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中国文化不屑出低档次的“世界级大师”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16日 来稿)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一段时间以来,包括大师级科学家钱学森在内的、自认为已经“富强”起来的中国人,不断提出一个颇伤国人自尊心或虚荣心,既让自己“很没面子”,却又无可奈何的问题。那就是:为什么中国至今培养不出自己的“诺贝尔奖得主”、或拥有几个其他什么的“世界级大师”?以至于始终耿耿于怀,像一块久治不愈的心病疮疤一样,屡屡要被人揭起,却“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不仅成了一些因”不求甚解“而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读书人,借以打“文字官司”抒发不满的“话把子”,更是激进帮或“愤青”们,用来证明中国文化或社会制度比西方“落后”的常用理由或借口,整个一付“脑袋长在别人屁股上”的模样。看在受益于中国文化,并在解压缩的基础上形成的科学《新理论》眼里,真是“气不打一处来”。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乘此机会把这个问题挑明,以正视听! (博讯 boxun.com)

    
    记得若干年前,原中国科学院院士、英国人李约瑟,就提出了一个『中国近代科学为什麽“落後”?』的所谓的“李约瑟难题”。引起了一向把西方人当回事的中国大小读书人“众说纷纭却莫衷一是”的热烈议论,至今都得不出结论,以至于让中国导弹之父钱学森,在去世之前,还要因『为什么中国出不了大师或“诺贝尔奖得主”?』而抱憾终身。尽管笔者在2003年,就以一篇题为“不是不能、而是不为也”的文字,公开回答了这个问题。开宗明义地指出『能够产生出“四大发明”的中华文化,却从来没有为了危害人类整体的目的,去发明创造过任何一件可以影响社会走向的东西,一定有其合理的内涵』而且这个结论已经被当前人类社会,正在受到因一味追求不受精神文明制约的物质文明发展,而导致的诸如化学毒品和环境污染,以及跟社会和平、和谐、稳定、安宁等,绝对背道而驰的社会犯罪或形形色色的恐怖活动的干扰、困惑。让人类“追求幸福”的这个永恒而美好的目标,变质成了要用“金钱”来购买的、“毒品”般物质刺激的现实所证明,早就跟真正“文明”的精神本质风牛马不相及了!
    
    现在再回过头来看看这个“世界级大师”是个什么概念?以免莫名其妙、人云亦云地被人忽悠,把一块块被包装过的石头,当成“圣物”来顶礼膜拜,犯下“轻信或上当受骗”之类、世界级哲学大师马克思所不能原谅的错误,或成为世界级科学大师爱因斯坦口中所指“无敌的多数蠢人”之一。这更是中国人要从自己包括文化大革命在内的历史经验中,为了不再犯“第N次同样的错误”,所必须接受并引以为戒的教训。
    
    所谓世界级“大师”者,顾名思义,是指那些在相关领域里的学识、造诣,就深度和广度而言,已经达到相当程度,有资格成为领军人物的代表。这样的人,不仅足以认识或解释一切相关问题,有为他人解惑释疑而成为“人师”的实力。且往往总是有与众不同的见解,能够带动一个理论领域的发展与进步。
    
    当然要强调指出的是,这样的定义只不过是一种在理想状态下的叙述。跟现实中的具体表现,可能存在较大的差异。因为人类整体虽然已经走出动物丛林,从物质上进入自己人造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系统(社会)”。但是就就精神而言,还没有走出丛林,尚处于蒙昧、迷信的原始状态之中。其代表性特征就是至今还没有形成一个具有普世价值观意义的科学“是非判断标准”,和一套可以“以理服人”地认识和解释人类自己和自己社会中所发生的一切现象或问题的社会科学理论。也就是说,始终还处于大自然“丛林法则”的主导之下,跟动物世界并没有本质的区别。而想要证明这一点是并不困难的,因为人类至今不仅不知道什么是“人性”以及其和“天性”的逻辑区别。甚至反而将两者混为一谈,直接拿后者当成“人性”来吹捧,制造出许多难以自圆其说的丑陋和尴尬。这所谓的“世界级大师”就是一例,这一代表个人能力和社会分工责任的头衔,因为没有基本的是非判断标准和科学的社会理论的支持,而起不到“中流砥柱”的作用。只能受自私和贪婪的天性影响,在政治和集团利益的参合、操纵下,成了追名逐利、可以私相收受、交换的目标,或政治、学术帮派间角力的工具。不客气地说,在如此情况下形成的“大师”,几乎可以跟“卖狗皮膏药的江湖郎中”相提并论。这只要看看今天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经济,在中外形形色色的“经济学家、大师”们忽悠下,忽紧忽松地疲于奔命,惨不忍睹的现状表现,就知道了。
    
    这才是中国暂时没有“世界级大师”的深层文化原因。因为就像“李约瑟难题”的答案一样,中国文化不是不能、而是根本不屑于产生这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档次的“世界级大师”。
    
    不仅如此,现在更可以根据“天命”的哲学思想,作出一个大胆的推测:那就是『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一定会在满足“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下,产生自己的“世界级大师”。并依靠解压缩后升级版的中国文化,和在此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新的科学社会理论,带领从现实灾难中、先后“回过味来(觉悟)”的全人类,在检讨、批判并最后摒弃西方错误的社会理论基础上拨乱反正,完成人类作为高等动物的“阶段性进化”,开始真正“文明”的进程』
    
    最後,笔者在此还要仗中华文化之“势”、假其“威”地、重复一个“狂妄”却有把握的“科学判断”:除非“世界末日”在此之前已经到来(这不是不可能的)。否则这种“回过味来”才是人类真正的希望所在,而 “回过味来”的先後时间差,将跟他们比真正的“中国文化”落後的差距成正比,差距越大越落后(中国读书人也不例外)。未来的时间和实践的事实,将充当“裁判”和“见证”!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890958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奥巴马不听老牛言吃亏在眼前/潘一丁
·潘一丁:大众皇帝到该下“罪己诏”的时侯了
·论“矿难”/潘一丁
·货币白条-世界经济行为之“鸩”/潘一丁
·潘一丁:伊朗的总统选举是山寨版“民主”的典型表现
·潘一丁:高等动物对成龙的围攻
·潘一丁:寄语博鳌论坛
·潘一丁:钱能留住什么样的“人才”?
·2008年的世界,怎一个“衰”字了得!/潘一丁
·潘一丁:麦道夫现象和艾滋病
·潘一丁:中国本来是救得了世界的
·潘一丁:周正龙案还是不能结
·潘一丁:“改变”,如何改?怎么变?评奥巴马的当选
·潘一丁:“乌鸦”的还是“啄木鸟”的,社会需要什么样的嘴?-评经济学家郎咸平
·潘一丁:全球经济危机的表象和本质
·潘一丁:周正龙案不能结!
·潘一丁:中国人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吗?
·潘一丁:美国救市新措施的启示
·潘一丁:西方假民主之”鬼”,害怕以科学为武器的“恶人”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