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小平头: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六)(配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31日 来稿)
     待到茉莉花开时——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 (下篇:海归不是梦)​(配图)
    
    (四)自由意味着选择和付出
    
    今日之果,昨日之因。追求自由就意味着要选择和付出代价!
    
    2009年春节前,母亲病危。知道我是个大孝子,在柳州医院的病房,故一直有柳州国安蹲点布控监视,就等候我飞回探视(前往探视我母亲的亲朋好友认识那些蹲点布控的柳州国安)。后柳州国安按奈不住(他们知道这是唯一诱捕平头的机会),由守株待兔到主动出击——以医院的名义从我家人骗取我的电话号码。
    
    某天,柳州国家安全局一张姓负责人挂电话给我,态度诚恳,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归结一句话,希望我回去见母一面,并说“有关方面”与中国驻丹使馆“打了招呼”,一切回国手续均绿灯放行,保证来去自由。条件是“办完后事后,大家坐下来‘喝喝茶’好好聊一聊……”云云。
    
    (“有关方面”异乎寻常地急切赚我回去的“积极”的举动,与九年前严卡廖新军回国探视、奔丧形成鲜明对比)
    
    平头婉谢柳州国安“喝茶聊天”的“好意”,并感谢他们这几年对我母亲的“关照”。(自柏林大会后,逢年过节,柳州国安都以平头“大学同学”的名义提水果、罐头等礼品登门探视“关照”我母亲)人无法选择生命的开始,但一定要有勇气选择如何走完余下的人生。而就我们个人而言,坚持对专制主义说不,坚持走完此生与专制主义永不妥协之路,难道不是我们人生的意义之所在吗?
    
    所幸萧家三代都是天父的子民,都能从容面对蒙主承召的时刻。圣经说:生于尘土,归于尘土。西方格言也有:"把死亡放在你的枕边"。(put the death beside your pillow.)因为这样,人们才更清楚什么是生,才懂得如何去活!
    
    大年初一,我挂越洋电话给母亲拜年,通过手提电脑的视频母子俩隔着重洋作生死诀别……
    
    2009年2月9日晚上22时54分,母亲蒙主承召升天。我当时含泪挥就写给在天堂的母亲的祭母长文:《霜雪稚梅——追思母亲萧稚梅》。在母亲追思会由我的好友代念该篇祭文,同时在海外网上发表。
    
    小平头: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六)(配图)
    
    (图4:母亲萧稚梅 1958年4月于柳州)
    
    2009年2月9日晚上22时54分,母亲走了,走的平静安祥。在人生的旅途跋涉了83个年头后,她终于摆脱了尘世间的一切羁绊和烦扰,彻底解脱,到另一个世界"得大自在"了。这其中有对亲情的眷恋,对信仰的坚守,还有癌症晚期病痛的折磨。
    
    八十功名尘与土,三千里路云和月。时至今日,回首母亲人生来路的瘴雨尘烟,荣辱起伏,让人惊叹重重逆境中母亲是如何一路坚持过来的。
    
    1926年11月12日(农历九月二十一日),母亲出生于长沙一个书香世家。外公萧景勲,早年留学日本,时任湖南长沙邮政总局副总管。母亲出生后,为了纪念在长沙湘雅医学院难产而亡的静梅外婆,外公给母亲取名为稚梅,意为稚嫩的梅花——冰肌玉骨,凌寒留香!
    
    家庭的变故,命运的磨砺,使母亲和舅舅从小自立自强。在兵荒马乱、颠沛流离的年代,母亲半工半读完成了高中学业;舅舅12岁就由衡阳赴桂林,考上中华民国空军幼校。(抗战时空军幼校迁址四川灌县青城山蒲阳镇,校长蒋中正),后赴美国学习航空。
    
    小平头: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六)(配图)


    
    (图5:舅舅萧承烈和外婆 )
    
    抗战爆发,长沙沦陷。母亲随外婆由湘入桂,逃难至柳州,后经宜山、独山、贵阳,千辛万苦才抵战时陪都重庆。
    
    在宜山去贵州独山的路上,母亲和外婆乘坐的卡车星夜兼程,在颠簸中后门门拴失灵,致使背靠车门的母亲在睡梦中摔下车导致手臂骨折。然而全车人因此意外滞留而躲过了当晚前车被土匪抢掠的劫难。
    
    抗战期间,母亲在四川岳池县中学边代课边学习,完成高中学业。其时,在中共地下党员、岳池中学国文老师刘准的影响下,母亲参加地下党外围组织,投入到抗日救亡的进步事业中。
    
    抗战歌曲《在太行山上》唱道:"紅日照遍了東方,自由之神在纵情歌唱。"母亲这一代知识青年,将"从不畏惧、絕不屈服,堅決抵抗,直到把日寇逐出國境,自由的旗织高高飄揚。"(《八路军进行曲》)作為自己年轻时前仆后继奋斗的理想。
    
    抗战胜利后,母亲由川返柳,在龙城中学参加柳州地下党,积极投身参加了地下党柳州城工委组织的罢工、罢课、罢教、策反、散发革命传单以及护城迎军等多方面的斗争。以致1949年年底,母亲为坚持自己的信念,而拒绝了专程由广州来柳接母亲的外婆,作为空军家属一同撤往台湾的要求。一面之别,海峡阻隔,母女、姐弟分离近四十载。
    
    今日之果,昨日之因。追求自由就意味着要选择和付出代价!
    
    建国之初的五十年代,百废待兴,母亲满怀激情地进入柳州市政府工作,成为一名机关干部。
    
    但母亲生性耿直、不遛须拍马、眼睛揉不得沙子的个性,以及她的独立意志和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决不苟且的精神,加上中共柳州地下党的背景,(中共建政之初毛泽东对地下党的“十六字”方针:"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把以青年学生、知识分子为主体的地下党员,从得胜的红色阵营中暗地里逐步排挤、清除出去的一个总战略)何况再加上国军空军家属的家庭背景,注定了母亲五十年代末被开除出党、扫地出门——下放到柳州郊区窑埠排灌站的厄运。
    
    “十六字”方针出笼的背景。1949年5月,中共中央关于如何处理南京市委领导的地下党,当时是康生向毛泽东提出报告,说许多地下党存在严重问题,南京、福建、广西、云南是重点,请示毛应如何处置。毛的批示就是这十六个字:"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
    
    有人曾经拿这十六个字问过前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2003年谢世的李慎之先生,他不无感慨地说:"怕不止是南京,是对全国地下党的。"
    
    柳州地下党的遭遇就是显著的一例。
    
    原来的地下党柳州城工委的骨干如:书记梁山(柳州市委书记)、组织委员胡习恒(柳州市委副书记)、宣传委员韦竞新、调查研究委员熊元清等全部都没逃脱"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的命运。梁山文革中被打成"叛徒"。即使他们当中少数有幸熬过"文革"的长夜,他们已"消化"、"淘汰"得差不多了。那是一代人啊,他们一生中的大好时光也已耗尽,历史留给他们的只有一声深长而无奈的叹息。
    
    比如母亲加入地下党的引路人,四川岳池中学国文老师刘准,国学根底深厚,饱读诗书,满腹经纶。是1927年由柳直荀(毛泽东的词《蝶恋花·答李淑一》之“我失骄杨君失柳”李淑一的丈夫)在湖南湘潭介绍入党的老地下党员,(在广西是党龄最老的中共党员)抗战胜利后由川返柳,在柳州龙城中学以老师的身份从事地下工作。中共建政后他被贬到大苗山融水县中学教书,文革时更被诬陷为"出卖柳直荀的叛徒",惨遭迫害而几度自杀未遂。一生不得志直至终老于大苗山山区小县城。
    
    地下党柳州城工委宣传委员韦竞新,是我在龙城中学(文革期间改名柳州七中)的语文老师,这个当年南宁师院毕业就投身革命、才思敏捷的青年,中共建政后历次政治运动惨遭迫害,熬到文革后已是凌角全无、疾病缠身、谨小慎微、苦度风烛残年的老头,直至含冤去世。
    
    "革命吞噬自己的孩子"!在毛泽东的棋局上,作为地下党的自己人,也成了毛利用后抛弃的棋子。他们在上世纪40年代抗日救和反对国民党独裁的学生运动中成长起来,但是他们满怀希望迎来的新天新地容不下他们单纯的热情和理想,满腔的热血换来的只是被猜疑、被迫害甚至被虐杀的命运,他们被救世主和红色新朝弃如敝履。
    
    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自反胡风、反右以来一直到 "文革",接连不断的一系列政治运动当中,受害者历来不限于党外的民主人士和党外的"布尔什维克",大量昔年在"国统区"参加地下党的热血青年,都成了打击对象。上述这"十六字"方针,就可以看作是破解这一历史谜团的钥匙之一。
    
    到文革时整个广西地下党被中央文革打成"叛徒集团",随军南下的军头韦国清在广西一手遮天,制造广西"反共救国团"冤案,酿成屠戮十万造反民众的广西文革大屠杀惨案,其中是与毛泽东对地下党的“十六字”方针一脉相承的。此是后话。
    
    六十年代初,在随市政府工作队到柳州郊区河东乡搞"四清"运动中,母亲与父亲王承舜相识相爱并结婚。一九六二年,随着我的出生,短暂的幸福又被突如其来的噩运粉碎——一年之后,父亲患直肠癌辞世。
    
    小平头: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六)(配图)


    
    (图6:母亲和父亲 1961年于柳州)
    
    出生丧母,幼年丧父,壮年丧夫,人生大悲,莫过于此!可是母亲却如凛冽寒风中傲雪怒放的腊梅——身处逆境而从不言悔,乐观坚韧地面对生活中的各种困难,孱弱的躯体承担着沉重的家庭重担,含辛茹苦地拉扯我们兄弟俩成人。
    
    小平头: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六)(配图)


    
    (图7:哥、两岁的我与母亲 1964年4月17日于柳州)
    
    历经磨难,否极泰来。八十年代中期,母亲身体奇迹康复,正应验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民谚。这不禁让我感叹中国那句古话,"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最近二十多年来,是母亲人生中少有舒心安稳的晚年!
    
    一九八九年春,分离失散四十年的外婆、舅舅回大陆团聚;一九九二年母亲去台湾探亲;一九九四年夏,在广州与外婆、舅舅、舅妈再次相聚;九五年夏天临出国前,我专程陪同母亲前往阔别五十年的四川,看望了在成都的三叔公、三叔婆及所有亲戚;一九九八年夏,我们母子在台湾相聚;二00一年秋,母亲赴丹麦探亲。
    
    在丹麦与母亲朝夕相处的一年中,我们母子俩得以促膝谈心,袒露心历路程。在北欧漫长的冬夜围炉叙旧,母亲常常回忆起家族及个人年轻时代的种种过去……怀旧之情,溢于言表。
    
    与此同时,陪母亲在北欧各国旅行,身处社会民主主义体制的国家,耳闻目睹人民安居乐业,福利健全,社会和谐,环境优美如童话的国度,经历过内忧外患的母亲对比反思,感慨万千。
    
    反思中国,为什么1949年以后至今的历次政治运动,我们这个民族总是刹不住车的疯狂,被一次又一次裹挟着驶向灾难的卡桑德拉大桥?
    
    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法国人扬弃了的无产阶级的暴力,为什么俄国人扬弃了的列宁主义,中共要当作神物供养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尤其当母亲从海外披露资料获悉,中共建政之初毛泽东对地下党的"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十六字方针,带给她的震撼是可想而知的。相隔半个多世纪,面对闻所未闻的这十六个字,困扰母亲多年的疑惑才迎刃而解。
    
    民主、自由、富强,不正是母亲那一代人年轻时为之奋斗、追求的理想吗?殊途同归,由此母亲对我在海外从事民运,对于孩儿收集、整理广西文革大屠杀史料,母亲深明大义地赞同和支持。
    
    值得欣慰的是,在当年圣诞节于瑞典南部一个小城教堂,历经风雨和磨难的母亲,古稀之年在异国完成了人生的最后洗礼——在信仰的道路上,如荒漠遇甘泉,终于受洗皈依主耶稣基督!成爲上帝的僕人。
    
    二00二年冬天丹麦机场送别,看着两鬓染霜、步履蹒跚、渐去渐远的母亲单薄背影,伤感之情,油然而生。岁月无情,母亲确实老了。
    
    记忆中母亲从小对孩子的教育,不是严加管教,也不是溺爱娇惯,而是鼓励我们自立自强地到社会上去闯荡。"舍不得孩子打不了狼"是小时候常听到的母亲的口头禅。因此对我九五年远赴丹麦,母亲虽然不舍,但却没有半点的迟疑,全力支持我的选择。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晃十四年过去,期间聚少离多,曲指可数的几次短暂团聚,让我内疚不能侍奉母亲晚年于床前的遗憾……
    
    母亲這"一代人",几乎经历、见证了我们这个时代所有悲欢离合的大事件:八年抗战、国共纷争、土改反右、文革乱世、八九"六四"……个中悲欢与历史沧桑,令人泣歌。一滴水珠能映出太阳的光辉,谁说一个人、一个家族的历史不是一个时代民族历史的缩影?!
    
    撒手西归,阴阳两隔,咫尺天涯不可逾,从此生死两茫茫。今后再也见不到母亲鲜活慈祥的面容。
    
    我们给未来不可预测的事情冠以"命运"两字,是因为我们在命运面前的确毫无选择,或早、或晚、或突然、或意料之中……
    
    我们至死爱恋的,近在咫尺和远在天涯的亲人,我们终将一一告别,甚至并没有机会告别,某个意外,命运无常的手,轻而易举就把我们分开……
    
    母亲的身世可谓非凡传奇,她的一生,是有追求、有尊严、有信仰的一生,是命运跌宕起伏的一生。我由衷地钦佩和惊叹,对亲爱的母亲怀着深厚的感情和敬意。
    
    我知道终有一天,我们每人也将面对死亡。如果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刻还能拥有什么,我希望能拥有母亲霜雪稚梅般的坚韧淡定。有了这份坚韧,我便多了一分勇气,多了一分超然,多了一分只要活着就不悲悲戚戚的从容……
    
    慎终追远。冬夜提笔写这篇追思母亲一生的文字,包含了我对往事故人的点滴记忆与深深的缅怀,也让我不由得想起了母亲个人历史的某些雪泥鸿爪……母亲的人生经历象电影蒙太奇的画面一一闪过、定格,历历在目,鲜活如昨。
    
    在母亲的遗像前,遥祭心香一柱,瓶插腊梅几枝,点燃烛光一片。此时周遭传来教堂晚祷的钟声,窗外哥本哈根的夜空,大雪纷飞,一如迎风傲雪的梅花漫天飞舞……
    
    那是母亲傲雪坚忍、魂归天国的化身——稚梅不死,只是凋零!
    
    往事并不如烟。分离这么多年,孩儿终于以这样一种方式,完成了我们母子之间的心灵交流,但愿曾经沧海、历尽沧桑的母亲在天之灵,能感受到这一切。
    
    妈妈,愿主与你同在,在前往天国的路上请一路走好!阿门!
    
    2009年2月9日
    冬夜于哥本哈根
    
    (五)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Jasminum)常绿灌木,原产于印度、巴基斯坦。其叶色翠绿,花色洁白,香气浓郁,是最常见的芳香性盆栽花木。
    
    源自北非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因突尼斯的国花是茉莉花而得名),一个听起来似乎非常浪漫的名字,影响却如水银泻地,无远弗届。当人民的力量在阿拉伯世界爆发开来——首先是突尼斯, 然后是埃及, 现在巴林王国、利比亚和其他地方。
    
    几年前,平头到埃及旅游,随处可见巨大的海报板和高楼上到处都是印有穆巴拉克戴着墨镜如黑帮老大头像的海报,以及满街荷枪实弹的军警宪特。在咖啡馆,人们悠闲地喝茶、吸烟, 看不到任何一丝革命会发生的迹象;反而,使人油然而生的是一种失望感,觉得这个国家好像受到诅咒,永远要处在穆巴拉克的控制之下。谁曾想,旦夕之间,埃及变天。
    埃及不到一個月的局勢演變顯示,看似穩固的穆巴拉克政權,早就坐在火山口上,“民亦載舟,民亦覆舟”是不變的真理。各國的社會轉型難以避免,各種不滿很容易在某個骨節點上集中爆發,進而導致執政黨下台。
    
    过去,毛泽东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力的行动!”
    
    想不到的是一个“含情脉脉”的茉莉花,竟然和暴力的革命“勾搭”在了一起。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真让世人始料不及,更是中共没有想到的。
    
    中国人说,兵来将挡,水来土囤。既然来了,咱们还是老办法,就一个字——堵。于是乎网军、黑客齐动员,一时间“茉莉花”也成了敏感字。
    
    我的朋友莫莉(六四后流亡瑞典),二十多年前就用“茉莉花”为笔名发表文章,打死也不会料到今天她的笔名竟成了十三亿中国人的敏感字。
    
    中国茉莉花革命开始于今年 2月20日星期日,在内地多个大城市的闹市或广场、澳门、香港,部份海外地区和台湾同时进行。此后固定于每星期日在各城市人流最多地点或是中心广场进行散步和围观,每周活动的具体时间、地点等其他信息在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部落格发佈。至今已举行第七轮,但在当局严厉打压下,活动规模越来越小。
    
    中共以超过国防经费的财力来巩固维稳力量,就象绝顶高手苦练绝世武功的最高层次,往往受点刺激就会走火入魔,而中国茉莉花行动的民众正是那个或误打误撞、或有意为之的人。
    
    互联网因其无限自由的秉性,注定要推翻一切封闭的极权专制的丑恶势力;互联网因其海纳百川的特点,必定迎来中国大陆的全面进步与现代化事业的不断攀升!互联网是不可战胜的,相反,它却能战胜一切束缚它、限定它、损害它的形形色色类似于"莫谈国是"的暴政之束缚。
    
    互联网分化了权力的集中性,而增强了草根运动的力量。没有谁比埃及起义的英雄之一威尔戈宁(Wael Ghonim) 说得更好,他说:“如果你想要让一个社会拥有自由, 只要给他们提供互联网就够了。” 戈宁先生指出, 埃及的革命是从互联网上开始的, 并称之为“2.0 革命” (“Revolution 2.0”)。
    
    目前在中国有近十亿名互联网使用者。中国的互联网正在迅速地发展—— 一个类似脸书(facebook)的人人网有一亿七千万使用者, 另一个中文网络,新浪有七千五百万使用者。尽管中国有强大的防火墙,中国网民们也学会了如何凭感觉从字里行间取读信息。当“埃及”这个词从互联网上消失时,他们可以料想到开罗一定处在动荡中。在这个互联网时代,任何反信息的战争都会遭到失败的。
    
    埃及的突变,就像一扇钢化玻璃的门,闪忽间塌成一堆碎渣,原因是有一颗螺丝上得太紧而造成了张力,而门框变形又使张力变的更大,终于使它崩溃,这种在物理学里叫“二级相变”,它不同于“一级相变”是慢慢的。所谓海外“敌对势力”是希望中国实行“渐变”,而共产党要加压使“不变”,最后则一定是“突变”。
    
    在今天之中国已经四处布满革命的火种,尖锐的社会矛盾犹如遍布的干柴。
    
    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一言以蔽之说白了就是权贵官僚资本主义!而且比一百几十年前欧洲的那种不人道的资本主义还要坏!經濟增長加政治獨裁,中共創造了"中國模式"。有人說"中共幹得很成功"。看上去的確如此。從邪惡的意義上而言,中共的確取得了一系列驚人的"成功 ":以"反台獨"爲借口,中共空前壯大了軍力,足以與美國和西方叫板;利用鎮壓民運和法輪功,中共豢養起龐大的特務勢力,足以監控全體國民;利用美國陷于伊拉克泥潭,中共強化了國際獨裁陣營,並以這一灰色陣營的當然"領袖"自居。
    
    历史又走到了百千年前的过去,又径直走进具有中国特色的怪圈之中:专制必然导致绝对的腐败,而且绝对的腐败又不断产生绝对的邪恶,由此给人民带来的绝对的灾难和绝对的痛苦。阶级斗争时代的"一切向权看"转化为跛足改革的"一切向钱看",中国社会的道德荒漠化早已是不争的事实,从政者的职业道德也已经化为乌有。其主要根源正是一党独裁体制和中共权贵们的示范。
    
    一位在中国居住了二十多年的美国官员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的问题,其实很简单,就是那么大约500个特权家庭的问题。这500个家庭,加上他们的儿孙、亲友及身边工作人员,构成了约5000人的核心体系。他们之间还存在着普遍的通婚联姻关系。他们垄断权力,形成利益集团,竭力维护现状,并制造了“一旦民主,就会天下大乱”的谎言。
    
    在中共高干子弟中出了2932个亿万富翁,平均每人财产6.7亿元人民币。前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的公子曾伟(若干年前,曾伟改名换姓在上海市公安局的严密保护下到北欧挥霍旅游,就是平头接的团),在澳大利亚的悉尼买了一幢豪宅,花了2.5亿人民币,轰动世界。1998年蒋宋美龄生前以280万美元卖掉了纽约长岛蝗虫谷豪宅,据行家估算现在应该价值10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7000万元。曾伟的豪宅价值是蒋宋美龄纽约别墅价值的3.5倍。中共曾经义愤填膺地号召和领导人民打倒国民党的四大家族,如今中共领导人的家族,在经济地位上取代了四大家族的位置,在巧取豪夺的财富数量上远远超过了他们,还硬说是人民在当家作主,这样的瞒和骗能够长久吗?
    
    大陆三亿多农民工每天劳动却只领取不到一元美金的酬劳,让社会产生巨大矛盾,全国大部分的财产掌握在百分之一的特权阶层手中,这样的社会环境,是产生社会革命的必然模式。中共目前还持续领导中国,绝对是命运的偶然性,而不是历史的必然性。
    
    2011年正好是中国人推翻满清王朝,并建立了持续到1949年的共和国一百周年。同时也是文革45周年,苏联解体和苏共亡党20周年。中共对文革只字不提,却独厚苏共亡党。声称中共必须吸取教训,决不改旗易帜。
    
    在中东茉莉花革命的冲击下,整个中共执政集团的倒退。譬如,第一把手胡锦涛一再讲,我们决不改旗易帜。要求军队绝对忠实于党,以便最大限度地防止茉莉花革命在中国发生;第二把手吴邦国再次重申中国“六个不搞”;第三把手温家宝从声明“不政改就是死路一条”倒退到“政改并非一件易事,需要稳定和和谐”;而九常委中名列末位的周永康则明言,要建立自上而下的严密的社会防控体系,把矛盾纠纷化解在萌芽状态。中宣部09年要求学习的“六个为什么”不能搞:为什么不能搞思想多元化;为什么不能搞民主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为什么不能搞三权分立;为什么不能搞多党制;为什么不能搞私有化;为什么不能搞闭关锁国。
    
    “六个不搞”归结一句话就是一个不搞,不搞普世价值。
    
    柏林牆倒塌二十二年,世界人口的百分之七和四十七個國家走入民主,現佔世界人口百分之一點二的埃及人也將加入自由世界,中國大陸走向民主只是時間問題。
    
    诚如丘吉尔所说,民主是一个很不好的制度,只是别的替代更为糟糕。人类行走在充满诸如自私,傲慢,偏狭片面等人性缺陷的荆棘道路上,民主这双"弊履"仍然要比专制强权的光脚板好不知多少倍。
    
    一个号称发展强大的党国,将他一块块土地的戒严。近日还心虚地将天安门搞成施工工地封闭起来,如果没有这些戒严,或者戒严不利,结果他们自己清楚。恐惧和心虚,共党自己最清楚自己的半斤和八两。
    
    走笔至此,想起一句戈尔巴乔夫当年在德国统一前夕,讽刺东德那些不识时务、不能“与时俱进”的老共产党党魁的话:“谁到得太晚,就会受到时间的惩罚。”这句话的时代意义历久弥坚,北京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共产主义当权派,请重新咀嚼此话,中共2012年的18大能否在欢乐的气氛中举行,是个大问号。
    
    (六)中国茉莉花开不是梦
    
    共产主义运动和法西斯主义同为上个世纪两个涂炭人类的邪恶。共产专制违背人性,反动历史,一定如同法西斯主义一样,逃脱不了败亡的宿命。存世七十年的苏联共产主义帝国一夜之间轰然倒塌,中共虽然挺过了第三波世界民主浪潮,特权阶层也敛财聚富看似实力增强,但也充其量是回光返照,岂能长久。
    
    1998年夏,我随海外大陆学者、学人夏令营访台。那天参访台湾国会立法院,该院常上演国民党党鞭与民进党党棍的肢体大战而闻名遐迩,鉴于此有大陆学者带着讥讽挑衅的口气提问,“……难道台湾民主就是这样的吗?”我至今记得民进党那位老兄很诚恳地反唇相讥:在立法院肢体冲突流点血,就是为了避免民众在街头大打出手流更多的血,也避免了象大陆六四解放军在北京街头扫射市民……一席话使出自大陆的海外学者、学人无地自容。如今台湾的民主化已焕然一新,政党轮替和平交接,并没有如中共所说的“千万个人头落地”局面的发生,使中共的“中国人素质低下,不适合搞民主”的谎言不攻自破。
    
    当今,社会民主主义的潮流早已越出了欧洲,冲向了全世界。一百四十几个信奉社会民主主义的政党遍布世界各地。九十年代中期以来,十五个欧盟国家中经常保持11-13个是由社会民主主义的政党单独执政或为主联合执政。可以预期,不但二十世纪是社会民主主义的世纪,而且二十一世纪将更是社会民主主义的世纪。尽管由于中国共产党的刻意封锁,目前中国各阶层人士、民众对社会民主主义还缺乏了解,但真理的声音终究封锁不住,历史潮流终究不可阻挡。社会民主主义终将为中国人民所了解、所接受。中国的社会民主主义政党也终究会成长壮大起来。社会民主主义一定会为我们的国家带来新的希望。为中国各族人民造就最大的福祉。
    
    平头刚参加了2011年4月16、17日在纽约法拉盛成功召开的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届二中全会。中国社会民主主义者已经行动起来,在国内外进行艰苦卓绝地奋斗。中国社会民主党大陆以外在香港、台湾、日本、美国、欧洲建立了许多党部,国内建立了8个省市级党部。(由于国内存在着共产党的政治高压,国内的党部和党员都是处于秘密状态) 人民在觉醒,沉默的大众,必然有一天会齐声大吼,惊天动地,争取自己应该得到的东西——民主、自由、公正!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
    
    从狭义来看,2000年创建于海外纽约的中国社会民主党有没有政治前途尚在未定之中。但广义的中国社会民主党一定有政治前途。因为在2000年之前,甚至在上世纪90年代中国国内就有多次青年民主志士创建中国社会民主党壮举,虽然这些创建者都遭到共产党的残酷镇压,但火种绝不熄灭。而且这也说明社会民主主义,社会民主党在中国有广泛的社会基础和政治感召力。社会民主主义必定在中国取得辉煌成就。但这个辉煌未必与我们这班人相关。
    
    成功不必在我,在中国民主化进程中,我们只是后来者的铺路石。平头尤其痛恨那些以民运为谋求加官晋爵之手段的“精英”投机分子。六四后海外一股“民主速胜论”甚嚣尘上,连未来的国旗都设计好了,就等着回去接管政府了。结果,中共又挺了二十多年。于是在“红旗到底能打多久”的悲观消极情绪中,这帮孙子投共的投共,退出的退出,有多少流亡者在困难面前退缩了,消沉了,甚至堕落了,投降了,或者换一个时髦的说法叫做“良性互动”了。有的甚至为虎作伥、助纣为虐地破坏民运。比如前民运干将、后转投中共的丁健,挣到了大钱后,把玩的就是上等二奶,凤凰卫视的美女主持人许戈辉,并最终把她转了正。
    
    但大浪淘沙,留存坚持下来的才是民主的火种!
    
    正如老话说的那样,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对付一帮老练的独裁者,不但需要智慧和勇气,更需要有坚持不懈的韧性。独裁者不缺乏敌人。他们之所以能够长期独裁专制,是因为大多数反抗者都是浅尝辄止,在强大的专制压力下退缩了,放弃了。他们希望妥协可以保证他们避免专制的迫害,结果却是专制独裁得以延续,大多数人民仍然遭受着迫害。
    
    但是,有少数人坚持下来了。他们甘愿忍受贫困和迫害,在国内无法生存就流亡到海外。无论他们遭遇到什么样的艰难困苦,只有一样决不放弃,那就是对专制制度做不妥协的斗争。这就是革命的韧性;看上去毫无希望但是永不放弃的韧性——即使被别人认为是傻瓜,也只是笑一笑勇往直前的韧性——就像海明威《老人与海》中那个永不言败的硬汉老渔夫桑提亚哥,“不过人不是为失败而生的,”他说,“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 桑提亚哥开始了他英雄的旅程。“一艘船越过世界的尽头,驶向未知的大海,船头上悬挂着一面虽然饱经风雨剥蚀却依旧艳丽无比的旗帜,旗帜上,舞动着云龙一般的四个字闪闪发光——超越极限!”——最终等到的是民主化的曙光照亮祖国大地。看上去强大的独裁专制最终会倒在他们的脚下。
    
    在今后的政治大浪中,中国会涌现更多杰出的社会民主主义者,甚至也会有许多互相之间没有组织关系的社会民主党出现,而政治的浪涛会使他们终究融合为一个能量雄厚的中国社会民主党为在中国实现社会民主主义的理想而共同奋斗。
    
    平头只是一个带点理想主义的社会民主主义者,(朋友戏称我是“理想主义最后一个莫西干人”)崇尚“此生饮罢无归处,独自苍茫自咏诗”的境界, 没有多少功利企求心。所以我常说自己,既已误打误撞地卷进政治圈里,那就“只管耕耘,不问收获”。换句话说,只要能亲眼见证未来社会民主主义制度能在中国开花结果,自己的追求和信念没白费,就如同凯撒大帝眺望罗马时的一句话:我来了,我见了,我参与了!
    
    到那时海归,平头将这些年流亡“海不归”的传奇整个长篇小说,再不济重新出山到电视台主持个把脱口秀,面对娱乐大众“讲政治”——当回舌灿莲花的“鼓书艺人”。牛皮不是吹,火车不是推。不是平头夸海口,把这些年海外流亡的人事经历,即兴发挥不打草稿,张口就来,整个长篇连载爆个满堂彩不在话下。过个平静朴素的小日子安度晚年,此生足矣,夫复何求?
    
    历史潮流 ,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中国社会民主党“应运而生”,新的力量在诞生,蓄发了冲击奔腾的力量,谁也阻挡不了。“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有志者事竟成。追求社会公正 ,匡复社会公义。“万马齐喑”会变成“万马奔腾”。在海外的政治流亡者必将有尊严的海归,这是历史的必然。
    
    中国正处在民主变革的黎明前的最黑暗时刻。打个形象的比喻,就象穆索尔斯基的交响音诗《荒山之夜》所描述的那样:黎明前黑夜群魔乱舞,张牙舞爪,嚣张一时。但破晓的钟声一敲响,妖魔鬼怪立刻宵遁无形……
    
    听,破晓的钟声已敲响!中国茉莉花行动者说你们(中共)可以掐死花朵,但是你们无法掐死春天。中国民主春天的脚步不是正在临进吗?!
    
    对于貌似强大的中共我只能借用顾炎武在居庸关被破,明朝灭亡时说的一句话:“地非不险,城非不高,兵非不多,粮非不足也,国法不行而人心去也”。
    
    为者常成,成难成之事;行者常至,至难至之地。吾辈当勉之!
    
    我們相信,挽救中國的主要行动力量还是在大陸內部,只有团結了民众的力量,民主的政治才能实現,实現的彻底,存在的久远。
    
    好莱坞电影《勇敢的心》(Brave Heart,1995年)有句经典台词,“如果逃跑,至少还能活。年复一年,直到寿终正寝。你们,愿意用这么多苟活的日子去换一个机会,就一个机会!那就是回来,告诉敌人:他们也许能夺走我们的生命,但是,他们永远夺不走我们的自由!”
    
    在此套用一下苏格拉底的话,动身的时刻到了,我们各走自己的路,我们去努力,你们或者等待,或者声援,或者围观,何者为佳,唯有上帝知道。中国自由民主运动已经被推到最后的底线,中国老百姓维权抗暴的努力已经挤压最后一环,中国宗教信仰者善良和祷告已经一个多世纪,没有路可退,只有向前。因为中国自由民主运动和维权抗暴运动从不缺乏后继者。
    
    冤民及债主都请牢记这句话:
    
    正义通常迟到,但早晚会到!待到茉莉花开时,我们必将有尊严地回到多灾多难的祖国,亲眼见证贪官恶吏面临正义审判的那一天!
    
    这就是我——一个普通中国社会民主党人的海归宣言。
    
    草稿于2011年3月29日凌晨5.38分
    又一个不眠之夜,东方已露鱼肚白
    四十啷当奔五十生日之际
    定稿于2011年5月1日
    于哥本哈根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0547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四)/小平头 (图)
·小平头: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
·小平头:费记民阵再次安排统战部特务李震为洛杉矶大会站台(图)
·小平头:韦国清南宁屠城
·“机密”,“机密”,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小平头 (图)
·陈泱潮:五评“小平头为中共看家护院、孤立民运的毒招”
·小平头:“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共特"封殺文革資訊阴谋破产记
·小平头:千里走单骑——"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下)
·小平头:千里走单骑——“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中)(图)
·小平头:千里走单骑——“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上)(图)
·陈泱潮:三评【平头牌民运梅毒】——小平头炮制“抓特务”闹戏的目的何在?
·一蓑烟雨任平生——回应刨根问底、陈泱潮的责难/小平头
·“共特”李震网上逃窜记/小平头
·柏林大会目睹之怪现状(二) -----“关于李震事件的说明”之说明/小平头(图)
·柏林大会之目睹怪现状(一)-----“关于李震事件的说明”之说明/小平头(图)
·小平头:网坛魅影
·一份文革秘档的传奇——“共特”柏林会议现形记 (下)/小平头(图)
·小平头::一份文革秘档的传奇——“共特”柏林会议现形记 (上)(图)
·小平头:黄琦11次进灾区救灾部分图片--黄琦失去自由周年纪念(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畫「天下第一馬」的旅德神醫沈其昭大師
  • 教授就是剽窃惯犯
  •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 汽车是最大的杀人凶器
  • 蔡楚:美国是什么党?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灵机一动”的生物基础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习近平发狠提前根除香港自由,是核大战的危险信号
  • 《北京之春》胡平没有根据乱说之二――薛明德
  • 中国孤岛正在酝酿整合世界的能量
  •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五毕汝谐(纽约作家)
  • 博客最新文章: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