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十八大后,胡锦涛唯一可能留下的政治遗产/右志并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20日 来稿)
    
    
     国家主席胡锦涛的任期很快就要走到了终点,其任期内,由于不能从政治源头遏制腐败,拖延政治改革,经济虽然高速发展,社会矛盾进一步加剧。其本人的执政风格可以说平淡无奇,如果硬要说有什么特别印象,当属目前在政界上浮现出的不温不火的“团派”了,胡依重的这些团派人物治国不能不说是其一大败笔。面对社会而言,这些团派人物实属阳春白雪之流,他们在社会关系上缺乏一个政治集团应有的广泛人脉,他们本能的自我意识很难与社会息息相通,缺少一个政治家应有的社会语言与意识,他们少有广阔的政治视野,思想理念即墨守成规又唯我自大。 (博讯 boxun.com)

    
    社会对胡的从政也从伊始的希望,转变到现在与其说是失望不如说是无奈更准确。我们不可能期待胡会在其从政的过程中有什么奇迹发生。如有可能发生的奇迹,就看他是用什么样的方式退出政坛。这也是胡有可能为社会做出的唯一的政改贡献。
    
    在说到这个问题前,我们应首先回忆一下邓小平江泽民对此事的所作所为。邓小平屈于“六四”的压力,接受了废除终身制的原则,在宣布退出政界后,又连任了下一届军委主席,二年后,任期未到,即全身退出。这是历史的进步,也突显了进步中的不足。
    
    关键是对邓当选军委主席之事的法律程序提出质疑,邓既然已宣称退出政界,他就是一个普通公民普通党员,在全国党代会上,他不是代表,也没当选为党的中央委员,便没有资格在党的中央委员会全会上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而正是这个普通党员却在党的全会上当选了中央军委主席。也许,也只有这个带有封建法权光环的普通党员普通公民才能有资格“当选”中共中央军委主席。
    
    这种作法从法理上讲是极为荒唐的。邓也许明白中国还没有进入公共法权连续效应的稳定期,可能怕权力出现真空,怕自己的后续者不能用正当的法权效应来行政,个人威望也难以服众,才出此下策。社会对此事有看法,有反感,但还可以接受。
    
    江泽民步邓小平的后尘就毫无意义,中国已走上常人政治的历史发展阶段,江只存在法理上的权威,且社会口碑又不佳,完全没有邓小平那种君主式的威望,所以正常程序的权力交接不仅不可能出现权力的真空现象,而且更利于国家的长治久安。事实也正是如此。要知道邓小平再任军委主席是得到党内上层多数人情理上的认同,是众人捧上去的,邓也就半依半就,是没有道理的道理。而江想要玩弄退政职保军职,以军慑政的作法,已经失去了邓小平时代那种天时地利的条件,时代进步了,多数人并不认同这种不伦不类的作法,他们是在看局时的发展,等待着随波逐流。
    
    据说有人玩了个阴谋,鼓动高层将军动议挽留江留任军委主席,进而否决了政治局达成的同意“江泽民退休申请”的共识。终于,江达到了退政职保军职的目的,也以一个普通党员普通公民的身份连任三届军委主席。二年后,屈于社会的压力,江不得不提前辞退军委主席的要职。在此期间,江虚构的三个代表理论以法定方式写入宪法。人民实实在在地了解到什么是政治腐败。
    
    这些将军们也许为了自己某些利益和感情,被人利用成全了此件事,想必自己现在回想起来也会惭愧不已。
    
    现在这个局面又一次摆在胡锦涛的面前,而胡所处的社会环境与江时代更不可同日而语,当前民主法治理念深入人心,人们看重的是一个国家领导人的法权对社会的实际效果,而其本人对社会的感召力已微不足道。垄断社会舆论,用个人的花腔理论作秀造势,愉悦社会以抬高自己威望的手段,仅是文革式的过时表演,民众已厌倦多时了。对现实的麻木和失望使人们期待新的变化以改变他们的现状,在国家民主改革无望的状态下,人民自然把这种期待寄托于换届后的新领导人。现代的中国民众对政界人物更倾向于喜新厌旧,渴望新的领导人带来新的希望。
    
    如果胡也想步其江的后尘,就太不识实务了,这还会使十八大后的新一届的领导班子一开始就会师出无名,受人嘲笑,对于这点,胡“主席”在江时代已是感同身受过的。而胡用政治平庸而又无力展示昔日帝王之风来“以军慑政”会更使人感到可笑,而权力斗争的潜规则又将要迫使胡在第三次连任军委主席的位置上不能任届期满,就必须提前退出,这种结局不是又很可悲吗?
    
    对此事的所为也决定了胡的历史地位。不连任,主动权在胡的手里,连任了,胡的处境肯定比老江还要被动,如果胡真要按着这个腐败的作法走下去,胡对中国的进步发展真可谓是无功无德,必将受到人们的耻笑。而胡如果能就此终结这个荒谬的作法,对我党我国都是一大贡献,胡会成为历史上划时代的标志性的重要人物。
    
    在中国虽然在法律上否定了终身制,而废除潜在的终身制仍任重而道远。而且现在的任期时间也过长,一届五年,可连任二届,一个人就要执政十年,十年小失误也会演变成大问题。许多当权者做的坏事蠢事多数发生在其长期执政的后期,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邓小平的六四,江泽民的法轮功。如果一届四年,可连任二届共八年,任期虽仅仅短了二年,但这正是一个政治矛盾焦点转变的临界线,少了这二年,恰恰会使有可能发生的政治问题而不易发生。新当权者处理问题往往要理智的多,而老当权者的共同的特点是用强权处理社会矛盾。如果胡锦涛执政八年就下台,他会“幸运”地“躲过”刘小波艾未未事件,这样他退休安渡晚年会踏实的多。
    
    一个人执政时间越长,权力对他的腐蚀性也越大,他积累的独裁资本也越强,他对国家民主法制的负面效应也越大。 一个人为什么要专制,也并非只源于意念的守旧与先进,而是出于生理本性,动物界的弱肉强食的本能。专制也是一种实力的表现,终身制积累了独裁的实力,使他有能力专制独裁。终身制也人为地延缓了社会发展周期,使社会的发展变化必然受制于当权者个人生理上的衰老与呆木,社会必然进入矛盾积重难返的灾难期。新当权者由于缺少政治实力,不得不对社会进行让步政策,缓解了社会矛盾,换取了社会安定,稳定了自己的权力。废除终身制的目的就是使当权者永远不具有专制的实力。
    
    废除终身制是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民主法治理念。试想一下,在国家体制的政治改革还未到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时,乞求社会的进步只能寄托于旧体制内的良性运作,但是,只要坚持彻底废除终身制,实行任期制,那么可以预见,经过几届领导人的换届,即便是“一党专政”所胎生的独裁本性也最终会名存实亡,让位给民主的内涵。任何民主法治的理念只有基于废除终身制为本才有可操作的价值,终身制是看得见的专制,废除终身制是看得见的民主。废除终身制是个实践问题,它不像理论那样可以狡辩。在中国从人治向法治过渡的非常时期,一个领导者对国家最有价值的真实贡献就是废除终身制以身做则。
    
    废除终身制是一个广意的概念,它不仅仅表现在废除个人权力上的终身制,而是要废除权大于法,废除权大主义真的理论崇拜,废除以言代法,废除奉旨行政,废除个人理论上的政治化和法定化的传统陋习。并明确立法对国家领导人的质询,弹劾程序。逐步把中国建成一个法制的公民社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831229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18大的背景与变局——左翼崛起在当下中国之必然/冼岩
·冼岩:18大的背景与变局——左翼崛起在当下中国之必然
·18大人事布局的脉络已经清晰/何清涟(图)
·贪官贾治邦18大料升常委,高智晟可能遭灭口/刘信
·中共18大前的思想战已子弹乱飞 胡锦涛复辟文革
·最新版本的中共18大政治局常委名单出炉
·中共18大悬疑:谁是下一任外交掌门人
·金融时报预测18大政治局常委名单
·胡锦涛要继续当军委主席 问题卡在18大后江泽民的地位
·18大前拒绝杂音 当局要把李庄办成死案 (图)
·张德江和张高丽 已成江泽民18大两张底牌
·团派大将赵乐际成18大政治局黑马
·保江山不变色 太子党上书18大力推政改
·18大权力重组 习近平按部就班接任党政军要职
·年龄限制 18大政治局常委只是个过度阶段的领导层
·为18大铺路 刘少奇子之子刘源要入中央军委?
·上海大火烧上海高层 影响18大人事布局 孟建柱前景看好(图)
·薄熙来离常委只差一步,18大人事存变数
·具备各种优势 汪洋18大晋升常委似乎顺理成章
·军方以军演迫使胡锦涛在18大权力分配上,做出妥协
·江泽民插手18大人事 王歧山权压李克强(图)
·18大选材第一波 中共2000高官受训
·外媒:张春贤出任新疆一哥稳拿18大门票
博客最新文章:
  • 生命禅院【英汉对照版】生命篇——生命的意义(LIFE——TheMeaning
  • 胡志伟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誤會」
  • 谢选骏美国官员和中国官员一样的黑
  • 台湾小小妮打台灣之前先打選戰吧!哈哈😄
  • 胡志伟周作人著軍裝斜佩皮帶檢閱北平市數萬名「新民青少年團」,
  • 谢选骏独裁制度创造从无到有的魔法
  • 台湾小小妮中共倒台最佳方案!!!哈哈😄
  • 曾节明中共进攻台湾最有可能的方案
  • 胡志伟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 谢选骏现代罪己诏
  • 高洪明想讹中国钱的财迷们,东风快递转账敢要吗?
  • 胡志伟兩千字的篇幅描寫了英雄在那短短四秒鐘內的思想活動
  • 谢选骏中国疫情整合全球
  • 台湾小小妮平衡點
  • 谢选骏原罪观念的生物学基础
  • 台湾小小妮拋頭顱灑熱血!?
  • 谢选骏大众是没法参与讨论的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