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源进不了“第五代”/冼岩
请看博讯热点:18大争夺战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8月0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因为刘源与习近平相似的背景及经历,许多人将刘源视为中共“第五代”圈子内的当然成员,并依据刘最近的一些议论和表态,来推测中共“第五代”的执政理念与政策风向。作出这种解读的人,有些是信息所限,只能管中窥豹;有些则是有意误读,以期引导舆论。
     (博讯 boxun.com)

    确实,刘源与习近平在背景、经历方面均相似,二者之间似颇有渊源。但就政治而言,这些因素都不是硬指标,当事人想把它当回事时,它就是回事;不把它当回事时,它就什么都不是。习会不会把自己与刘源的渊源当回事?应该不会。道理很简单:自1990年代“杨家将”事件后,防止军方干政就成为中共高层共识,这也是维持现行体制长期稳定的一项重要保障。所以,军方在中央政治决策机构内的占位,被降了一个层级。难道习近平愿意为了一个刘源,去挑战已经形成的规则,得罪共识一方的高层大多数?
    
    或许有人会说,习用刘源,有利于控制军方,江、胡不也都在军中培植自己的亲信吗?这种看法似是而非:不错,江、胡都在军中各有其亲信,但他们的亲信都只是在军言军,从不论政、干政;然而,刘源是这样的人吗?比之江、胡,习与军方的渊源更深,一旦上位,掌控军方并不难,他有必要给自己扶植一个潜在的对手或麻烦的制造者吗?
    
    从刘源的表现看,他明显也知道自己进不了“第五代”,所以才会较少顾忌地公开大发议论。如果他自觉还有希望,必定会谨言慎行,这是当下政治生态下的游戏规则。凡言论出格的,必是“组织上”没有安排上升通道的,只能靠自己争取生存空间。这方面最典型的是薄熙来,他已经自己杀出了一条血路。其他如刘源、潘岳、刘亚洲等,可能都只能到此为止了。尤其是刘亚洲,从政不知道政治是什么,从军不知道军事是什么,把什么都当作文艺来玩。
    
    这又引申出另一个有趣现象:为什么在位时敢于言论“出格”的,都是太子党?由此可见,坊间流传的权力代际安排之说,颇有一定的真实性。中共高层内部很可能形成了这样的明规则:凡元老有一子婿从政的,只要没犯重大错误,就必须安排到一定的位置(部级?);至于更高、更重要的位置,则靠自己努力争取。这种安排很可能是硬性的,就像大陆城乡的“低保”一样:对于那些达到标准的人,你必须给他这个;这是他该得的,不给还不行。
    
    这种“太子党从政则必须安排到部级”的“低保”制度,造成了太子们的三种心态:一是不怕失去已有的,因为这是规则决定他应得的,谁也拿不走,最多是把他挪个位置而已;二是对于没有能够上升到更高的位置,太子们的怨气更大,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努力、付出了这么多,结果是什么也没得到,得到的,只是本来就属于自己的东西;三是在同等位置上,太子党官员一般会比其他官员更强势,更敢作敢为,能够利用的资源也更多,更易于创造出政绩。
    
    平民出身的官员,由下到上一步一艰辛,没有哪一步是事先可确定无移的。所以,他们更加珍惜已有,更畏惧失去,也更易于肯定自我,相对不易产生怨气。表现于外的,就是一般他们更加循规蹈矩,不敢乱说乱动。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831217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胡锦涛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冼岩
·18大的背景与变局——左翼崛起在当下中国之必然/冼岩
·冼岩:18大的背景与变局——左翼崛起在当下中国之必然
·冼岩:朱镕基挺胡批温
·为什么贪官总能在法律上获得“超国民待遇”?/冼岩
·重融资、轻投资——《人民日报》的春秋笔法/冼岩
·冼岩:不要把专家学者太当回事
·秦晓3月6日的自辩错在哪?/冼岩
·旨在“保护贪官”的中国法律制度/冼岩
·仅有“维稳”是不够的,没有“维稳”是不行的/冼岩
·冼岩:薄熙来为什么“唱红”?
·驳冼岩《薄熙来的两大贡献》
·冼岩:薄熙来的两大贡献
·冼岩:为什么贪官害怕薄熙来?
·为评论家正名/冼岩
·冼岩:“五年规划”不能不变
·冼岩:十八大变数分析
·冼岩:国家统计局羞辱中共中央?
·冼岩:司马南们“神功”揭秘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