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略探溥仪的“汉奸问题”及其他/淳于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8月20日 转载)
     何谓汉奸?严格的规范定义,汉奸也者,乃专指汉族中投靠外国入侵者,充当鹰犬,出卖汉族国家和民族利益的败类。例如宋朝的秦桧 (1090 — 1155),他是汉人,周边女贞族 (后来的满族) 的金国侵略宋朝时,他曾被俘后充当金国负有特殊使命的高级间谍;后伪称逃离回到南宋,受到宋高宗赵构重用为宰相,以“莫须有”罪名杀害抗金得力名将岳飞,终使赵构得尝所愿向金国“称臣纳贡”,偏安一方; 秦桧便成为中国历史上臭名昭著其中之一的大汉奸。
    
     到了现在,“汉奸”已然成为给人乱扣帽子、乱打棍子的整人专用名词, 不仅适用于汉族,满族、蒙族、回族、藏族及其他五十几个少数民族,出于政治需要都可以打上“汉奸”的标签。最有趣的例子是香港1997“回归”中国之前的港英政府“末代总督”、取了汉文名字的彭定康 (Christoper Francis Patten),因为提出“政制改革方案”,增加各级市政机构议员的民主直选名额比例,被时任“港澳办”主任的鲁平谴责为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等于咒骂这位盎格鲁撒克逊人也算“汉奸”了。鲁某此举,当年被香港和海外舆论揶揄,一时传为“国际笑话”。 (博讯 boxun.com)

    
     “闲话少说,书归正传”。日前和几位文友雅集时,谈起“大清帝国”兴衰历史的话题,对清朝“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1906 — 1967)在日本支持下建立满洲国, 算不算是个“大汉奸”,以及涉及的有关问题,引起一些不同见解的争论。按照过去读过所有历史教科书的定性,包括在下的多数文友都认为, 溥仪当然是毋庸置疑的“汉奸”。但是,与会的一位满族文友发表不同的见解,说明溥仪根本不能算是“汉奸”; 因为他并不是汉族人,他是满族人,是满洲里亚爱新觉罗皇族的后裔。日本人帮助他在东北建立满洲国,固然有涉及日本利益的因素;但是,从满族的民族立场来说,他获得日本的扶植,在满族发源地的国土上“复国”,称得上是满洲里亚人的民族英雄。以目前认知水平的现实情况而言,这种观点虽然难于被居绝大多数的汉人民众所接受,却并非全无道理的无稽之谈, 可以作为近代史学术课题,加以商榷探讨。
    
     众友还讨论到孙中山策动领导大汉民族解放革命运动之初,主要的诉求目标比较简单,就是“驱除鞑虏”,推翻满清封建王朝,把他们赶回东北老家,从他们的殖民统治下,解放汉族广大人民。“辛亥革命”成功,建立中华民国以后,他老人家又提出汉、满、蒙、回、藏 “五族共和”的方针政策,借以笼络全国各少数民族,接受中华民国政府的领导。然而,由于当年国民政府的国力所限,加上军阀混战及共产党武装夺取政权,连年不断的长期内战,中央政府鞭长莫及,各个少数民族地区,实际上处于相对独立,各自为政的状态。如完全由达赖喇嘛手下的藏人官员(噶伦),管治的西藏地方政府(噶厦),就是比较典型的一例。
    
     及至共产党武装成功夺取大陆政权,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后,“中央人民政府”才有力量在少数民族聚居地区,成立省、地、县各级所谓“自治”,实由汉族各级党政干部操控、领导的“挂羊头, 卖狗肉”的少数民族自治政府。他们先后成立了相当于省一级建制的内蒙古自治区、宁夏回族自治区、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西藏自治区、广西壮族自治区等。共产党虽然安排任命一些少数民族干部官员,往往是装装门面、有职无权的“花瓶”,一切重大事务,都必须由汉人的共产党书记、汉人的政府官员“说了算”;少数民族干部群众,还得看汉人主管的脸色行事。就如当年的胡锦涛在西藏自治区掌权主政期间一样,汉族首长可以“一手遮天”,为所欲为,管TND什么民族政策不政策。
    
     满人文友更进一步地认为,“五族共和”以及把各民族放进一锅煮的“中华民族”理论说法,实际上就是变相的以汉族为主体的“大汉族主义”的表现。所谓“中华”, 和“华夏”、“中原”一样,本指“地区”,并非指“民族”而言。中国只有汉、满、蒙、回、藏和其他民族, “中华民族”一词纯属政治虚构。世界上的多民族国家,找不到有“统称”民族的;既没有“美国民族”,也没有“苏联民族”。因此,“中华民族”只能说其实就是大汉民族吧。 共产党夺取大陆政权以后的统治,变本加厉地推行狭隘的爱国主义和“沙文主义”的大汉族主义,难免引起各少数民族人民的不满和反感。即使如此,“汉、满、蒙、回、藏”,最惨哉的莫过于满族。汉族独霸全国,自不待言,蒙族、回族、藏族和维吾尔族、壮族,尽管做做样子,不管真假好赖,名义上还都给建立了省一级的民族自治区;唯独位居“老二”的满族,至今阙如。据闻一说,多年前曾有两位满族政协委员,提案在东北划建省级“满族自治区域”,结果不但未接纳立案讨论,后来连他们的“委员”身份,也不动声色地被“炒鱿鱼”了。不过,这位满族文友提到海内外有众多有识之士同胞已经觉醒起来,纷纷通过网站积极弘扬满族的精神文化,对未来在他们的东北老家实现“地区自决”或“民族自决”,仍然寄予深切的期望。对于奉行思想言论自由,尊重人权价值观的澳大利亚民主国家的公民,这样的基本愿望是可以理解和值得同情的。
    
     (原载2011年8月20日 《澳洲日报》《不老屯漫笔》专栏)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1355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评《人民日报》为报贪官外逃道歉/淳于雁
·赖昌星算不算是一条”好汉”/淳于雁
·论习近平能否成为一位“明主”/淳于雁
·闲话“党天下”承袭的权力斗争/淳于雁
·江泽民死讯的”谣言”杂谈/淳于雁
·泰国选出女总理的联想/淳于雁
·那幅"猪头像"是否该摘下了-- 戏谈毛泽东无胆"黄袍加身"(末篇)/淳于雁
·"政治骗子"成为创党人的悬疑 --兼议"中共90"献礼片《建党伟业》一二/淳于雁
·女作家丁玲的“幽默”回忆—戏谈毛泽东无胆“黄袍加身”(续篇)/淳于雁
·戏谈毛泽东无胆“黄袍加身” /淳于雁
· “六四运动”必将薪尽火传——纪念天安门大屠杀事件22周年/淳于雁
·等着瞧一齣“涉毛”的精彩闹剧/淳于雁
·好一位“救党派”的辛子陵/淳于雁
·从马克思说到本拉登/淳于雁
·本拉登这次真的“膈儿屁”了/淳于雁
·“澳纽军团日”之随感一二/淳于雁
·论艾未未被捕的“歪打正着”/淳于雁
·说点卡扎菲的“其人其事 ” /淳于雁
·杨恒均“失踪”的一场虚惊及其他/淳于雁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