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为江西英雄,内蒙英雄欢呼,其它省市有英雄吗?14/高考岁月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05日 来稿)
     高考岁月 2011年6月4日
    
     2011年5月26日江西抚州发生五连爆。上午9点18分检察院停车场发生爆炸,9点29分临川区政府大楼一楼爆炸,现场升起蘑菇云,玻璃碎片飞出100米外,9点45分临川区药监局停车场发生爆炸,9点46分临川区政府档案馆的玻璃被炸得散布一地,15点45分市体育馆外停车场发生爆炸。从5起爆炸看,第2起爆炸区府大楼的威力最大,爆炸现场10多辆车损毁严重。5起爆炸造成至少18人死亡。 (博讯 boxun.com)

    
    中共当局在爆炸发生的一天内就宣布破了案,说是拆迁受害人钱明奇干的,并且他已在当场被炸死,并且不迟于第四起爆炸案即档案馆爆炸被炸死。那么我们问,“钱明奇使用的是点火炸弹,遥控炸弹,还是定时炸弹?”如果是点火炸弹,他能点爆5处炸弹,显然在前面4处引爆时不应被炸死,否则不会有第5起爆炸了。如果是遥控炸弹,那更不会把自己炸死。如果是定时炸弹,那他更有机会逃走。看来当局的说法并不大可信。
    
    他采用汽车炸弹的方式,除第2起炸弹看来是在建筑物内部爆炸外,其它4起都是在停车场爆炸,也就是汽车炸弹。那他从哪里搞来4辆汽车?我们知道钱明奇就是一位52岁因拆迁受害的普通百姓。他又如何能进入中共的检察院,区政府大楼,还在大楼里花时间安装炸弹?前面4起爆炸,不到30分钟完成4起爆炸,他一个人如何能行动如此神速?我们觉得江西抚州的五连爆应该是协作有力的团队干的,从爆炸对象是检察院,区政府,药监局,档案馆,体育馆等政府部门看,目的显然是针对中共政权的。
    
    那我们说进行江西抚州五连爆的人士是为了反对压榨中国民众的中共政权,解放中国民众,其行为是起义,是革命行动,其人与杨佳,邓玉娇一样,是民族英雄。不管他们是姓张,姓吴,姓刘,姓王,姓李,姓钱,姓马,还是姓赵。抚州的5连爆不大会是一个人完成的,也不大会是很多人,从5起爆炸看,最多就5个人。正如我们后面中国全民都应参与茉莉花革命谈的,几位追求民主公平的人协作就能干大事。一旦发生这样的起义,革命行动,凡是愿意中国实现民主公平的13亿人都应该通过各种渠道对他们表示赞赏。
    
    2011年5月11日内蒙古青年莫日根先生为保卫草原,被运煤车压死,引起蒙族民族对中共政府的抗议。莫日根是一个普通善良的牧民,平时为人品德很好,他为了自己的故乡,为了草原的生态环境,为了自己的民族献上他年轻的生命。事情发生在内蒙古锡盟西乌旗,当地2000名高中生,牧民到当地政府抗议。接着东乌旗,内蒙古首府呼和浩特也爆发了民众抗议。一时间民众抗议的烽火燃遍了辽阔的内蒙古大地。中共当局调集大军进入各抗议地区,还从内蒙古外的河北调入38军,实际上进行戒严/军管。
    
    2011年5月30日,位于内蒙古自治区省首府呼和浩特市的大学生今天成了失去自由的囚徒。所有在呼和浩特的大学,蒙古语学院和其它相关有蒙古族的学校,全部采取以校长和书记为守大门的专职人员,全校教师和学生干部配合监管学生一律呆在校园。学校里面有警车或者武警的便衣车辆驻守,着装的武警以一个排的兵力在各校门附近待命,他们不和学生直接接触。
    
    事件的根本原因是中共当局不顾内蒙古蒙族民众意愿,强制在那里开矿,圈养,毁灭蒙族赖以生存的草原造成的。在中共开矿不多的北京,重庆等大城市,2010年以来每个人生活在那里一天都相当于吸烟一包,而如果直接开矿,其污染的程度可想而知。今天追求民主公平的成千上万蒙族人是英雄。
    
    我们一再讲工人,农人,牧人等在生产第一线的人,他们是最知道怎样生产,生活的。政权/政府的职能绝不是告诉民众怎样生产,生活,政府只有一个职能,那就是公平地分配社会财富给每个人,也就是民众说的裁判员的脚色,也就是保证公平。如何生产,生活绝不是政府的职能,那是民众/运动员的职能,政府不能又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如果谁要进行开矿等经济活动,他就绝不该去政府部门工作,他就是商人。人类社会是从不公平向公平地发展,中共政权一再人为制造不公平,开历史倒车,是典型的反动派,反革命。所以我们讲今天追求民主公平的蒙族民众就是我们13亿人学习的榜样。
    
    2011年2月中国茉莉花革命兴起。我们一再讲中国的茉莉花活动/革命的时空要扩大,地点应该是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时间是每天下午1点到晚上9点。凡是愿意拿回老天给老天给我们13亿每人生活的2000平方米土地的曾经是中国公民的海内外华人,愿意拿回由我们部分土地换来的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生存福利的13亿中国公民,都应该参与茉莉花革命,就是追求民主公平而有所言行。
    
    我们也一再讲,“今天中国两种人已经严重地阻碍了中国的进步。一种是还在指望高考,研考,国考,望子成龙,望夫成龙,热衷于参与中共高官制造的各种活动的人。一种是还在对民众从在家革命,散布到武装起义等任何追求民主公平的言行怀疑,反对的人。”这两种人常常表示愿意中国实现民主公平,但他们的日常言行也确实常常阻碍中国的进步。我们一再讲,我们绝不怕一个人对追求民主公平有任何言行,我们只怕他受了害,一言不发,包庇坏人,为害社会。今天2011年6月4日,也是6.4的周年纪念日,我们呼吁13亿不愿意继续被压榨,被抢劫的中国人从今天起站起来,去散步,去聊天,去聚集,在全国任何地方进行。首先,我们为江西英雄,内蒙英雄欢呼,其它省市有英雄吗?本篇是我高考岁月的中国茉莉花革命14。
    
    2011年5月8日我们对中国13亿人都应该参与中国茉莉花革命及怎样参与作了如下新的表述。从1949年到2010年代中国百姓生活困苦的根本原因不是高考失败,考研失败,衣服没穿好,走路没走好,没有获得哪位老板的赏识,而是老天给全民生活的土地及其由它带来的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生存福利/保障长期被中共约1万名县级(含)以上高官武力霸占造成的。我高考岁月的文章欢迎各位传播,登载,各位可以将它们放入各位的博客中,我更多文章在博讯博客的新会员区。
    
    人出生在地球上,老天给了每个人一份土地去生活。官员,富翁,教授都造不出一寸土地来,所以在土地面前就应该人人平等,一人一份。中国面积960万平方公里,2011年满18岁的中国公民约10亿人,算一算中国成年人平均占用土地近1万平方米,是英国,日本的各3倍。每位中国成年人至少能领取2000平方米的土地。那就是将全国适合人居住的土地以2000平方米为单位编号,划出10亿份,让满18岁的10亿人到民选政府抽号领取,一人一份2000平方米的土地,死后不遗传,交还民选政府由后来满18岁的人抽号领取。
    
    每个人领取老天给他生存的一份土地不妨碍他从事工业,商业,政府,教育,医疗,环保等各行业。他不经营他的土地,可以租出去,但不能买卖土地,因为土地不是他造的,也不是他永远拥有的,他死后土地要交还民选政府,由后来满18岁的人领取。
    
    同时民选政府还是占用了每个人约9000—2000=7000平方米的土地,就是说部分占用了老天给每个人生活的土地。那么政府就有责任/义务拿着这约7000平方米的土地补偿/给予每个人的住房,食品,教育,医疗的福利。民主国家就是这样。英国90%的土地属于民众,政府只有10%的土地,英国政府就拿着这10%的土地保障每个人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生存。已经自己建了或买了住房了,就不能到政府领取福利房了,避免浪费,民主国家就是这样办的。
    
    福利与报酬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政权/政府/高官因为占用老天给全民生活的部分土地而给全民的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生存的物质叫福利/保障。单位包括企业因为人员工作而给人员的现金,住房,医疗等物质叫报酬。简单讲,政府给人的物质叫福利,单位给人的物质叫报酬。中国1949年以来,民众实际上是没有任何福利的。得罪了单位官员/领导,你就什么也没有。今天2011年,你没有一分钱了,能到中共政府领取住房吗?能够到政府一个月领取多少斤粮食吗?能够领取教育或者说上学不交钱吗?去医院看病由政府买单吗?统统不能。而这些在欧美,亚洲民主国家都是可以领取的。老天给每个人生活的一份土地绝不能给政府白占,这个基本道理各位一定要明白。
    
    民众有了自己的一份土地,建房当然就不难了。一层楼的住房,百姓自己都可以建。第一步,挖约1米深的地基。第二步,找给排水专业人员安装排水设施包括化粪池,自己购买,安装进水设施。第三步,找电工专业人员安装电路,网络线。第四步,自己和两位朋友用砖头,水泥,木料将住房盖起来。民主国家的洋房/独立房就是这样建的。按中国2009年的物资价格,普通一套两室一厅使用面积40平方米的平房,3万元人民币可以盖起来。如果自己有了一份土地资源/经济资源,愿意多活动还可能更省。住房建起来,一辈子住房的问题就解决了。
    
    一亩地666平方米,2000平方米有3亩地。一亩地一年可产粮食500斤。一位满18岁的人有了老天给他生存一份2000平方米的土地,就能解决一家约四口人的吃饭问题,这还不算他配偶领取的那份土地。中共高官说农村干活多么辛苦,我们吃的饭经过了一千双手,他把我们从农村解放出来,我们还该感谢他。实际上农活远没有高官宣传的那么可怕。农民种作物就与市民种花一样,就是把种子撒进约1厘米深的土里后,没雨的时候一周浇一两次水。平时作物在地里就让它自己长,不仅不需要动,而且不能动,成语“拔苗助长”说的就是这个事情。一个人毕竟就只有边长约40米的正方形农用土地需要照料,再怎么累也不会好累,土地就这么点。所以有了自己的一份土地,每人每天平均干1小时就能解决自己的住房,吃饭问题。
    
    在每人有土地的情况下,住房,食品基本上能自己解决,多数人不需要政府这方面的福利。政府主要提供教育,医疗的福利。每人平均每天工作一小时就能解决其住房,食品,污染企业被民众关闭掉,民众得病的机会会比今天2011年的中国少得多,医疗费用会少很多。实际上在没有被政府抢劫的情况下,一个满18岁的中国成年人平均每天工作一小时就可以解决其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生存。
    
    单是住房费用,今天2011年中国城市的房价达到2万元人民币一平方米,普通一套建筑面积80平方米的住房就是160万人民币,而城市人的平均收入就1000元人民币一个月,很多人讲今天要买中国城市一套住房,城市人平均要从鸦片战争一直工作到现在2011年,中间不能有请假,失业。农村人的生活是更苦。今天中国满18岁的人能够靠自己解决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全部四项生存的人不到2%,按揭买房/房奴不叫解决了住房问题,他每个月都在想法还沉重的房贷,怎么叫解决了?
    
    同时那剩下不到2%的人每天工作8小时,在专制单位受尽上级欺压的人,就是县级高官(不含)以下的人员,虽然解决了自己的四项生存,仍然受到了大大的抢劫。本来每天干1小时就能解决的四项生存,县级高官让你每天干8小时才能解决,你还要时刻看他脸色,还要你感谢他。其实霸占全民土地,全民福利的县级以上高官哪里会真给谁什么好处/待遇?他所谓的待遇就是抢你8元,还你1元,然后把那1元叫给你的待遇。
    
    几十年来中国家庭完全成了高官转嫁其抢劫民众后果的场所。就是说你被高官/政权抢得没有住房,没有医疗了,你不能找政权,你只能找你家人解决。于是望子成龙,望夫成龙,望父成龙之风盛行。同时几十年来高官在中国设置了反右,文革,上山下乡,高考,考研,提干升职等各种角斗场,使得13亿人各谋私利,自相争斗,于是高官继续霸占全民土地,全民福利,日进斗金。一个人考不上大学最多不能成为富豪,但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生存是他的天赋人权,因为政权/政府占用了老天给他生活的部分土地,就必须给他四项生存的福利/保障。老天给每个人生活的一份土地绝对不能给政府白占,这个基本道理各位一定要明白。
    
    今天2011年中国两种百姓已经严重阻碍了中国的进步。一种百姓还认为高考失败,升职失败是一个人生活困苦的重大原因,还意图靠家人来解决他们的生活,所谓望子成龙,望夫成龙,老天给他生活的一份土地及其带来的住房等生存福利不是家人占的,而是政权/高官占的。另一种百姓还想阻止13亿被中共高官害得连土地权,福利权都没有的民众冲起来。今天2011年任何人追求民主公平的任何言行对社会都是有利的,杨佳,邓玉娇是民族英雄。今天各位参与进步活动,从在家革命,使用蓝色到武装起义,需要担心的仅是自己的安危了。
    
    政治就是社会财富的分配。今天中国满了18岁还不能解决自己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生存的一项或多项的人,或者每天平均工作两小时还不能解决这些的人,加起来占总人口99.9%的13亿中国人都是被中共高官毫无公平的社会财富分配制度害了,都是受了严重的政治迫害。这一点我们希望13亿人每个人都明白,这是我们的根本是非观。就我们的这个根本是非观,我们愿意满18岁的10亿中国人来一人一票表决,也估计赞成票会超过反对票,所以我们才讲出来。没有满18岁的3亿儿童,小学生,中学生每天学习10小时以上,也过着非人的生活。那些为抢人制度叫好的人,那些反对我们观点,把各种贬义词加在我们头上的人从来不愿意让中国民众对他们的观点或者我们的观点进行一人一票的表决。中国的重大社会事务包括领导人选举也应该由满18岁的10亿中国公民一人一票表决,就是说人人有票/选票。
    
    在13亿人难以解决住房,医疗等生存,挣扎在死亡线上的同时,掠夺全民土地,全民福利的1万名中共县级以上高官日进斗金。2006年中国0.4%的人占有中国70%的财富,3000高官子弟平均每人拥有7亿元人民币的财富。不占用老天给你给我生活的一份土地资源/经济资源/生产资料,他们可能获得比我们多千倍万倍的财富吗?今天中国的主要矛盾就是抢劫全民土地,全民福利的1万名中共县级(含)以上高官同被他们大大抢劫的13亿民众之间的矛盾。
    
    中国历代百姓每人都是有土地的,汉代,唐代的居民每人从政府领取老天给他生活的上万平方米的土地。人们有了土地,解决了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生存,才创造出了举世公认的汉代,唐代的灿烂文化。人类历史就是从专制奴役向民主公平发展,逆这个潮流而动的人,就是那些人为制造专制,抢劫的人就是反革命,反动派。几十年来人为抢劫全民土地,全民福利的1万名中共县级以上高官显然是反革命,反动派。而他们实行的来自西方的马列主义以阶级斗争为核心,人为制造人与人之间冲突,抢劫,反对人人平等的社会,给中华民族带来了巨大的伤害。毛泽东时代就害死了8千万中国人,其中4千万是在1959到1962年的三年饥荒饿死的。邓小平时代在经济领域大搞阶级斗争,继续掠夺全民土地,福利,2000年以来中国每年单是自杀的就是200万人。可见,那1万名中共高官实行来自西方的马列主义,祸国殃民,才是真正的汉奸。
    
    由于高官不顾环境,片面发展工业,到2008年中国的环境就崩溃了。北京在民国时有八十几条河流,根本不缺水,现在不剩一条河流。2000以来中国的降雨量与1980年代相比减少了约一半。华北从1980年代的800毫米下降到了2000年代的400毫米,已经是半沙漠的气候了。同时空气污染,水污染,土壤污染严重。2010年在北京,重庆的居民生活一天就相当于吸一包烟。全国70%以上的水面严重污染。全国10%的土地重金属含量超标,种出毒大米等各种有毒食品。2000年以来由于耕地被霸占,污染,中国粮食减产,现在中国每人一年吃的粮食有3到4个月是进口的。
    
    政治就是社会财富的分配,对于我们普通百姓所获物质的多少起决定性作用,当然该是每个人最大关注的事情。在欧美民主国家,如果一个人不开车,不吃牛肉,海鲜,那他基本上是可以不工作的。住房,食品,教育,医疗这些就在政府领取了,不用花钱。因为他花钱少,政府因为占用他土地而给他的补偿基本上就够他生活了。就是说在一个公平的社会财富的分配里,一个人每天1小时也不工作都有住房等全部四项生存,而在今天中国一个人每天工作8小时还不能解决四项生存的一项或多项,差别太大了。所以我们讲,政治或者说社会财富的分配对百姓所获物质多少起决定性作用,本来就该是百姓最大关注的事情。
    
    中共高官还说,“中国不能乱,要稳定。”对于我们普通百姓来说,没有一寸土地,没有任何生存福利,还有比这更乱的吗?这就是最乱的了。我们追求中国实现民主公平就是要结束中共高官长期以来制造的动乱,浩劫,就是对13亿人的大大抢劫,实现一个土地权,福利权,表决权三项基本人权一人一份/票的人人平等的新中国。
    
    这三项基本人权同样适用于曾经作过中国公民的约3千万海外华人,不管他们到时加入了哪国国籍,这些人也都是受了中共高官严重的政治迫害。我们同样估计对我们13亿人及曾经是中国公民的海外华人三项基本人权一人一份的主张,到时满18岁的10亿中国人一人一票的表决,赞成票会超过反对票,所以我们才讲出来。中国实现民主公平后,每人每天平均工作1小时就能解决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生存,每天其它的十几个小时他都可以进行他的任何爱好/追求,下棋,打牌,看书,打球,散步,赏花,看电影,完全是轻松愉快的幸福生活。
    
    自上而下的变革叫改革/改良,自下而上的变革叫革命。如果中共高官愿意改革,就是把本来属于民众的土地权,福利权,表决权还给民众,我们欢迎,但我们已经等了60年,不能再等了。2011年2月中国的茉莉花革命开始了。中国的茉莉花革命就是一场13亿人从没有一寸土地,没有一张选票,没有任何福利,进步到土地权,福利权,表决权三项基本人权一人一份的人人平等的新中国的伟大的中国全民大革命。
    
    中共政治局常委几名高官并非全党,全军,全国人民一人一票选举产生,而他们一个高官的权利比一千万中共党员的权利还大,比几十万军人的权利还大,比一亿中国公民的权利还大,还未经民众一人一票表决就制定,执行各种法律,这个政权/高官职位及其制定的法律都是非法的。那几名政治局常委高官长期凌驾于全党,全军,全国人民之上,打着公家,国家,人民的旗号,强奸党意,强奸军意,强奸民意,长期霸占全民包括军人,党员每人应有的一份土地,福利,使得占人口99.9%的人受到了严重的政治迫害,生活的痛苦比快乐多得多。全党,全军,全国人民都不应再保卫高官及其政权了。
    
    燃烧瓶是普通百姓容易获得的一种兵器。它很简单,就是一升的玻璃瓶,里面装酒精或汽油,拧紧盖子,外面缠浸泡了酒精或汽油的布条。这燃烧瓶就做好了。使用时点燃外面的布条,这时不用怕,因为瓶子内外的隔绝的,外面的火不会引燃瓶内的燃料。然后英雄奋力把点了火的玻璃瓶扔到几十米外的政权楼或中共高官的其它设施上,玻璃着地时碎掉,里面的燃料溅出来,与外面的火焰接触,于是产生一团火。水泥建筑同样能被烧毁,央视配楼就烧了。
    
    这里我们讲清楚,我们百姓散步,喊“中国要民主”,“中国要公平”等口号绝对是没有罪的,也根本是不犯法的。严重违反道德才可能违法,严重违法才可能犯罪。我们散步,愿意中国实现民主公平,完全不违反道德,它更不可能违法。至于民众用燃烧瓶,刀,枪等起义,从法律角度讲,那算是正当防卫,就是避免13亿人继续被这个政权掠夺土地,住房等福利而采取的行动。这完全符合道德,根本不算犯法。
    
    中国还有一些人常常对我们进步百姓说,“你讲这些有什么用?”如果我们百姓的言行要以是否能改变全省,全国状况来决定是否有用,那我们百姓简直活都不要活了。因为我们今天吃饭,全省,全国多数百姓不会因此吃得更好;我们今天睡觉,全省,全国多数百姓不会因此睡得更好;我们今天打球,不管什么球,全省,全国多数百姓不会因此球打得更好;我们今天又活了一天,全省,全国百姓不会因此长寿一天。我们对于民主公平的追求/爱好,就如我们的吃饭,睡觉,打球,唱歌等追求/爱好一样,首先是我们自身的需要,而不是首先要改变全省,全国的状况。至于说当地及全国某方面状况的改变,那只会是广大百姓/民众参与的结果。
    
    就我们关于社会重大事务的观点,我们都愿意满18岁的10亿中国人来一人一票的表决,并估计赞成票会超过反对票,我们才讲出来。那些反对我们观点的人恨不得把所有贬义词都加在我们头上,但却从来不愿10亿人对他们的观点进行一人一票的表决。那各位就知道那些贬义词到底该加在谁头上了。
    
    什么是我们的生活标准?不是一个人的生活比周围几个人好了就叫好了,而是与他有老天给他生活的一份土地及其带来的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生存的本真状态的标准相比。什么是我们的言行标准?不是高官的脸色或他们任意的不准,而是设想满18岁的10亿中国人一人一票来表决,赞成票是否超过反对票。今天判断我们生活好坏,言行是否该做就这两个标准。
    
    这里我们期望从2011年3月起,13亿人广传以下两个彼此关联的起义观点:“1 政治就是社会财富的分配。几十年来中共高官霸占全民土地,全民福利,占人口99.9%的13亿中国人都受了高官严重的政治迫害。得利的就是霸占全民土地,全民福利的1万名中共县级以上高官。2 首先起义的人有权指挥周围的人,首先起义的地方/部队有权指挥周围的地方/部队。”
    
    同样对于这两个起义观点,我们愿意满18岁的10亿中国人对此进行一人一票的表决,也估计赞成票会超过反对票,所以我们才讲出来。那些反对我们观点的人恨不得把所有贬义词都加在我们头上,但就是不愿10亿中国人对他们的观点进行一人一票的表决。凡是愿意中国爆发起义的人,就算自己什么事情也做不了了,手无缚鸡之力,手无分文了,就广传这两个起义观点好了。2000年以来人们说, “共产党太烂了”,“共产党无官不贪”, “共产党腐败透顶”等话成了家常便饭,高官何时愿意民众这样说呢?现在我们就是把这两个起义观点加进我们无数否定中共高官的话就是了。当哪天全国一半以上人赞成起义观点,起义一定会在一年内爆发。
    
    起义并不象很多人以为的那么困难。中共高官在一个县/市就市委/市府,公安局两幢政权楼。就是一个大城市,50支手枪兵分两路,一个突然袭击就能拿下那两幢政权楼,然后宣布成立民主政府就是完整意义上的起义了。2007年在广西博白县,2008年在贵州瓮安县,甘肃陇南市,上万赤手空拳的民众不是攻占就是烧毁了高官在那里的政权楼,只差讲一句“我宣布成立民主政府”就是完整意义上的起义了。今天信息化时代,一个完整意义的起义必然带来震天动地的影响。
    
    这几十年来中国民众追求民主公平的活动有在家革命,使用蓝色,散步,集会,游行,呼吁政治改革,讲真相,九评三退,杨佳,邓玉娇式除暴安良,广西博白式上万民众赤手空拳起义,茉莉花革命,武装起义等。不同人采用不同的进步办法是完全正常的,不同办法之间不需要争论,适合你的办法不一定适合别人。我们只反对受了害,一言不发,包庇坏人,害人害己。
    
    在民众日益看清中共高官/政权抢劫全民土地,全民福利的今天2011年,民众成立各种进步组织的时机到了。我们组织/团体的人数不要超过10人,至少3人,包括自己。由于团体里的几位应该彼此认识至少1年以上,也就是多年好友。一个人在现代社会常常有150位亲友。在其中找两位愿意拿回老天给自己生存的2000平方米土地,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生存福利/保障,并有一定勇气,愿意对此有些言行的人是完全可能的,就算找不到,也可在陌生人中找。因为团体中几位熟悉,一般也不对外吸收人员,所以我们的团体不需要名称。成员一旦被中共高官抓住,也不需要承认团体/组织。而一个人有了两位同志,干起事情来如贴传单,街上出面等有效果的机会就大得多,至少避免当场吃亏。所以成立这样的团体对我们自己及活动该是利大于弊。
    
    一些人问,“中共政权什么时候垮台?”那完全取决于中国民众的心态。我想无论是进步百姓,麻木百姓还是中共高官及其人员,各界人士都不会怀疑,那就是如果中国什么时候有一亿个我高考岁月这样的人,中共政权在4个月内就会垮台。而成为高考岁月不需要任何物质条件,我钱没有各位多,打球也没各位打得好,我有的就是建立土地权,福利权,表决权一人一份的人人平等的新中国的愿望。中共政权什么时候垮台?那会是全国多数人主要关心起义什么爆发的岁月,而不会是全国多数人主要关心如何结识中共高官,如何给他们送礼,如何在高考,提拔等高官设置一个个角斗场里打败其它百姓的岁月。所以中国的状况的确取决于中国多数人的心态。
    
    2011年2月起中国开始了茉莉花革命。由于集会/散步的时间星期天下午2点后约2小时,空间一个城市就一两个集会点,结果被中共高官不怎么费力就封堵了。我们应该看到中共高官善于集中兵力于一点形成绝对优势的特点。那我们的对策就是大大扩大茉莉花革命的时空。时间是每天下午1点到晚上9点,地点是各城市,各乡村的任何空地,也就是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人员应该是13亿人。不是说每人每天那8小时都要在那里,而是说每天与你一样没有住房,没有食品,没有医疗的人可能在那里。各位高兴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我们追求中国实现民主公平就与我们下棋,打球,看书,散步的爱好/追求一样,是我们的爱好/追求,不存在谁领导/指挥谁的关系。
    
    我还是说中国的状况就象中国象棋的棋盘一样,愿意看明白的人都能看明白。几十年来,中国民众追求民主公平的活动基本上是靠分散活动取得的成功。1970年代开始,百姓随时在亿万家庭的餐桌上谈论高官的劣迹。1990年代开始,百姓随时随地私下否定共产党。1999年开始大法弟子随时随地用各种途径讲真相。这三大活动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高官多抓几个人,谁也拦不住,但基本面是反对他们的人越来越多了。1993年中国群体事件1万起,2010年达到32万起。高官开动媒体讽刺我们,说我们是“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碗来骂娘。”我们吃的肉与高官有什么相干?难道是他给我们的吗?他抢了我们的土地,福利,我们不但有权否定他,骂他,我们还有权消灭他及其人员里面的帮凶。消灭他们就是正当防卫,就是避免他们对民众的人身或财产包括土地,福利,进行侵害。
    
    可见,只要分散开来,我们13亿人的总体优势就发挥出来了,不要再给中共高官集中兵力于一点形成局部绝对优势的机会。有人担心分散开来,我们人数够不够?中国一个北京,南京那样的大城市有约1千万人,就算分散在1000个地点,一个地点周围也有1万人。如果有500人聚集起来,那也是影响,也比2011年3月的几周里一个城市里的一个地点的参与人数多。
    
    分散开来不会要我们13亿人的命,只会要中共高官的命。因为他高官一个城市约1万名警察,其中只有少数能出来,分散到1000个地点,他一个地点就只有约两个人。面对我们几十,上百民众,他们抓打我们该不会了。如果还来抓打,那我们人人有正当防卫的权利,杨佳是英雄。至于说那些居委会,红袖章,那更是我们普通百姓,我们更要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完全该站在我们这边,拿回老天给他们段代表,街道代表每人2000平方米的土地,住房,医疗等四项生存的福利。
    
    孙中山提出的平均地权,天下为公和蒋介石新生活运动中提出的共谋公益,已为我们的追求指明了方向。这个公,解释为公众/民众或者公平,其核心都是公平,都是一人一份。我们普通百姓提出的土地权,福利权,表决权三项基本人权一人一份的主张与革命领袖孙中山,蒋介石提出的主张可以说是一脉相承。我们普通百姓也是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参与者,就象我们是象棋,羽毛球的参与者一样,所以凡是大部分赞成我们三项基本人权一人一份的人,我们可相互成为普通百姓或者公友或者花友,便于我们认识。
    
    凡是愿意获得老天给你生活的一份2000平方米土地及政府因占用你部分土地而应给你的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生存福利/保障的人,让我们一起以各种途径传播我们的四项观点。它们如下:“1 根本是非观,中国的主要矛盾。 2 建立三项基本人权一人一份,人人平等的新中国。 3 两项起义主张。 4 茉莉花革命的广阔时空。”我们每人每周至少给一个以上的人讲,当哪天全国有一半人赞成我们四项观点中的一项,中共高官的统治在一年内就会垮台。只有解放全国人民,才能解放我们自己。
    
    至于说我们每天下午1点到晚上9点在空地上干什么?那完全是各位的爱好/追求了,说学逗唱,琴棋书画,交谈演讲,告全国人民书,交棋友,球友,花友,男女朋友,随意。那么我就讲我高考岁月每天就在我家居民区下面下象棋,打羽毛球,进行茉莉花活动。我每天下去就看情况了,花友来了谈花,棋友来了下棋,球友来打球。各位不要再等了,都被抢了几十年了,老天给你张勇,李霞,刘兵,王情,陈艳生存的一份至少2000平方米的土地及由你土地带来的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生存的福利,你不去努力去拿回来,还等别人替你拿回来吗?不要再等了,就是今天,今天下楼去和一个人谈一谈,你就会死吗?如果真会死,那这生活的痛苦也比快乐多太多了,那死了也不遗憾,但我们不自杀。如果下楼去没死,那我们就活了。
    
    全文完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江西抚州爆炸案指惩罚省长不制裁书记管用吗?/赵岩
·雷浩然:江西抚州连环爆炸为中共当局敲响了警钟
·抚州连环爆炸案,让谁震动? (图)
·抚州唱凯堤修建不达标 修坝费用成疑(图)(图)
·抚州职业技术学院院长郑友清违规违纪
·江西抚州临川区委书记和区长被免职
·抚州悲曲:钱明奇的拆迁、败诉与信访
·江西抚州又有一名爆炸案伤者不治 (图)
·抚州警方到爆炸案嫌犯住所取证
·抚州爆炸背后冤情 从“不被听见”到“一声巨响” (图)
·抚州政府连环爆炸见效果?北京给访民开大会
·江西抚州爆炸案主角钱明奇的相关情况
·江西抚州政府机构连环爆炸 多数网民支持同情钱明奇 (图)
·江西抚州爆炸案:有人断手断脚
·江西抚州连发三起爆炸 嫌疑人已确定爆炸中死亡 (图)
·抚州三政府建筑爆炸 疑犯拆迁户当场亡 (图)
·抚州爆炸案嫌疑人疑为微博用户钱明奇 已死亡 (图)
·江西抚州爆炸案政府收紧媒体控制
·江西抚州政府机关发生三起连环爆炸 (图)
·江西抚州发生连环汽车爆炸案
·江西抚州市临川区政府大楼和检察院发生爆炸 (图)
·江西省抚州市临川区行政中心发生2次爆炸
·江西抚州宜黄拆迁引发自焚 书记县长双双落马
·抚州宜黄县委书记邱建国豪宅价值惊人 (图)
·江西省抚州市乐安县公溪镇暴力镇压事件(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