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 “唱红”背景下“公诉团”飞蛾扑火 ——中南海立场纹裂烽烟再起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05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中共十八大临近,太子党要“唱红中国”,中南海政局风向标大举左转。当此之时,总理温家宝却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香港左派元老级人物吴康民时特别强调,中国存在两股势力——封建残余和文化大革命遗毒。薄熙来立即回应“唱红”不管别人“说三道四”。4月26日, 北京学者茅于轼在《财新网》发表了《把毛泽东还原成人》一文,要将毛“彻底赶下神坛”,接受公正评判。文章力诉毛泽东的罪恶,包括心理阴暗、搞阶级斗争、害死五千万人、导致国家走向崩溃边缘等。该文笔锋犀利,以千钧之力,横扫了毛左大本营《乌有之乡》上的腐朽之气。为此,茅于轼遭遇到毛左们倾巢而出,群起攻击。5月29日上午,山西以“各界人民”名义召开公诉大会,声讨大陆学者茅于轼、辛子陵,并将其冠以“汉奸、卖国贼”的罪名,这则来自乌有之乡的新闻在网络上流传引起舆论的哗然。
     妖风妖气的“公诉团”闹剧 (博讯 boxun.com)

    21世纪的今天,沉渣泛起,一场妖风妖气的“捍卫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运动,在毛家已改嫁儿媳刘思齐等人牵头下,开始上演“唱红中国”背景下毫无法律常识的“群众公诉”闹剧,成立类似文革时期各地“红卫兵战斗队”那样的 “人民公诉团”,竟然以一小撮之名亵渎公意,劫持“人民”,要分别向人大、法院提起“公诉”茅于轼和辛子陵,成为当下中国最令人不齿的滑稽闹剧。
    毛左大本营《乌有之乡》网站,还煞有介事地发表了各地“人民公诉茅于轼和辛子陵”的系列文章,IS语音聊天室325034频道法治夜话互动节目5月28日举办关于“公诉茅于轼和辛子陵”的讨论会。他们重复文革那种假意识形态制造“政治敌人”,借法律工具惩罚“思想罪犯”的当代文字冤狱,却不断遭到众多网友的纷纷拍砖。新浪网微博有人竟贴出一张古铜色毛泽东雕像,双膝下跪、右手抚胸谢罪照片。如此同时,网上流行一篇《忏悔吧!毛泽东》博文,引发网友热评如潮。近来,不少学者、网民力挺茅、辛俩人,呼吁公审调查毛所犯罪行。著名学者易中天甚至呐喊“如果谁对茅先生有所不敬,我认为他不是人。” 云南开远市全体五七人: 熊恭年、王豪、李学文、李和芳、郑兴、付世清、李关根、金宝昌、罗福、张镛、姚孔亮、赵维光、王忠福、马怀麟、马跃三、杨大勋、李梅青、唐碧玉、姚孔亮、李关根、付世清、马跃三、龙全波、刘孟懿发表联名公开信称:“我们一定要:咬定批毛不放松,桩桩铁证握手中。屠夫纵有刀万把,难阻史柱钉毛虫。” 2011年5月31日 作家铁流倡议: 全囯受害的五七人团结起来,向最高人民法院起诉毛泽东践踏宪法,破坏党章,无视生命,枉法杀人的血腥罪恶。而茅、辛俩人5月23日就已对港媒表明态度,“我正等着他们起诉,这样毛泽东的功过问题,定能在法庭上辩得更加清楚了。”
    茅、辛俩人底气来自哪里?来自他们身后有铁证如山的史实支撑,有千秋公道的正义在胸,有被毛“阶级斗争”蹂躏的整个中华民族雄兵百万的集合声援。茅、辛的浩然回应,是对红色权贵们的有力激将。如果当局真敢公开开庭调查毛泽东是否犯罪?无数被残酷“阶级斗争”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民众,都会出庭血泪控诉,凌然作证。正是从这一角度上理解,毛左“公诉团”闹剧,实在就是飞蛾扑火,必将再次引爆民众要求当局打开毛时代档案黑箱,满足这些年来体制内外一致要求揭露毛泽东的呼声。
    “拜毛”“唱红”左祸来势汹汹
    一年前,在中共建制60 年庆典游行中,曾出现了一个抬着文化大革命中毛泽东标准像的“毛泽东思想万岁”方阵,颇具中南海政治风向左转的象征意义。之后,大陆毛左网站“乌有之乡”为之亢奋,曾发出倡议,要把“缅怀毛主席日常化!”要求凡是热爱毛主席、崇拜毛主席的各地网友,只要凑够9人以上,每半个月聚会一次。每次聚会佩带毛主席像章、喊毛主席万岁、齐唱东方红。三年前,这些人就在炒作“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和“中国工人(共产)党”两党成立,接着刊出了两党《章程》,并发表《关于时局的声明》和《告全国人民书》。从这两个新党的一些文告的立场与表述中可以断定,都是有着多年“阶级斗争”经历的政工老干部起草的。他们最初起源上海,而后发现薄熙来“唱红”火炉名城,为其提供了肥沃的土壤,遂将重庆比作“延安”,纷纷下渝 。
    近年来,中共宣传口绞尽脑汁,炮制《六个“为什么”——对几个重大问题的回答》一书,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给全民洗脑;而最高级别意识形态杂志《求是》也连续累牍地发表编辑部集体署名秋石的文章,大批特批普世价值。不仅政治局常委李长春与委员刘云山在意识形态、新闻出版等领域与薄熙来大肆呼应。中组部甚至学习重庆,曾培训4万司局级干部头戴红军帽,重走红军路,重返南泥湾,重上井冈山。
    记得薄熙来在重庆走马上任后,第一件大事就是修了一个10 层楼高的毛泽东塑像,接着又迎接老将军后代“唱红”合唱团全国巡演重庆首演,大唱《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近两年来,他几乎逢场都在唱红歌,自编自创红段子。据2011年1月4日新华网报道,重庆卫视打造成省级卫视第一红色频道。2011年1月19日,《重庆日报》报道,重庆市委组织干部穿红军装,重走朱毛挑粮小道。2011年3月28日,新华社再次高调报导重庆市一万多人重温入党誓言,高唱红歌的火红场景。4月20日,重庆日报又载文称:重庆将进一步掀红歌传唱热潮,发通知要求全市干部群众人人都要学唱36首红色歌曲。新华社曾发布的一条图片新闻称,重庆三峡中心医院用红色革命文化和健康教育为精神病患者治病。最近又有重庆官员宣传服刑人员“唱红”可减刑奇闻。此报道一经传出,立刻引发民意炮轰,称重庆“唱红”已达“疯狂”地步。眼下,官方又在为建党90周年庆典“唱红中国”,可见,“拜毛”“唱红”左祸已是来势汹汹。
    “和谐社会”政治构陷一再发生
    去年网络一篇《有没有人管管历史老师袁腾飞》毛左文章,指控袁腾飞批毛言论“是唯心主义的,更是反动的”,“希望有关部门重视起来”。为此,官方舆论发动了不少“五毛”的声讨围攻。海淀区教委还迅速对此进行了处理,并答复称,海淀教师进修学校的相关领导已对袁腾飞进行了“警诫谈话,批评教育”,并“责令其作出深刻检查”。
    两年前,联合早报网就曾刊发了一篇《教授课堂批时政挨告反革命》文章,一针见血地指出:上海出现文革!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杨师群在课堂上批评政府,结果竟被两名女学生以"反革命"的罪状告发,警方竟然介入。不少网友直言,太恐怖了!大陆"以言获罪"的时代还远没结束。对此,有网友称“中共红色洗脑的成功”。
    
    当今中国,居然一再发生将“言论自由”视为犯罪,用文革时代“红小兵”抓“特务”,揪“反革命”思维揭发诬告,甚至荒唐到纠集起小团体,就要取代检察院的“公诉”职能地步。毛左们如此政治构陷,绝不仅是一般的认知问题,而是陷害他人的道德问题、倒行逆施的政治问题和无视程序正义的法律问题,更是极其恶劣的侵犯人权问题。
    眼下,中国毛左势力,是自邓小平92年发出“警惕右,但主要是防左”南巡讲话之后最甚嚣尘上的时候,这充分力证了中南海主流立场返身左转和国家法制、人权的大倒退,为毛左势力兴风作浪提供了土壤与舞台的事实。
    中国不能还魂毛泽东
    中共暴力取得政权后,毛泽东不仅不专注于经济建设,发展民主,反而一意孤行地推行“极左”路线,始终以“阶级斗争为纲”,大搞政治清洗运动。中共建制后,国家领导人牺牲在“阶级斗争为纲”清洗运动之下的政治生命不仅有各个时期、一大批党政军高干,更有无数文化精英和知识分子蒙冤负屈,有的竟死无葬身之地。仅1957年反右斗争中,毛至少把55万个给党提意见的知识分子,打入戴着右派帽子的“敌对势力”。毛泽东时代镇反、反右、文革等历次政治运动,致使无数个人与家庭遭到残害。茅于轼的《把毛泽东还原成人》,其实正是辛子陵揭露毛泽东《红太阳的陨落》一书的读后感。
    如今,中国毛左势力公然逆历史潮流而动,用文革时代发动群众运动,借“公诉”之名,进行政治迫害,企图借以招魂毛泽东,让极左路线卷土重来,再涂炭民族。由此以来,他们注定会重揭民族伤痛心灵的血痂,动员起民众意志的合理阻击。这是中南海支付不起的合法性解构成本。
    “中纪闻”对谁亮剑封喉
    今年3月10日,吴邦国在人大工作报告中把去年的“两个绝不”发展成为今年的“五个不搞”。然而, 3月14日上午,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即在中外记者见面答记者问时,高调首提中国发展道路的“新四个坚持”,即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以人为本;坚持社会公平正义;坚持保障人民的民主权利。中南海立场纹裂已是不争的事实。
    今春以来,正当世界演绎“让茉莉花飞”,国内却开始大规模打压包括自由作家、律师、艺术家等异见、维权人士,被软禁、传唤、失踪、拘留、逮捕有愈演愈烈,以至于发展到如今的茅于轼和辛子陵也遭毛左围攻、构陷。为此,2011年4月28日,人民日报曾以评论部集体名义,特别刊发一片耀眼文章《执政者当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旗帜鲜明地高扬“我不同意你的看法,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的普世价值观。紧接着,5月25日人民日报又反其道而行之,刊发了中纪闻(中纪委)《坚决维护党的政治纪律》一文,文章针锋相对,火药味十足地发出“六个决不允许”令:“决不允许在群众中散布违背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的意见,决不允许公开发表同中央的决定相违背的言论,决不允许对中央的决策部署阳奉阴违,决不允许编造、传播政治谣言及丑化党和国家形象的言论,决不允许以任何形式泄露党和国家的秘密,决不允许参与各种非法组织和非法活动极少数党员、干部在一些涉及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基本经验的重大政治问题上说三道四、我行我素。”文章露骨强调,“有的对中央的决策和要求阳奉阴违、另搞一套;还有的不负责任地道听途说,甚至捕风捉影,编造传播政治谣言,丑化党和国家形象,在干部、群众中造成恶劣影响。”此文充满改革开放30 多年来少有的杀气,公然剥夺其党员不能“说三道四”,批评异议的权利。中纪闻还警告说:政治纪律是高压线,任何党员,“不论其在党内的威望和职务有多高”,都要严肃惩处,决不“姑息迁就”。这不仅是对以人民日报评论部发文《执政者当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为代表的党内高层改革派的迎面反击,更是向被毛左“公诉”的当事人茅于轼、辛子陵的亮剑锁喉。
    中国政治生态陷入危机信号
    众所周知,中共老干部、党史学者辛子陵,因一月份发表《形势与前途》演讲:反对批判温家宝、反对为朝鲜金氏父子保驾护航,被以不与中央保持一致,传播“谣言”噤声。《亚洲周刊》刊发署名江迅文章《中共老人辛子陵被审查》披露,经多方核实,三月末,北京当局对辛子陵立案审查,“不许离开北京,不许在网上发表文章,不许在各种场合演讲,不许参加各种聚会,在家写检查作交代”。如今,人民日报刊文《坚决维护党的政治纪律》,要严查“谣言”,正是当今中国政治生态已经陷入危机的一个信号。
    记得文革后期,全国各地泛起严查政治谣言波澜,随后导致1976年的天安门事件的群众怒吼。以史为鉴,每当中共进入严查政治谣言的紧张时期,都会激起民众对制造政治封杀令恐怖的强烈抗议与回击;而每一次所谓“政治谣言”频繁迭起,又都是党内高层纷争白热化的外向反应。眼下,即将进入权力高层大换班的中国,中南海烽烟再起,多频道发声,其政治、经济路线与政策走向的剧烈交锋,已无法继续掩盖。对社会进行 高压管制,已经成为中共统治方式的唯一选择。然而,如此高压管制,只能换来暂时的稳定,而无法实现国家的长治久安。 5月26日上午9时左右, 江西抚州发生的连环爆炸事件,震惊中国,再次向当政者敲响的警钟。
    
    
    
     (《人权双周刊》)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01710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唱红打黑,薄熙来叫板习近平/陈破空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你在唱红歌,我却在看黄片
·唱红打黑的“红与黑”/胆小草民
·拿“唱红歌”当挡箭牌的四大贪官
·我正在负责组织唱红歌
·唱红歌是党内野心家和中国民粹结合的一次政治赌博”/ 张鹤慈
·红歌能治精神病 重庆“唱红”已近疯狂
·唱红歌能否解决腐败问题?
·意识形态烟雾掩护下的权力世袭——“红二代”重庆聚首唱红中国/牟传珩
·冼岩:薄熙来为什么“唱红”?
·薄熙来重庆的唱红是政治上的倒退吗/右志并
·李长春呼应薄熙来——重庆“唱红”文革主旋律/牟传珩
·薄熙来的唱红打黑和民主改革/右志并
·薄熙来“唱红歌”得不偿失/张宗铭
·龚是非:漫谈“唱红打黑”、李庄案以及“不怕左”
·唱红歌就是提高思想品位?——炎黄论坛好文章
·薄熙来称精神可变物质 唱红打黑促进经济发展
·薄熙来称“唱红打黑”促进经济发展社会稳定
·湖北郧县四万师生读党史诵经典唱红歌
·重庆“唱红打黑”全面崩盘--中南海力挺薄熙来受阻/牟传珩
·重庆荒唐,囚犯唱红歌可减刑,违背法治 (图)
·重庆“唱红歌减刑”受公众质疑
·重庆要“红色文化进监所” 犯人唱红歌可减刑
·重庆大学万名师生唱红歌礼赞建党90周年
·访民景山公园唱红歌,演讲者说“张志新该死”/视频 (图)
·各地掀唱红热潮 专家:警惕激活潜意识中极左思维
·上海访民在北京接济站抗议唱红歌
·薄熙来:唱红歌不是极左运动 不怕对打黑负面评价 (图)
·薄熙来回应对“唱红打黑”的指责
·对左派唱红忍无可忍 朱鎔基高调下的焦虑
·江西将组织百县百万青年同唱红歌
·广州黄花岗烈士陵园下唱红歌、蹦迪/视频 (图)
·浙江文革式反「三俗」禁唱37歌,重庆热唱红歌被讥走火入魔 (图)
·网民斥文革重现:重庆唱红歌走火入魔
·温州KTV出现禁唱曲目 重庆要民众必须爱唱红歌
·五一关押救济站300多上海访民唱红歌、绝食遭报复 (图)
·七一唱红歌的李艳琴状告北京警方非法拘留(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