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苗蛮子:拆迁之下,我们输掉了想象力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27日 转载)
    
    来源: 红网
     (博讯 boxun.com)

    拆迁大戏中,又见教师被捆绑登场“献艺”。据6月23日《羊城晚报》报道,安徽蚌埠五河县教师阮守玉因不愿接受拆迁被停职停薪,他家109平方的房子,拆迁补偿只按49平方米计算。记者采访该校校长时,校长称不清楚停职停薪的依据,只是上头通知。而五河县教育局则称并没有作出阮守玉老师停职决定。
    
    拆迁和教育,原本毫无“血缘关系”,如今却已然如胶似漆了。教师不愿拆迁就遭停职停薪,甚至还有被开除之虞。这不是神话传说,而是赤裸裸的现实。正如阮守玉所说,这是我们这里的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其实这种“不成文的规定”,又何尝不是广泛意义上的“我们这里”——当下所具有的一种潜规则呢。剥离掉这一个案,而将视线投向这片广袤而神奇的国土,翻检一下旧闻,你会发现,类似于教师参与拆迁这种闹剧,一幕幕地接连上演。
    
    教师之于拆迁,“被说客”者有之,“被打手”者亦有之。教师若拆迁动员不力或不配合拆迁,其所受到的惩罚亦可堪称“世界奇闻”:从停薪停职乃至开除,到被调至偏远山区使其边缘化,再到被领导斥之“没有师德”,但凡能想得到的惩治措施,都能大派上用场。教育若此,谈何教育品格。由此管窥全豹,欲要解答“钱学森之问”,无异于天方夜谭。
    
    显而易见,拆迁能够捆绑、强奸教育,其底气源于权力黑手的有力支撑。值得细究的是,拆迁是如何借助权力之手与教育发生关系的?尽管在本案中,五河县教育局和宣传部等部门皆语焉不详、矢口否认——“局里没作出这个决定”“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的”,但并不妨碍我们作如此推想——
    
    如你所知,拆迁卖地在地方政府经济发展的链条上,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乃至是头等大事。一切为拆迁让路,一度成为地方政府的决策逻辑。而“拆迁办”无疑肩负着这种“拆迁压倒一切”的重要使命。基于此,在一个权力共同体中,但凡是权力机构,都负有服从权力核心而协同作战的义务。因而,对于“拆迁大业”的不配合者,拆迁办只需一个电话将这些权力系统内的不配合者告知其主管部门,相关主管部门再发文告知具体的执行者(比如学校校长)。于是,权力系统内的惩治链条就这样形成并生效了。
    
    很显然,拆迁运动中,教师“被登场”的背后是一张权力通吃的巨网。巨网之下,人人自危,任何个体都有可能成为权力捕捉的猎物,成为狂飙突进的拆迁轮子下的受害者。或者说,作为封闭的权力系统内的一份子,基于自身利益考量,也都有可能成为权力随意使唤的工具和打手,成为阿伦特所说的“平庸的恶”的制造者之一,比如那些执行上级命令的校长们。
    
    
    因而,阮守玉不配合拆迁就被停职停薪,不过是权力者“先礼后兵”的策略,不过是强拆前夜的微风细雨。这当然是一种软暴力。这大约就是体制内外无权无势者(或者说相对弱势者),面对拆迁之殇时的细微差别罢。不难发现,这种差别就在于有无享受“官饭”。相较于血腥暴力拆迁,“官饭”已成了拆迁领域中的一条灰色的缓冲地带。当然,以人之权利来衡量,拆迁之祸说到底并无体制内外之分。
    
    显然,权力能够挟“官饭”以令教师,则同样能够胁迫体制内的其他群体,比如医生,使其服务于“拆迁大业”。而所谓的服务于拆迁,实质上是屈从于权力。转型期的中国社会如此传奇,全拜不受约束的权力所赐。权力通吃之下,其缔造“神奇景观”的创造力,足令时代为之失色。正如有人说,和荒诞现实相比,诗人与小说家不但输掉了想象力,而且也输掉了修辞的能力。这或许是权力之“幸”,而另一面却是时代之殇、百姓之痛。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891058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最牛拆迁部长”吴昌敏凭什么“代表国家”
·中国式“强制拆迁”是政体造就的癌症毒瘤/罗安平
·郑风田:拆迁条例修改不能忘记孙中山先生的遗训 (图)
·当代大拆迁与文化大革命的异同(6.1)
·教师没觉悟没师德被停课,拆迁总在上演着不朽的神话!
·曹建海:“跑马圈地”“大拆迁” 大崩溃
·“新拆迁条例”是风箱里面的老鼠/陈永苗
·叶檀:新拆迁条例面临地方政府严峻挑战
·给大学“拆迁专业”推荐几个好老师
·谢燕益:从钱云会案看征地拆迁的法律要害!
·2010年,「暴力拆迁」元年/张华
·“如果死了人就不拆了,那还叫什么拆迁?”
·“新拆迁条例”第二次征求意见稿中的一些问题和一些建议/三鞠请安
·中共当局大“忽悠”“征收条例”与“拆迁条例”不可混同/茱萸
·强拆改由法院裁决,真能抹掉拆迁血泪史吗/周丕东
·邹晓云:土地使用权补偿不明,拆迁纠纷难减
·济南槐荫区公检法:利益集团迫害拆迁户(图)
·新拆迁条例凸显国家主义思维/张千帆
·马光远:拆迁意见二稿的进步与退步
·山西朔州通报“拆迁户捅死住建局职工”事件 (图)
·陕西安康通报拆迁户自焚事件 称已经支付安置款
·山西拆迁冲突一官员被杀 嫌犯妻子进警局后暴死
·山西朔州钉子户与拆迁队发生冲突,拆迁队一死二伤
·陈家祠广场被拆迁户讨说法 回迁迟迟没动静
·深圳通报明思克航母世界违法建筑拆迁遭阻挠案
·拆迁户自焚控诉官员欺凌
·北京群众演员扮保安,阻止村民到拆迁工地
·陕西安康一村民因不满拆迁安置自焚
·河南许昌6名干部因在拆迁工作中滥用职权被处理
·安徽蚌埠一教师不拆迁被开除 有关部门语焉不详
·研究机构称拆迁矛盾成为首要社会矛盾
·南京致2死2伤殡仪馆拆迁事故 涉案官员被双规
·北京朝阳区副区长刘希泉涉贿被批捕 主管拆迁工作 (图)
·北京:不满拆迁,车内自焚,7人烧伤
·视频:东莞老城居民反对拆迁 (图)
·大兴养老院被拆迁方断电 老人摸黑生活 (图)
·山东要求拆迁补偿标准参照同地段新房市价
·抚州爆炸案后与钱明奇同上访人员数天内拿到拆迁补偿
·看上海普陀区政府囤地、对市民实施强迁、伤害被拆迁户的事实 (图)
·第一奸商万科勾结武汉站北新村干部,请黑社会拆迁!
·临沂市政府暴力拆迁,受害人上访遭遇渣滓洞 (图)
·江苏灌云拆迁部队强拆抬人 指挥官员凶神恶煞镜头首次曝光
·北京门头沟区政府所实施的拆迁,令百姓气愤不已/吴田丽 (图)
·江苏南通:暴力拆迁/张秀琴
·毛海秀向中央巡视组张文岳揭露上海拆迁腐败和行政暴力
·拆迁导致15年无家可归!/天津刘春荣
·武汉警方奇妙的截访/花楼街被拆迁户 (图)
·惊爆杭州市2份差价悬殊的拆迁合同 (图)
·杭州市2份差价悬殊的拆迁合同 (图)
·京杭两地被拆迁户相聚,共话被打压经历 (图)
·杭州拆迁上访人被关黑监狱
·在拆迁中谁侵害了我们的合法权益?造成十五年无家可归!/刘春荣
· 郑州市朱屯村野蛮拆迁公然违反国家政策法规
·江苏灌云县拆迁拆疯了
·韶关拆迁户今日前往华盛顿中国大使馆上诉(图)
·北京门头沟区拆迁:赶走再说/吴金海的次女吴田丽(图)
·拆迁难民王建芬 2010年第二次关进黑监狱经历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