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祖笙:被慢性绞杀的艾未未和冉云飞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8月14日 来稿)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艾未未和冉云飞从小监狱回归到了大监狱,所处的环境略有改善,但他们正在遭受慢性绞杀的人生劫数,在“取保候审”和“监视居住”期间,恐难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我能想像出他们在此期间所处的艰难。他们在为这片荒野的生灵而落难,他们正在遭受荒野的慢性绞杀。
     (博讯 boxun.com)

    生命是由时间累积而成的。艾未未和冉云飞的生命之花在莫须有的摧残下,已由原先的鲜活化作而今的枯萎,从而在若干个季节内,较难释放出闳识孤怀的花香。荒野残害异己可谓无般不识,猛兽们正在以荒野戒律的名义,对一个艺术家和一个作家的生命进行慢性的绞杀。
    
    这固然是艾未未和冉云飞生命年轮中不期而遇的一种悲哀,但又何尝不是良知未泯者人所共有的一种悲哀?何尝不是荒野食肉族的悲哀?何尝不是荒野戒律的悲哀?以煎止燔,以这般老旧的套路,去应对一个艺术家和一个作家,荒野进一步抖露的恰恰是惊惧、原始和蛮荒。
    
    桀骜不驯的艾未未,并非公司的法人代表,却被霸王硬上弓,硬是和“偷税”扯上了关系。这等手法毫不新鲜,政治问题非政治化处理,这样的事在荒野中时有发生。各种诬蔑像机关枪一般扫射,看看前阵子某些论坛里疯狂的搭台子唱戏,傻子也明白艾未未遭遇的是什么。
    
    悲天悯人的冉云飞,在被罗织罪名的过程中经历了罪名的变换。书通二酉的冉兄,“救世度人,极慈极爱”,不辞劳苦“日拱一卒”,想使荒野走向有序,结果好心遭雷劈,被扣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屎盆子。不知荒野里根本就子虚乌有的玩意,如何去“煽动颠覆”。
    
    我能想像出艾未未和冉云飞在与党国警察交锋的过程中,大抵是怎样的情形。拿笔杆的,和拿枪杆的、拿镣铐的,在理论时,多半会“鸡同鸭讲”,不太可能理论得嘴清舌白。艾未未和冉云飞悲哀着,党国警察也同样悲哀着:咱们对付的“罪犯”,怎么是艺术家和作家了?
    
    从某种层面上而言,艾未未和冉云飞,与警察们做的其实是相同性质的工作。警察从司法角度去打击犯罪,艺术家与作家从艺术形式和语言层面上,去激浊扬清,二者的殊途同归之处在于,共同增进着尘世的更加有序和美好。可悲的是荒野出现了乱套,以至职业产生错位。
    
    荒野的受害者决不止于艾未未和冉云飞,那些拘禁、审问、监控社会良知的奉命行事者,在“官大一级压死人”的蛮荒之地,也有这样或那样的无奈,人在职场难免身不由己。他们同样是荒野的受害者,荒野在慢性绞杀艾未未和冉云飞的同时,也一样在绞杀着施害的一方。
    
    艾未未和冉云飞清楚地知道他们在做的是什么,历史也终将印证,他们为世界付出的是爱心是柔肠,他们所做的一切将不经意地促进社会的进步。而被荒野邪灵所操纵的提线木偶,所做的却是在阻碍社会的进步。艾未未和冉云飞有使命感,而有些人的使命感却正在被绞杀。
    
    因此,遭受慢性绞杀的艾未未和冉云飞,尽管领受了这样或那样的诬蔑,尽管不得不在一定时间内有所“收敛”,但这丝毫无改荒野众生对他们继续保有敬意。他们的生命之花,不可能因为一次风雨的吹打,就这样在生命的枝头凋零。苦难的养分,会滋养成全出两朵奇葩。
    
    遭受慢性绞杀的艾未未和冉云飞,相对于荒野里遭受过残害的其他生灵,还算是不幸中的万幸,最起码他们得到了舆论广泛的关注,而荒野里的不少小生灵,在面对猛兽的獠牙和利爪时,单单是那种无助感,就足以杀死他们,他们在荒野中往往挣扎甚至是消失得悄无声息。
    
    人为强加的苦难在残暴和无耻肆虐的荒野目不暇接,逼迫着荒野生灵淡忘了再淡忘。时至今天,还有多少人记得人间蒸发的郭永丰?还有多少人记得将沉寂十年的郭泉?还有多少人记得某年某月某个村哥里妇经受的苦难?生命并无贵贱之分,任何荒野的惨象都不该被遗忘。
    
    飓风吹过之后,我们在为舆论持续守护着艾未未和冉云飞感到欣慰的同时,也莫忘为荒野里所倒伏的每一株小草感到痛心和悲凉。多一分惺惺相惜,就会多一分心灵的温暖。让我们陪伴着艾未未、冉云飞以及所有荒野的受难者,一块趟过沼泽地,使他们感觉前行并不孤单。
    
    遭受慢性绞杀的艾未未和冉云飞,此前为这荒野所做的种种,曾给我们以激励和感动。在他们蒙难之时,我们自愧为他们所能做的,仅只是在黑暗中默默地陪伴。他们曾有的行走姿势,必会给他们以蔑视黑暗的底气和阳刚。我深信在不久的将来,这两个勇者能够重返疆场。
    
    写于2011年8月14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855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156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
    
    廖祖笙目前电话:(0598)7861331 13860527331 13799156861
    廖祖笙目前住址:中国福建省泰宁县金乾水乡101室
    廖祖笙邮箱:[email protected]
    
    廖祖笙近期网站(图文版):http://lzslmj.mezoka.com/
    廖祖笙近期网站(文本版):http://dnmj.isgreat.org/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1656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批量生产的罪名——写在刘贤斌、冉云飞身陷囹圄之时/吴春夫
·冉云飞:刘晓波获诺奖后的诸方博弈
·冉云飞:刘晓波获诺奖后的诸方博弈分析
·冉云飞:中国NGO六十年
·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168)
·冉云飞:变态维稳是社会不稳定的根源
·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162)
·季羡林“爱国没商量”/冉云飞
·冉云飞:反右与大饥荒的关系
·冉云飞:2009年度中国十大博客
·冉云飞:公务员世袭是社会大灾难
·历史必将记住这次审判,评谭作人案/冉云飞
·冉云飞:五毛使社会人为分裂
·违法三章:封网、喝茶、软禁/冉云飞
·习近平的讲话证明中共在文明进程中逆流而行/冉云飞
·杨佳与钱烈宪 /冉云飞
·冉云飞:抗议是一门公民课
·冉云飞呼吁关注地震灾民情况及死难学生家长维权受阻
·冉云飞:思维有病害何多?
·中国知名异议人士冉云飞获释 拒绝采访
·四川作家冉云飞被“改为监视居住”回家
·冉云飞改监视居住回家 (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抗议和谴责中共对冉云飞及王荔蕻的逮捕和关押
·四川良心人士冉云飞、丁矛被逮捕
·成都异议作家冉云飞被批准正式逮捕
·冉云飞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
·德电台奖冉云飞滕彪获提名 刘贤斌案将开庭吁释放良心犯
·作家冉云飞被刑拘,网上声讨四川政法委 (图)
·快讯:冉云飞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已被刑事拘留
·冉云飞:2009年中国十大博客
·冉云飞赴港被阻 称“不公平但没有仇恨”
·成都公安威胁冉云飞涉“颠覆国家政权”/RFA
·冉云飞:成都公安阻扰我到港过程纪实
·薄熙来亲自下令拘捕四川异议作家冉云飞
·快讯:四川作家冉云飞准备赴港开会被阻
·冉云飞今早下落不明,失去联络
·查建国,冉云飞及诗人流沙河因签署零八宪章而被问话
·著名博客冉云飞评出2008十大博客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