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雷浩然:“六四”二十二周年后的中国将何去何从?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05日 转载)
    
    作者:雷浩然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1989年6月4日发生在中国北京的大屠杀事件震惊中外,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宣告结束,此次运动因此被称之为“六四”运动。弹指一挥,22年就过去了,在这22年时间里,中国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的社会环境和22年前可谓大不相同。
    
    “六四”改变了什么?
    
    在中共统治中国60余年的时间里,政治最开明的时期当推上世纪80年代无疑。因为有胡耀邦和赵紫阳两位开明派政治人物先后担任中共党魁,所以,即使在当时邓小平可以一手遮天,但在改善政治空气方面,胡赵仍然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胡耀邦最终被邓小平罢黜,赵紫阳接任以后,继续推行政治改革。不久以后,胡耀邦含恨而终。
    
    胡耀邦的逝世激发了首都高校师生的政治热情,为了表达对胡耀邦的尊敬与怀念,师生们积极参加纪念胡耀邦的活动。最终,纪念活动演变成了要求惩治腐败和要求民主、自由的政治运动。社会各界人士被师生们的行动所感动,纷纷加入游行示威队伍,最终形成了一场全民参与且声势浩大的民主运动。
    
    谁都不曾想到,几乎什么机构都要冠以“人民”二字的中共会以暴力手段对付和平抗议的民众。在1989年6月4日凌晨,不计其数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被所谓的“人民子弟兵”用机枪扫射、坦克碾压。此次镇压行动所造成的伤亡人数不计其数,具体数据至今仍然众说纷纭。不论如何,很多人被杀害是铁的事实,虽然中共不承认这一点,但在国际社会却没有任何争议。
    
    “六四”大屠杀在当时举世震惊,此次事件可以说彻底改变了世界对中共以及中国民众对中共的印象。“六四”之后,赵紫阳不仅被剥官削职,而且被软禁在家直到逝世。赵紫阳下台以后,先前并不起眼的江泽民被邓小平等中共元老推上了中共党魁的政治宝座。在做了几年的儿皇帝之后,江泽民开始大权独揽。
    
    江泽民登台之后,高呼“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主张“稳定压倒一切”。虽然在江泽民时代中国的总体经济水平与日攀升,但是,在政治、文化和社会道德水平上却江河日下。贫富差距也日益增大,房子、教育、医疗这新“三座大山”将普通民众压得喘不过气来。时至今日,这种状况仍然没有改变。
    
    “六四”让中国社会在诸多方面实现了大倒退,不过,我们绝不能将此归咎于当年的民主运动参与者,而只能归咎于屠杀者。正如一位少女被强奸,我们不能埋怨少女没有及时逃跑,更不能埋怨她的父母生了她,而只能谴责强奸犯的无人性一样。短期而言,“六四”显示出了其负面效应,但长期而言,“六四”必然会对推动中国的民主进步提供力量。
    
    “六四”被遗忘了吗?
    
    不管是在世界历史上还是在中国历史上,“六四”都堪称21世纪一件举足轻重的历史事件。在“六四”大屠杀之后,中共让媒体开足马力批判当年的学生领袖以及有影响力的参与者。但不久以后,中共便开始视有关“六四”的话题为洪水猛兽,惟恐避之不及。在那之后,中共的媒体上虽然也会不得已谈到此事,但都是轻描淡写,最后,竟然将此事描述为一场“政治风波”。可见,在“六四”大屠杀这件事情上,中共缺少底气,完全是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
    
    江泽民为了维护社会稳定,可谓不惜一切代价,不仅逐年提高军费开支,而且将武警队伍不断扩大。一个国家化的军队,完全不需要太多的武警,江泽民如此重视武警,显然是希望通过武警来防止社会事件和政治运动的发生,因为到那时,武警就可以充当镇压民众的有力工具。
    
    中共治国有两大法宝,一是暴力,二是谎言。江泽民不仅强调“稳定压倒一切”,而且要求各大媒体要“弘扬社会主义主旋律”,显然,这种主旋律绝不同于民主国家媒体那种对普世价值的尊重,而是要垄断舆论和统一意识形态。从江泽民上台开始,中国媒体的报道就越来越愚民化,谎言成为了主流媒体的家常便饭。在各大高校以及中小学,愚民教育色彩也是异常浓厚。
    
    中共的舆论控制和愚民教育可以说卓有成效,在1980年后出生的人当中,没有几个知道“六四”,很多人甚至连曾经担任过中共总书记的赵紫阳都不知道。不过,自从互联网进入中国以后,中共没有办法再像之前那样对舆论控制得滴水不漏,很多不知道“六四”的人都通过这一渠道知道了“六四”,甚至还通过突破封锁从海外媒体上了解到了“六四”真相。
    
    “六四”是很多人心目中永远的痛,也是中华民族历史的伤口。“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在中共的统治越来越不得人心,世界民主潮流浩浩荡荡的今天,正是广大民众重拾“六四”记忆,化“六四”之痛为力量的时候。
    
    “六四”精神正在延续
    
    在很多中共官员看来,“六四”大屠杀非常有必要,他们认为那次屠杀维护了社会稳定,保证了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不仅仅是这些官员,在中国民间,也有不少人持这种论调。不过,这种论调在如今越来越没有市场,因为现在的社会现实证明,当年的民主运动主张都是对的,原本对当年民主运动存在误解的民众也逐渐开始认识到了这一点。
    
    现在中共官场上几乎是无官不贪,经济改革的利益几乎被他们占尽,普通民众的生活和他们九天九地,当年的民主运动要求反腐败无疑是先知先觉。因为普通民众无法用选票了决定官员的为政命运,所以,很多官员在位时为所欲为,强征农地、强拆房屋,使得很多民众流离失所,可见,主张民主也是天经地义的。官员之所以敢于胡作非为,除了因为他们的权力不是来自于民众的选票之外,还因为缺乏监督,媒体没有新闻自由,民众没有言论自由,使得他们在作恶时如入无人之境。
    
    互联网进入中国,既为中共发展中国经济进而敛财提供了便利,又为中国国内民众打开了一扇窗,同时也为国际社会打开了一扇窗。自2003年起,互联网就开始成为民众维权的一个工具,在这些年里,因为受互联网的影响,中国民众的权利意识日益增强。维权已经不再仅仅限于在互联网上的言说,很多时候,维权行动都是网上和网下同时进行,相互配合。
    
    从这些年风起云涌的维权运动中,我们可以看到当年“六四”运动参与者那种不畏强权、不屈不挠的精神。在维权运动中,很多维权人士同时也是参与过当年民主运动的人士,他们有着浓厚的“六四”情结。因为有“六四”精神在支撑着他们,所以,他们即使被判重刑而锒铛入狱,依然仰天长啸、无怨无悔。从2008年开始的《零八宪章》运动到今年的“茉莉花”革命,我们都能看到那些曾经在“六四”运动中活跃的身影,看到他们身上的“六四”精神。
    
    中国该何去何从?
    
    今天的中国社会比1989年时候的中国社会更为复杂,当时的中共虽然不顾民意,不顾国际舆论,血腥镇压了“六四”民主运动,但是,因为受到了一系列的制裁,最终还是在其它国家面前低下了不可一世的头颅。不过,中共翻脸比翻书还快,在加入世贸之后,经过了一些年的发展,中共自认为已经是财大气粗,所以,一方面对国际社会虚与委蛇,一方面又违背此前的承诺疯狂地压制人权。
    
    江泽民时代,中国的人权状况就非常恶劣,尤其是法论功学员遭受到的迫害令人发指,再就是冤假错案的不计其数以及对农民的疯狂压榨都让人失去了对中共的好感。到胡锦涛时代,虽然农民的负担减轻了,但是,因为地价和房价的飙升,使得全国各地的地方政府都不遗余力地强征农地和强拆民房,而医疗费用、教育费用、住房费用的高企,让一般的家庭难以承受。
    
    胡锦涛时代的人权状况比江泽民时代似乎更为恶劣,这可以从异议人士频繁被捕以及被重判看出来。从高智晟到胡佳,再从刘晓波到刘贤斌,显示胡锦涛时代的中共已经丝毫不畏惧国际和民间的舆论压力,只要觉得谁可能威胁自己的统治和利益,不管他是否真的有违法犯罪行为,都一概送进监狱。江泽民在位的时候,虽然也隔三差五地抓捕异议人士,但只要有外国元首要求放人,他都会答应。而胡锦涛则不然,完全对其它国家元首的要求置若罔闻。
    
    早在文革期间,17岁的杨小凯就曾撰文质问“中国向何处去”?如今,在社会矛盾日益激烈,中共依然顽固地拒绝政治改革的情况下,这个问题又重新在很多人的心中萦绕。几年前,《零八宪章》尚未发布,核心起草人之一刘晓波博士就被限制自由,不过,《零八宪章》运动并未因此而停止,越来越多的人陆续加入《零八宪章》签名行列,更多的人按照《零八宪章》精神进行着民主和维权活动。
    
    《零八宪章》运动如火如荼之际,今年年初在中东和北非又出现了“茉莉花”革命,几个专制政权因此而土崩瓦解。“茉莉花”革命的香味最终飘向了中国,中国各大城市在几个月前也开始酝酿“茉莉花”革命,不料,丧心病狂的中共不等很多人行动,就限制了他们的人身自由,使人不得不想起杜甫的那两句诗:“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今年的10月10日是辛亥革命100周年,早在100年前,孙中山先生就说过:“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100年后的今天,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已经转型为了民主国家,而中国这条东方巨龙却依然在专制的旋窝中徘徊。在民国时期曾高喊民主、自由的中共在夺取争取之后背信弃义,成为比国民党更为独裁专制的政党。
    
    今年的6月4日是“六四”22周年的纪念日,对这个日子刻骨铭心的除了民间人士和国际社会之外,还有中共自己,只是,中共在以另外的方式来纪念“六四”,那就是在6月4日前后严控异议人士,加紧网络封锁,加紧对媒体的控制等等。显然,在强大的经济基础之上,中共控制社会的能力越来越强,手段也越来越精致。要和中共进行政治博弈,需要各界人士不断变换斗争策略和提高斗争水平。
    
    在今天,要想策划一个类似于当年“八九”运动那样的民主运动的确非常困难,因为很多人的一举一动都在中共警方的掌控之下。不过,即使如此,这几年在中国仍然出现了不少大规模的抗议行动,这些行动的策划和组织者往往不在警方的视野之内。可见,要想通过街头的民主运动来推动中共放弃一党专政,需要民运人士利用各种社会资源,包括突发事件这种资源,倘若能将民主运动嫁接到突发事件上去,成功的可能性会大得多。
    
    这些年,中国的经济虽然增长迅猛,但普通民众依然穷困潦倒,中共通过压制人权、教育产业化、横征暴敛、贪污腐败等等,已经将大部分民众逼到了对立面。一旦中国出现了街头的民主运动,将应者云集。倘若中共内部出现分裂,尤其是军队倒戈的情况,民主运动将胜利在望。任何革命都具有必然性,但发生的时间往往都出乎意料,从这种意义上讲,中共专制政权的土崩瓦解或许就在一夜之间。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7702252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八九 六四”中国人永远的痛!/李志友 (图)
·简释香港的六四新语:“平反不如造反”/武振荣
·捆绑中国人的四条绳索—写在六四22周年/曹长青
·任畹町;八九如诗 六四当歌 纪念日感怀诗!
·六四究竟是谁下令开的抢?谁来审判罪犯?/谢盛友
· “六四运动”必将薪尽火传——纪念天安门大屠杀事件22周年/淳于雁
·向六四英烈致敬!/ 夏一凡
·茉莉花与六四/武振荣
·刘锐绍:崇拜强权金权 「六四」双重扭曲
·“六四”枪杀并没有带来社会稳定 恰恰相反/陈维健
·假若没有“六四”枪杀大家的日子可以过得轻轻松\陈维健
·程翔﹕「六四」以來中國政局三大敗象 ──「六四」22周年感言 明報
·89后一代的六四纪念/何立新 (图)
·谢选骏:六四屠杀原因解密
·错失六四机会后的中国政改三大因素/何频
·谢盛友:借鉴台湾二二八补偿六四受害者家属
·尽心竭力 问心无愧——纪念《六四》22周年/伊娃
·“六四”曲:22周年祭/武振荣
·纪念六四,细看中国/秦晋
·“纪念六四”陈云飞被软禁家中 手机被警察抢走
·视频:六四天安门广场 “伞兵”未现 上海访民合影被带走 (图)
·视频:六四、端午节,北京陶然亭公园的娱乐、红歌活动 (图)
·中国红十字会人员透露:六四至少2000人丧命
·六四22周年 北京全城警戒
·六四:富强胡同静悄悄 王雁南:金钱换沉默 是侮辱 (图)
·北京禁止祭奠六四
·六四实拍:天安门四处设岗,逢包必查/视频 (图)
·六四,北京大街上,外国人与中国人交流 (图)
·“六四”和利比亚 让北京精神分裂 释弃卡扎菲讯号
·今天六四 冯正虎家门前加岗
·六四“平暴”将军们住在玲珑公园“将军”楼
·山东济南纪念六四:戴面具家庭举行悼念会 (图)
·六四屠城22周年 北京惊现「卷轴怪云」! (图)
·六四前,北京南站数百访民堵路示威/视频 (图)
·洪深:大陆网站热传鼓动“新六四”帖
·六四将临,全国严控打压升级
·四川民主维权人士陈云飞在农场祭奠“六四”亡灵 (图)
·六四前夕北京加强对异议人士的监控
·89年因六四坐牢2年:漫漫上访路,几多辛酸泪/沈子俊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谁这么敏感——我所经历的09六四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