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六四运动”必将薪尽火传——纪念天安门大屠杀事件22周年/淳于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04日 转载)
     1989年6月4日黎明前的黑夜,“邓共”(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国共产党的简称)下令军队出动坦克,用机关枪扫射,血腥镇压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一带和平请愿,诉求“反对贪污腐败,争取民主自由”游行集会、手无寸铁的青年学生和市民群众,造成数以万计的无辜平民惨不忍睹的累累伤亡,犯下极为严重践踏人权的滔天罪行。邓某还趾高气扬、声色俱厉地扬言:“杀20万,可以稳定20年!”这个穷凶极恶的政治“杀人犯”,用鲜血在中国历史上写下了一页永远抹不掉的可耻记录。而这一场“六四运动”,将成为中国人民在专制统治下觉醒的象征,受到民间世世代代的永久纪念。
    
     22年来,“中宣部”对当年这一场风起云涌、轰轰烈烈的爱国民主运动的定性,从“六四反革命暴乱”、“六四闹事动乱”变为“六四政治风波”,足见统治阶层存心之虚也。在天安门大屠杀事件以后上台的“江共”(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国共产党的简称)一伙,后来都以各种不同的方式,试图撇清自己与“六四”的关系,唯恐将来留下“双手沾满了人民鲜血”的昭著恶名。 (博讯 boxun.com)

    
     例如当时伙同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北京市长陈希同,狼狈为奸、捏造谎报军情,向“邓共”诬告受到“外国反华势力”幕后操纵的学生、市民群众,游行示威的目的旨在反对共产党的领导、反对社会主义、颠覆国家政权,然后下达戒严令的政府总理李鹏,早在2004年中就以日记的形式写了一本约30万字题为《关键时刻》的回忆录,披露“六四”前后“邓共”采取镇压行动的部署经过,调动军队开进北京城内戒严、清场,一切都是由邓某拍板决定的,所以没有他的责任。这本书后来曾上报提请“胡共”(以胡锦涛为首的中国共产党的简称)政治局传阅,被压住不准公开出版,但是内容已由“小道消息”传开。2010年6月间书稿流入香港,便在国际互联网上传载,可以随便查阅,而且也有海外出版社将之出书了。
    
     又如当年在天安门大屠杀后被邓小平钦点为“核心”、总书记的江泽民,也曾在2004年“六四”15周年之前的3月间,指示“中宣部”制作一部长达3小时的《六四风波经过》纪录片DVD,内容详细介绍“邓共”高层当年对学生群众请愿运动产生争议和如何决定宣布戒严、出动军队武装镇压的过程。其中突出显示,签署命令调动军队和下令开枪镇压者,是时任“中央军委”秘书长、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和“戒严部队总指挥”的杨白冰,把他当成对天安门大屠杀应负主要责任的“替罪羊”,和“江共”没有关系。
    
     类似李鹏、江泽民力图撇清自己和“天安门大屠杀”干系的例子还有不少,而且或多或少从侧面透露一些当时的内幕情况。实际上已经可以看出,这场“群体灭绝”大屠杀的罪魁祸首非邓小平莫属,而李鹏、李锡铭、陈希同、杨尚昆、杨白冰、江泽民等人,也都不同程度负有一定的政治责任。如今,他们也许才感到承担大屠杀的责任多么沉重,绝对不会“流芳百世”,而是要“遗臭万年”啊!因此,还没有平反“六四”,他们就急于先给自己来个“平反”,真是可笑又可悲。
    
     其实,发生在“邓共”时代的1989年“六四”天安门大屠杀,主要是他们那一帮人的事,接班的“江共”也有一部分人曾经参与其事而难辞其咎,到了“胡共”这一代基本上都未涉及这场大屠杀的严重违反人权罪行。虽然从“邓共”、“江共”到“胡共”,20多年来有很多“党和国家”领导人都认识到那场大屠杀事件的错误,但是连不沾边的“胡共”都不敢正视,予以纠正,彻底平反;却一味采取设禁区、捂盖子、不准提的严密控制愚民政策,要求人们忘掉这个大屠杀惨案。如此不负责任的搪塞和回避的态度,当然只会落得枉费心机而徒劳无功:因为广大的海内外华人不会忘记“六四”,而且要把血的教训和“六四精神”留传给后代子孙。
    
     有一些姓“共”人士为甚么不敢或不愿意及早平反“六四”,总要找这样那样的借口作为遁词?说白了就是因为他们恐怕一旦否定“邓共”当年出动军队镇压人民的决策,会引起混乱对他们的统治不利。这种顾虑显然是多余的。即使在中国古代,今朝否定前朝的错误罪案,加以纠正平反的事件,不乏其例;而且只会获得良好有利的效果。由“胡共”隔代否定“邓共”错误决策的罪行,平反“六四事件”,应当是可行之举。否则,岂非已经进入21世纪的“胡共”,还不如中国古代那些有点“王法”的封建王朝文明吗?
    
     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处理好“六四”问题,在此重提民间团体“天安门母亲”的召集人丁子霖教授,得到大屠杀死亡者、伤残者和家属亲友广泛认同的平反建议:第一,重新评价“六四事件”,正式公开推翻“从反革命动乱到反革命暴乱”的荒谬定性,作出符合事实的结论。做到的前提是对事件进行独立、公正、客观的调查,全面、完整地公布事实真相,包括死亡人数和死者名单等。第二,应对造成这次流血惨案的直接或间接负有责任者追究法律责任;在涉及司法问题时,必须以事实为依据,按严格的法律程序行事,不能任由一党一派或一人说了算。第三,无条件地释放一切因“八九民运”和“六四事件”而获罪的系狱人士;解除对流亡海外民运人士的通缉令,给以他们回国的自由;对于镇压事件中的伤残者和遇难者亲属,应依法公开道歉,并给予精神上、经济上的赔偿。
    
     22年过去了,还是那句建言:“六四运动”总有一天获得平反,平反比不平反好,早平反比晚平反好!
    
     (2011年6月4日 原载《澳洲日报》《不老屯漫笔》专栏)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向六四英烈致敬!/ 夏一凡
·茉莉花与六四/武振荣
·刘锐绍:崇拜强权金权 「六四」双重扭曲
·“六四”枪杀并没有带来社会稳定 恰恰相反/陈维健
·假若没有“六四”枪杀大家的日子可以过得轻轻松\陈维健
·程翔﹕「六四」以來中國政局三大敗象 ──「六四」22周年感言 明報
·89后一代的六四纪念/何立新 (图)
·谢选骏:六四屠杀原因解密
·错失六四机会后的中国政改三大因素/何频
·谢盛友:借鉴台湾二二八补偿六四受害者家属
·尽心竭力 问心无愧——纪念《六四》22周年/伊娃
·“六四”曲:22周年祭/武振荣
·纪念六四,细看中国/秦晋
·解龙将军:三峡工程是长江命运的“六四大屠杀”
·六四忌日 一个老兵的感概/山西常晟
·“六四”曲:邓公还魂记——仿元曲带过自度曲/武振荣
·呼唤正义,勿忘六四/施卫江
·茉莉花开祭“六四”/吴玉琴 廖双元 (图)
·六四,一声枪响/中国八九六四受难者、入狱者群体
·六四屠城22周年 北京惊现「卷轴怪云」! (图)
·六四前,北京南站数百访民堵路示威/视频 (图)
·洪深:大陆网站热传鼓动“新六四”帖
·六四将临,全国严控打压升级
·四川民主维权人士陈云飞在农场祭奠“六四”亡灵 (图)
·六四前夕北京加强对异议人士的监控
·六四前夕美国呼吁中国释放所有政治犯
·为六四坐牢无怨无悔__烟台大学张忠顺老师的心声
·全球各地举行“六四”22周年纪念活动
·媒体:走出六四历史伤痛 国家才可真正和谐
·六四和利比亚 让北京精神分裂
·六四抗命将军再失踪 天安门母亲被默许拜祭 (图)
·西安民间悼念在六四遇难者
·六四22周年 北京如临大敌多人遭软禁
·美国促中国公布六四事件死亡名单 (图)
·传六四戒严部队38集团军进驻内蒙
·六四已死,威权当立? (图)
·欧洲各大城市举办纪念六四活动 内蒙民众维权成中心议题 (图)
·抗命军长徐勤先发配石家庄 军人讲述六四两次杀入广场
·89年因六四坐牢2年:漫漫上访路,几多辛酸泪/沈子俊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谁这么敏感——我所经历的09六四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