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六四”阴影笼罩中国——“沉没声音”在引爆/牟传珩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08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正当世界演绎让“茉莉花飞”,今年“六四”第22个纪念日到来了。被人民日报评论部称之为的“沉没声音”正在引爆。当此之时,海内外各界支持中国民主运动的人士都在积极进行“六四”纪念活动。国内西安民运人士张鉴康、马育忠、安保林、姜闰生、孙亚平、马晓明,如同往年一样举行仪式,悼念 “六四”烈士;作者所在的山东济南,也有包括高校在职以及退休教师、在读大学生在内的各界人士也在举行“六四”纪念活动。自2008年起,他们已经举行过四次纪念活动,虽然每年都会受到官方的恐吓、威胁,但他们每年在聚会之后,都公开发表文章、照片与报导。与此同时,在海外台湾、香港等地,与往年一样,也再次举行形式各异的纪念活动。中央社记者黄名玺台北4日电 总统马英九今天发表对六四事件的声明,强调“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呼吁中国大陆,政治改革的第一步,就是宽容对待异议人士,希望大陆从早日释放刘晓波、艾未未等人做起;香港15万人参加六四22周年烛光集会,香港中国人权捍卫者组织要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进行调查,并要求中国政府采取切实措施改正过去和现在侵权行为。
     (博讯 boxun.com)

    北京气氛极度紧张
    
    前不久,利比亚负隅顽抗的独裁者卡扎菲,面对中东的“茉莉花革命”,竟然借当年北京“六四”镇压为自己辩护。卡扎菲说,当年北京用坦克镇压天安门运动,说明国家统一重于天安门广场的民众。卡扎菲的讲话,不仅让世界舆论为之哗然,也让中共当局极为尴尬。“六四”问题,现已是中共当局最惧怕触碰的敏感话题,如今却再次被世界媒体聚焦。今春全国人大、政协两会期间,一封“天安门母亲”《致十一届四次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的公开信》在网络公开,要求对1989 年北京“六四”镇压问责。而北京天安门广场积满白雪的地面上,被人写下了“六四”两个大字,相关的照片迅速在推特上流传,引起当局高度紧张;因拒绝率部进京镇压学生运动被军事法庭判监五年、开除党籍的前解放军38军军长徐勤先,22年来也首次露面,表示对当年的抗命行为“没什么可后悔”。据知情人士说,徐勤先自被媒体曝光后,第二天就被发配到石家庄,被软禁了数月,上个月才恢复自由,但六四前夕他又失去踪影,与外界失去联络。
    
    此据《苹果日报》披露,“六四” 22周年将至时,香港人廖先生途经北京大学一条学生必经的行人路,发现路面写上“平反六四”字样。他称,从水泥凝固程度估算,四字现身路面已有 10日以上。日前,“天安门母亲”网上披露,中共安全部门其前私下接触“六四”受害者家属,希望能同他们协商赔偿金额的问题。但这种公权违法“私了”手段,遭到他们的断然拒绝。近来,北京气氛骤变,官方对异见人士的打压、监控全面升级。赵紫阳前秘书鲍彤突然“被失踪”;“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等再被软禁;主张平反“六四”的北京大学经济学副教授夏业良收到警方警告,禁止他参加任何有关“六四”纪念活动;北京六四伤残者齐志勇,以及异见人士查建国、何德普,还有经常批评中共时政的刘荻等,近日也陆续享受了被国保警察在家外“上岗保衞”的待遇。
    
    “在这个阳光灿烂的5月里”
    
    人民不会忘记,1989年春夏之交,由北京大学生悼念胡耀邦诱发的天安门广场绝食活动,席卷全国,发展成全民要求反对官倒,惩治腐败,实现民主的“天安门事件”。这是国当代史上一次波澜壮阔、史有前例的,不仅得到了在京数百万人参与,而且得到了全中国亿万人民广泛声援的民众爱国运动。一个政府,无论借用什么理由,动用军队对付百姓,把枪口指向学生,都是对全人类的集体犯罪。今天利比亚镇压民众抗议的卡扎菲遭国际社会通缉,对此作出了最新诠释。20年前,北京高校学生“悼耀邦、反腐败、要民主”爱国运动,遭到政府否定,他们被迫绝食抗议。学生在绝食宣言中写到:“在这个阳光灿烂的5月里,我们绝食了……国家是人民的国家,人民是我们的人民,政府是我们的政府,我们不喊,谁喊?我们不干,谁干?……如果一个人的死或一些人的死,能够使更多的人活得更好,能够使祖国繁荣昌盛,我们就没有理由去偷生。”然而,学生们要求否定“四二六社论”的基本要求,当局不仅没有让步,反用坦克的履带碾碎了学生对当局仅有的一点期望 ,最终酿成一场举世震惊的人类惨案。从此,中共统治的合法性问题,就成为悬在中华民族头上的最大问号;北京新华门上空就永远盘旋着无数年轻生命负屈冤魂,生长出如今遍及各地正在引爆的“沉没声音”。这就注定了在中南海的政治日历上,再也翻不过“六四”这一页。“拒绝遗忘”,已成为当今华人世界共同聚焦的主题。
    
    “牡丹花”血溅四方
    
    历史上由于不存在对制度进行和平变革的可能,所以一旦制度的压迫超过民众所能容忍的限度,人们只能诉诸暴力来改变现状。然而,冷战后期充分体现“爱因斯坦研究所”创始人吉恩夏普“非暴力政权更迭理论”在苏东剧变与“颜色革命 ”的应验。如今,“颜色革命 ”已经改写了这样的历史,21世纪的社会变革,将越来越成熟地体现着公民正当抗争运动的巨大意义。
    
    当年,中国的“六四”事件其实是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公民正当性抗争运动。这场运动在坦克的履带下,“牡丹花”血溅四方,激发了随后的东欧剧变、“颜色革命”和今天中东的“茉莉花革命”。今年2月2日,埃及外交部发言人就说(这时还是穆巴拉克政府的外交部):“这里不是天安门广场,这里也不会变成天安门广场”这便是“牡丹花”血溅四方的最好例证。
    
    2011年的春天,互联网上出现了中国“茉莉花微笑”散步呼吁,北京、上海等地的“茉莉花微笑”,以散步的形式小规模进行,没有标语,没有口号,没有组织者。当局为了对付如此“茉莉花微笑”散步,每逢星期天下午不仅调动大批警察加强保安,还调动大批市民上街“维稳”。然而, 信息通讯技术发展的今天,已为人们民主革命开拓了广阔的行使权利空间,互联网的传播能力,已经突破了专制权力扼杀信息自由的时间和空间的藩篱。突尼斯、埃及等发生的“茉莉花革命”,正是借助网路这个现代化的工具与平台,用“推特”和“面书”等联络功效,在极短的时期里迅速聚集,同时爆发,致使独裁者在十几天内垮台。如此“茉莉花革命”与曾发生在缅甸的"藏红色革命"一脉相承,当时缅甸民众抗争就采用了包括闪电式集结,互联网上博客,手机短信等组织了良好的、时散时聚的抗议等等行动,为当代公民正当性抗争运动提供了成功的典范。
    
    “沉没的声音”让“官府飞”
    
    在“六四”近临的5月,中国一月内发生多宗爆炸事件震惊海内外,其中四川成都富士康厂房抛光粉尘引发爆炸,黑龙江哈尔滨天然气巴士加气时爆炸,陕西宝鸡氮肥厂焊接喉管时引发爆炸,属于安全生产事故。但不幸的是,江西抚州民众钱明奇,因不满拆迁问题10年都未解决,在市内多个政府机关引爆连环炸弹控诉,开创了中国特色“自杀式袭击者”抗议新模式,刷新了大陆官民对抗新纪录。此连环炸弹,加上29日四川成都公交集团非生产事故爆炸,不仅令政府官员胆战心惊,也让民众提心吊胆。刚刚过去的黑5月,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中国爆炸月”了。
    
    对此,《南方都市报》评论部微博账号发出快评说:“抚州不抚,维稳才是陷阱……政权机器正在和炸弹赛跑。” 5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呼吁《倾听那些“沉没的声音”》。文章写到,“在众声喧哗中,尽可能打捞那些沉没的声音,是社会管理者应尽之责。” “从这个角度看,维权就是维稳,维权才能维稳” 。当今中国众多被剥夺权利的公民,都因被一压再压而投诉无门。于是那些被强迫“沉没的声音”,就只能演变成很不幸的“爆炸声音”了。记得外交部发言人姜瑜曾公然狂妄地声称,“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赤裸裸地表达了官府要让“法律飞”的立场。于是,“沉没的声音”只好也就让“官府飞”了。
    
    中国无法摆脱的“六四”阴影
    
    近些年来,官民冲突频繁升级,愈演愈烈,大有燎原之势,特别是由上访、截访、侵害公民权利等酿成的冲突无以计数。仅仅5月期间,内蒙古,四川、北京、陕西等多地,接连发生抗议示威事件,特别是内蒙古示群众示威抗议,迫使胡锦涛5月30日主持中共政治局会议,亲自下达了全面控制社会的维稳指令。胡锦涛在讲话中承认,中国“正处于社会矛盾凸显期”,各种社会矛盾的激化使社会管理变得更加复杂和困难。胡锦涛说,“事关巩固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事关国家长治久安”。他要求各级部门把化解社会问题作为长期的和紧迫的任务。胡锦涛在会上要求各地加强社会控制,包括互联网管制,以防止中国出现大规模的社会风险。
    
    北京因恐惧“六四”到来内蒙的抗议运动会被理解成阿拉伯式的茉莉花革命,并波及内地,不惜代价,增派大批安全部队和警力,在内蒙古全境加强防范。据报道当地已经戒严,大学封校,气氛极为紧张。由此可见,当今中国已经重重地笼罩在无法摆脱的“六四”阴影中了。
    
    (民主中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1142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牟传珩:中共政治纪律出现大问题
·牟传珩: “唱红”背景下“公诉团”飞蛾扑火 ——中南海立场纹裂烽烟再起
·牟传珩:中央政法委政治亮剑——“公民社会陷阱论”炮制出台
·牟传珩: 中国特色的“自杀式袭击” ——“政权机器和炸弹赛跑”
·国内食品安全失控——中南海执政能力见底/牟传珩
·牟传珩:在“法律不是挡箭牌”的中国——“我爸是李刚”让法律“飞”
·我被“以言治罪”,两次重复起诉——公检法合伙制造政治冤狱/牟传珩
·李庄PK薄熙来——中国律师遭遇政治天敌/牟传珩
·红色文化的绝唱——重庆卫视舆论叫春遭唾弃/ 牟传珩
·北京拿什么确保“核安全”—— 中国核电 “大跃进”之忧/牟传珩
·温家宝答记者“最大危险在腐败”——“新四个坚持”叫板“五个不搞”/ 牟传珩
·我的《 “让茉莉花飞”》文章被封杀了!/牟传珩
·世界“让茉莉花飞”——中国“央视”谎言还能维系多久?/ 牟传珩
·中南海舆论管控新动向——北京进入权力密室交易期/牟传珩
·温家宝接见访民掌掴谁?——这样的“作秀”多多益善/牟传珩
·《让子弹飞》冲击“主旋律”——恶搞“红色记忆”为谁献礼 /牟传珩
·失去正义阳光的国家——“全民弱势时代”呼唤公民社会/牟传珩
·中国特色一大怪:越反腐败越腐败——“美丽屁股”打败“绝对领导”/牟传珩
·谁锁上了总理发声频道?——温家宝“两会”能否最后一搏/牟传珩
·重庆“唱红打黑”全面崩盘--中南海力挺薄熙来受阻/牟传珩
·五毛党在行动————聚焦穿马甲的“网络地工”/牟传珩
·重庆打黑“更大内幕没被揭露”——“律师造假门”再起悬念/牟传珩
·牟传珩 :荒唐绝伦的8年迫害
·牟传珩 :揭开中国看守所“躲猫猫”内幕
·牟传珩:2009治安隐患“碰头叠加”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