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那幅"猪头像"是否该摘下了-- 戏谈毛泽东无胆"黄袍加身"(末篇)/淳于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02日 转载)
     先说一个有点趣味性的故事:前时曾从网上读到一位香港知名政论作家的文章,谈到有一队男女老少组成的港胞旅游团来到北京观光;在天安门城楼下的金水桥上拍照留念时,有些小朋友竟然高喊: "我不要同那个猪头像一起照相!",逗得众人哈哈大笑,觉得孩子们太天真了。
    
     香港到底是被英国管治过一百多年的殖民地,孩子们受到的是"资本主义"的正常文化教育,只知道英女皇生日是"公共假期"放假一天,可以和"爹地"、"妈咪"去海洋公园等地游玩。他们不像中国大陆的儿童,在那个时代由上幼儿园、小学就要学会喊"毛主席万岁",所以对这个"毛泽东"没有被灌输"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难怪他们不要跟他的"猪头像"合照。 (博讯 boxun.com)

    
     毛泽东的巨幅"标准像",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被挂在天安门城楼上,一直挂到现在,已经有60年了。在他还活着的时候,他的权威"至高无上",视自己犹如帝王,而和他一起"打天下"的那些同僚,实际上也把他尊为"皇帝",以"王公大臣"自居,对他阿谀奉承、拍马溜须、唯唯诺诺、怕得要死。而这个民间谣传的"老王八精"够心狠手辣,真来个"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谁敢对他说个"不"字,他就给谁颜色看看:轻则"穿小鞋"、丢"乌纱帽",重则严厉整肃、置之死地而后快。这样的案例,在他领导的屡次大大小小不同规模的"党内斗争"中屡见不鲜,举不胜举。
    
     比较典型的例子,例如曾任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的刘少奇,从长征开始就是毛泽东的忠实追随者;在1935年的遵义会议上,他大力支持毛泽东取得中共的领导权,从此奠定了毛某在党内的"第一把手"地位。到了延安举行的中共"七大",刘少奇率先提出在党章明文确定"毛泽东思想作为全党的指导思想",实际上等同确定了毛某在全党后来在全国"唯毛独尊"的最高领袖地位。毛泽东一高兴,便让刘少奇成为他的"第二把手",跟着他飞黄腾达、青云直上。到了1949年进入北京后,有一种流行的党内舆论,说毛泽东是党在"红区"的代表,而刘少奇是党在"白区"的代表(刘当时是组织领导"国统区"敌后地下工作隐蔽斗争的总管)。毛某听了很不舒服、很不高兴;虽然此说不久即被禁止,却成了他埋在心头的芥蒂和猜忌。加上刘某在1962年"七千人大会"前后,敢于直言批评毛泽东发动饿死千万人的"三面红旗"运动,到了"文化大革命"的1968年,便通过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的正式决议,把他打成"叛徒、内奸、工贼",永远开除出党;不久又把他押到河南开封的监狱,活活折磨致死,死状极为悲惨。
    
     又如国务院总理周恩来,毛泽东这个"皇帝"就把他当成自己的"宰相"使唤;一个盛气凌人、颐指气使,;一个百依百顺、唯命是从。周某原来在党内的职务、地位,比毛某高得多。然而,他当初拥护的是莫斯科派来的王明,支持王明后来被批判的所谓"左倾机会主义路线"。在1932年"苏区中央局"召开的"宁都会以"上,批判毛某的军事路线,撤销其"红一方面军"总政治委员兼前委书记的领导职位,由时任中央局书记的周恩来接管兼任"红一方面军"总政治委员,实际上是剥夺了毛某的军权,令其非常不满,怀恨在心。等到他在延安的党中央控制了党权,大搞整风运动清算"左倾路线"时,也逼得周恩来一而再、再而三地检讨都不让"过关",直到把自己骂得"狗血淋头",承认严重错误,向毛某"低头认罪",口口声声要对毛某"忠心耿耿"。毛当年还写过9篇党内批判周某的文章,保留在自己手里,直到他死之前,决不愿意出席周恩来的追悼会,还很得意特地拿出来欣赏。周某非常畏惧毛泽东,据说还有一个把柄就是"伍豪悔过声明"事件。"伍豪"就是周恩来在上海领导地下党的代号"5号"的谐音。这是当年被国府当局抓捕获释的共产党员,通常要登报公开声明的惯例。周某究竟有没有被捕过和变节?至今仍然是个未解之谜,有待到国民党的解密档案里加以核实。但是,从透露的资料所见,他很害怕毛某抓他这条"辫子"做文章,找他的麻烦。据他身边的人士回忆,他曾为受到毛某的训斥羞辱,罕见地嚎啕大哭。毛泽东因为这个"宰相"还有利用价值,能为他卖力;而且,周某很"听话",他要整谁,周立即主动跟着就整谁,所以他没有对周下毒手。直到晚年,毛某自知来日无多,一定要周恩来死在他前头,才利用拖延给周治疗严重扩散的膀胱癌,变相把他痛苦折磨、活活整死。
    
     毛泽东虽然住进中南海的宫廷里,拥有"皇帝"的权威,他也很想当一个名副其实的"真命天子",但是他始终无胆"黄袍加身"。毕竟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成功推翻了满清的封建世袭帝制,使中国走上了共和代议制的不归路;让毛某活着时宁愿当一个无法无天的"无冕皇帝",以"党天下"代替"家天下",也不敢贸然作"称帝"的尝试。 他深知,一旦自己上太和殿登基,他必然会步袁世凯的后尘,落得个"窃国大盗"的可耻下场。只是到了他快要"呜呼哀哉"的时候,仍念念不忘要把他的"皇位"和权力,交给他的亲侄儿毛远新和他的老婆江青,更加令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这是现在众所周知的事实了。
    
     由于经过"文革"大浩劫以后,包括党内的老党员、老干部的党内党外和体制内、体制外的许多人士,越来越看清毛泽东的"帝王思想"本质,揭露出一系列他在屡次政治运动中胡作非为的罪恶,要求把毛泽东画像从天安门城楼摘下来,把他的"政治僵尸"从纪念堂搬走,送回其老家湖南韶山冲"落叶归根"的呼声越来越高。"毛共"时代结束后,"邓共时代"、"江共时代"都未能处理这件大事;"胡共时代"能否把此举提到议事日程上来,还是要让毛泽东阴魂不散,继续"万寿无疆"?尚有待海内外广大华人今后密切关注。
    (2011年7月2日 原载《澳洲日报》《不老屯漫笔》专栏)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2115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政治骗子"成为创党人的悬疑 --兼议"中共90"献礼片《建党伟业》一二/淳于雁
·女作家丁玲的“幽默”回忆—戏谈毛泽东无胆“黄袍加身”(续篇)/淳于雁
·戏谈毛泽东无胆“黄袍加身” /淳于雁
· “六四运动”必将薪尽火传——纪念天安门大屠杀事件22周年/淳于雁
·等着瞧一齣“涉毛”的精彩闹剧/淳于雁
·好一位“救党派”的辛子陵/淳于雁
·从马克思说到本拉登/淳于雁
·本拉登这次真的“膈儿屁”了/淳于雁
·“澳纽军团日”之随感一二/淳于雁
·论艾未未被捕的“歪打正着”/淳于雁
·说点卡扎菲的“其人其事 ” /淳于雁
·杨恒均“失踪”的一场虚惊及其他/淳于雁
·毛泽东算不算“半个卖国贼”/淳于雁
·吉拉德的天平向美国倾斜——泛谈澳大利亚的对外政策/淳于雁
·吴阶平去世之题内题外/淳于雁
·当心海峡西岸的“糖衣炮弹”——中华民国100年另类感言(之七)/淳于雁
·“爱国”三问——对爱国问题的不同观点/淳于雁
·蒋经国的“民主化”和“本土化”/淳于雁
·“九二共识”成了共产党的谋略/ 淳于雁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