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庭榕:明朝的安南之战和越南的反华传统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12日 来稿)
    
    自今年六月以来,越南在南海问题上主动挑起与中国的争端,诱使美国参入,使得局面一时复杂。越南之所以敢如此挑衅,除了自身的经济问题和今年四月的“独立”事件,企图祸水东引以摆脱不稳定的局面外,还有很大的民意基础就是越南自古以来的反华传统。
     (博讯 boxun.com)

    越南做为一个小国毗邻与大国中国,在先天的地理格局中已是处于下风。在漫长的历史中,越南多次被纳入中国的版图,即使在独立期间也多以藩臣自居,需对宗主国中国进贡献礼,自己的国王也需来自中国朝廷的认可。因此在越南的潜意识里,始终对中国抱有戒备和敌对的心理,反华传统自古有之。
     在公元前1世纪至公元1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中,越南处在中国各个朝代的统治之下,史称“北属”时间。越南认为这段时期就是中国对它的侵略。
     到了五代时候,中原地区的统治者忙着窝里斗,无暇顾及越南,它便趁机独立建国,但仍然与中国保持“宗藩”关系。
     朱元璋建立明朝时,越南北部为安南国陈氏统治,南部为占城国统治。朱元璋派使前往二国,封陈日煃为安南国王,封阿答阿者为占城国王,并对他们的纷争进行调解。
     但明朝对越南的真正焦点大事件是明平安南之战,以明的胜利开始而以明的撤军结束。通过这场长达二十多年的战争,我们可以见到越南根深蒂固的反华意识。
     安南之战的起因是安南黎季犛谋逆杀死国王陈日焜,自己称帝,改名为胡一元,其子改名为胡,然后胡一元让位于胡,自称太上皇。胡上奏明朝,自称是陈日焜的外甥,由于陈氏无后,所以经众人推举为国王,请求明朝封爵赐位。明成祖朱棣一时被蒙蔽而同意封胡为安南国王。
     不久黎氏篡权阴谋败露,朱棣对被其欺骗大光其火,派使者严厉诘责胡,胡假意上表请罪,愿意让位于陈日煃之孙陈太平。1406年明派兵五千护送陈太平回安南,在经过鸡陵关(今友谊关)时,忽然遭遇十万安南士兵的伏击,明军伤亡大半,明使被杀,陈太平也被处死。消息传来,朱棣当庭大怒:“蕞尔小丑,罪恶滔天,此贼不诛,兵则何用?”
    
    
    明成祖朱棣
    
    1406年(永乐四年)7月朱棣发《讨安南檄文》,命成国公朱能为总兵官,西平侯沐晟为左副将军,新城侯张辅为右将军,率领号称80万大军南征,实则30万军兵,从广西和云南两路进军,望一举擒下安南。
     哪料行军途中一代名将朱能去世,由年仅31岁的张辅代理征夷将军一职。张辅的父亲不是别人,正是原朱棣手下第一大将张玉,后被封靖难第一功臣。张辅从小随父参军,志向高远,屡立战功。他向众将领激励道:“昔开平王(常遇春)远征途中去世,歧阳王代之大破元军,我虽不才,愿效前辈”。
    
    
    英国公张辅
    
    闲话少说,在将门虎子张辅的指挥下,明军势如破竹,后与另一路沐晟的大军会合于重镇多邦的城下,多邦即今越南的谅山,一但被攻破便无险可守,敌军可一马平川直捣黄龙。且说在79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解放军的九个军在许世友和杨得志的统帅下,也分别从广西和云南杀入越南。中国就以谅山为战略目标,中央军委当时下达作战命令,称“无论战果如何,我军攻克高平和谅山后不得恋战,即行撤回”。由于在战争中解放军伤亡过大,杀红了眼的许世友下令“谅山一间房子也不能留。”,这个命令被浴血奋战的部队不折不扣地执行了。
    
    
    再说胡氏父子深知谅山的重要性,举全民皆兵之策,集合近百万军民参战,又准备了大象作为杀手锏。张辅不敢大意,经过周密的部署和长时间的围城后,于十二月的一个深夜,由报仇心切的都督黄中(曾率五千士兵护送陈太平回国),身先士卒率领敢死队突然攻城并登上了城楼,明军一下子冲进了城内。
     胡氏父子不得不使出最后一招,驱使大象向明军发动攻击,张辅早有准备,先用狮子的画像蒙住马的双眼,驱赶马群向大象横冲直撞,最厉害的一招是再用神机火器向大象开火,虽然杀伤力不大,但把大象吓得自乱阵脚,向后乱逃,胡氏军队被冲得抱头乱窜,重镇多邦一夜之间就被瓦解。从此大局已定,明大军长驱直入,一年后在水战中捕获胡氏父子,他们在被押解京城后处死。
     明朝征战的胜利还得自于它政策的正确,它打着恢复陈氏王朝的旗帜而得到当地不少百姓的支持。但一旦明军占领安南后,张辅上奏朝廷:陈氏家族已被屠尽,没有传人,当地万名儒生上万民表,请求归附明朝。于是大学士湖广等人建议在安南设郡,把它并入明朝的版图。而文臣解缙、杨士奇以及“第一谋士”姚广孝等人竭力反对。
     1407年踌躇满志的朱棣还是决定改安南为交阯,设立交趾郡,以工部尚书黄福为交趾布政使兼按察使,自此安南被并入中国的版图,直接由明派员进行统治。哪想这一决定使明陷入了二十多年的越战泥潭。
     由于明官吏的横征暴敛,很快激起民变。从此越南的反明起义接连不断,明朝始终处于焦头烂额的围剿局面,派去的将领大多是无能之辈,朝廷只能仰仗张辅一人。可是当时明还在北征蒙古,以及应对中原的农民起义,使得明对越南的作战难以为继。一代枭雄朱棣生前也能没完成对越的平叛,反而在其间出现了一位最具才干的起义者黎利,使起义成星火燎原之势。
    
    
    越南民族英雄黎利
    
    永乐二十二年朱棣病逝,他的儿子明仁宗朱高炽希望“和平解决”,派人册封黎利为清化知府,黎利拒不从命。双方接着再打,明越打越糟,终至崩盘的局面。明无奈之下重议杨士奇的“册封安南”之策 ,张辅竭力反对,自请带兵十万平定黎利叛乱(张辅死于土木堡之战)。但大学士杨荣一针见血:“国家之安危所系,在北不在南,”,使得明仁宗终于决定放弃安南,结束了这场使他厌倦的拉锯战。
     1428年,明军在黎利答应誓守“永为藩臣,常奉贡职”和立陈氏之后的诺言下,退回国境。此后黎利借口陈氏“实无见存”,明朝只好封黎利“权署安南国事”。从此安南又建立起了黎氏政权,再次独立建国。
     此后明和安南则长期相安无事。据统计,从1368年(洪武元年)到1637年(崇祯十年)的269年中,安南朝贡79次,占城朝贡达72次之多。
    
    
    越南史书记载的安南之战则是另一幅画面,明朝占领越南后的所作所为在越南的史书里的描述,同日本侵略中国的所作所为可有一比。现从网上的文章摘录在下:
     “到了十五世纪,在明成祖(1402—1424年)的统治下,明朝达到了强盛阶段,成为当时世界上强大的封建国家。正是在这个阶段,明朝侵略我国的阴谋实现了。
     1406年,明朝派遣一支军队护送流亡在中国的叛徒陈太平回国,企图建立一个傀儡王朝,充当它的走狗。明朝打算重演十三世纪元朝护送陈遗爱回国的旧剧。但是胡朝早己埋下伏兵,打垮了护送军,活捉陈太平,押回京城,处以凌迟极刑。面对着日益迫近的侵略危机,胡朝一方面采取了温和的对外政策,尽可能地推迟战争;另一方面则加紧准备抗战。但是胡朝准备抗战的主要方式是加强常备军的数量、购置武器和建立防线。
     1406年11月19日,明军开始越过边界进入我国。在这场侵略战争中。明朝投入了拥有二十多万步兵和骑兵的庞大的远征军以及上十万民夫。由胡朝领导的抗战很快遭到失败。 在各路敌军进攻面前,胡军在一些地方进行狙击,随后撤退据守红河南岸防线。明军会师后集中兵力渡过红河,攻占多邦城。1407年1月20日,多邦城失守,胡军的防线迅速崩溃。敌军自多邦城南下,于1月22日进占升龙。胡军撤退到红河下游,经过几次反攻失败后,不得不撤退到清化。明军乘胜追击,胡季超及胡朝的其他领导人于1407年6月落入敌手。
     ……胡采取不正当的手段篡了位,掌握政权后又实行许多旨在把权力和利益集中到本宗族手中的政策。因此,胡朝刚成立就失去民心,不能团结全民,不能发挥民族的伟大力量来抗敌救国。
     在打败胡朝后,明军取消了民族独立,摧毁了国家机构,阴谋在我国恢复五个世纪前的郡县制度。1407年4月,明朝把我国改为“交趾郡”。自此,一套外国的统治机构从郡直到府、州、县都建立起来。在统治机构中,由明朝派来的官吏囊括了主要职务;另外,他们也竭力培养了一支人数众多的土官队伍。这些家伙是从背叛祖国的贵族和社会上的忘本分子中挑选出来的。在军事方面,除了明军起核心作用之外,他们也大力招募土军。据1416年的条例规定,根据不同地区,二丁抽一,或三丁抽一。
     明军采用了残暴的镇压和迫害手段。他们到处建立起密密麻麻的城垒和据点。在各军事据点之间有一个用驿站连接起来的联络系统,以便及时互相接应和救援。敌军凭借这样一个庞大的暴力机器下令剥夺了我国人民的一切自卫手段,并且进行了极其野蛮的扫荡和镇压。
     他们禁止我国人民生产、储存和使用任何武器。任何人来往谋生都受到严格的限制和检查。在各次扫荡中,除了屠杀、抢掠和破坏外,他们还采取了剖腹、活焚、熬人油……等疯狂的恐怖手段。在经济方面,明朝实行了残酷剥削、榨取的政策和手段,仅在半年多的时间里(1406年11月一1407年6月),明朝远征军就抢夺了我国人民的无数稻谷、牛和其他财产。在统治机构建立以后,他们的剥削就更加全面、更加残酷了……
     我国人民面临着一场十分严峻的考验。这就是祖国的存亡,民族的独立。在明朝的统治下,我国人民不断举行起义…..从1407年年底起,出现了一些有组织的、活动范围很广的大规模起义。这就是由陈頠(1407—1409年)、陈季扩(1409—1413年)、范五(1419—1420年)、黎饿(1419—1420年)领导的起义……
    1416年,黎利和十八位最亲密的战友在蓝山举行宣誓仪式,愿为抗敌救国事业奋斗终身。这次宣誓为组织蓝山起义奠定了初步基础。举行宣誓仪式后,起义的准备工作秘密而非常紧强地进行着。在蓝山山区正在燃起星星之火,它的光芒日益普照各地,形成为一场任何暴力都无法扑灭的森林大火。清化地区和全国各地的英雄豪杰和爱国人民在义旗的感召下相继跋山涉水来到蓝山…..
     起义军所到之处,“人群拥挤,沿途摆席”。起义军“越战越强,所向披靡。似秋风扫落叶”……
    1427年12月23日,明朝败兵开始撤退,1428年1月3日,全部侵略军撤离我国领土。经过十年艰苦顽强的战斗,蓝山起义军光荣地完成了民族解放的任务。这次抗战的伟大胜利是打倒了外国的统治,粉碎了明朝(当时是世界上一个强大的封建国家)的侵略野心。国土得到解放,民族独立得到保证,在将近四个世纪中(十五世纪初至十八世纪末)没有遭到北方封建统治者的侵略……这样一个英雄的民族是任何侵略势力都不能征服的。 ”
    
    一场明朝的安南之战,就可看见越南对中国的仇恨心理。更何论几千年的两国恩怨,远的不说,七十年代末的中越之战更是越南的心中之恨。
     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越南的反华传统随时会越烧越烈,很容易演变成过激的民族主义。要指望越南在历史的恩怨中,自愿和中国和睦相处实在是不太靠谱。
     俗话说弱国无外交,实力才是硬道理。唯有中国自己真正的强大,方可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样才会同别国达成和平相处,即使在南海的争议中也能赢得自己的国家利益。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890627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事已至此一败涂地不可挽回
  • “单极世界”无地生根
  • 纽约时报误把共产党员当作民族主义者
  • 赎罪券帮助欧洲免遭穆斯林蹂躏
  • 欧洲人其实是亚洲人
  • 鑻卞浗搴旇鎺ョ撼缃楀叴浜氶毦姘
  • 最近比较烦之阿跪的烦恼
  • 环球日爆是回民办的
  • 创意千篇一律蹭热万里挑一
  • 官二代如何变成红三代
  • 直播时尽然嗑药
  • 六四以后的反美情绪源于一种被出卖的感觉
  • 郭氏鬼出行血中悍刀行
  • 嗑药现形记
  • 川普不懂得地球暖化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九至五百零四毕汝谐(作家纽约
  • 博客最新文章:
  • 王先强著作《香港雜事》9.黃雀行動
  • 心灵之旅TradeWarisUnwise,OnlyCooperationcanAchieveaWin-win
  • 谢选骏只会逃跑不会作战的军机
  • 陈泱潮習近平自己敲響了習共的喪鐘!
  • 谢选骏《零点哲学》为纪念“八九六四”而匿名出版
  • 台湾小小妮156
  • 谢选骏〇与虚无的叙事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一至五百一十六毕汝谐(作家纽
  • 谢选骏宫内厅就是日本的太监东厂秘书处
  • 苏明张健评论在《科隆国际研讨会》上的发言稿
  • 语丝中国华为——贸易战漩涡中的浴火者
  • 《我在黑暗中》美国凭"七伤拳"能站上贸易战的紫禁之巅吗?
  • 茉莉莫须有的猛料
  • 李迪扒黑幕
  • 伯玉“贸易战”何去何从,事实胜于雄辩
  • 罗勇泉中美贸易战:华盛顿已无牌可打
  • 黑色的花朵美国凭“七伤拳”能站上贸易战的紫禁之巅吗?
    论坛最新文章:
  • 欧洲议会选举开跑 英国荷兰率先投票
  • 骨牌效应华为多方承压 中国谴责“经济霸凌”
  • 葡再向中靠拢 接受合2.4亿欧元的人民币借款
  • 英媒预料梅首相周五辞职
  • ARM中断合作釜底抽薪 华为麒麟芯片或将消失
  • 两艘美舰经台湾海峡 释放支持台北信号
  • 松下与华为停止交易 多家公司缓卖华为手机
  • 印度大选初步结果:莫迪的人民党明显领先
  • 北京现正进入对美战役的第二阶段“阵地战”
  • 中美冷战超美苏 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
  • 华为高管被硅谷芯片公司起诉涉窃取商业机密
  • 王毅批打压华为是经济霸凌 北京向华盛顿抗议
  • 建制网媒否定六四 vs 记者重现民运真像
  • 香港多项自由评分跌97年后新低 示威学生被拘
  • 汉学家林培瑞:让人遗忘六四者自己却没忘记
  • 埃菲尔铁塔绿色公园方案 美国女设计师得标
  • 邱阳《南方少女》赢得戛纳影评人周最佳短片奖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