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华芳:怎样改革红十字会?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13日 转载)
     “在财务和公关两个领域上,红十字会似乎依旧未能摆脱官家身份束缚,与公益慈善领域的专业水准相去甚远。”
    
     首先,红十字会摆出的没有证明的声明,并没有缓解围观者追求真相的焦虑。尤其是商业系统红十字会在不具备资质的情况下,即未经过民政部登记注册,何以能开展相关业务?红十字会到底是商业系统红十字会的登记主管机关,还是业务主管单位,抑或两者兼备?另外何以商业系统红十字会借助的却是私营的王鼎公司进行财务运作,而巧合的是王鼎的负责人又恰巧是商业系统红十字会的相关负责人?尽管总会竭力撇清与商业系统红十字会的关系,但商业系统红十字会存在时间长达十年,受红十字总会的业务指导,对于商业系统红十字会的各项运作,应该要求其提供与各家商业机构例如天略集团、王鼎公司、以及中红博爱等之间的关系证据,以及往来财务细节,以正面回应质疑。单向度发声明就想控制局势的时代早就过去了,也显示出红十字会在宣传理念和技巧上惊人的落后。 (博讯 boxun.com)

    
    其次,如果商业系统红十字会如同红十字总会所言,仅是行业系统内的红十字会,主要是为商业系统内的人道救助,那么就更应该让商业系统红十字会解释与王鼎、与中红博爱的关联,以及为什么进行投资,投资收益去往何处等?如果总会对此犹豫推诿,难免令人担心实际上总会对商业系统红十字会的管理缺位,或者内中另有涉及利益输送的隐情。而不管是何种情况,这暴露出红十字会在组织管理问题上的不专业。
    
    再次,事实上在公众逐渐增强对红十字会财务的疑虑之时,最好的方式就是将经过审计署审计的财务报告上网,公开信息以利于澄清误解。但有意思的是红十字会官方网站到目前为止披露的最新统计数据是2007年,并且没有专门的财务报告,只是指出了收入来源和比例,对“钱用在何处”却是讳莫如深。这更加让人疑虑千万,同时也说明了红十字会在财务管理上也存在重大缺陷。
    
    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公共关系上不专业,但这绝非红十字会的最后一个问题。尽管理论上网络并无区隔,红十字会的声明也会被传到讨论区、聊天群、和社交XXX络上,但在各个网络互动的角落,例如微博等互动性场合,红十字会原本应该介入,进行主动公关,而不是在网站上进行被动型应付。利用网络筹款公关,这是网络时代专业公益组织需要具备的能力。实际上,不仅是国外的NGO大量利用网络筹款,国内也有很多NGO进行网络营销和募捐,网络原本可以成为红十字会募集善款澄清疑惑的有利场所,但何以成了质疑讨伐红十字会的战场?红十字会的确需要面对这个网络公关上不专业的问题。
    
    这些不专业的表现,引出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就是一个历史悠久(早于建党建国)、名头响亮(国际红十字会成员)的中国红十字会,怎么会这么不专业呢?在我看来,主要是由于身份不清晰所造成的。因为历史早于建党建国,这一社会团体的身份实际上也因为历史遗留问题而未作解决。何况在国际红十字会中这是唯一代表中国的,也是新中国获得的第一个国际组织席位,当年政治上的考虑演变成了后续强化。1993年通过《中国红十字会法》后,更强调了人民政府拨款和监督的事实。这也进一步导致其财务上列入中央财政一级预算单位,人事上作为事业编制单位,总会员工主体享受公务员待遇。也就是说,从财务和人事上看,副部级事业单位比社会团体更适合描述红十字会。
    
    官方身份和相应的领导待遇,使得红十字会的负责人更愿意把自己当成领导,而不是一个普通公益组织的领导人。官员与公益组织领导人身份所代表的利益取向,尽管并非截然对立,但也不意味着两种身份的利益考虑是在同一个方向上的。至少有一个重要的区别是官员求稳中有升,因此缺乏激励去极大改善公益事业的效率;而公益组织领导人则会扩展进取,以最大化公益影响和效力。除了其领导人身份难定位引发的困境外,红十字总会兼具对其他分支机构的管理职能,而同时又要作为公益组织出现,并且还要配合政府机构例如民政部等的工作,也导致它在参与者、管理者和监管者之间打转,难免晕头转向。
    
    那么如何才能解决目前的困境呢?解决这问题至少意味着三个方面:一来要提高红十字会的专业性和效率,二来要减轻政府拨款的负担,三来能使得红十字会重新取信于众,公众能重新为红十字会提供捐款和志愿服务,推动慈善公益事业的发展。
    
    我认为去官本位是其中的关键。中国红十字会发展的历史尽管表明其从清朝开始就有政府拨款,但组织上却不一定要依附政府,更不必是事业单位或者人事上比照公务员待遇,这一事业单位完全可以改革成独立的社会团体。这样做其实并不会降低中国的社会地位,尤其是在当下中国的国际地位已经日益重要的情况下,更是如此。而且这样做,实际上有利于还原红十字会的本来面目,作为民间的国际性合作组织,而非政府间国际机构。
    
    改制红十字会,变成民间社会团体,还以为这可以大量减少由于公务员编制产生的政府财政开支,而且尽管《中国红十字会法》规定政府拨款,但这一拨款的额度却是可以调整的。这样政府在无损国际威信的情况下,相反能为政府减轻人事和财政负担。红十字会也将自己负担主要的筹款任务和人事安排。
    
    更重要的是,改制也有利于红十字会理清自身定位,并且由于其改制后剥离了官家身份,变成公益市场上的实际参与者而非兼有裁判身份的参与者,公益市场的竞争将有助于迫使红十字会提升自己的专业性,提高效率以获得市场扩大影响,最大化人道救助的效力,并重新赢得公众的信任和尊重。
    
    中国1978年以来的历史经验表明,国有化的沉痾需产权清晰化的改革才能破除,而针对公益慈善领域国有化的顽疾,剥离政府、明晰产权、自我负责、专业运行,恐怕也是未来中国红十字会以及类似机构改革的出路所在。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0259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红十字会大起底/瓦文
·刘逸明:红十字会怎样做才不至于沦为黑十字会? (图)
·红十字会不妨晒晒“工作业务经费”
·志愿者诈钱,红十字会当自省
·红十字会拒绝旧衣服续:有心为善,虽善不可?
·披露地震灾区红十字会的贪官
·中国红十字会贪污救灾款 拒绝公布采购的帐篷型号!
·郭美美炫富网络蹿红 红十字会蒙信用危机
·郭美美是红十字会的大恩人
·红十字会向社会承诺“两公开两透明”
·拒绝通过红十字会 李娜奖金直接捐给孤残养老院 (图)
·红十字会系统廉政工作会议通报郭美美事件情况
·红十字会的严正回应就是个笑话
·郭美美否认王军是男友 与红十字会关系问题再回原点
·红十字会秘书长:捐款明细最早7月底可网查
·港媒拷问:郭美美到底是谁,红十字会有多黑
·红十字会秘书长:捐款明细最早7月底可查
·郭美美回京接受调查 中国红十字会诚信破产 (图)
·郭美美炫富丑闻闹大了 红十字会要查帐
·青海红十字会副会长接受调查期间死亡 (图)
·红十字总会:暂停商业红十字会一切活动
·红十字会如果确信自己没问题,仅发声明是不够的! (图)
·红十字会被指借公益之名免费拿地搞房地产开发
·如何拯救你,红十字会?
·青海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疑因经济问题接受调查时死亡 (图)
·媒体称青海红十字会官员在接受调查时死亡 (图)
·强烈谴责中国红十字会,贪污救灾物资款/吴斌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