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谈中国政治民主化的前景/傅申奇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16日 转载)
    傅申奇更多文章请看傅申奇专栏
    
     自由亚洲电台2011-06-15报导 (博讯 boxun.com)

    
    就从非民主制度走向民主制度这一转变而言,民主革命是不可避免的。但这一过程是以政治改革的方式还是以政治革命的方式来完成呢?
    
    我们看到温家宝作为中共最高层人士,在很多场合倡导政治改革,但中国没有发生任何称得上政治改革的事情。知识精英们关于党内民主、渐进改革、增量民主之类的一大堆说词和构想也没有任何一条被中共采纳。
    
    按照《炎黄春秋》杂志社现任社长杜导正的说法,温家宝因发出政治改革的呼声在党内被孤立,但温家宝仍顶住压力,屹立不倒。杜导正认为,毛泽东时代,彭德怀因发出不同声音被罢官整肃,相对而言目前稍有宽松。
    
    根据转型理论的研究结果,改革一定是由执政当局自上而下发动的。但杜导正认为,中国未来的民主宪政道路,“自上而下基本不可能实现”。他解释说,中共执政61 年,治党、治国观念、理论等,内部已形成习惯性。更重要的是领导层和物质利益结合在一起,“改革必受利益集团束缚”。
    
    因此在杜先生看来,中国的政改以自下而上为主体,不能排除流血和动乱,但“这是要千方百计避免的”。所以走改良主义道路是最佳路线,“代价小、多数人都可以接受,右派和左派都可以接受。”
    
    在这里,杜先生的说法造成了许多混乱。既然自上而下的改革不可能,我们知道另外两大类的过程就是转移和置换。这两类都不是改良,因为改良是统治者的专利,反对派根本就没有改良的权利和可能。
    
    波兰是转移模式的典型,其前提是自下而上的反对力量能够在刚性的旧体制中萌芽、集结、逐步壮大。如果没有这种可能,地火只能在地底下运行、最后爆发,结果只能是完整意义上的政治革命。当然,这种革命也有暴力成分高低的不同。许多年来,尤其是今年以来,当局滥用暴力手段压制一切体制外力量,甚至把维权律师都逼到了墙角、封上了嘴巴。其结果就是堵住了转移模式的发生,把中国推上置换的道路、也就是推上政治革命的道路。因此我可以断言,如果情势不发生变化,政治革命不可避免!
    
    就我的理解,杜先生希望反对派能采取理性、温和的立场,“千方百计”地避免流血和动乱,我相信反对派的主流愿望就是这样。但实际的政治革命会发生什么样的“流血和动乱”,这主要取决于掌握着暴力的当局、而不是取决于反对派。
    
    目前当局越来越滥用暴力,甚至采取流氓和黑社会的手段迫害反对派人士和异议人士,不断制造着仇恨,为未来的革命增加着激烈的色彩。这是所有具有理性的人们担心的事情,也是当局者必须儆醒。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820308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之十二)/王天成
·赵岩:《大转型》一书解开中国政治转型迷雾正逢时----写在《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出版之前
·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之十一)/王天成
·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之十)/王天成
·王天成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之九)
·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之八)/王天成
·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之七)/王天成
·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之六)/王天成
·王天成 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之六)
·《公民》月刊社论:民主化的基础性力量
·蒋经国的“民主化”和“本土化”/淳于雁
·中国可能民主化吗?/谢选骏
·秦宫非:“颜色革命”开启“第四波民主化浪潮”
·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之五)/王天成
·中产阶级推动民主化:现实还是迷思/张铁志
·巴拉迪民主化诉求或致埃及伊斯兰化/张家栋
·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之三)/王天成
·《公民》月刊社论:2011,民主化进行时
·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之二)/王天成
·工程院院士:修建三峡是决策民主化典范
·中共将对党内民主化作出部署
·中国民主化的转型模式研讨会纪要
·促进中国民主化,《零八宪章》势不可挡
·西藏自治只能寄托于中国的民主化
·法国汉学家侯芷明:中国民主化太晚导致各种恶果
·央广访谈:滕彪:北京律师将持续努力,推动律协民主化
·看毒奶引发国际风暴,探中国社会未来走向(悉尼支持中国民主化工作平台)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