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医药能治病?中共欺骗人民60多年(六)/王澄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8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第六章 针麻骗局
    
     因为手术对病人来说是一个外伤,用刀切肉,所以要达到手术的目的,病人最好是一动也不动,西方麻醉师比较喜欢全麻,也就是让病人失去意识,完全不知道,这样大大增加了手术的安全性。 (博讯 boxun.com)

    
    
    针灸对皮肤的刺激有时候可以起到弱止痛的作用,这里的关键词是“有时候”三个字。有时候有作用,有时候没作用,表明针灸的弱止痛作用不是百分之百来自它的神经抑制作用,而是有其他的成分,比如病人的精神作用。
    
    
    科学的药物一定要表现在一定范围内有“剂量/效果关系”,也就是说当用药剂量增加时,它的效果也增大。比如麻醉的药物给的越多,麻醉的程度就越深。而针灸的弱止痛效果从来就没有剂量/效果关系。也就是说,如果针灸有剂量/效果关系,扎了5根针有了弱止痛作用,那么扎10根针,这个止痛效果会大大增加。针灸没有这种科学现象。
    
    
    美国的麻醉医生从来就没有正眼看过中国人搞的针麻,他们把这种事当作劣等民族的笑话,因为针麻离麻醉的科学定义差得太远,完全是胡来。
    
    
    文革电影《无影灯下颂银针》描写麻醉医生用针麻施行心脏手术。在当时真实的生活中,麻醉医生告诉病人,如果有外国人来参观,你有痛也要忍着,你给我使个眼色,我立刻给你从静脉追加麻醉药。文革时还有几首很好听的歌,歌中唱到“铁树开红花,盲人见光明,一根小银针,一片火红心”;“医学史上几千载,聋哑人有口说不出话,--- 毛主席派来解放军到了我的家,小小银针手中拿,无声世界春雷炸”。(劣等民族还要搞创新,这就是自扇嘴巴的下场)。
    
    
    文革中创造了针麻,除了政治上的胡作非为之外,还有一个技术概念落后的原因。当时西方已经主张能全麻尽量全麻,因为全麻技术在当时的西方已经很安全了。(美国麻醉医生不无骄傲地说,“当今的麻醉没有意外,发生的事都是意内”。意思是麻醉技术完全被科学控制了)。而中国人那会儿还在讨论局部麻醉下病人清醒的好处如何如何,以为针麻对局麻会有帮助,当时的中国落后于西方麻醉科学水平数十年。
    
    
    武汉大医院手术室护士把当年的针麻叫做“抻麻”,武汉话“抻”的意思就是(把病人)压住,因为手术中针麻没有效果,病人没有获得麻醉,相当于在活人身上切肉,病人痛的拼命挣扎,就需要追加真正的麻药,同时需要参加手术的医生护士大家一起把病人的四肢压住,不许他躁动或跳下床来。
    
    
    一位麻醉科主任说,在他和病人手术前谈话的时候,他会趁病人不注意的时候突然用手掐病人的大腿,看病人是不是痛得叫起来,如果是,那就说明病人对疼痛敏感,不宜做针麻;如果不是,就说明病人对疼痛迟钝,适合做针麻。
    
    
    中国的麻醉医生在那个年代和兽医没有区别,(就差看牙齿来判断牲口的年龄)。这种荒唐事的根源来自中共反动政权,针麻是中共反动政权发起的无数次对中国人民非人道的迫害行径之一,我还记得文革中工宣队工人代表讲话,“我是大老粗,要多粗有多粗”,(意思是没有文化的人最革命),这个话如果拿到美国说,别人以为他说的是阴茎。
    
    
    参考阅读
    
    一名医生:针刺“麻醉”的切身体会。新语丝2011年3月12日
    2. 老愚人:针刺是麻醉吗?新语丝2010年3月20日
    
    3. 奥卡姆剃刀:再次发现挺针麻的假网讯。新语丝2009年2月7日
    
    4. 罗斯顿的阑尾切除术不是用针刺镇痛麻醉。新语丝2008年4月16日
    
    5. 张箭:针麻和针灸的是与非。新语丝2008年4月11日
    
    6. 熊印钢:针灸麻醉并不是真正的麻醉。新语丝2008年4月10日
    
    7. Hls:针灸麻醉开刀目击记。新语丝2006年11月4日
    
    8. 从小爱科学:牛的“针麻”手术。新语丝2010年6月14日(抄录全文如下,供欣赏)
    
    牛的“针麻”手术
    
    文革期间,我与一位医生做邻居。他在当地大医院里做牙科医生,为人爱闲聊,爱交朋友,附近苏北农学院的老师就认识不少。有一天他告诉我说:“昨天农学院有外国人来参观,给牛动手术用“针麻”,表演给人家看。”接着他补充说:“其实几天前早已选好对象,找了一条对疼痛反应特别迟钝的呆乎乎的老牛”。
    
    针麻曾经喧嚣一时,参与的人很多,我盼望当事人(病人和医生),以及苏北农学院的老人,给大家讲讲当时的真实情况。针麻是影响全国的大事,媒体发表过许多文章,官员也讲过不少话,怎么就这样不声不响地偃旗息鼓了,好象说什么话都不必负责,都不用做交待,也不须总结什么经验教训,这决不是诚实的人应有的态度。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1257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这次中国革命和俄国1917年革命背景惊人相似/王澄
·否定马克思的剩余价值论(二) /王澄
·否定马克思的剩余价值论(一)/王澄
·夏朝是不是中国封建社会的开始?/王澄
·中共写的中国历史有重大错误/王澄(上)
·中共写的中国历史有重大错误/王澄(下)
·藏人落后不落后与汉人有啥关系?/王澄
·中国人民还生活在柏拉图的山洞里/王澄
·12个因素——西藏独立不能避免/王澄
·北大教授李玲不知羞耻 把中国和美国的事颠倒着说(五)/王澄
·北大教授李玲不知羞耻 把中国和美国的事颠倒着说(四)/王澄
·北大教授李玲不知羞耻 把中国和美国的事颠倒着说(二)/王澄
·北大教授李玲不知羞耻 把中国和美国的事颠倒着说(三)/王澄
·北大教授李玲不知羞耻 把中国和美国的事颠倒着说(一)/王澄
·中国社会的落后程度/民主党全委会理论学习会小结(1)/王澄
·中医药能治病?中共欺骗人民60多年(五)/王澄
·批判政协委员王平的封建等级观念/王澄
·中医药能治病?中共欺骗人民60多年(四)/王澄
·中医药能治病?中共欺骗人民60多年(三)/王澄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