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对当前(上海)信访事项听证的认识与备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05日 来稿)
无名氏撰

    

一、听证会来源与演绎
    听证会起源于英美议会,仅属权威介入与仲裁方式相结合的模式。除各原有的仲裁委员会外,经由信访、控告与司法判决后,现再次被引入由政法委的介入,其实仍是党委与行政权力交叉下,再次产生拟似与补尝性的非正规的形式而已。
    该听证形式只是简单模拟司法审判,由意见相反的双方互相辩论,其结果通常对最后的处理有一定程度的影响与束缚力。但就已经发生的信访事项听证事实来看,却往往都对听证人不利,现究其原委觉得存在如下违法侵权的方面。
    

二、上海各级政府举行信访事项听证会缺乏法律依据
    上海各级政府举行信访事项听证会主要依据《上海市信访事项听证试行办法》的文件,海市人民政府在制定《上海市信访事项听证试行办法》过程未组织听证,《上海市信访事项听证试行办法》直接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利益,根据国务院《规章制定程序条例》之规定,海市人民政府在制定《上海市信访事项听证试行办法》过程中应当组织听证。
    《上海市信访事项听证试行办法》直接涉及公民切身利益具有普遍约束力的决定,未举行听证会听取公众意见。其实已经剥夺了公民的知情权和监督权。《上海市信访事项听证试行办法》只按一般行政公文制发程序在内部酝酿好,尔后直接向社会发布实施,这是无法征得有关上海民众的理解和支持。
    上海各级政府依据《上海市信访事项听证试行办法》的文件举行信访事项听证会,是地方党委与行政机关自我授予权力的行为,违反了法定程序公正的原则。
    

三、上海信访事项的听证主体(听证机关)不合法
    上海信访事项的听证主体为处理信访事项的行政机关和复核信访事项的行政机关。中国尚未制定《行政程序法》、《听证法》,上海信访事项的听证主体未获取法律授权,上海信访事项的听证主体(听证机关)超越职权,事实上无权组织实施信访事项听证会,故该听证主体不合法。
    

四、信访人与被信访人(政府)的关系
    现阶段社会主要予盾是信访人与被信访人(政府)之间的矛盾,如:土地征收征用及行政强拆民居引发的矛盾,被信访人(政府)组织信访事项听证会,违反程序公正的原则,因此不具有正规性与合法性。
    政府(被信访人)是运动员兼裁判员,当有争议时,政府自己以为自己是“法官”, 被信访人 (政府) 在地方性利益驱动下,藐视立法法规与国务院条例的存在,只顾使用自己制定的文件,把自己打扮成公正与中立听证的主体,用这所谓的规章制度来损害公民的合法权益,其实这是公然剥夺了立法赋予信访人的权利,故其行为不具有合法性。
    

五、听证主持人不具有公正性
    听证主体、听证主持人隶属于政府(被信访人),听证主持人与政府(被信访人)具有利害关系中的关联性,因此听证主持人的产生,及其主持不具有公正性。
    

六、信访事项听证会的公开性
    信访事项听证会与其他听取意见的方式,如座谈会、论证会相比,最大的区别在于公开性,听证陈述人是从报名的公众中产生的,而不是由听证主体、听证主持人在小范围内邀请的,听证会的举行也应当是公开的,允许公众旁听,允许公民记者采访和报道。
    现上海信访事项听证会系暗箱操作,听证主体未履行听证公告的义务。因此,其行为不具有正当性,违反听证会应当公开、公正、客观的原则。
    
    

综上,鉴于当前信访事项听证会,其主体、程序、形式、及听证结论均不合法。该信访事项听证的结果,按照国务院温家宝总理“依法行政”的逻辑来推断:这是属于违背基本法理的听证。既然缺乏公正性又没有合法性,那么对信访人就不具有约束力。

现在中国(上海)维权民众们的合法权益已经得不到基本保障,更不该随意之下继续剥夺立法赋予的权利!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信访高潮 :京城散见(三) (图)
·信访高潮,京城散记(二)
·信访高潮:京城散记(一)
·“信访扩权”是治标还是治本?
·“黑监狱”正在无情阉割信访的权利救济功能
·李松林:“活该”的讨薪工人与“最牛信访办主任”
·陈文祥:“信访办”变成了“信打办”?
·钱征鲁:信访之痛
·“集中清理信访积案”又是一场骗局/司法难民赵景洲(图)
·孙海强:不敢对信访局长轮训抱太大奢望
·《信访条例》要否修改 三城信访(图)
·信访制度名存实亡底层民众求诉无门/中国农会
·秋风:强化司法独立,走出信访陷阱
·信访条例不是权利“游戏”的工具
·李学人:群众缘何“信访不信法”
·讨论:中国首家官方信访矛盾分析研究中心成立
·谁将信访人员划归“五类人员”的?/叶金娥
·唐士军:“信访”是罪?建议从刘庆宁始!
·一丁:请温加宝公布一下国家信访办接待访民的录象!
·抚州悲曲:钱明奇的拆迁、败诉与信访
·温州国土局被指雇大批保安专门对付信访民众
·央视直升飞机在北京南站至信访局的上空盘旋/视频 (图)
·视频:重庆访民在重庆市委门口和信访局喊口号 (图)
·上海访民上百人到国家信访局
·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访洛 否认网民热议涉嫖传闻 (图)
·男子信访时砸坏信访室指示牌被送劳教1年半
·男子因砸坏广州信访室指示牌被送劳教1年半
·上海周三信访出现连续高峰,上访人数多达数千 (图)
·实拍:人大信访大厅被改成了运动场 (图)
·上海市信访办前访民打横幅示威 抗议公安打死人 (图)
·无锡暴力拆迁 市民以死抗争:赵三南的绝命书和信访信 (图)
·西安华侨商店职工到市信访中心上访
·广东银监局:银行信访六成投诉针对五大银行
·女访民在国家信访局信访接待室被人打死/视频
·“全国解决先进信访先进县”的访民上访二十年无果 (图)
·村支书爆遭官商陷害入狱 信访局要求在镇上访 (图)
·视频:天津访民在中纪委信访办高呼口号 (图)
·中纪委信访办内部秘密拍摄/视频 (图)
·妻子蒙冤受屈逼走他乡,一个教师合法信访的慘況
·网上信访成为摆设!
·信访行政腐败无人过问
·单庙法信访材料
·温家宝与上访者精彩瞬间;国家信访局在作秀
·“法院终结涉诉信访案不再重复办理”我的一些看法/宁津霞
·北京高法信访化解矛盾以“0”的记录首当其冲遭众人指责\吴业夫(图)
·中央涉法涉诉信访工作步履坚难/转业军人吴业夫
·河南商城农民对“迫害信访人专案组”的控诉
·四川省委信访办,你属哪家仆?
·补偿安置核查终结 等于没收财产—— 我依法信访 岂能中止(图)
·全国解决信访问题先进县农民:我家的退耕还林钱被谁贪污了?
·上海信访科长实施绑架沈佩兰行为:严重触犯刑法/詹荣妹
·毕和英:上海信访制度名存实亡(图)
·上海信访制度名存实亡/毕和英
·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陈靖在信访中不犯错误有绝招
·上海社保无法无天 信访办前撒野施威
·我的罪名和刑期是“河南商城迫害信访人专案组”定的(图)
·如此信访工作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