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健国:胡哥复辟周厉王——仿周“专利”与“监谤”致大陆民变蜂起山河污竭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03日 转载)
    朱健国更多文章请看朱健国专栏
    
     当代“河竭”的深层内涵 (博讯 boxun.com)

    
    如若不细想,6月19日的新闻《京杭运河因河水污染致死鱼绵延4公里长》,只是许多同类消息的重复,只是近期《湖北:“千湖之省”一半以上湖泊面临污染》、《山西公布2010环境状况公报 地表水近半重度污染》、《河北鲍邱河10余年因工业污染从清河变死水》、《山村多名村民死于癌症 疑饮用水源遭到污染》、《南京秦淮河死鱼原因查明 系水体受污染缺氧所致》等消息的量变;但熟读历史的人则知,这消息其实显示着一个天大危险的质变:今日黄河断流和长江水枯,是中国又在出现2800年前的“伊(水)、洛(水)竭”,和“(黄)河竭”。历史上中国一旦出现“河竭”,往往就是末世亡国之兆!江河竭,民无水,决不仅仅是一个环保问题,而是政治生态了陷入困境的集中体现!须知,“昔伊(水)、洛(水)竭而夏亡,(黄)河竭而商亡”!我们的祖先积累了许多证据,认定“原(水源)塞,国必亡”。
    同理,6月17日的《广东紫金县发生千余村民对政府人员拦车堵路致干部受伤事件》事件,并非只是血铅中毒的136人及其乡亲对紫金县干部强行要求患者出院的抗议,并非仅是近期内蒙、广东、天津、重庆、山东、湖北、安徽等地皆频发“恶性群体事件”或爆炸官府事件的又一增量,而是“原(水源)塞”之后必然出现的“(民)乃相与畔(叛),袭厉王”——“夫国必依山川,山崩川竭,亡国之征也。”6月14日的新闻:《去年中国7万多精英获美国绿卡, 投资移民申请居全球之最》,6月20日的网评《“建党伟业”中有赵本山等21名明星已移居国外》,皆是“民)乃相与畔(叛)”的有力证据,而全国近期频发恶性群体事件或爆炸官府事件,分明是当代的“袭厉王”——国民正以袭“胡兵”发扬袭姬胡之传统。
    
     胡锦涛与周厉王同有一“胡”
    
    稍有国学常识者皆知,周厉王名叫姬胡,从周文王算起,是西周的第十个国君。周厉王的治国特点是“专利加监谤”,一方面重用宠臣荣夷公来横征暴敛,霸占湖泊、河流,不准人民利用这些天然资源谋生,实施专利制度(专利即专制);一方面又组建“卫巫”队伍对反专利的百姓黎民进行“监谤”(监视与迫害),以求阻止怨声载道——从卫国找来一些巫师,派其带人监视并缉拿刑讯批评自己的国人。卫巫们奉旨枉杀无数,逼得庶民们见面都不敢说话了,只能道路以目,用目光来表达愤恨。如此三年,周厉王洋洋得意“吾能弭(阻止)谤,(民)乃不敢言”,然而,民不敢言,并非没有抗议了,而是在沉默中积蓄力量爆发,将不能发表的批评言论悄悄转为推翻政权的革命行动——“民之有口也,犹土之有山川也”,山川岂可堵?“夫民虑之于心而宣之于口,成而行之。若雍其口,其与能几何?”于是四方庶民揭竿而起,皆袭厉王。“厉王出奔于彘”, 一直逃过黄河到达山西霍县东北,最终只有“死于彘”。
    诚所谓重大历史事件往往发生两次。今日中国元首胡锦涛不仅与周厉王姬胡同有一“胡”,且其登基九年的施政纲领也与姬胡如出一辙,也是以“专利加监谤”为治国大纲。十六大以“科学发展观”推动“国进民退”,让公务员收入财富百倍于草民,是为扩大一党之专利; 十七大全面落实“和谐社会”,实施神州全面封杀“维权网”禁止自由言论,对所有访民皆以“恐怖分子”监视居住,造成维稳费超国防费,可谓监谤空前!此两大基本国策与周厉王姬胡相比,真是后来者居上,“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无不有过之无不及。
    惜乎周厉王姬胡的“专利加监谤”,结果是耗尽国家元气,到孙子幽王宫湦立时,西周就垮台了,接下来的东周,只是中央集权荡然无存的东周列国——春秋战国。
    6月17日,《南方周末》有文介绍,《建党伟业》出品人韩三平认为,中共的源头不是1917年的“十月革命,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而是“1911年的辛亥革命”。很多人认同这一观点,因为穿凿起来,中共与北洋军阀、国民党一样,同属于反清的辛亥革命之革命党体系,这样排下来,孙中山可算辛亥革命党的文王,此后当国元首袁世凯、蒋介石可竞选武王,而毛泽东、华国锋、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诸王中即便有“成康太平”,到“王道衰微”的胡锦涛,正好是辛亥革命党的第十代国君——辛亥革命党也进入了“专利加监谤”的第十代!顺此历史逻辑,中共有了“十七大”出周厉王,“十八大”难逃周宣王“亡南国之师”,“十九大”必演“国人暴动共和始,空燃烽火周幽王”。
    
     中共当国,左右皆苦
    
    许多年前,中共曾大量印刷“把一切献给党”、“党的利益高于一切”的“党有专利”宣传画。但近年中共却开始否认党有自己的特殊利益。2011年6月21日,在中央外宣办新闻发布会上,中央党校副校长陈宝生奉旨宣称:中国共产党在《章程》中向全世界宣告,共产党没有自身的特殊利益,“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我们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
    这表明中共已明白,专利即专制。要否认中共实行一党专制,首先须矢口否认党有专利。然而事实胜于雄辩,“发改委限价只约谈民企”、“国务院等中央机关皆有特供保食品安全”、“央企成为高官的钱袋子”等新闻,皆以铁证坐实中共的特殊利益大于天!仅以6月21日各大媒体转载《解放军报》的新闻——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在《求是》发表文章:坚决抵制“军队国家化”,军队永远属于党,“必须继承和发扬人民军队忠于党的光荣传统,始终在党的绝对领导下行动和战斗”——如此禁止“人民军队”忠于人民,中共是何等地专利于自己一党!将人民军队永远控制于一党而不是还军于全国人民,还能诡辩说“党没有特殊利益”?一面让中央党校校长奉旨撒谎,一面让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愚昧辟谣——好一出《皇帝的新衣》!
    周厉王“好专利而不知大难”,必然“专利塞言”行监谤。然则“夫利,百物之所生也,天地之所载也,而有专之,其害多矣。天地百物皆将取焉,何可专也?”
    不知胡哥锦涛能否以周厉王为诫?——中共从来就不是什么“无产阶级先锋队”,正如朱元璋在称帝前率领红巾军打元军时也从来不代表百姓,中共只是一个以暴力夺权掌权的“专利党”,只是中国五千年来的众多封建王朝的又一朝。中共向“左转”,必是周厉王或秦始皇,向“右转”,也不过是黄帝式的族天下——所谓尧舜,皆是黄帝长子和次子的子孙,尧舜禅让,不过是黄帝家族的“党内民主”,依然是肥水不落外人田的族内权力转移,何尝“权为民所赋”?今日温相家宝之改革悲腔,至多也只是效法召公谏厉王,难免有“厉王太子静匿召公之家”,难免高呼“夫事君者,险而不雠怼,怨而不怒”,最终仍然拥戴厉王太子静为周宣王。
    惨变六十二年,“新中国”已雄辩:中共当国,左(革命),民亦苦!右(改革),民亦苦!中(稳定),民亦苦!即便贬其为“儒共”,仍然高看了——任何现代政治文明体系都无法测准中共!惟有让中共回到二十五史,才可一窥其真相:予观中共,无论怎样“人民代表大会”,怎样“政治协商”,怎样“共同纲领”,再多“百工谏,庶人传语”,也仍然坚持暴虐侈傲,专利监谤永远。即便一度有召公、周公二相行政式“共和”,也终会“不修籍于千亩”“王师败绩于姜氏之戎”。
    如是,苦难的国人就又要回到“千里无鸡鸣”的春秋战国了!——中国人“前进”苦难,倒退也苦难!
    
    2011年 6月21日 于深圳 早叫庐
    
     (《争鸣》2011年7月号)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5580003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朱健国:请移“九十大庆”到洪湖
·朱健国:“九十大庆”为何判“公民社会”死刑
·朱健国:《东方》与“十二五”唱对台戏 ——从献礼片《东方》看中共相当于异族统治者
·朱健国:亚运是一场贿赂盛宴(图)
·朱健国:“曹丕术”引发全国连锁巨灾
·朱健国:“打错门”再证胡温以黑治国
·朱健国:“新三国”隐喻“新中国”——政治腐败到极端必现相互屠杀的“三权相斗”
·朱健国:今年“七一”很难过——“张宝顺现象”捅破“政党崇拜”
·朱健国:中国新政的愚乐危机--温家宝的角色错位
·朱健国:一个人的16个常识(1)—用“健与疾”取代“善与恶”
·朱健国:国家气象局长许小峰对"雪灾"腐败的举报
·朱健国:广东“两会”的倒退潮
·朱健国:《2009-2011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实施方案》远未成功
·朱健国:《2009-2011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实施方案》远未成功
·朱健国:“08宪章”引领中国进入“象棋残局”
·朱健国:汪洋倒粤与吴芝圃毁豫
·朱健国:汪洋失广东与马谡失街亭
·朱健国:赵本山弃"身体故乡"回归"思想故乡"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朱健国:“全国食品皆有毒”三大根源
·朱健国: “春运难”是一面照妖镜
·朱健国:中共正式向孔子投降——胡锦涛打着向孔子投降的白旗访美
·朱健国:“深圳城市化原罪”—政治腐败致深圳出现50万栋违建房
·朱健国:“胡内部”的维腐誓言
·朱健国:神州掀起倒“稳”潮
·朱健国:深圳庆典正式终结邓氏政改梦
·小熊:“新反右”限制沙叶新朱健国等人博客
·朱健国:温家宝再劝汪洋勿添乱
·朱健国:《命运》再为梁湘袁庚翻案
·朱健国:谷歌出走废了中国第二次“同治”——谷歌走后国更乱
·朱健国:老右派在新三十年的大分裂
·朱健国:金文明狙击“中国特级犬儒”余秋雨—访辞书专家金文明
·王鲁湘鼓动百姓开始向政府讨债/朱健国
·朱健国:3400万失业大军与中共的博弈
·朱健国:多多体谅“先生沙”—关于沙叶新《我说了什么》的几句话
·朱健国:“假钞中国”危及北京奥运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