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永晋:北京向越南美国同盟低头议和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28日 转载)
     正当美国与菲律宾将在南海举行联合海上军演之际,中国与越南似乎达成和平协议,双方同意以谈判与友好协商和平解决两国间的海上争议,采取有效措施,共同维护南海和平稳定。
    
     双方同意在两国之间「要加快推进『指导解决中越海上问题基本原则协议』磋商,争取尽早签署协议」。同时在诸国之间,推进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及后续行动进程,力争尽早取得实质性进展。 (博讯 boxun.com)

    
    新华社报导,中国外交部26日表示,中国国务委员戴秉国25日在北京会见越南领导人特使、越南副外长胡春山。胡春山转达越南领导人关于两国关系和近期南海形势的意见。戴秉国阐述中方在发展双边关系及海上问题的立场和主张。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张志军稍后与胡春山举行会谈。
    
    纽约时报等英文媒体均表示,新华社的报导没有更多关于双方讨论的细节。法新社的报导称「这显然是双方间和平的橄榄枝」。在此同时,美国在夏威夷的双边会议上对中国代表表示对南海局势的忧虑。
    
    据报导,双方表示,健康稳定发展的中越关系,符合中越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和共同愿望,也有利于本地区的和平、稳定与发展。
    
    越南在本月初曾朝中国南海领域进行海上实弹军演,对中国示威意味极浓。中方同时派遣最先进的海巡船通过南海诸群岛抵达新加坡访问,也有宣示南海主权的意味;加上美国分别与菲律宾及越南要在南海举行海上联合军演,并加派驱逐舰到南海参加军演,使得南海紧张情势急遽升高。
    
    北京向越美同盟低头议和,使我想起了著名学者谢选骏不久前的《德国预测中国可能走向战争》一文,就预测中国没有胆量向美国挑战。
    
    现在果真如此,中共这个“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汉奸卖国政权,其纸老虎的本质一目了然了!
    
    
    ———————————————————
    
    
    谢选骏:德国预测中国可能走向战争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25日 转载)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2011年6月22日,“德国之声”预测:中国可能正在身不由己地卷入对外战争。
     (博讯 boxun.com)
    
     德国之声多少代表了德国主流社会的观点。它认为,最近围绕着中国与东南亚一些国家的南海主权争议又开始激化,直至近日越南公开在南海举行实弹军事演习,将中国的南海问题战略再次推向了极其尴尬的境地。中国的南海战略到底何去何从?
    
     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主权争议,这几年已经成为一个令中国十分头疼的问题。由于南海底下石油资源丰富,再加上由于中国的崛 起,东南亚国家大都希望依靠美国来平衡中国的影响,而美国也希望借助东南亚来平衡中国的影响力,东南亚国家近来在南海问题上向中国叫板的程度不断增高。
    
     在中国方面,由于国内民族主义情绪的上涨,北京高层之前确定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主权在我"的方针,几已成为被人们嘲 笑的对象。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中国国内民意还是一些企业,都似乎有在南海问题上蠢蠢欲动,先下手为强的意图和行动。因此,一段时间来,发生在中国和东南 亚国家的一些南海冲突事件,很难说清到底是谁的责任。5月26日,中国的海监船与越南的勘察船在有争议的南海海面发生冲突,最后中国方面剪断了海底的电 缆,从而引发了最新一轮的中越南海争议。
    
     5月29日,越南外交部发言人第一次对中国的行为提出抗议,并表示越南可能将动用海军力量来解决争端。这是东南亚国家第一 次将军事打击方案提上桌面,也使得中越之间长期存在的恩怨再次表面化,尤其是中越是否可能在南海开战,成为人们十分关心的问题。
    
     事实上,在东南亚与中国的南海主权争议中,越南和菲律宾是两个比较行动最为激烈的国家。除了越南首先将军事议题提上议事日程外,菲律宾最近正考虑将英文的"南中国海"改名为"西菲律宾海"。
    
     但面对这些行动,中国方面的举措则似乎有些前后矛盾之处。一方面,中国企业在南海的先下手为强策略是导致南海局势紧张的原因之一,但另一方面中国官方的立场却又相对比较暧昧,从而导致了中国民间的相当不满。
    
     这一怪圈实际上也折射出今天中国的两难和困境,那就是中国在崛起过程中,一方面过分不自量力,从而引发了国际社会对中国崛 起的不应有的疑虑和警惕,而另一方面中国则对于国家的长远发展又缺乏一个整体的规划和部署。这一两难的结果就是,崛起期的民意被煽动起来了,而盲动的民意 最终又无法得到良好的舒缓。
    
     在南海问题上,盲动的民意是令北京高层十分头疼的问题。最近一段时间,由于南海风云激荡,尤其是与越南的矛盾加剧,中国国 内主张对越开战的民意不断上升,令北京高层处于进退两难之中。坦率讲,今天的中国内外并没有做好对外开战的准备,甚至也并无此决心。但盲动的民意却不断推 波助澜,令决策者也逐渐陷于迷茫,并继而导致利令智昏。
    
     在这方面,北京比较顾忌的有两个方面:一是国内的稳定状况,二是美国的态度。就第一个问题而言,维稳几乎已经成为北京高层 的头号目标。为了维稳,北京不敢与北朝鲜翻脸;为了维稳,北京对内动辄动用军队和坦克平定骚乱。但在外交战略上,维稳之上的策略却往往使得北京高层瞻前顾 后,不敢有所作为,并继而导致日益盲动的民意的不满。
    
     北京领导人面临的这一内外困境,与欧洲工业化早期的现象颇有类似之处。不同的只是,今天的中国没有象欧洲早年那样经历过思想启蒙的洗礼,有的只是崛起期的盲动。
    
     人们千万不可小看了这一盲动的情绪,它在危险的时候,很可能做出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盲动举措。中越是否可能开战就是一个明 显的例子。从表面上看,今天的中国既没有开战的决心,也没有做好开战的准备;但在民意的不断盲动和骚动下,尤其是在越南不断紧逼,而中国国内矛盾又无法找 到出路和出气口时,形势就可能变得比较危险。若越南方面无法保持克制,若中国继续不断遭受心理刺激,那么一个本来并没有做好开战准备的国家,完全有可能走 上对外战争的道路,并借以转移国内矛盾。人类历史上曾经有过许多这样的例子和教训。
    
     ……
    
     对德国之声的上述看法,我是不敢苟同的。
    
     因为,这是德国是一个习惯于对外侵略的国家,中国却是一个习惯于被人侵略的国家。
    
     德国人不打内战但擅长外战,中国人却内战内行、外战外行。
    
     大家都说清朝腐败无能,但满清毙命之后,中国却从来没有能力从事过一次哪怕仅仅一次“边境冲突”之外的对外战争。
    
     抗日战争要等到英美对日宣战之后战争才全面开始;朝鲜战争中国则是作为斯大林的马前卒赴死的。
    
     现在,中国即使在南海与越南开战,最多也是“边境冲突”的水平;不会与美国发生冲突。中国与美国发生正面冲突的唯一战场,是在台湾海峡。
    
     这就是“内战内行”的逻辑。
    
    
     2011年6月23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0237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解龙将军:“越南无敌”的发音都来自汉语
·杨恒均: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杨恒均
·谢选骏:中国能不能收复越南?
·在国会第十七届越南人权会上发言/冤民大同盟葛丽芳
·解龙将军:越南人是一群汉化的占婆人
·从越南国会否决高铁计划说起/眭明泉
·社评:越南像大国那样追逐能源(图)
·拉拢小国对抗中国 越南打的什么算盘?
·越南姑娘不是“傻大姐” 中国光棍需冷静
·外媒预测下一批金砖四国 越南等六国十年后崛起
·印度、越南大米通胀形式严峻中国须提早设防
·到了越南发现,被妖魔化了/卞利
·揭秘:当年朝鲜政府为何会支持中国猛打越南
·『国际观察』从历史角度看待中越南海争议
·越南害怕中国再次“入侵”
·奥巴马,别让底特律变成你的越南
·剑中:中共入侵越南30周年祭
·越南使用的中学课本对中越战争是这样描述的
·越南海军舰艇于21日至24日访问广东湛江
·越南老地图曾标明:南沙群岛主权属于中国 (图)
·攘外必先安内令中国面对越南挑衅畏首畏尾
·数百越南民众聚集中国大使馆抗议"侵犯主权"
·开国大典闹乌龙:天安门上挂“越南国旗”
·在国会第十七届越南人权会上
·外交部:越南在南沙群岛举行选举侵犯主权
·越南女难民织“公共裙带”牵扯中国多省高官 (图)
·越南计划驱逐非法外籍劳工 或涉及上千中国工人
·越南货船闽江翻船 14人获救1人死亡3人失踪(图)
·越南一货船三亚海域沉没 2人获救25人失踪
·一艘越南籍货船在海南三亚倾覆沉没25人失踪
·云南十万边民往越南边疆移民是谁的耻辱?
·中国贫困线标准低于印度、老挝、越南等国家/瞿方业
·外交部称中国多名公民赴越南相亲被骗
·外交部称中日领导人可能于本月在越南会晤(图)
·中国驻越南使馆举行国庆61周年招待会(图)
·广西与越南签署涉19亿美金项目
·许锡良:越南是中国最忠实的追随者(图)
·越南妇女揭露美军暴行,"人权卫士"死不认账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