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驳曹长青的“从卡恩案看桑兰的谎言”一文/张建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04日 转载)
   权利运动发布:
     我是一个体育爱好者,1997年遭遇车祸高位截瘫完全丧失自理能力后,依然躺在躺椅上观看1998年在美国举行的友好运动会(当时还没有电脑、更不会上网),目睹了桑兰在比赛现场受伤致高位截瘫揪心一幕。 (博讯 boxun.com)
    
    我是一个司法腐败的受害者,八年的艰难上访使我明白,司法腐败的根源正是这个专制的体制!所以,我对专制制度有一种自然而然的厌恶,对民主法制有一种天然的向往,所以,我对民运人士在心底里有一种自家人的认同。
    
    在曹长青先生对“桑兰索赔案”发表一系列文章前,尽管有一些对海外民运的负面评价,我都不以为然,甚至不屑一顾。
    
    尽管,桑兰受伤前是服务于我所反感的党国金牌体制。尤其是2003年,我进京上访于北京博爱医院偶遇桑兰、在热情与其打招呼时却遭其冷眼,但我明白,桑兰只不过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一个举国体制为金牌的受害者,甚至说是牺牲品也不为过。
    
    当曹长青先生就“桑兰索赔案”发表一篇又一篇充斥着对残疾人的歧视,不、应该是肆无忌惮用恶毒语言对桑兰进行伤害的时候,我想我作为一个残疾人,有责任来回应一下民运人士曹长青先生,以维护一下我们残疾人的尊严。
    
    记得桑兰受伤后,当时的恩人、今天的被告,也是中共举国体育在美国的代言人刘国生、谢晓虹夫妇(好象是中国体操协会名誉主席什么的)一次次以慈善家的身份出现在CCTV的访谈节目中,炫耀着他们对桑兰的付出。
    
    一次,在刘国生、谢晓虹夫妇的CCTV访谈中突然欲言又止地谈到桑兰与其儿子产生情愫时,我有一种不太对头的感觉。直到不再被操弄而充当“微笑天使”的桑兰勇敢起诉“恩人”刘、谢夫妇及其不良儿子薛伟森时,十几年前的疑惑才豁然解开。
    
    在曹长青先生对“桑兰索赔案”所发表的系列文章中,首先指责桑兰因13年前的“意外事件”向美国的法庭提起高达十多亿美元赔偿(其中一亿赔偿是针对刘国生、谢晓虹夫妇)是漫天要价,甚至是敲诈勒索,是不懂美国法律的无知行为。
    
    30年前,我刚刚从学校踏上社会,那时候也正是改革开放初期,我惊奇地发现进口的万宝路香烟盒上居然印着“吸烟有害健康”的文字,经见过世面的人解释,原来是一个美国黑人妇女因为患上肺癌后,以“长期抽万宝路香烟致癌”为由向烟草公司索赔上亿美元。最后,法庭居然支持了这位黑人妇女的赔偿请求,并判令烟草公司在香烟盒上必须印上“吸烟有害健康”的提示。
    
    我没到过美国,所以至今也不太懂美国的法律体系,但正是30年前香烟盒对我的民主和法制启蒙让我明白,今天桑兰的索赔数额并不如已移民美国多年的曹长青先生所言是违反美国法律的行为。
    
    2011年7月4日,民运人士曹长青先生第N篇桑兰索赔案的“从卡恩案看桑兰的谎言”文章又在国内拥有50多万读者的博讯上发表。我不了解、也无意了解发生在国外的什么卡恩性侵事件,但不能接受的是“从卡恩案看桑兰的谎言”一文中曹先生对残疾人士桑兰诸如“中国的因摔瘫而成名的桑兰抵达纽约”、“桑兰也像那个控告卡恩的‘女佣兼妓女’一样,撒了很多谎,而且是弥天大谎”等比比皆是的恶毒语言。
    
    在“从卡恩案看桑兰的谎言”一文中,我们不难看出曹长青先生为了达到侮辱和伤害桑兰的目的,就关于“挪垫子”、关于“被软禁”、以及关于目前还无法求证的“录像带”等三个方面进行了论证。
    
    在为了论证桑兰在“挪垫子”中说谎,曹长青先生称专家认为:从常识角度,从按到跳马到做完动作,专家说只有五秒左右……所以桑兰在说谎。我不知道曹长青有没有看过跳马项目的比赛?但很明显其文章中“从常识角度,从按到跳马到做完动作,专家说只有五秒左右”的说法完全违背了基本常识。请问人世间有哪一位超人能够“从按到跳马、到做完动作(落地)”的滞空时间可以达到5秒钟!这,只能说明曹长青先生自己在假冒专家之名说谎。
    
    桑兰的真实表述是这样的:桑兰在助跑时发现一个外国教练在移动前方的垫子,桑兰开始犹豫和减速,桑兰的教练却指挥桑兰冲过去。要知道为了党的光辉形象,金牌体制下的运动员是没有自我的,教练也是不能讲人性的。莫非今天曹先生公然说谎也是为了党的光辉形象?
    
    为了论证在“被软禁”中桑兰说谎,曹长青先生例举了如:桑兰在美国医院语言不通,但当时有不少“华人义工”到病房陪她,桑兰怎么不跟他们“说真相”?薛伟森家……桑兰母亲一直都在……怎么不跟父母“说真相”?当时中国总理朱镕基的夫人、中国驻美大使、驻联合国代表、外交部长唐家璇等都看望过桑兰,怎么桑兰不跟这些高层领导“说真相”?《纽约时报》、美国知名电视节目采访的时候,美方还是自带翻译,桑兰怎么还不“说真相”?更不要说香港电视、凤凰卫视、CCTV等中文电视也采访过,桑兰毫无语言障碍,她怎么仍不说“被软禁”的“真相”?
    
    更为可笑的是,曹长青先生认为:“桑兰在美国不说出真相还可以理解,但回到中国的十年多为什么还不说出真相?难道她被中国政府‘软禁’了?”。以此论证桑兰谎撒得太荒谬了。
    
    这样的论证说明曹长青先生可能是在美国呆久了,已经忘记了中国的国情。中共国的国情是,一个运动员在国际上获得了世界冠军,首先要感谢的是党,如果你得了世界冠军不先感谢党而先感谢了生身父母,那你就别想混了!被迫吃药的世界冠军不行了就到浴室去当搓澡工!接受国外记者采访说真话那更是叛党叛国的行为!这样的环境下请问曹先生:如果你是桑兰,你会有没被绑架的感觉?你敢说出被侵害的真相吗?
    
    桑兰之所以十多年不敢说出真相确实非常反常,但在一个反常现象常态化的国度,桑兰这样的反常不正说明正常吗?!不过,在论证中曹长青先生有一点没有忘记国情,那就是在文章中不忘将朱镕基的夫人列为中共高层领导。
    
    今天,桑兰抛弃虚伪的“微笑天使”、勇敢地去争取被绑架了十多年的权利,将中共海外的代言人刘国生、谢晓虹夫妇以及其无良儿子告上美国的法庭有什么错?这样一个符合美国法律的正当行为难道损害了曹长青先生的利益?桑兰争取民事权利就遭如此污蔑,不知道一旦我们残疾人要争取政治权利时曹先生又将会怎样地口诛笔伐?
    
    是否尊重残疾人权利,是衡量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今天美国的法院受理桑兰13年前的人身损害赔偿案件就是最好的证明!(特别说明的是,我的人身损害赔偿案再审于2003年获江苏省高院受理,但8年过去了却因为司法腐败因素至今没有开庭)。在桑兰索赔案中说三道四的曹长青先生作为民运人士至少犯了两个错,即:歧视残疾人犯了方向性错误;不遗余力替中共代言人恶毒攻击受害人桑兰犯了立场性错误。
    
    今年是辛亥革命胜利百年。在很多朋友不看好海外民运的时候,我说 一百年前当大家都不看好流亡救国的孙中山先生时,却正是国父的三民主义引爆了辛亥革命。为什么?道理很简单,孙先生一生鼓励民众去争取自己的权利,绝不会如曹先生这样对民众(尤其是桑兰这样觉醒的民众)争取权利行为进行如此诋毁和恶毒攻击。这一点,请曹长青先生三思自己的行为。如果你还是一个有民主信仰的、真正的民运人士的话。
    
    在国内,桑兰受当局长期欺骗还有谁不清楚?不管因时间和证据等问题会怎样影响桑兰索赔案的结局?我作为残疾人中的一员,将义无反顾地支持她的依法维权行动。
    
    民间维权团体权利运动负责人张建平
    
    此信息由权利运动残障人士权益项目编辑

(Modified on 2011/7/04)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2155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曹长青:从卡恩案看桑兰的谎言
·曹长青:报道桑兰案的喉舌出丑
·曹长青:桑兰的证人路平真敢骗
·桑兰賠償案的愚人分析————混亂邏輯後面是什麼
·桑兰征途上的5个墓坑/何哲
·曹长青:桑兰律师的恶作剧
·曹长青:桑兰的恶棍律师
·桑兰是否受到了谢晓虹的精神迫害与人身囚禁?/草虾 (图)
·桑兰:给命运打个补丁
·曹长青:桑兰的官司为什么打不赢
·曹长青:打不赢,桑兰被丈夫和律师“毁容”
·桑兰维权不是现代版“农夫与蛇”
·莫之许:还有多少不知名社会底层的桑兰在哭泣?
·桑兰明日将抵纽约出庭 巨额索赔案前景尚不明朗
·桑兰案律师与经纪人互掐 被告方可能占上风 (图)
·桑兰案7月15日开庭:我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 (图)
·桑兰案光怪陆离:被告律师扔“重磅炸弹”
·证人将桑兰推向深渊 (图)
·桑兰性侵案施暴者曾是心中未婚夫? (图)
·律师:桑兰受黑社会威胁 阻挠打官司心里有鬼 (图)
·桑兰被曝曾遭美国黑社会威胁 后援会将组护卫队
·曝桑兰遭美国黑社会威胁 不法分子欲到机场“接机”
·桑兰律师回应修改赔偿额传闻:一分都没有减
·桑兰修改起诉书 不再提索偿20亿金额请法院定夺
·桑兰案件再调查:男友黄健是有妇之夫? (图)
·三十而立的桑兰 (图)
·桑兰遭性侵时是处女 巨额捐款被私吞
·桑兰在美索赔案初胜 美保险公司向其道歉
·桑兰维权案 中医师愿作证
·“证人”称目睹桑兰被性侵 曾给检察官发信报案
·男友:桑兰仍可生儿育女 我从不把她当残疾人
·李小双接受采访时称很难想象桑兰会状告监护人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