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对中共的全方位理论战(下)/王澄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8月26日 来稿)
    题目: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理论研发组对中共展开全方位理论战
    
     (博讯 boxun.com)

    第二十二部分:批判马克思主义,挖共产党祖坟。
    
    习近平在中央党校强调,马克思主义是克敌制胜的根本法宝。(博讯2010年10月25日 转)那我们就知道批判马克思主义正是打到共产党的死穴上了。这就对了。
    
    
    正在写的提纲:
    
    *1. 意识形态的形成
    
    马克思认为人们的经济基础决定了人们的思想意识,而韦伯不认为思想意识只受到经济基础的制约,他认为思想意识有其自主独立的特质,这个特质不被经济基础所决定。
    
    
    *2. 社会变革
    
    马克思认为经济层面的矛盾,也就是生产和生产关系发生不可调和的矛盾时便会发生社会变革。而韦伯认为人的行为有其自主性,是客观环境和主观行动相互作用的结果,社会变革不仅仅是经济层面的矛盾造成的。韦伯认为,人的行动是价值的选择。
    
    
    *3. 辩证法
    
    马克思把黑格尔的唯心主义辩证法发展成唯物主义辩证法。马克思认为,阶级之间的矛盾冲突会最终导致历史发展,这是错误的,因为历史发展是不可预测的,历史发展的关键时刻,也就是革命或改革的到来并不都是由于经济层面产生的阶级矛盾所致。其它因素,比如宗教,政治,民族等因素也可以引发革命。所以用单一阶级矛盾来预测是不够的。
    
    
    *4. 社会进化的方向
    
    马克思认为革命推动了社会进步,社会进化一定要有方向性,即从低级社会发展到高级社会。从原始社会到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马克思的社会进化方向性论是错的,至少在西方国家,我们还没有看到资本主义灭亡,也没有人再相信共产主义会实现;在中国,从原始社会出发,没有经过奴隶社会,就进入了封建社会。从封建社会出发,没有一下子进入资本主义社会,而是经过了一个非常漫长的皇权统治中央集权大一统农业大国时期(从公元前221年的秦始皇时代到2011年极权统治中央集权大一统国家)。马克思对于人类的这一预言无论在西方和东方都是错的。
    
    
    *5. 马克思认为,革命后的社会要比革命前的社会更进步。韦伯不认为这是正确的,他不认为革命是一定在“进化”,所以革命后的社会不一定比革命前的社会好,不一定比革命前的社会拥有更高的政治,知识,道德价值。韦伯的这一观点在中国得到了印证,中共建政后头30年回到了带有封建王朝性质的皇权统治时期,和中华民国的威权社会比,完全是历史的倒退。
    
    
    *6. 没有“科学的”社会主义。把自然科学简单定义套用在复杂的社会学上是错误的。历史上有人把达尔文的植物和动物世界的“优胜劣汰”科学结论编造成社会达尔文主义,用在人类社会,犯下大错。希特勒的种族灭绝就是在实现社会达尔文主义。把高贵的民族留下,把低贱的民族从肉体上消灭掉。
    
    
    *7. 比较与马克思主义同时期的社会达尔文主义,马尔萨斯人口论,法西斯主义,乌托邦实验。评述他们之间的相互影响。
    
    *8. 给唯心主义(哲学思想/方法)正名,坚持普世价值
    
    *9. 马克思主义对宗教的否定是错误的
    
    *10. 马克思主义对人性的扭曲
    
    *11. 提倡阶级仇恨和阶级斗争class struggle是错误的
    
    *12. 马克思主义对道德伦理的破坏
    
    *13. 人类的劳动只是按体力计算的吗?论马克思主义的反智特征。
    
    *14. 马克思(主义)vs哈耶克,计划经济vs市场经济。
    
    *15. 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对西方是“疫苗”,对东方是“毒药”。马克思主义只具有批判性和破坏性,不具有建设性。
    
    *16. 中国共产党引进了西方马克思主义后,既消灭了中华民族原有的文化和普世价值(比如,孔子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又拿它抵制了西方的资本主义文明。中国共产党成了一个文化/文明的“光屁股党”。
    
    
    文章:
    
    1)马克思有个私生子(2011年8月)
    
    2)韦伯批马克思 (即将发表)
    
    
    
    
    第二十三部分:哲学问题
    
    和中共在哲学领域里一战是理论研究的最高点。我读了武汉学者邓晓芒的书《思辨的张力》---黑格尔辩证法新探(商务印书馆,北京,2008年),我不得不说出我的遗憾,邓晓芒打着研究马克思主义的旗号写黑格尔,一方面太绕圈,另一方面太落伍了。
    
    
    也是在研究哲学,美国夏威夷大学政治学博士田辰山最近发表了长文《毛泽东的“唯物辩证法”》(博讯2011年8月20日 转载)。田辰山博士在全中国人民声讨毛泽东滔天大罪的关键时候,能够引经据典,细致入微地写下了“叱诧风云”时期的毛的“聪明”及其哲学理由,文字中透出他对毛的崇拜,田辰山是在替人民说话还是在替党说话?一个中国人,不远万里来到美国,学了些对中国人民没有用的东西,谁还能站出来说中华民族不是个落后的民族,你看看这个美国博士就知道了,美国的教育水平再高,也没有办法把猪教育成人。
    
    
    
    我在这里给田辰山博士做个哲学研究的示范:
    
    农民领袖毛泽东说过,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这句话本身没有错,错在它的应用上。如果我们读柏拉图的哲学,我们就会学习到柏拉图分析人对事物的认识可以分为两个阶段,感性认识阶段(opinion)和理想认识阶段(knowledge)。感性认识阶段又由低到高分为两个层次,看到(imagining)和确认(belief);理想认识阶段也由低到高分为两个层次,思想/反思(thinking)和知识/智慧/真理(intelligence)。由低到高的正确排列是:imagining, belief, thinking, intelligence.
    
    
    让我们回到毛的“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毛说的“思想”应当是柏拉图说的理性认识阶段的低层次,即思想/反思(thinking)。问题:理想认识阶段的两个层次,思想/反思(thinking)和知识/智慧/真理(intelligence)之间的区别是什么?区别是,思想/反思(thinking)层次可以是对的也可以是错的,而上升到知识/智慧/真理(intelligence)就完全是对的。
    
    
    无产阶级掌权后,中共把无产阶级思想(其实是农民阶级思想)规定为“中国唯一思想”,把资产阶级的思想消灭掉之后,问题就出来了,因为中共错误地把一个阶级的思想当作知识/智慧/真理(intelligence),错误地把可以出错的思想当成永远正确的真理。
    
    
    比如,中国农民阶级的“美”的定义曾经成了中国“革命”人民“美”的标准,五大三粗(健康),不暴露体型(反对色相),不打扮不化妆(劳动人民原始美),穿不印花的衣服,一身蓝或一身绿(朴素),等。今天,我们都会同意当年农民阶级的“美”的思想是错误的,不具有普世价值,而当年那个资产阶级的“美”的思想更接近真理。你看看今天中国姑娘们的穿戴就知道毛泽东当年的哲学错误了,不该把“思想”提拔到“真理”的地位。因为毛泽东没有学习过柏拉图的哲学,毛泽东只是个农民领袖而已。
    
    
    西方学者谈的唯物主义的时候,尽管是历史发展过程的歧路,也要提及马克思,恩格斯,列宁三人。国际上谁会把毛泽东当成学者?唯田辰山耳。(顺便问一下,共产党给你多少钱做那篇文章?)
    
    
    By the way, 我的“人类文明中没有‘自我批评’这种思想方法,中共编造的‘自我批评’是奴化人民的手段”一文即将发表。另一篇“通过‘形而上’一字看中共的大清国情结”一文将发表。
    
    
    已发表:
    
    西中哲学史比较(2011年8月)
    
    
    (全文完)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2350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对中共的全方位理论战(中)/王澄
·对中共的全方位理论战(上)/王澄
·西中哲学史比较(四):苏格拉底之前/王澄
·中医药能治病?中共欺骗人民60多年(八)/王澄
·西中哲学史比较(三):苏格拉底之前/王澄
·西中哲学史比较(二):苏格拉底之前/王澄
·西中哲学史比较(一):哲学的定义/王澄
·加强地方割据,摆脱中央控制/王澄
·中国社会大转型中的暴力因素/王澄
·马克思有个私生子/王澄
·中医药能治病?中共欺骗人民60多年(七)/王澄
·中医药能治病?中共欺骗人民60多年(六)/王澄
·这次中国革命和俄国1917年革命背景惊人相似/王澄
·否定马克思的剩余价值论(二) /王澄
·否定马克思的剩余价值论(一)/王澄
·夏朝是不是中国封建社会的开始?/王澄
·中共写的中国历史有重大错误/王澄(上)
·中共写的中国历史有重大错误/王澄(下)
·藏人落后不落后与汉人有啥关系?/王澄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