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一叶知秋,谈拿无聊当有趣、无知当有理、无耻当光荣的郭美美现象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11日 来稿)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最近网络上出现了一阵喧嚣,有一个叫做郭美美的20岁女孩,因为在个人微博上,炫耀自己来路不明的豪华名车、名包、豪宅,以及跟自己年龄不匹配的豪职,一夜蹿红。像“红楼梦”中“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般,瞬间就成了被追捧的“名人”。可惜的是,出于“人想出名猪要壮”的生物天性和“祸福相依”的自然规律(比如猪一壮必先被送进屠宰场;名人一旦有见不得人的隐私、必先被曝光于光天化日之下,成为人人可以泼污水发泄的“公共厕所”)。这急功近利的郭小妹妹也不例外,很快就被“人肉搜索”出一系列弄虚作假,甚至类似“(网络)诈骗犯”的劣行来,还“拔出萝卜带出泥”般,让一些表面上正经八百、可以“立牌坊”的部门,或光鲜亮丽、令人羡慕、仰视的富豪大款,纷纷沾上一身洗刷不掉的“腥臭”,尴尬地露出了鲁迅笔下的那个难以示人的“小”来。以至于有理由质疑『这不是一件偶然的突发事件,而是我们社会现状存在的某种必然』 (博讯 boxun.com)

    
    中国的典故中,一直有一个“橘生于淮南为(甜)橘,生于淮北则为(苦)枳”之说,是一个极其科学而通俗的判断结论。意指一个特定社会的行为表象(结出来的果实)品质、口感,取决于它生长的文化土壤。如果想要引进在其它文化土壤上生长的“良种”,其可行性的前提,不是要“改良土壤”,就是要“改良品种”。否则就只能“事与愿违”地结出难以下咽的苦果。而今天中国社会所尝到的种种苦涩的现实,恰恰是一味想跟西方文化和价值观“接轨”“打包引进”的直接结果。
    
    更为不幸的是,这两种文化土壤之间的差别,已经不是“养分多少或酸碱度高低”等,“量”的区别。而是有着对付“天性感染”截然不同的“抗体基因”的本质差别。中国文化的“抗体”是建立在开发人性的羞耻心和道德价值观的自我约束基础之上。这时对社会而言,天性的表象就像“天花”或“霍乱”等流行疫病一样,因道德的长期制约而不再肆虐。而西方文化则是建立在生物自生自灭、适者生存的天性和丛林法则,以及栏杆、围墙般的法制基础之上,就像生活在“动物园”里某一园区的动物,无忧无虑、更肆无忌惮地,享受着自走出原始野蛮的动物丛林后,就不曾失去过的、天性自由的“愉悦”,却带头消耗着有限的地球资源,为全人类制造出难以为继的灾难。
    
    当然,由“兽文化”加工出来,习惯于生活在法制高墙或围栏中的西方高等动物,数量和智力都有限,除了出于天性本能,争取一点鸟啼蛙鸣般想说什么说什么的“言论自由”,或“性开放”之类想做什么做什么的“行动自由”外,就算想犯也犯不了什么“大错误”。对诺大一个地球而言,一时还没有太大的影响。但是当占总人口四分之一、且由中国文化加工出来,智慧和能力都超强的中国人,一旦被他们的领袖和掌握话语权的精英读书人告知『自己可以、甚至应该向西方学习、接轨、看齐。要彻底抛弃羞耻心,回归动物世界』并尝到一点肉体物质感官上的“甜头”后,终于重新唤起潜意识天性的“共鸣”。以优秀文化加工出来的能力,去做是个高等动物就会做的事,按照天性堕落的“自由落体运动”规律,要是不“比禽兽还要禽兽”,岂不是反而证明中国文化的落后、无能了?于是中国人终于在自己的文化土壤中,完成了一次另类的“改良土壤”,成功地引进了西方的橘子,并生产出大量具有“中国特色”的枳子。这个“中国特色”就是“拿无聊当有趣、无知当有理、无耻当光荣”之类,让中国文化蒙羞、中华民族受辱的郭美美现象(看看她在网络照片中露出的那副得意忘形的“妲己(商纣时代的美女)”般嘴脸,就知道了)。而且这种“郭美美现象”,有如“瘟疫”般,正在媒体出于自身经济利益的考量,不惜煽风点火、甚至火上加油地炒作,以及“投鼠忌器”的政治权衡下,大有蔓延的趋势,令人担忧!
    
    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或“原汤化原食”,因文化造成的偏差、只能靠文化来纠正。任何“邯郸学步”或“东施效颦”的模式,都是行不通的。可以肯定的是,只要中国人不从这样的层次高度来检讨、反思当前中国社会产生的现象、问题,认识到中国因人口基数和文化能量,对人类足以产生举足轻重的影响。既有从正面对抗天性堕落的能力,成为当仁不让的“中流砥柱”,以及作为领头羊、带领全人类回到真正文明正途的把握。也绝对有从负面『将一切向钱(经济)看的“黄祸”,演变成全地球的人祸,而让全民族(所谓民主的“大众皇帝”)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千古罪人”』的能量。
    
    现在已经到了必须选择“何去何从”的三岔路口。一条是“浴火重生”的凤凰涅槃;另一条就是“万劫不复”的灾难深渊。就等着中国人来“好自为之”吧!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891053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一叶知秋,谈拿无聊当有趣、无知当有理、无耻当光荣的郭美美现象/潘一丁
·潘一丁:“正确”与“强大”之间的思辨
·潘一丁:血滴子、航母和孙子兵法--试论中国未来的战争策略
·潘一丁:中华民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潘一丁:中国文化不屑出低档次的“世界级大师”
·奥巴马不听老牛言吃亏在眼前/潘一丁
·潘一丁:大众皇帝到该下“罪己诏”的时侯了
·论“矿难”/潘一丁
·货币白条-世界经济行为之“鸩”/潘一丁
·潘一丁:伊朗的总统选举是山寨版“民主”的典型表现
·潘一丁:高等动物对成龙的围攻
·潘一丁:寄语博鳌论坛
·潘一丁:钱能留住什么样的“人才”?
·2008年的世界,怎一个“衰”字了得!/潘一丁
·潘一丁:麦道夫现象和艾滋病
·潘一丁:中国本来是救得了世界的
·潘一丁:周正龙案还是不能结
·潘一丁:“改变”,如何改?怎么变?评奥巴马的当选
·潘一丁:“乌鸦”的还是“啄木鸟”的,社会需要什么样的嘴?-评经济学家郎咸平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