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别让正常的诉求表达变成悲情控诉的比拼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8月28日 转载)
    
    稿源:南方都市报
     (博讯 boxun.com)

     贵州一家公司近两年来拒发130多名民工的600多万元工资,两名农民工屡次讨薪无果爬上塔吊,一住就是68天。贵州六盘水市政法委副书记为劝说两人下塔吊承诺支付工资。走下塔吊后两人被拘留,其中一人至今未释放。(8月27日《华西都市报》)
    
     当“农民工”、“屡次讨薪无果”、“爬上塔吊”、“一住就是68天”、“下塔吊后被拘留”这些悲情的字眼被同一个事件所串联起来,呈现在公众面前时,非常容易激起人们道德上的义愤。但是,在评判任何一件事情之前,首先要搞清楚最基本的事实。
    
     据被指控为拖欠各种款项的一方表示,爬塔吊的两个人并非农民工。虽然我们不能仅凭这一说辞就偏听偏信,但从已经披露的信息看,两个人的农民工身份是存有疑问的。两人之中有一个人在工地上投入了部分资金,同时也在现场从事管理工作,另一个人则是购买了一台吊车,自己当司机。并且从他们被拖欠的资金数额看,分别为46万元和10万元,都不太像农民工的资产实力。
    
     为什么两个看起来并不是十分符合“农民工特征”的当事人,也愿意把自己包装成“农民工”,并以“农民工”最为悲情的表达方式———爬高楼或者爬高塔,来表达自己的诉求呢?这是因为这样的“行为艺术”和“农民工”的身份勾兑在一起,可以产生最好的新闻效应,再没有比把自己包装成为农民工群体“悲情代言人”更具震撼和传播效应的方法了。
    
     在这个被围观就意味着权益能够得到保障的时代,一个诉求能够被围观是非常幸运的一件事,这也就是为什么不少诉求表达者,都想方设法炮制“围观效应”的原因所在。或许有人会说,如果这两个人事后被证明不是真正的农民工,是不是我们的围观善意被欺骗了?我觉得不能这么简单地下结论,因为不管两人是否为农民工,这件事暴露出来的诉求表达渠道不畅也是不争的事实。
    
     即便把农民工爬高塔讨薪还原成为资金往来上的纠纷,但其能让两个人呆在塔吊上68天来表达自己的诉求,也是让人感到很悲哀的一件事。虽然我们不能先入为主地认为谁能爬上塔吊或者说谁在塔吊上呆的时间长谁就有道理,但对于任何一个想要生活得体面和有尊严的人来说,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谁愿意这样秀上一把,何况还是爬上塔吊一呆就是68天。
    
     原本应当是通过正当途径,比如调解、仲裁或者诉讼表达的诉求,到现在却变成了悲情的比拼,这一方面说明正当的诉求表达渠道并不畅通或者说即便畅通也成本过高,另一方面更说明即便通过“比惨”或者“比悲情”来表达利益诉求,也需要不断地挑战大家对悲情的想象力底线,因为只有那些悲情到让我们觉得匪夷所思的事情才能唤起更大围观的力量。
    
     现实就是如此残酷,想想当初,一个农民工爬上高塔很快就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其在高塔上也不可能呆上多长时间,可现在爬上高塔的持续时间竟然延长到68天。这说明,如果正当的诉求表达一旦变成悲情的比拼,其结果只能是没有最悲情,只有更悲情。
    
     对于这起事件,除了两个当事人的农民工身份外,还有更大的待解谜团,比如究竟是被控诉方拖欠各种款项,还是控诉方由于怕承担亏损“反咬一口”,但是,有130个左右的农民工工资被拖欠是无可辩驳的事实,在一个正常诉求得不到很好表达的环境中,谁能保证他们中的一些人不会因为屡次讨薪未果也同样走上“悲情比拼”之路?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891831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郑民生在控诉/许晓黎
·廖祖笙:控诉渎职者胡锦涛和温家宝
·金诺医药公司职工的公开控诉信
·上海陶冬莲控诉中共《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恶“法”
·看80后如何控诉高房价/刘光宇
·控诉上海市瑞金医院将正常人做活体试验的惨剧/张贵兰
·控诉湖南永州市人民医院
·河北石家庄假药致癌受害人的血泪控诉/李淑珍(图)
·“上海倒楼”是对黑心中共的控诉/舒圣祥
·王金堂: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控诉临沂市政府
·新疆乌鲁木齐市6万农民的血泪控诉!
·安徽访民控诉凤台县法院司法不公
·关于南航信访群体屡次在京被暴力拘禁致残的控诉
·西安中泰嘉苑业主的血泪控诉
·刘红英对闵行区房地局知法犯法的控诉/上海维权
·从我作证到我控诉的良知出发
·常雄发控诉上海警察违法行政/上海维权
·常雄发控诉上海警察非法收缴申诉材料
·给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上海台属发明者家庭对陈良宇、韩正、陈超贤的控诉(之二)(图)
·河北定州刘敏杰控诉儿子被残杀,法院轻判主犯/视频 (图)
·山东少女血书控诉村官侵吞征地补偿 (图)
·河南许昌烟草买断工人向媒体控诉反被拘留(附视频)
·山东单县强拆:受害人血泪控诉(下)刘华春、郭成立/视频 (图)
·广州白云区嘉禾街望岗村村民集体控诉村书记黎志航鲸吞巨额集体财产(附多图) (图)
·噩梦100天,武汉花楼街访民彭汉怀控诉黑监狱 (图)
·五百人拟集体自杀控诉江西法官侵权
·愤怒控诉上海闵行区民警对我故意迫害
·一位七十岁老人的控诉:唐山开平区栗元派出所剥夺了我的人权 (图)
·动车追尾:来自浙江绍兴杨峰的控诉 (图)
·立案告状无门,在上海法律成了空架子——上海马桥农民控诉(多图) (图)
·失地农民控诉河南省固始县官匪的罪孽
·卫生部前控诉:女运动员车祸8小时不救治死亡 器官疑被医院盗卖/视频 (图)
·访民控诉:洛阳市长刘丙旺的侄子杀人私了 (图)
·洪深:京沪百姓强烈控诉高铁坑民
·焦作梁长荣控诉法院包庇杀人罪犯 (图)
·拆迁户自焚控诉官员欺凌
·视频:访民唱歌抨击腐败、控诉上访难
·血泪控诉非法征地 ;暴力强拆 (图)
·衙门口外想起了李保华——控诉信访衙门/安徽电力老工程师张均生
·血与泪的控诉(4)/山东青岛贺琴
· 江苏南通:暴力拆迁陈淑媛的血泪控诉信 (图)
·北京访民鞠红怡 :血泪控诉国务院管理局违法强拆
·血与泪的控诉(3)/青岛贺琴
·血与泪的控诉(2)/青岛贺琴
·血和泪的控诉/青岛市贺琴
·澳洲Chris Jones帮沈阳的妻子鸣不平、控诉司法腐败(英文) (图)
·宁夏灵武市梧桐树乡宋素萍的控诉 (图)
·解教犯人控诉马三家警察暴行,被告为逃避惩罚威逼证人做假证
·福建省福州冤民的控诉:我们见不到光明
·上海访民沈兰珍控诉被抓、被虐的经历
·上海劳教人员孙利兴对中共上海当局的控诉
·辽宁访民郝志全的另类控诉 (图)
·人体模特控诉:见证北京画室的野蛮和淫乱 (图)
·12.4普法日建议改为控诉、声讨腐败法官日/宁津霞
·吕江波在看守所寄出的举报(控诉)书
·辽宁刘淑珍的控诉书;
·吉林访民李彦芬的血泪控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