:红歌之忆
·关于红歌/贺卫方
·文革爆发45周年/贺卫方
·律师与正义/贺卫方
·法治与所谓大国崛起/贺卫方
·法治、人治与运动治/贺卫方
·贺卫方:要以群众狂欢的方式处死一个人吗?
·为了法治,为了我们心中的那一份理想/贺卫方
·如何走出禁放烟花爆竹的困境/贺卫方
·重庆“红歌”能否首先感动重庆官员/贺卫方
·民主宪政创造和平与繁荣/贺卫方
·贺卫方:重建温良谦和社会
·律师被难日 国民遭殃时/贺卫方(图)
·我的朋友贺卫方/何兵(图)
·贺卫方:中国律师独立之困
·江平老师80寿的庆祝/贺卫方
·贺卫方的准星与盲点/西风独自凉
·“突然让我有一种惊醒……”——法学家贺卫方教授谈何杨纪录片《赫索格的日子》及福建三网民案 (图)
·既要谈问题,也要谈立场——与贺卫方先生商榷
·贺卫方谈独立候选人:自由参选是国民乐观的标志 (图)
·视频:著名法学家江平、张千帆、梁治平、贺卫方北大精彩演讲 (图)
·贺卫方人大论坛点评李庄案引发强烈反响
·贺卫方:法律涉及每个人的利益和权利
·钱云会碾死案:贺卫方“如果属实,政府就是杀人犯罪”
·悼念陈桂明教授/贺卫方
·莫少平和贺卫方被阻止出境参加IBA研讨会
·贺卫方浦志强讲座评论中国司法腐败(图)(图)
·乌鲁木齐出事,全疆都要封网?—贺卫方回新疆,回到前网络时代
·敢言北大教授贺卫方派往新疆支教,疑因签署《零八宪章》(图)
·北京大学教授贺卫方即将到达新疆石河子大学任教
·昝爱宗:贺卫方先生的选择
·呼吁政治改革的法学教授贺卫方失去工作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