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感念曹天弟弟/焦国标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05日 转载)
     曹天,就是宣称愿拿1个亿作廉政保证金竞选郑州市市长,如果当选不拿一分钱薪水的曹天。
    2003年6月,我收到一本邮寄的小书《天下英雄——曹天经济随笔集》,扉页上有几个字:“请国标学兄教正 曹天 2003. 6. 3。”我不认识这个学弟,书也没看。几个月以后,偶然翻起,率性、清新的文字吸引了我,立即打电话,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2004年春天,因写《讨伐中宣部》,我的工作被停。那年秋天,我回老家,中途在郑州见曹天。第二天,曹天开车一百多公里送我回焦庄,还买几大包点心、吃食放车上带着。 (博讯 boxun.com)

    下国道还有3里土路,那年雨水很大,土路上无法走车。我让他把我放下,他开车返回算了。他不肯,把车停在土路边,拎着大包小包陪我走回家。
    (这次一道陪我回家的,还有我的大学同学曹华强、张衬夫妇。我们三个同班,华强我俩同宿舍。)
    2005年3月至10月,我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做访问学者。其间,深圳朱健国兄做一个关于我的系列访谈。他想访问我母亲,问我去焦庄怎么走。我告诉他,先到郑州找曹天,让他带你去。
    我打电话给曹天告知此事,并交代:朱兄因写文章构恶地方官失去工作,二十来年没有正常收入,全靠卖文为活,而且大陆媒体还不发他的文章。此次从深圳到焦庄,对他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请帮这老哥一把。
    几天后,曹开车带朱到焦庄见我母亲,临别送给老人家两千块钱,送给朱兄一万元。
    老家的三间房子是1984年我大学一年级暑假翻修,前几年下大雨下断三根椽子。万一再下塌几根,把老娘砸个三长两短,我还哪有脸活在世上,若不是这几年没有工资收入,我早把它扒了盖新的了。
    一定不能再让老娘住着这三间房过2011年的雨季了!
    焦庄有四百年历史了,可是现在没有一所100年的房子。我想,既盖就盖个结实房,能撑三四百年不倒,到焦庄八百岁时,起码能存有一所四百岁的房子,这样村里也算有个文物古迹了。
    我们那里海拔低,水位浅,水中盐碱成分高,很容易腐蚀墙基。墙基一“起碱”,一“瘦”,顶盖再好也没有了。怎么解决墙基起碱变瘦的问题呢?我想出的对策是,地面以下打水泥地梁,地面以上再铺一层石材,阻断地下水蒸发,墙基不起减不瘦了,长寿的瓶颈就可望解决了。
    水泥地梁好打,石板去哪弄呢?黄淮大平原腹地,汽车跑一天也难见到山,建房没有用石料的传统,想买都不知道哪里有市场。
    3月12日一早,我去颐和园邮局寄东西。还没开门,我在邮局院子里闲走,心里在琢磨老家附近哪里可能有石材市场。忽然有如天启,何不问问房地产商曹天弟弟呢,于是回家立即发了个电子邮件。第二天,曹天来电话,说已经吩咐人去办了。3月31日,在老家的弟弟国辉来电话,说石头拉回来了。
    4月3日,我自京返家,在曹天处停一晚。次日,他派车送我,说等几天闲了去焦庄看我。我说有空你就去,忙了就不用了。
    老家胡同口堆着一片石条。数了数,共72块。量一量,每块10公分厚,50公分宽,长短从80公分到90公分不等。
    5月3日,曹天来电话,说在兰考老家,要到焦庄看我。个把小时后,曹天的车到了。一进院子,他让司机拿出两条大中华,在场的工人不分男女,一人一盒,又拿出几瓶五粮液,说叫工人吃饭时喝去。
    院子里本来有许多树,我全砍伐了,只剩四棵老树,三棵枣树,一个黑槐(北京叫国槐),树龄都在百年上下。那黑槐树,弯得像弓,虽近百岁,仅有大碗口粗,而且通体疤痕,过去虫蚀羊啃所致,几近枯死,只剩两个幼枝活着,丑陋无比,人见人说留它何用,咋不砍了!我舍不得,一来因为它活到现在不容易,二来因为我上高中时吃过它结的槐豆。那时家里没吃的,上学带红薯干面做的卷子,难吃极了。母亲为了让它好下咽一点,用槐豆作夹层做成花卷。
    曹天去的那天,房子主体已经建好,正在砌院墙。那老槐长在房前两三米的地方,靠近东墙根,其中一枝影响砌墙。工人说把这一枝锯掉算了,我正犹豫,妹夫已拿来手锯。曹天走过来,看了看,说留着吧,就留了下来,以致院墙上留下个小小的豁口。后来再有人说这么难看的树留它干啥,我都说,这是亿万富翁保下来的,不能砍。
    70多块石条只用了40多条,还剩20来条。我问曹天这些石条哪里来的,他说叫人从驻马店运来的。我至今没问他价格。
    停了大约半个小时,曹天告辞。他掏空口袋,掏出的钱全塞到我老娘手里。后来老人数了数,一共一千七百二十元。
    曹天走后,我告诉工人,墙基上这些石条就是这位兄弟拉给我的。一个工人说,我见都没见过大中华,他一人一包,他该多有钱啊?我说,他说他在郑州盖了200多栋“结实楼”——他的房地产公司的广告词是“做人要老实,盖房要结实”。
    自结识以来,我与曹天大约只见过四、五次面。今年6月6日,曹天和朱顺忠老弟(《长城月报》主编)到我家来,这是他第一次到我北京的家里。我买来几个凉菜,几瓶啤酒,三人一顿吃喝,末了一人吃一碗我太太下的面。
    吃完饭闲谈。我说这几年挣了钱还是要干点大事,我也不知道什么是大事,只是觉得应该与曹天讨论一下这个问题。有一次在郑州,他谈及他身边的富人,都是有钱没处花,使劲儿挥霍,我感到很可惜,一直记着这事。
    没想到他说他要拿出一个亿作廉洁保证金竞选郑州市市长,我觉得这个大事也不错,顺忠则现场字斟句酌发了一个微博,并立即引来回响,如杨恒均先生。
    (我与恒均通了话,认识了。)
    接下来曹天的故事我与大家知道的就一样多了。
    这些年来,曹天叫我哥哥,我叫他弟弟。日前看《南方人物周刊》报道曹天的文章,其中写道:“近20 年后,在郑州的一间宾馆内,提起21 岁时的那段牢狱经历,这个已经43 岁的男人依然泪流满面。出狱后,大学毕业证没了,稳定的铁饭碗没了,还成为乡邻眼中‘坐过牢’的人。曹天说,在监狱里呆了两三年的时间,24 岁的他,头发已经花白,在村子里面无表情地像孤魂野鬼似地晃了几个月,村里人都认为我疯了……”
    读到这里,我若有所悟:这几年我这个曹天弟弟何以频频到焦庄来?是怕我们村里的人也认为我疯了吧?不过这一点弟弟多虑了,父老乡亲们的确知道我“倒霉”了,但没有一个人说我疯了,他们都说我是个好人,是村里当初出去吃公家饭的后生里最有良心、最干净的一个。
    曹天弟弟,你一再到焦庄来看我,你给哥哥拉石头,你工人一人一包大中华,哥哥现在明白了,你是在给哥哥撑脸面,你是在为哥哥向乡亲们做旁证,你的深意盛情,哥哥没齿不忘! 2011-7-4北大燕北园
    
    《纵览中国》首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2213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茅于轼背后站着谁/曹天
·上海曹天凤“三退“声明
·合法居住遭非法拆除,几家欢喜几家愁/曹天凤(图)
· 几家欢喜几家愁/曹天凤
·劳动产权、现代经济学和市场社会主义/曹天予
·曹天予:简评中共换旗
·曹天予:当代中国改革中的社会民主主义思潮
·就李春光为曹天予的辩护的声明
·李春光:刘宾雁证明了曹天予是告密者吗?
·刘宾雁证明了曹天予是由公安部门送进北大的/张鹤慈
·曹天予:周国平为什么诬蔑我?
·谢龙:我对曹天予告周国平一案的证言
·张鹤慈:曹天予是不是专业告密者的四大疑点,并寻找知情人
·今天,曹天予再一次告发反革命/张鹤慈
·曹天:我要竞选郑州市长/《南方人物周刊》
·独立候选人曹天再次失去联系 公司被查税
·郑州独立候选人曹天近况:警察“蹲点”
·选市长第一人曹天失踪 维权人士被关培训中心
·郑州独立候选人曹天失踪
·“独立候选人”为当局所不容 郑州曹天被查税
·商人曹天要当市长 独立候选人参选更热闹
·传河南作家曹天自筹资金竞选郑州市长
·郑州市长独立候选人曹天对话当地官员
·独立候选人曹天一亿元自愿出资竞选郑州市长
·上海曹天凤:声明退党----请求正义援助(图)
论坛最新文章:
  • 一美国华裔海军军官涉泄密罪今出庭
  • 管他送中还是贸易战 中国流行熊猫狗
  • 港台一宗错综复杂的政治司法案使林郑月娥伤透脑筋
  • 澳大利亚学生起诉中国外交官煽动死亡威胁
  • 追求储蓄稳妥 法国人依旧不愿尝试有风险的高回报理财
  • 泰式宫廷剧 国王再开6宫廷臣官或涉被黜贵妃争位
  • 北京蔡奇新规遭指驱赶“中端人口” 或有再卖土地大略
  • 伦敦附近发现卡车藏尸39具 未确定是难民
  • 在港有乐园 迪士尼老板小心不对反送中说是与不是
  • 刘鹤开会要求清欠民企账款 工信部:将进一步对外资开放
  • IMF下调了亚洲经济增长预期 陷10年最低速
  • 滴滴出行扩展在日本市场
  • NBA湖人传奇侠客奥尼尔勇挺火箭队总经理所言有理
  • 港人发起声援加泰罗尼亚示威集会 获警方不反对通知书
  • 英下议院拒速审脱欧协议 10月31日协议脱欧可能性无
  • 陈同佳案:管浩鸣指只是一个小孩子 不要用死刑吓唬他 陈今
  • 陈同佳今出狱为“弥天大罪”向潘女家人及双亲和港人道歉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