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狱中的曹顺利敢不唱红歌吗/王玲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我愿,愿把这牢底坐穿” !
     ——今天,还有多少仁人志士在实践着江姐们的誓言? (博讯 boxun.com)

    北京维权人士:王玲 2011年7月12日
    曹顺利你好:
    最近的事可是越来越多,太多了,光看都看不过来。你也不能给我回信,那只好还是我和你说吧。
    
    避重就轻,随波逐流。还唱歌吧。
    
    从今年2011年五月份前后接连不断的“烽烟滚滚唱英雄”,到已经从重庆唱到了北京,唱遍全国的红歌,唱的铺天盖地,人头份儿!从老头儿老太在职员工,到和尚老道尼姑,到上访的要饭的捡破烂儿的。从北京南站,到陶然亭公园,到景山公园,到地铁车厢里的各类残疾人包括弹着吉它挂个张着口儿的包儿的时髦儿青年,到处都在唱,唱的惊心动魄,唱的地动山摇。犹如广西壮族的歌神刘三姐驾着葡萄腾顺着桂林漓江的水,亲临今日的中华版图,流进人群的上中下。虽然都在“歌唱”,可目的结果动机水平却各有不同,相差甚远。
    
    几年前,退休老人们兴趣所至在公园唱歌,陶冶情操展示才华丰富退休生活。而现在,已发展变化的面目全非,最开始唱的老歌友们已少见,拆迁家搬远了,音响吵人太乱心脏受不了了。新面孔唱歌的人们却又增添了新的内容和形式:有人打场子唱歌摆着盒子再摆一张纸说自己如何困难,没人管。音箱从书包那么大,到小一人高,相距不远同时听好几个曲子及好几个麦克在“狱警传似狼嚎” 在“打虎上山”,也没人管。上访的人原先在北京南站唱红歌属非法,经常被取缔后也开始到公园唱歌。上访的人唱的还算是最标准的“红歌”,而那是仍然坚决不被允许的!上访的人在北京南站不让唱在公园也不让唱,“不缺你们歌颂”!再以地铁唱而言:那些衣衫不整行动不便的重残人很难要到钱,肯掏钱的人也有,但多放进了弹唱的时髦儿青年的口袋中。那些重残人们唱“姑娘我爱你”也唱“我爱你中国”也唱“松花江上”“好日子”。有人唱一首歌能挣个百八十万的,唱吧,希望在哪儿唱歌的人都能发财,发大财!
    
    反正是太可怕了。躲躲吧,我去了颐和园。结果就那么巧,刚进大门,迎面碰上了几位老歌友,非常热情的邀我去他们那儿唱歌,在某处某处几日几点,还掏出歌页送给我,我高兴的拿过一看;“哎呀我的妈呀”,我急忙连声道谢,双手恭敬送回,谢谢谢谢,不要不要,我有我有我有!
    
    再前些天,一位老友负责老干部红歌比赛,特邀我前往:帮着看看演出的彩排效果,场面挺大,中午管饭。我急忙推辞,老友不悦,我只得前往。可这一天把我给熬的呀。
    
    在公交车上,公交车站上,便道上,在居委会大房间里,办事处礼堂内外,还有包车的,一群一群的,有化好装的,有拿着大包彩衣的,有干脆穿着舞裙浓妆艳抹的,有背着提着管弦击打各类乐器的, 颇有艺术家的气质风范感觉好极了——我们演出去。
    
    一个办事处当然有好几个社区,一个社区当然有好几个居委会,一个居委会当然更有好几个管事的不管事的考进来的不是考进来的书记副书记,主任副主任,科长副科长股长副股长什么的。
    
    尽管领导阵容强大,但仍有一件事很难办:“撞车”!《绣红旗》,《红梅赞》《红珊瑚》《映山红》《红灯记》《闪闪的红星》《红星闪闪》,,,,,一部分老人不常唱歌,但记得老歌,爱唱老歌,而老歌的旋律也的确不难听。还有一部分人,刻意求新,找来曲子,自己填词,或粗通乐理,摘借拼凑,重组旋律。光“红旗飘”“兴中华”类,就数不胜数,举办专场保证三天不会重样儿,但听起来都差不多,稍不留神就唱串了,大家哈哈笑一阵,“重来重来,注意啊”。歌词差不多,调儿也差不多,相同的词句,这一首歌在前头表示,另一首歌里就会出现在第三句,再换一首会在最后一句。
    
    我在出行途中常听到激烈的争论:一个地区的办事处,报上来的参赛曲目,有3,4个重样儿的,老太太多的地方爱唱红梅赞,红珊瑚等几个,老头儿多的地方爱唱“雄赳赳,昂昂的,跨过鸭绿江”的,“我是一个兵”“游击队歌,,,,”的,让谁改呀?谁都不改!然后是:居委会报到了社区,社区报到了办事处一级,又上报到了区里,红珊瑚红梅赞神枪手砍鬼子头就变成十多个了,我听到这里,笑了。后来换没换,到底该谁换,就不得而知了,我该下车了。
    
    曹顺利曹老师,听说重庆监狱唱红歌能减刑?不知是真是假?还是五六月份,有两组照片让人不得其解:一,重庆的28名女大学生细皮嫩肉浓妆淡抹打扮成江姐就义时剧照的衣着模样去参观“渣滓洞”表演江姐受刑,二,湖南的一群女大学生同样面带微笑秀色可餐打扮成刑场上杨开慧剧照的形象。???非得绣红旗!一定绣红旗! 我不想都不行,我想忘都忘不了了。
    
    曹顺利,你为什么坐牢?你为谁坐牢?你绣红旗了吗?你绣红旗吧!江姐酷刑受尽,被抬回来之后没死醒过来了,就在监狱里绣红旗,准备出狱时用。你为什么不能绣呢?“千般情,万分爱,化作金线绣红旗,含着热泪绣红旗,一针针那,一线线,绣出一片新天地,多少年那?多少代?今天终于看到了你。”可是这江姐到底是为谁坐牢?为谁受刑?为谁献出生命的呀?才二十九岁呀!:“上级的姓名地址我知道,下级的姓名地址我也知道,这是我们党的秘密,不能告诉敌人”。江姐所以才受酷刑才牺牲。曹顺利我觉得你大可不必,咱们可都是年过半百奔六十的人了啊?我今年快五十八岁啦。当年的江姐二十九岁,还很可能是虚岁。不就是姓名地址吗?告诉他们!你完全可以把任何人的姓名地址告诉他们,说吧,都需要谁的?来封信,大家都会告诉你的,这样就可以不给你上刑了呀?江啊姨不会想到六十年后的今天的酷刑,不会想到她们为之英勇奋斗了一生的下一代的我们,辛勤劳作了一生各方面生活仍然很艰难的老太太们,会无辜重蹈她的旧辙!要知道是这样,她江阿姨当初恐怕也不会那么坚强了。江姐何必受酷刑何必牺牲呢!?
    
    曹顺利啊,曹老师,你身边的难友们早已在为你出狱倒计时了吧?同样,凡是熟悉你的人,都在惦记着你呢!曹老师啊,把你在狱中绣的红旗举出来吧,留作永久的纪念!
    
    在此,我仍然拜托网友们,看谁方便,有关系有路子有办法有能力,帮我把给曹顺利的信,及以前邮寄的信,邮寄的包裹能让曹顺利收到,用上。谢谢!
    
    北京维权人士王玲 2011年7月12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0427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海港·五一——王玲写给曹顺利
·正在坐牢的良心犯不要暴饮暴食/王玲写给曹顺利
·曹顺利:9月3日,请奥组委主席刘淇转给奥委会主席罗格先生的公开信
·视频:曹顺利被法官约谈消息传出,各界人士会聚法院
·曹顺利再被劳教15个月
·曹顺利下午1点半被法官约谈
·北京维权人士曹顺利劳教案今天开庭(附庭审照片)(图)
·北京维权人士曹顺利劳教案今天开庭
·北大法学硕士维权者曹顺利再次被劳教
·北京曹顺利被拘留等世博相关消息三则
·刚获释不久的曹顺利被拘留10日
·北京维权人士曹顺利透露被劳教过程细节(图)
·快讯;曹顺利今天解除劳教
·北京维权人士曹顺利劳教期满,市民亲临劳教所接其回家
·上海市民强烈抗议北京警方劳教北京维权人士曹顺利
·临产赵春红被警方软禁欲自杀 曹顺利不认错关严管队
·劳教所搬迁驻武警,维权人士曹顺利失去会见权利
·北京维权人士曹顺利被劳动教养一年
·北大硕士毕业生曹顺利仍被拘押(派出所视频)
·访民抗议孙东东被抓走两车 曹顺利被拘留七日
·曹顺利被抓,杨秋雨有惊无险(视频)
·访民新闻办集体行动遭打压,曹顺利被抓(图)
·如果江姐被劳教、、、给曹顺利的信/王玲
·曹顺利,等你回来/王玲
·上海维权公民抗议当局劳教恶制,声援曹顺利、吕龙珍、邵满根、段春芳!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香港事起赵紫阳安息
  • 高洪明美国有虚伪的言论自由而中国真真无言论自由
  • 陈泱潮祭先父趙紫陽百歲冥壽文(文:趙家兄妹)
  • 曾节明华人在美生存兵法:考小车驾照的策略
  • 金光鸿赵紫阳是大丈夫
  • 陈泱潮視頻:邓聿文、裴毅然、罗慰年:香港局势分析中国模式批判
  • 谢选骏失去了中国就失去了中国消费者
  • 李芳敏14400012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耶和華揀選作自己產業的,
  • 井中蛙我也要信耶稣(小品)
  • 胡志伟卜少夫傳
  • 谢选骏ABC神学的蔓延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务实务虚
  • 谢选骏香港需要放放血
  • 张杰博闻香港示威者会粉身碎骨吗?中国真正的危险正在逼近
  • 谢选骏谭嗣同的幼稚可笑
  • 曾节明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及其难测的巨大风险
  • 徐沛戴口罩挺送終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